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 被迫封神的创始人们 第138章 Chapter 127_冥河摆渡者

穿越重生 2020年06月30日

时间退回一个月前。

戈德里克和邓布利多准时出现在魔法部。他披着一件长长的黑斗篷,兜帽几乎落到鼻尖。这副打扮让刚刚经历过魁地奇惊魂夜的巫师们避之不及,如果不是福吉亲自把他们带进去,恐怕他一步都走不进去。显然福吉已经提前听邓布利多透露了一些风声,在会议开始前的等待时间,他一直用手绢擦着汗,还不停用自以为隐秘的目光打量着他。

“看来我们的法国朋友还要一会儿才能到,”邓布利多在气氛变得尴尬之前随意开口道:“昨天我恰好对角巷偶遇了她们,她们还邀请我前往法国南部度假。她们告诉我那里盛产一种香水,用茉莉,玫瑰,金合欢花再加上一点小秘密,味道可以持续一整个月。”

“弗拉戈纳.格拉兹,女孩们的最爱。”戈德里克已经把兜帽放下了,他灿烂的金发隐藏在斗篷下并不起眼,看起来温和无害:“我在游历时遇到过一位热情的法国巫师,他送给过我一瓶。后来我把它转送给一位美丽的夫人当作结婚礼物。”

福吉分出一份心神参与到谈话中:“是的,浪漫的法国人……”他的话显得干巴巴的,连忙补充了一句:“每年魔法外交部都会收到许多来自法国的礼物,香水总是女士们的最爱。”

他的话有些前言不搭后语,但他本人并没有意识到。戈德里克不由恶趣味的想如果坐在这里的是萨拉查,也许这位胆子不太大的魔法部部长会吓得直接从椅子上跌下去。好在这时候会议室的门被敲响,福吉立刻跳了起来,戈德里克和邓布利多也跟着站起来迎接法国魔法部代表。

“这位是布斯巴顿魔法学校的副校长莱格利斯女士和她的助手劳伦小姐。”随着她们一起进来的,福吉的副手克里斯介绍道:“这位是魔法部部长福吉先生,霍格沃兹魔法学校的校长邓布利多先生,以及……”这名年轻人眨了眨眼,压抑住自己语气中的激动:“这次三强争霸赛的顾问,格兰芬多先生!”

莱格利斯女士的严肃程度不输给麦格教授,她冷淡的与他们依次握手。倒是她的助手兴奋的瞪大眼睛看着戈德里克,直到莱格利斯女士不满的低咳一声才红着脸坐到她身后去。

很快,德国代表们也走进了会议室,领头的是徳姆斯特朗的校长卡卡洛夫和他的助理格林。在他们走进来的时候邓布利多站了起来,震惊的看着不起眼的棕发助理,但在很快用一个小玩笑掩饰了自己的失态。比起他,卡卡洛夫的失态根本无从掩饰,他紧紧抓着戈德里克的手,震惊的拔高了嗓音:“戈多先生?……你是格兰芬多?!”

“是的,请原谅我在上一次见面时没有表明真实身份。”戈德里克笑着点头。

卡卡洛夫后退了一步,脸色都有些扭曲:“那么,那么和你在一起的……”

“他是我的老朋友,萨拉查.斯莱特林。”戈德里克承认。

这个名字被说出来的时候会议室里响起低低的抽气声。卡卡洛夫整个人都僵住了,莱格利斯女士捂住了嘴:“斯莱特林就是另一个顾问?”她左右张望了一下,没有看到会议室里有其他人,才继续说道:“这太危险了!”

“我很高兴萨拉查的名声不减当年,但他并不是滥杀无辜的人。”戈德里克望着她的眼睛:“我向您保证,他不会伤害任何一个学生。”

不知是出于对格兰芬多的信任或者别的考虑,莱格利斯女士紧紧闭上了嘴不再说话。福吉扫视一圈,发现众人都在沉默,于是站起来轻咳一声,开始主持会议。原本今天坐在这里的不应该是他,而应该是体育运动司的司长巴格曼,但他声称自己犯了严重的胃痛无法出席。好在会议内容早就确定,他们只需要商议一些三强争霸赛举办的细节和项目。

