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海]丈夫的秘密 第26章_金九辰

穿越重生 2020年03月29日

作者有话要说:

捉虫,不是更新

一切原着属于三叔

一切人物OOC属于我

时间线 目前时间属于原着线上吴邪把自己关在小屋里四个月制定计划的时候

这四个月发生了什么

原着里 吸取了大量费洛蒙的吴邪带着记忆中人对汪家的恨 带着九门对汪家多年的恩怨 制定了一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计划

小花被汪家人围堵后假死逃脱

秀秀被汪家人控制被迫去下斗

还有前面的失败者和十七条伤疤

儿时玩伴、人生挚友,还有自己

吴邪都搭进去了

而现在,一切都还在酝酿阶段

把挚爱之人排除在外

是我自己写的我接受就ok

第二十六章

或许是因为吃了药的原因,又或许是因为在吴邪的身边非常的安心,齐语断断续续的睡了好一会儿。

王胖子推门而入的时候就看到吴邪认真的盯着齐语的睡颜,而他的一只手还被齐语紧紧拉住的模样。

“睡了?”王胖子放轻了声音,原本还青春活力的小姑娘现在病怏怏的躺在这里,他都觉得心疼。

“注射的药剂有镇定安眠的作用,而且她今天忙了一整天也该休息了。”齐语即使在睡梦中也紧紧的攥着他的手,好像怕他会在她熟睡的时候跑掉一样。

“小天真,今天的事情是给你提了个醒。这夫妻结婚成家不但需要感情更要好好经营,你说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情让弟妹特别没有安全感?”王胖子坐在吴邪的旁边,拿起切好的兔子苹果吃了起来。

“是我不好,是我惹她生气了。”吴邪说话的时候眼睛都没有离开病床上的小姑娘一分钟,看的王胖子在心里嘀咕:小天真绝对有妻奴的潜质。

而陷入了睡梦中的齐语,又开始做梦了。

齐语的脚下是绵长的公路,齐语看了眼四周的高高的雪山觉得这个地方很陌生。她看到一旁停着辆越野车,齐语觉得外面太冷了所以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是吴邪和王盟,两个坐在车里交谈的氛围倒是显得很融洽。

这不是个噩梦,很好。

齐语好奇吴邪会和王盟说些什么,所以好奇的看着这两个人。

“老板,我会想你的。”王盟整个人爬在方向盘上,一脸的呆滞。他的眼下还有乌青,看上去感觉特别疲惫了。

相对而言,吴邪看上去表情特别的放松。

如果说王盟表现出的是被不良老板压榨过度一脸肾虚好像经过了很久的疲劳驾驶模样,那穿着喇嘛衣服戴着一副墨镜一脸淡然的吴邪就显得特别佛系。

齐语觉得这样戴着眼镜的吴邪特别好看,这样的他看上去特别的知性有书卷气,齐语爱死了这样的吴先生。

每次看到吴邪戴眼镜的时候,齐语就能够想象大学时期的吴邪的模样。然后她的心里就开始冒酸泡泡:吴先生戴眼镜这么好看,大学的时候肯定很招小姑娘喜欢。

然后她看到吴邪的胳膊支在车窗上而大拇指摩挲了下嘴唇,这样的吴邪虽然好像是看在看着窗外但是注意力都在车内。

作为同床共枕一年的小娇妻,齐语知道这个状态的吴先生似乎在酝酿什么,好像有什么话难以说出口。

阳光打在他的身上,齐语觉得这样的吴先生看起来非常的脆弱。

然后他好像做足了准备,把一个信封交给了王盟:“这是你剩下的工资和这几年的红利,你被开除了。”

王盟原本打开信封的动作戛然而止,而震惊于吴邪居然把这么经济实惠而且好用的伙计辞退的齐语把注意力放在了信封里。

自从梦见几千万的支票之后,齐语变得对钱更加敏感了。

她能看到信封里那一沓红艳艳的钞票,这些撑死能有1W多吧·······

或许是今天所经历的梦境中的事情都太沉重了,齐语居然思维特别发散的开始算账。

据说吴邪大学毕业那年接手铺子雇了王盟做伙计,然后这十几年来王盟的伙计从800涨到了1300,干的活是从店铺生意到生活助理。

作为同样的外来人口经历过求职磨难的齐语觉得有点心疼王盟,特别是是看到这笔遣散费之后齐语还是觉得吴邪这个老板有点抠门啊。

对了,王盟现在工资是多少来着?

等睡醒了,让吴邪给他涨工资。

“回去之后把门关好,找份靠谱点的工作吧。老大不小的了,别老是玩游戏了,知道吗?”

吴邪的眼里还带着笑意,齐语顺着他的目光向前看发现在前面的山口那站着一个牵着两匹矮马的小喇嘛。

而且齐语看到了一个小小的小卖部,店门口挂着的粉笔写的“小卖部”三个字格外显眼。矮马、喇嘛、年代感很强的小卖部,齐语不知道这两人现在是在哪里。

“我书房里保险箱的密码你知道吧,把里面的文件帮我交给小语吧。”吴邪说着语气停顿了一下:“别告诉她我在哪儿,我害怕她担心。”

“直接回去吧,你在这里的话,我怕我还会犹豫。”吴邪语气平淡的像是在交代临终遗言,齐语却觉得心都沉了下来。

“老板,早点回来。”王盟似乎被打击的很严重,知道吴邪走向了喇嘛之后他才急匆匆的下车说了这么一句。

齐语看到吴邪的脚步一顿,然后摆了摆手。

她从车上下来跟在吴邪的身后,她觉得这样的吴邪让她心慌。就好像他在把王盟和她的事情安排完之后就了无牵挂了。

吴邪要独自前行去哪里?

