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穿越非得累死_第117章(其八)真正的目的?(并非平平无奇)

穿越重生 2020年06月30日

「雪山么...」

「对人来说稍微有些不利的地形啊」

「你没有更为确切的位置么?」

怎么可能会让你详细的知道。

「没...没有呢」

「因为实际上我也没有去过...只是听说那里有而已」

“他稍作思考以后,并没有反驳我的话”。

「那么...接着回答你的下一个问题」

「我们的首领是什么人物,虽然我认为自己已经回答过你的问题,不过算了,还是回答你吧」

「「魔王」,“仅此而已”」

真是简单...又明了的回答。“更不可思议的是...我竟然感觉不到他在说谎”。他根本没有说谎的必要,原因很简单,如果一个人打从心底的相信,自己追从的首领就是「魔王」的话,那么无论是魔法也好、咒术也罢,无论如何都无法得到别的答案。“所以...我们这算是得到真正的答案了吗?...”。至少,不是谎言的答案。与「魔王」相关的魔族概率很高,或许是能够“伪装成魔王”的...又或者是“看上去像魔王的”...也有可能是“幻觉效果上是魔王”,总之,答案已经相当的接近了,那样的话即便不用知道真正的答案,对于我们要知道的事情依旧很有利。也可以归类,他们是“认为跟随魔王的势力”,也就是最初的<魔族同盟>,有了这方面的头绪...那就总比不知道要好。他替撒旦又或者是魔王干活,为此完成自己的目的...这也可以说明,他并不算是我们完全的敌人,至少目前不是,让我们知道他的目的对他来说没有半点好处。

「知道这个对你并没有多少的好处,反正你也不会与我合作,倒不如不要知道那么多,就算作为敌人,也没有一定要消灭对方的必要」

“眼前的这个男人查炳引起了庭亲的不满,她磨了磨自己的牙齿,手指都快要像弓箭那样张开”。

「菲尔娜亲...」

「在这里把这个人杀死没有问题吧...反正他也会活过来...倒不如在这里...」

“庭亲的气势咄咄逼人,光是那副要吃了查炳的外表就足以让我汗颜了”,“可是...即便面对这样的情况...明明会对自己性命产生威胁的情况...”,“这个叫做查炳的男人脸上依旧一点表情变化也没有”,“甚至连身体的动作也没有...”,“他并非是因为害怕庭亲而停止了行动”,“而是认为...这种情况根本没有什么值得害怕的地方,所以不为所动...”,“他就是如此不可思议...不,简直是疯了的人...”。也正因为他是这样的人,才会去做那样的事情,「疯子与天才,只有一墙之隔」。他的身体很瘦弱,他是那种会考虑到每种事情都需要哪一种条件的人,怎么可能不会去锻炼自己的身体呢?即便自己能够短暂的拥有非凡的力量,拥有不一样的体格也会为战斗带来一定的益处。所以...我并不认为他没有锻炼,而是“锻炼以后却没有任何的成长”...正因为是出现了那样的情况,这个男人...才会去那样,如同你所说的“疯子”那样去思考。把「自己」也计算到自己要实施的计划之中,无论是否要牺牲自己,也要不择手段的达到目的,正是那样的他,才会被菲尔娜你,称为“疯子”不是么?。“嗯...”,“我相当讨厌...那样的人”,“根本不珍惜自己身边的一切...”,“哪怕是自己...也成为如同「工具」般的存在”,“无论要牺牲什么...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甚至早已抛弃属于人的感情...”,“那样的人...那样不懂得珍惜同伴...自己的人...”,“那正是我最讨厌的...一类人”。

「这倒是无妨,不过这样的话你们也无法得知我所知道的情报」

「那样也没有关系的话,那就把我杀了吧」

「也正如你所说」

「我会以自己的方式复活,所以无论是否会在这里死去」

「那也与我无关」

「只是——」

「当你们决定要攻击我的那一刻起」

「我会视那样为敌对行为」

「在那之后,我们便是敌人」

「情报方面不用多说,自然,知道部分事情的你们,也是我们需要清除的对象」

「在攻击之前,做好考虑」

“一开始就对我们发起袭击的人还好意思说出来...”,“不过,那似乎是庭亲说他的味道与魔族相近...所以才发动攻击的”。“如果那时候庭亲没有让他暴露的话...事情又会怎么样发展呢?...”,“考虑那种事情并不是我的强项...”。

「...」

“庭亲愤怒的盯着他,但没有做出行动”,“因为她判断,如果自己现在动手杀死眼前这个讨厌的男人没有一点好处”,“非但不能真正的杀死这个男人,并且还要为此多出几个敌人”,“甚至还得知了我们所说出来的情报...”,“无论怎么想,那都是我们的亏损”。

