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命运之神 第72章刺杀_司琴半夏

穿越重生 2020年04月13日

话说起被无视的天使,还有几个被完全无视的人,这些人正是被关在地下室的刘和蓝猫等人。发生火灾的时候被困在封闭环境,而且吸入了不少高温和有害气体,活着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等着其他人发现他们的尸体的时候,火焰已经烧过去了,只剩一堆黑炭了,剥下外面的那一层黑炭,露出的是里面红色的血肉,几乎惨不忍睹。除了刘和蓝猫是坐在边上的椅子上淡定地被烧死以外,其他人几乎都死在门口,他们都是在感觉到火焰的时候冲过去想要活命的人。

听到这件事情,夏尔先是低下头沉默了一会,把手中的纸张扔到一边:“把他们送回他们的故乡吧。”

塞巴斯蒂安弯腰躬身,拿起了那张注定了刘等人未来去向的纸张,向大门口走去。走之前,他看了一眼拥有着洁白羽毛的天使趴在地上被一只脚踩着,脖子上有着狗链子,如果足够细致的话,就能发现,这个狗链子其实就是亚修用来控制普鲁托的那一条,这个一直号称纯洁的家伙竟然没有半点反抗,就像是死人……啊不,死天使一样。

但是这个家伙脸上却挂着诡异的满足,被夏沐歌踩得越用力,他就越兴奋,越陶醉,最后就像是嗑药了一般。抖M到这种程度也是厉害了。

夏尔嫌弃地别过了脑袋,感觉这个家伙把他恶心到了。精神病的思维果然是常人没有办法理解的,夏尔感觉心很累。就像是他不能理解亚修为什么把他父亲和母亲的尸体缝在一起,变成人偶一样。

萝丝先生用眼神传递了“你什么时候告诉他”的信息。

夏沐歌定定的看着萝丝先生,把头扭了过去。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萝丝先生扶额,所以说男人的嫉妒心是强大的。

夏沐歌可以轻易地复活死去的瑞秋,但是他就偏偏不告诉夏尔他其实是这个世界的神,可以轻松复活任何人,因为夏尔更为亲近瑞秋而不是他。而且瑞秋现在死了,夏沐歌应该是高兴的吧。

这个心理变态的家伙现在想的应该是“幸好我老婆死了”如此如此。

但是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啊。

萝丝先生觉得自己真的是为夏沐歌操碎了心。

夏沐歌被萝丝先生的表情恶心了一下,他看了看外面的天气,阴沉沉的:“我要出去散散步。”

夏尔抬起头,注意到外面乌云密布,只要打开窗户就能闻到潮湿的空气:“外面要下雨了。”

但是夏沐歌已经走远了,手里的雨伞在空中转了一个圈:“我拿雨伞了。”

“还有,爸爸,别老把塞巴斯蒂安关在厨房给你做点心,他很有用的。”夏尔怎么不知道夏沐歌把塞巴斯蒂安关起来就是关在厨房,也不知道为什么塞巴斯蒂安就出不来了,“早点还给我。”

夏沐歌摆摆手,不知道是表示知道了还是拒绝。

夏尔扶额,啊,头好痛。

夏沐歌怎么真的会去遛弯?他是个死宅……准确地说是到家了就不想出门的那种。如果出门,那必然是有事……或者说宅的时间太长了他自己都受不了了。

当然,今天是属于前一种情况。

萝丝先生看着夏沐歌的背影,感受到和他契约的人已经离去,可是眼前的东西……

“夏沐歌”忽然转头,对上萝丝先生的眼睛,眼睛里有一团黄色的火焰划过。

萝丝先生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他说嘛,什么东西能这么完美地替换夏沐歌的存在,也只有炼金生命骨头先生了。作为一个除了骨架什么都没有的生物,画皮什么的自然是会的。不要说什么从骨头能看出来这不是原来的人,别忘了骨头先生就是不科学的产物。

骨头先生其实功能很全面的,可以伪装装饰品实际监控——他就栽在这里,可以做饭洗衣刷碗——但是这些不是魔法解决就是简干,可以穿女装——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可以伪装其他人——仅限于人型生物……还有更多功能亟待开发,不像比丢除了卖萌在就只有一个黑洞胃。

当然,论受宠程度的话还是比丢最高了,因为它会卖萌而且有一个黑洞胃。

骨头先生就一直在花园里溜达,手里拿着伞悠闲自得。装的还挺像那么一回事的,不过离那么远,就算有一点疏漏也是看不清的。

但是很明显,骨头先生是个影帝。所以他就不咸吃萝卜淡操心了。

夏沐歌暗搓搓的有一点小激动。

他活这么长时间但是有一些事情的确是没有经历过的。极端并且恶心的例子他就不举了,他只是想说,他被刺杀过,但是从来没有刺杀过别人。

干掉维多利亚大概整个国家就会乱起来吧。

“圣灵系统。”夏沐歌问道。

【灵魂波动确认符合记录,神格确认。欢迎归来,吾神。请问有什么需要吗?】圣灵系统第一时间给出了答复。

夏沐歌听到圣灵系统的问话,他明显能感觉到它变得更加智能了:“查询维多利亚女王的位置,停住那一处的时间。”

【已确认,是否立即传送?】圣灵系统得到了一个肯定的回话,下一刻,夏沐歌就出现在了女王的卧室门口。

不过夏沐歌并没有着急进去,他靠在门上,问道:“我回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你没有检查到吗?”