王盟还站在原地,吴邪站在喇嘛身边的时候回过头来,对跟随自己很多年的伙计说道:“回去吧,最后这一段路我自己走。”

齐语呆呆的雪地里,看着吴邪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雪山之中。

王盟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入病房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突然从病床上坐起来的老板娘。

因为一次性要他买的东西实在太多了王盟知道今天自己来晚了很久。他看了眼摆在一边没用动过的病号餐:“路上堵车不好意思来晚了。”

齐语看见刚才在梦里出现的被她丈夫抛弃的跟在身边十几年的伙计露出了一个笑容:“没事,一会儿让吴邪给你涨工资。”

王盟:

作为被老板训练出来的优秀伙计王盟行动有素的把各种食物打开放到了齐语面前,觉得心里热乎乎的:“谢谢老板娘。”

齐语摆了摆手,注意力完全被面前香味勾人的饭菜所吸引了。

真香,即使嘴里苦苦的还有漱口也无法消除的药味但是齐语还是吃的很香。

她今天真的累坏了,上午动手之前神经绷得很紧就连吴邪做的早餐她都没吃多少。

而下午的时候齐语忙着蹲饭点的黑眼镜根本没机会吃午饭。

然后用电钻打保险箱,爬山都相当的耗费体力。更别提连续好几个小时的3D巨屏梦境连播了。

齐语睡了一觉之后觉得身体真的是舒服多了,就是举了一个多小时的那只胳膊有些酸痛感。

“王盟,你老板呢”齐语看着把她换洗的衣物整齐放在抽屉里的王盟,歪着脑袋问道。

“黑爷来了,老板和黑爷出去谈事情了。要我把老板叫回来吗”老板出去的时候说了老板娘要是醒了就去叫他。

“不用去叫,我就是醒了没看到他心里特别不踏实。”齐语不想麻烦王盟,她往嘴里又塞了口饭。

齐语嘴里咀嚼的动作不停,她看着坐在一边拿出刀子准备给她切芒果的王盟问道:“你以前,接触过黑眼镜吗”

齐语大概理解:王盟嘴里的比如“黑夜、花爷、胖爷”这种,要么是吴邪的兄弟,要么是他生意上的伙伴。

齐语想起他一脸戏谑对自己的称呼——徒弟媳妇,怎么想怎么觉得这人只是嘴上喜欢占便宜而已。

“以前接触过一次,不过那都是零几年的事情了。”王盟把切好的芒果肉都盛在塑料碗里,然后递给齐语。

“谢谢。”大颗的芒果肉看上去饱满又新鲜,而且闻着就带着浓郁的芒果独有的香气。

这份饭后水果实在是太符合齐语的心意了,王盟想起自己两次涨工资都是因为老板娘之后就连工作的积极性都高了。

“老板娘您喜欢就好,我还买了葡萄一会儿洗给您吃。”王盟上道的说道。

“不错,不错。”齐语点了点头,王盟一副嘴巴极为严实的模样,她知道自己应该什么都问不出来。

吴邪推门进来的时候,齐语已经开始吃葡萄了。桌子上还摆着酸奶其他的切好的水果。

齐语放下了手里的水果,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门口的吴邪。

她脸上的笑容让吴邪觉得有些危险,这个笑容和她说自己练过半年巴西柔术的时候一模一样。

齐语笑眯眯的转过头,对一旁的伙计声音温柔的说道:“王盟,我有些话想要对你老板说。”

王盟敏感的发现病房里的气氛不对,他站起身马上就离开了,选择把整个房间都留给了笑眯眯的老板娘和表情莫名心虚的老板。

齐语不愿意去怀疑这段她嫁给爱情的婚姻是有所图谋的,她觉得这样的怀疑甚至会贬低她和吴邪的人格。

而在齐语的眼中,这段婚姻的基石是爱情和信任。

她爱吴邪,也相信吴邪爱她。他们在一起生活了很久很久,谁都不是影帝生活中的点滴齐语都能够感觉到吴邪是爱着她的。

可是梦中所看到的,吴邪的行为却早就违背了他们这段婚姻在最开始的承诺。

他对她撒谎了。

如果齐语没有梦到未来的片段,是不是她就会傻傻的被骗一辈子

永远的生活在谎言之中会不会是一种幸福,只要全心全意的相信着吴邪所为她编织的生活就行。

让自己的爱人承受着痛苦艰难的独自前行,而她只能站在原地等待着他的归来

齐语做不到的,她不是这样的人。

她想搞明白这一切,就必须要弄清楚吴邪的秘密。

齐语的态度越平静,吴邪就越来越心虚。

她平静下来甚至嘴角带带着笑容的模样让吴邪觉得莫名的背后升起了股寒意。

齐语看着坐在了自己病床边的吴邪,组织了很久的语言,最后看着她的丈夫轻声细语的说道:“你们的时间不多了,对不对”

这句吴邪并不陌生,可是从齐语的嘴中说出来还是让他觉得非常的惊讶。

从最开始在小哥那里听到之后这句话像魔咒一般反反复复的出现在他的人生之中,而现在效果明显的让他把准备好的话都忘到了脑后。

“吴邪,你就没有什么话想和我解释一下吗”齐语发现这句话的效果很好之后心里并没有成就感,但她知道只要保持这种氛围在吴邪反应过来之前自己或许能得到更真诚的答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