「这样看来,我可以认为情报的交换可以继续了是么?」

「那就继续吧」

「这次到我来提问了」

「你们的势力又是谁?」

“诶...有那样的必要吗?...”。通常来说...无法从看到的事情来判断势力的好坏,但是,能够从跟随的人身上稍微的接近那股势力,也就是说,正因为菲尔娜对他来说奇怪的作风,那对谁也不会坐视不管的作风,让他感到了疑惑,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去思考,菲尔娜你到底是不是他的敌人,你背后的势力又到底是什么人,虽然...我们也能够回答没有任何的势力,但是那样菲尔娜或许就失去了一个好机会。“什么好机会?...”。那就是——「势力情报」的好机会。“那...那是什么?...”。总之...跟着我所说的话来进行沟通吧。

「我们吗?...」

「如你所见,我们是与龍族相关的势力」

「具体的,也像你那样!我们才不会告诉你呢!」

“这...这样就行了吗?”。先看看吧...如果说他没有反应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

「这样啊」

「我们目前倒不是敌对的关系」

「我还以为,你们会是「秩序」的势力」

「没想到是我想多了」

看吧...果然出现了,新的情报。“「秩序」...”,“那是什么?”。唔...故事有点长,所以我就长话短说了吧。那是由“精灵”建立的势力。魔族、人类、甚至是其他生物。「秩序」的它们不会为了任何一方的势力去卖命,但是同时,它们也几乎敌视所有的势力。势力之间必定存在着战争,无论哪是否激烈、残酷、规模大小如何,战斗便是战斗,无论任何的语言都只是为了衬托战争的调味品。以自己的方式去结束每一场战争,那边是「秩序」势力会去做的事情。比如...它们会去切断双方的食物补给,并且在双方战斗的放建设屏障。让“双方都无可奈何”的情况下选择结束战斗,那边是它们常规的方式。这次...菲尔娜的做事作风倒与它们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只要能够结束战争,即便是刺杀一名「君王」又或者是吓走城内的所有人...那便是它们存在的理由。“我...好像也没有那么过分吧...”,“我虽然讨厌战斗...但是也不赞同这样的方式...”。

「真可惜,这次你还真的猜错了」

「真没想到你也会有出错的时候呀!」

“我想要看看这个讨厌的男人是否会有第二个表情,但是...没想到千遍一律都是这张不变的脸”,“即便严肃也只是略微的皱下眉头!”,“究竟是怎么样的人才能容忍他的呀!”。你这样说的话...我这个大叔还真是要哭出来了呀...菲尔娜。上了年纪的人大多都是这样的哦...倒不如说...到了那般年纪,表情什么的...早已不是我们能够表达的事情。即便拥有表情——那也只是让自己好受一点的挣扎而已。“不...不知道为什么从你的身上感受到一股沉重呢...”。

「谁都会有出错的时候,这是正常的事情」

“他冷静的回答着”,“哈啊...完全无法看出...他到底有没有慌张...”。

「好了,接下来是你最后的问题」

「当我回答你的时候,那边的时间也大概差不多了」

“诶?...”

「难...难道说...你是故意引开我的吗?」

“他冷笑了一声”。

「没有那个必要」

「那个腐朽的地方会以自己的方式去修复」

「失去了那个魔物与「无名」之后」

「那个地方会逐渐自己变强」

「虽然对于和平爱好者来说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至少他们能够活下去」

“...”。

「我果然还是非常讨厌你...」

“我以不满的表情看着他,而他则继续面无表情的回敬了我”。

「同样」

「你以为我会喜欢坏我计划的女人么?」

「希望你不会那样去想」

“当他说出那样的话的时候,我感觉庭亲都快要发出咆哮了...”,“看见此情此景,他便改变了话题”。

「好了,正如我所说的」

「我会回答你的问题」

「好好想想这个最后的情报应该问些什么」

「我只会根据我知道的去回答」

「想好你要问的事情」

「其余的我一概不会做出任何的回答」

“真是个讨厌的家伙!居然还给出了这样的限制...”。不过,这也正好说明,我们想要知道的事情或许他会知道,对于情报来说,他是必不可少的,为此,我们需要他的情报。“好吧...”,“但是我们需要知道怎么样的情报呢?”。既然已经知道,出现了想要“杀死魔王”的势力,那么同样,便会有“保护魔王”的势力。虽然我并不认为魔王需要那样的保护

,但是谁知道呢?...魔王的封印尚未解开,没有力量也可以认为那样是必须的不是么?“嗯...”。虽然保护魔王并不会有什么特殊的作用,但是堤防那些“杀死魔王”的家伙就很有必要。它们可不会管世界是否安好,那个遗迹也好...<奥雷斯亚王国>也罢...既然要走的是保护的道路,那么自然需要保护的情报——

「告诉我...」

「魔王是否已经苏醒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