【肯定。】圣灵系统卡了一会,给出了这个答案,【文森特·凡多姆海恩命运线基本符合,偏差属于允许范围内。】

夏沐歌沉吟了一下,所以圣灵系统是按照命运线来判断外来生命的吗?基因决定性格,所以在他记忆薄弱的时候被身体影响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非常抱歉。】圣灵系统补充道。只不过这个非常抱歉说的干巴巴的,但是这也是智能的一个提升,要是换成以前,它是不会说抱歉的。

“记录错误,稍后修改。”夏沐歌直起身,打开旁边的一扇门,“时间开始流动。”

旁边的八音盒缓缓地响起了音乐,是“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听到这个音乐,夏沐歌只觉得有一点可笑。房间里摆着这种各样的古董,夏沐歌一个个碰过。在这英国最为强大的时候,这些价值连城的古董瓷器只不过是锦上添花的东西。

维多利亚女王于1838年登基,而鸦片战争爆发于1840年,而现在维多利亚女王已经加冕成为了印度女王,那么这些古董看来就是从东方古国得来的。

夏沐歌扭过头看向躺在床上的女人,和他记忆中的那个老太太不一样,这是个萝莉。

他伸出手,停住了那个八音盒,摘下手里的黑色手套,放下手里的雨伞,静静地坐在床边的椅子上。

外面轰隆隆地响起了闪电,紧接着,雨滴便哗啦啦地落下,这雨击打在窗户上噼里啪啦之声不绝于耳,几乎和鞭炮一样响。

女王被这雨滴声弄醒了,她睁开翠绿色的眼睛,看到了床头的人,她表现的很冷静,但是定眼一看,却不能冷静下来了。

“文森特?”她惊讶地说道。

圣灵系统很贴心地把这里和外面隔离开来,就算女王尖叫侍卫也听不到。不过她的表现很好,很冷静。

夏沐歌微微叹息:“我回来了。”

“亚修净化你了?”她皱起眉头,“你为什么要放弃瑞秋?她不是你爱的人吗?”

“爱的人?”夏沐歌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东西,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你是说瑞秋?”

太可笑了,他谁也不爱……不,他只爱一个人,那就是他的母亲,叶丹青。

夏沐歌没有给出回答,但是他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女王张张嘴,想要说什么,却被夏沐歌粗暴打断:“像你这样可笑的活着?”

他走到女王跟前,手向女王越伸越近。女王的目光一下子就冷下来了:“放肆!侍卫!侍卫呢?”

“他们听不到。”夏沐歌的手放在了女王的衣扣上,解开了两个,“臭味。”

女王衣扣之下的是腐烂的身躯,上面散发着腐臭。

“真是恶心呢。”夏沐歌嘲讽脸,“亚修早晚得抛弃你,太污浊了。”

女王抓住夏沐歌的手,想要远离他。可是她的力气怎么可以和夏沐歌这个成年男子相比呢?顶多就是在他的手上多几道划痕就是了:“放开我,你没资格评论他?”

夏沐歌手伸到了女王脖子上的线上,狠狠地用力。紧接着,便是尸首分离。

可怕并且诡异的是,女王还活着,在仅存一个脑袋的情况下:“文森特·凡多姆海恩!”

“你没资格命令我哦,女王。”夏沐歌其实很好奇一个脑袋是怎么发声的,不过现在很明显不是研究的时候,“那么陛下请稍安勿躁。”

他把女王的头摆在枕头上,端端正正地放好。然后他就把女王的身体扒光,给女王展示了什么叫从其他人的角度来开自己光溜溜的样子。

女王的精神冲击明显很大。

“真是臭啊。”夏沐歌说着,“在没有保存条件下竟然没有彻底腐烂……”

他重新戴上手套,碰了一下女王的脖子,紧接着,一块肉就掉在了他的手上。

夏沐歌:“……”卧槽,太恶心了!精神冲击!感觉带着手套都不能拯救他了怎么办?完了,洁癖都要犯了。

“讲真,这基本上是我见过最恶心的东西了。”夏沐歌哆嗦了一下,把那块烂肉抹在了女王的睡衣上,就像是抹掉一块巨大恶心具有粘性的鼻屎一样。那块烂肉黑黑紫紫还带着血丝,精神冲击简直是成倍的,在女王的睡衣上拉出了一道恶心的痕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