栖息之陆 第4章_漫漫何其多

穿越重生 2020年07月08日

“夏栖你……”

秦乐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是公司的老人了,夏栖的事他是知道一些的,当初因拒绝陪床差点被毁容的事还在眼前,秦乐怎么也想不到,那么烈性的一个人会主动开口提这种事。

夏栖因羞耻两颊带耳朵都红了,眼中噙着点点泪光,他深深低着头:“对不起让您失望了,我……我这样插|足陆先生和柏沐川之间……”

“别开玩笑了。”秦乐火气大道,“什么插|足!陆总前几天还跟那谁在一起呢!柏沐川不过也是陆总看中的一个,连情人都算不上,他真把自己当回事了,还插足,不就是个……”

夏栖连脖子都红了,秦乐摆摆手:“我不是说你,别在意……”

不知是被一向循规蹈矩不争不抢的夏栖震惊到了,还是实在被柏沐川气着了,或是觉得这并不失为一个好办法,秦乐只犹豫了几秒就将一直攥在手中的房卡递给了夏栖。

“谢谢……谢谢秦哥。”夏栖的指尖都红了,他始终低着头,“谢谢。”

秦乐面色复杂,低声道:“我……我替你打个电话,陆总心情可能不太好,万一他……你别太上心,回来就行。”

夏栖明白,点点头,他只是忍不住,用最下作最不堪的方法……给自己挣得了一个机会,也许会被陆轩嘲讽的推开,也许会被勉为其难的收下,夏栖闭了闭眼,他太喜欢陆轩,喜欢的疯了。

没人陪他,没有经纪人引路,夏栖一个人,惴惴不安的带着房卡去了酒店。

见到夏栖时陆轩是有些意外的,柏沐川的事他已经知道了,听秘书说柏沐川的经纪人诚惶诚恐的,陆轩自己倒是没太在意,那天一眼看中柏沐川,单纯的只是喜欢他的相貌,之后同他吃了一次饭,感觉也一般,可有可无,真的包养一段日子是可以的,但……想起那段可笑的短信陆轩摇头莞尔,真要他陪柏沐川玩这种恋爱游戏就算了。

陆轩一向只喜欢懂事乖巧的情人,懂分寸是最重要的,柏沐川这种,陆轩没那个精力去陪。

陆轩看了看眼前这个瑟瑟发抖的小可怜,无奈一笑:“是被经纪人逼着来的吗?”

夏栖从进房间就不会说话了,他因紧张脸色发白,闻言摇了摇头,陆轩失笑:“别害怕,是……是叫秦乐吧?没事,回去吧,告诉他不关他的事,没事了。”

“不……不是……”

夏栖恨死了自己,也不是没登过台,平时自己很少紧张的,但现在他几乎没法说话,夏栖努力让自己语调平缓,低声道:“我……我是自愿的……”

陆轩挑眉,勾唇笑:“为什么我看不出来呢?”

陆轩五官英朗,这样笑起来时几乎有些摄人心魄的效果,夏栖怔怔出神,不知为何,眼泪突然就滚了下来。

“谢谢您……我可以、可以自己去医院的……”

“是吗?为什么我看不出来呢?”

陆轩眉头微蹙,夏栖低头揉了揉眼睛擦去眼泪,忍住羞耻,低头解开了衬衫的纽扣……

衬衫,背心,腰带,休闲裤,内裤……夏栖将衣服一件件脱下,他害|羞的浑身都在发红,慢慢的走到陆轩身边来,犹豫了下,回想了下临来时秦乐的关照,跪了下来,要去解陆轩的腰带。

陆轩看着夏栖发抖的纤细手指无端有点不忍,他将夏栖拉了起来,夏栖像受惊的小兔子一般惶恐的看着陆轩,天知道他用了多大的勇气,陆轩这是……要赶他走吗?

夏栖眼中瞬间溢满了泪水,他咬着唇茫然失措的看着自己的手,该做点什么才能让陆轩改变心意?