戈德里克摆出聆听的姿势,听着他们一项项列出安全措施。莱格利斯女士在原本的清单上一口气增加了十几条,一大半都是针对裁判看台的,那架势不像为了保护评委们不被火焰灼伤,反而像是保护喷火龙不会被心血来潮的评委宰杀。

“我可以理解她的担忧。”在会议结束后,戈德里克对卡卡洛夫的助理格林说道:“我以为德国人会反应更大些,毕竟你们对黑魔法的了解更深。”

“所以我不会指望那几条‘可爱的’小咒语就能阻止一个黑巫师杀人。”格林说,远远的望向站在走廊另一边和福吉说话的邓布利多:“既然他允许斯莱特林出现在看台上,想必早就做好了安排。”

“是的,一杯甜蜂蜜茶和一盘蜂蜜公爵今年夏季推出的限量款拇指饼干。”戈德里克说:“既然你可以靠它们搞定一个黑巫师,那么何必浪费魔力呢?”

格林,或者说伪装了身份的盖勒特.格林德沃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在心里替那位被蜂蜜茶和拇指饼干搞定的史上最伟大黑巫师感到羞耻。

……

“蜂蜜公爵今天夏季推出的限量款拇指饼干,萨拉给我的。”哈利把饼干发给朋友们:“今天的晚宴要推迟两个小时,我们最好先吃点东西垫肚子。”

“你怎么还能这么冷静,哈利?”罗恩嘴里咬着饼干,匆匆从衣柜里翻出斗篷披在身上:“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期待看见另外两个魔法学校的学生?”

“这和饿肚子有什么必然联系吗?”哈利问。

罗恩想了想,承认他们毫无联系。所以他也愉快的接受了哈利为他在斗篷上施加的保暖咒:“你太棒了哥们儿,下次我们一起出去旅行时我肯定会把你列入必备品。”

“……谢谢,记得提醒我不要忘记把自己装在行李箱里。”

他们一边开着玩笑一边飞快的跑下楼梯和其他人回合。小巫师们在级长和院长的带领下很快来到霍格沃兹大门外。十月末的冷风吹过热情高涨的小巫师们,令许多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来点饼干吧。”罗恩借着斗篷的掩护把两块饼干递给赫敏:“哈利给的,会让你暖起来。”

“谢谢。”赫敏趁麦格教授不注意悄悄把饼干塞进嘴里,不动声色的咀嚼。以前她绝对不会做出这种行为,看来她的其他朋友们把她带坏了。

焦急等待的时间显得格外漫长,当第一个小巫师指着天空发出惊呼时,所有人都一起抬头。每个人都懊恼于自己忘记把天文望远镜带在身上,他们一个个踮着脚尖,伸长脖子,巴不得能早一秒看清那个飞向他们的庞然大物——

“是马车!”当它离得足够近时,眼尖的小巫师已经兴奋的叫嚷出声:“一,二,三……十二匹马!十二匹长翅膀的银鬃马!”

马车在人群的骚动中降落,前排小巫师都慌张后退,即使马蹄实际上离他们有好一段距离。菜盘子大的马蹄跺得地面不停震动,哈利分心扶住惊得后跳一步,差点踩到别人脚的纳威,再抬头时马车门已经打开,从里面走下一个女巨人——哈利认真估算了一下他们之间的距离,确定那不是他的错觉——走下马车的人真的是一位巨人,恐怕和海格差不多高。不同的是,她打扮的精致又优雅,完全不输给任何贵妇人。

小巫师们在邓布利多的带领下热情鼓掌欢迎布斯巴顿的代表,可惜对方并不能很好的领情,因为他们身上仿佛丝绸质地的校袍显然无法抵御十月的寒风。邓布利多立刻安排路西恩跟斯普劳特夫人把他们迎入礼堂,两位笑眯眯的教师很快取得了来客的好感,那些学生脸上警惕的神色淡了些,愉快的排队消失在大门后。

“你猜德姆斯特朗的学生会怎么来?”罗恩颇有些恋恋不舍的望着布斯巴顿代表们的背影,随口猜道:“也许是骑龙?”

