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婚总裁请低调 第一百零二章 莫名其妙_小菱舞

穿越重生 2020年06月30日

于是苏凌墨便说:“我说顾少,你都多大年纪了,不找个真正的女朋友结婚之类的吗?”

这话一出,苏凌墨才想起来自己还是他的冒牌女朋友呢,自己受了伤,为免媒体乱写,他陪着自己也是不想让自己的名声受损吧。

闻言,顾哲远的眉峰动了动,终于抬眼看向了她:“老头子不就让我跟你们苏家联姻么?”语气颇为嘲讽。

苏凌墨翻了个白眼:“拜托,不要把我跟苏家联系起来好吗?你爷爷看中的是苏晴儿可不是我,就算你要跟苏家联姻,对象也不会是我。苏建国才不可能让我这个只跟他有血缘关系的女儿嫁给你这么多一块儿肥肉。”

听了她的话,顾哲远的眉毛不悦地挑起:“怎么,你不愿意嫁给我?”

顾哲远自出生起就是顾家的宝贝疙瘩,顾明轩对他可谓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而他自己,因为极为出众的长相和堪称天才的经商能力以及黑白两道的铁血手腕,在情场几乎没有受过挫折。

他长这么大一次都没有主动过,都是那些女人主动贴上来的。但是那么多女人,却没有一个能让他上心的。直到苏凌墨出现,他才第一次发现原来女人也没有那么讨厌,有些时候甚至有些可爱。

而苏凌墨在他心里也逐渐脱离了以前那个妄想爬上他床的恶心女人形象,除了她,他几乎看所有女人都不顺眼。可现在,她这意思如果自己要娶她,她居然是不愿意嫁给自己?

苏凌墨愣了愣,也知道他的话只是随口说说,便自嘲道:“就算顾少要娶我,苏家那三个人也会使出各种手段把我换成苏晴儿的。况且,你爷爷就不会答应你娶我的,毕竟我在娱乐圈的评价……你懂得。”

“如果是我要娶的女人,谁都不可能阻挡。”顾哲远淡淡地道。苏凌墨自然是知道这位爷怎么个脾性,在a市只手遮天的人物怎么可能任人摆布自己的人生。

但是她不同,她现在跟那些没有家的流浪人没什么区别。她身上流着苏家的血,就算苏建国不在乎她的死活,但是他在乎她能够为苏家带来的利益。

一个联姻的工具,苏建国根本不可能轻易放弃她的。而她现在,还没有能与苏家对抗的能力,所以她才要慢慢变得强大,强大到不会再受任何人的摆布。

苏凌墨没有再开口,病房里的气氛一时有些沉默,而打破这阵沉默的,是顾哲远的电话。他接起电话,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他看了苏凌墨一眼,然后将手机递给了她:“找你的。”苏

凌墨诧异,找她?谁会通过顾哲远的手机找她?

接过了电话,她对着话筒道:“喂?我是苏凌墨,你找我吗?”那边响起了一个焦急的声音,正是钱里。

“墨墨,你没事吧?哎呀都怪我,我要是先把你送去片场再送我妈去医院也一样来得及的,都怪我……”

钱里的话让苏凌墨顿时觉得心里暖暖的,于是便笑着安抚她:“我没事,受了一点儿皮外伤,休息两天就好了,你放心吧。而且,这怎么能怪你呢,顾少派了秘书过来接我,是我自己大意了没有察觉而已……”

“我妈已经检查完了,我正在打车往你那边过去,你等会儿我,我马上到。”

苏凌墨又跟钱里说了几句话,才挂断了电话。盯着手里的黑色手机,苏凌墨想,钱里找她怎么找到顾哲远这里了?突然想起自己的手机被那个男人一脚踹掉,顿时明白了钱里为什么给顾哲远打电话找自己了。

将手机还给顾哲远,她想了想还是说道:“顾少,钱里等会儿就来找我,这几天她会照顾我,你还是回去吧,不用管我的。到时候媒体如果问起这件事,我会告诉他们是我让你回去的。”

本以为自己一番好意,顾哲远应该领了情然后离开。哪想到他听了她的建议却沉下了脸色,盯着她冷冷道:“这么急着赶我走,是怕谁来看你被我看到?”

苏凌墨傻眼了,不明白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看着他阴沉的脸色倒是能明白他是生气了,只是,他生的哪门子气?

“谁来看我?我就受了这么点儿小伤,有什么可看的?”

顾哲远冷哼了一声:“上次不是见你跟白清的关系很好吗,他还说你跟他认识了很久……怎么,我这前脚一走,他后脚就要来看你了?”

苏凌墨被他这一顿话说的莫名其妙的,只愣愣道:“刚才打电话给我的是钱里啊,你为什么会提到白清?再说了,我跟他因为好多年没见都生分了,彼此也没有联系方式,他怎么可能来看我?”

顾哲远也知道自己这气生的莫名其妙,可他一听到苏凌墨那句为他着想的话他的心情莫名的就变差了。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以为自己留在这里照顾她是怕媒体随便编排自己?他在她眼里难道就是这样的人?

心里有气,他说的话也就开始阴阳怪气了。但是一听苏凌墨说他们俩之间连联系方式都没有,自己之前一直存在心里的气仿佛也一瞬间消失了,被她误会的气也消了一大半。于是便不再说话,只拿起桌子上的报纸又看了起来。

看顾哲远拿起了报纸冷冷的一句话都不说的样子,苏凌墨也转过头不再看他。毛病!自己一番好心被他当成了驴肝肺,还把那些陈年旧事拿出来说。

病房里的气氛又凝固了。

正在这时,病房门被敲了敲,苏凌墨见顾哲远没反应,冲着房门说了句“进来。”进来的是前面给她检查的向医生,他身后还带了个圆脸的小护士。

“苏小姐,我来给您上药。”向医生微笑着说。苏凌墨点了点头便翻了个身趴在了床上,顾哲远闻言则放下了报纸径直走出了病房。

等给苏凌墨上完了药,见那医生跟小护士都出来了,顾哲远才又走进病房。进去的时候他心里又觉得自己怎么突然这么没骨气,人家让自己走自己还非赖着不走,但是要有骨气的走,他又不想走,这么两相冲突着,他的脸色便更难看了,眉宇间都是阴鹜,锐利的眸子里也尽是凶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