陆轩轻轻叹了口气,低头亲了亲夏栖的额头,轻声道:“冷不冷?先去床上。”

夏栖如蒙大赦,眼泪又不小心掉了下来,陆轩忍不住笑了:“我还什么都没做,你倒是哭了两次了。”

房间内暖气开得很足,但这样什么都不穿还是会冷的,陆轩牵起夏栖的手,将人带进了卧室。

关于那天的记忆夏栖其实已经很模糊了,他实在太紧张了,毕竟是暗恋多年的人,第一次亲密接触居然是在这样奇怪尴尬的情况下,夏栖尽力不让陆轩觉得自己是第一次,尽力想表现的自然一点,放得开一点,但在有意识前,还是局促别扭的很,至于没意识后……

夏栖默默的捂住脸,滚了一滚让被子把自己卷起来,无限懊恼,不怪陆轩说他越来越浪了,第一次进组,晚上没有好好的钻研剧本或是补眠,居然在想这些……

不过陆轩是真的要来探班吗?夏栖甚至怀疑自己是因为最近太紧张陆轩要踹掉他而出现幻觉了,夏栖从被子卷中钻出来拿过手机反复看了下,陆轩确实刚才有过来电,那就不是幻觉吧?他确实说了明天会来探班吧?

夏栖清楚的记得,当初柏沐川就是因为要求陆轩探班而惹烦了这位金主,夏栖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自被包养后从来不敢提出任何要求,陆轩居然……主动提出要来吗?

夏栖突然想起费导和陆轩相熟,陆轩似乎也在《乱世》里投了钱,那明天过来应该只是跟费导叙旧,顺便看看进度的,这么一想合情理了许多,夏栖点点头,但无奈还是睡不着,只得翻出剧本,反复看自己的戏。

今天拍了两场跟男主的对手戏,可有可无的日常戏,后期百分之九十是会被剪掉的,倒是没什么,明天要拍的就重要多了,是和女主的对手戏,男女主吵架后女主来男主家中找男主,在门口遇见了夏栖,和他打了招呼说了几句话进了门,台词不多,但很重要,导演要夏栖拍出“有心人从这场戏就能看出来你爱女主,而粗心的人是看不出来的”的感觉。

这段戏的台词夏栖早就背熟了。

“应姐姐来了?我哥在里面呢。”

“没,他睡的挺晚。”

“嗯,你去吧。”

台词过少,很多的镜头是沉默的,女主心不在焉,还在因昨日吵架的事伤心,夏栖心疼女主,又不能宣之于口,演女主的是跟费导合作过多次的影后,自然没有问题,最让人不放心的就是夏栖这个新人了,今日收工前费导拉着夏栖说了好久,让他仔细琢磨,夏栖又认真的将剧本看了下,还是不很肯定自己体会到了费导要的那种感觉,万一演不好,正让陆轩看见……

当着陆轩的面被导演训,夏栖一想那场景就恨不能钻到地缝中去,陆轩他到底为什么一定要来探班啊,在被发现在床上其实很浪这件坏事后,陆轩很快就发现自己其实只是个花瓶,演技烂,捧不红,哎不对……夏栖愁断了肠,自己其实连花瓶都比不上,轮颜值,柏沐川都甩自己好几条街!

在被陆轩包养后,柏沐川差点疯掉,代言都来不及拍完就杀了回来,他没有陆轩的联系方式,只得打电话给陆轩的助理严卓易,严卓易用人工电话服务一般的语气回答了他:“柏先生您好,是这样,好似您昨天在甲店吃的饭,今天又去了乙店点餐,那您认为,甲店有权利指责您不该光顾乙店吗?请您听我说完,况且,是在甲店服务并不那么到位的情况下?”

“选择在哪家用餐永远是陆先生的自由,请您清楚这一点,这次的代言陆先生现在还没有要换人的意愿,但并不代表以后不会有,就这样,希望您今后工作愉快。”

严卓易和柏沐川讲电话的时候夏栖就在旁边,夏栖甚至怀疑严卓易也是在说给自己听的。

陆轩只是光顾了一家店而已,从一开始,夏栖就很清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