“坐船。”赫敏冷冷的打断了他的幻想:“我查过资料了,德姆斯特朗一直用一艘幽灵船来运送学生。”

“哦,拜托……”罗恩皱起了鼻子,因为被提前剧透而沮丧异常。

就像赫敏说的,德姆斯特朗的代表果然是乘坐一艘幽灵船从湖底突然冒出。他们似乎早有准备,每个人都穿着厚厚的毛皮斗篷,只除了为首的人。他穿着一件银白色的顺滑斗篷,哈利认出那是一种雪地狐的皮毛制成的,别说只是一点寒风,就算是现在他跳进黑湖里游一圈再上岸都不会觉得冷。

“邓布利多!”那个男人走来的脚步极快,他身后的学生们得小跑才能跟上:“我亲爱的老伙计,你怎么样?”

“好极了,谢谢,卡卡洛夫校长。”邓布利多接受了卡卡洛夫过于热情的握手。

卡卡洛夫眼神微飘,就像在寻找某个躲藏在阴影中没有现身的人:“霍格沃兹,哦,老伙计,来到这里真好啊……真好啊……”

邓布利多稍稍用力捏了一下他的手,卡卡洛夫回神,连忙热情的向后招手:“威克多尔,快过来,暖和一下……哦,希望你别介意,威克多尔有点感冒了……”

在那个男生走进蜡烛火光中时,他的脸被人认了出来。小巫师中爆发了一阵窃窃私语,每个人都使劲儿向前挤,想要看清他的脸。威克多尔阴沉着脸,抿着嘴走到卡卡洛夫身边,让他把手搭在自己肩上。尽管他看起来一点都不高兴,还是礼貌的向邓布利多行了一礼。

“快进来吧,我猜大家都等不及喝一碗热乎的洋葱汤了。”邓布利多笑呵呵的招呼他们向礼堂里走。小巫师们跟在德姆斯特朗代表的后面鱼贯走进大门,窃窃私语声一直没有停下,直到哈利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他还能听见女生们压低了声音,却依旧兴奋得发颤的讨论声。

“我希望他能坐过来……”罗恩梦幻的盯着威克多尔:“要是他能来我们宿舍住就好了,我可以把自己的床让给他睡……”

不,你可以睡在自己的床上,只要我让出床就好了。哈利发散思维的想道。然后我就可以去睡萨拉的床,老师肯定乐意让出一张自己根本不需要的床……说不定我还能从枕头下找到几条魔咒什么的……

想到这里,他突然抬头看向教师席,然后顺利的在斯内普旁边找到了萨拉查。他们正在说着什么,斯内普脸上带着一点嘲讽似的冷笑。不知怎么,哈利抬起的目光恰好与他对上,斯内普脸上的讥讽立刻变得更加明显,哈利不舒服的皱眉,恨不得冲上去大喊让他对萨拉查放尊重点。

“我看不出他有什么长进。”斯内普收回视线,对萨拉查说。

“他进步很大。”萨拉查说。

“哦——?”斯内普拖长了声音,让语气更显得讽刺:“你是指他除了把自己的脑子塞满稻草外,还学会了灌点水进去?”

“那么你对他的要求是什么呢?”萨拉查问:“哈利今年十四岁,现在能够正面击败两名受过训练的成年巫师,能够独自穿过死亡森林外围,还拥有能够掌控魔灵的心性。我认为他比任何同龄巫师,甚至大部分成年巫师都要优秀。如果他在你眼中还是一个脑子里塞满稻草和水的废物,那么你认为他应该做到什么程度才会让你觉得满意?”

斯内普噎住了。他盯着萨拉查的眼睛,企图让他退却,但这当然不可能。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他当然知道哈利在萨拉查手下学到了多少。只是在他眼中,他始终觉得哈利还是那个一无是处,和他父亲一样自大又惹人讨厌的小鬼。

“……等他能在魔药学上拿到一个A。”斯内普冷冷的说,有些狼狈的移开了视线。

“魔药是我的弱项,我的魔力属性让我只能熬制几种特殊魔药。”萨拉查说:“哈利的魔力足以应付大多数魔药,他只是缺乏练习。”

这句话的暗示斯内普只希望自己听不出来,但他无法这么做。他恨恨的咬牙:“我会辅导他!”

萨拉查湖绿的瞳孔盯着他,压迫感不比那双血红竖瞳低:“我不希望哈利告诉我你采用与授课时同样的方式辅导他。”

斯内普恨不得把盘子砸到他脸上。他忍着起身离去的念头,不耐烦的抖了一下脑袋算是答应。

“西弗勒斯,”萨拉查没有移开视线,冷冷的眼神似乎直接刻在了斯内普的灵魂里:“霍格沃兹需要的是一位能够正确教导学生制作魔药的教授。你的天赋在我眼中一文不值,你存在于这里的唯一价值只有教导学生。如果你做不到这点……”

他面无表情的脸上忽然浮起一个极浅的微笑,或者说那根本不算一个笑容,更类似于蛇类发动攻击前张开獠牙时展露的,仿佛冷笑似得表情:“我有办法让‘你’做到。”

远在座位上的哈利不知道萨拉查说了什么,他只看见斯内普的表情突然僵住,被魔药修复的视力让他在斯内普鬓角发现了冷汗的痕迹。他不由有些好奇,正想着用魔法偷听会不会被发现时,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

“戈……戈迪?”哈利吃惊的看着坐在他旁边的戈迪:“你怎么在这里?”

“我来晚了,斯莱特林那边坐不下,还好你们这里还有空位。”戈迪冲礼堂另一边扬了扬下巴,哈利发现德姆斯特朗的代表不知道什么时候占据了斯莱特林长桌剩余位置,但显然剩下的空间还能坐下至少二十个戈迪。他无语的看着睁眼说瞎话的戈迪,认命的往旁边挪了挪,给他让出一个空位。

“天哪,哥们,你居然放弃了坐在威克多尔旁边的机会!”罗恩指着戈迪控诉道,仿佛对方犯下了什么十恶不赦的罪行。

“我认为坐在自己朋友身边的机会更重要一些。”戈迪认真的说。

罗恩指着他说不出话,脸上却不由浮现出高兴的神色。

“你知道斯林教授跟斯内普……教授在说什么吗?”哈利此刻顾不上其他,立刻拉住他问道。

“大概是放心不下吧。”戈迪看了一眼教师席上已经回归望着烛台发呆,顺便不知怎么把刚进礼堂的卡卡洛夫吓得差点摔了一跤的萨拉查,感慨的说道:“我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在离开前,他一定会做些什么。”

“你们要离开?!”哈利失声叫道。

“我们当然会离开,”戈迪好笑的揉揉他额前乱翘的头发:“哈利,我们不可能一直陪在你身边。但如果你需要,我们一定会出现。”

餐桌上出现了比任何一次晚宴都要丰盛的食物,哈利却失去了胃口。他闷闷不乐的望着教师席上萨拉查的侧脸,一如既往的平淡,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他心里突然烧起了一股火。

为什么萨拉查没对他说离开的事?还是戈德里克跑来告诉他的!是不是如果戈德里克不说,他就会有一天突然消失,就像……就像当年他离开霍格沃兹那样?

哈利霍然站起。正说说笑笑的享用晚宴的小巫师们没注意突然站起来的人,只有他旁边的几个人奇怪的看着他。罗恩同样望着哈利,他从熟悉的朋友脸上找到了让他不安的神色:“哈利?……你还好吗?”

“我很好。”哈利硬邦邦的丢下一句话:“我吃饱了,先回去了。”

“诶?可是你还什么都没吃啊……哈利?……哈利!”

哈利已经从小巫师们中间穿过,消失在了礼堂门外。

“他怎么了?”罗恩怀疑的看着戈迪:“你们说了什么?”

戈迪同样望着哈利离开的背影,很是摸不着头脑。他安抚了罗恩几句,转头望着教师席,恰好看见萨拉查起身向外走去。他们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萨拉查对他投去警告的一瞥,从礼堂侧门离开。

……要不要去偷听呢?戈迪顿时陷入纠结。

每次见证萨拉查安慰学生都足够他笑一星期的,但随之而来的肯定是萨拉查的报复。两相权衡……

戈迪愉快的放下刀叉,紧跟着离开了礼堂。

管他呢,还是先看乐子再说,就算萨拉查发现了,也总不会再把他当着学生们的面从窗户扔进黑湖里去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