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别再放过我 第11章_安之若眠

穿越重生 2020年04月08日

顾惜惜强忍着没动。

她淡淡瞥了他一眼,就把视线转移开,面向镜头勾起唇角,细长的眼角勾勒出动人的弧度,眼底却只有一片沉寂的冷漠。

原森看着她,忽然转身离开座位。

顾惜惜默数的数字瞬间卡住了,也没管时间到没到,转身就走。

她的步伐跟刚才游刃有余的台步看上去没什么区别,甚至看上去更美,长长的卷发下纤细的腰肢和白皙的长腿,每一个步伐都摇曳生姿,台下的人都看愣了,除了白易雪和严妍,几乎所有人都掏出手机对着她的背影狂拍不断。

“太美了,她是谁啊?压轴的模特,快看看名单叫什么?”

“没见过的面孔,但感觉有点眼熟,到底是谁?”

有人看了名单,说:“似乎是叫林晓鸥?”

“不对啊,我记得林晓鸥,她好像不是这个样子。”

“是叫林晓鸥吗?!”

“太美了,她是我见过最美的中国模特。”

“混血,肯定是混血,你见过哪个国内的模特有这么立体又精致的五官?”

在场有很多邀请来的品牌方、各路圈内人士与各大媒体,其中不乏名人明星,顾惜惜的出现,无疑是今天最大的亮点,无论是气质还是容貌,她都丝毫不比那些明星要差,而且面容五官极具冲击性的美感,在她出现的短短时间内惊艳震撼了全场。

只是有人掌握的表演名单里面,压轴的模特还是顾惜惜之前的那个女孩儿,没人知道顾惜惜的名字。

但实际上没人注意到顾惜惜的仓惶的,她下了台就一路飞奔,把衣服换下来了。

“顾惜惜,你怎么把衣服换了?一会你还要上个台……”

“不上了不上了,让给别人吧。”

“……你怎么跟耗子见了猫似的,看见谁了?”

顾惜惜胡乱把外套往身上一套,“管他是谁,爱谁谁,我要回家!”

高琳过来一把拉住顾惜惜的胳膊,黑着脸说:“你说不上就不上?反了你了,你走了让其他人怎么办?”

“我本来就是来凑数的不是吗?今天如果我不来,也没有任何影响吧。”

高琳哽了一下。

顾惜惜说的没错,她本来就是意外来凑数的,就算没有她,节目也照样表演,只是有她在,无论是走秀还是其他表演,都能提高一个档次。

顾惜惜本身所具有的高级感和美感,是公司任何一个花费大量金钱打造出来的艺人都无法相比的,她这张脸哪怕是素颜,都能达到去参加任何一个选美的档次,她的身材哪怕是随便裹一块布,都能到让男人怦然心动的程度,这也许也是原森之所以看她看她的那么严的原因之一。

更何况她有能力有才华,不蠢而且情商高,未来不火都是不可能的,高琳和高宽早就商量好了,既然原森不会再阻碍,那他们就捧就是了,火不起来也无所谓,反正她漂亮,能榨干她的价值就榨的一干二净。

可他们都忘了,顾惜惜的性子有多不可控。

“真是让原森给你惯的,你还当他是你后台能护着你吗?醒醒吧顾惜惜,你这辈子也不可能当原总的夫人了,没人知道你跟他的关系,就算你现在当着媒体的面说你是原森的女人,也没人会相信你!”

顾惜惜心脏仿佛被重重击了一下,但她脸色丝毫没变,“你觉得我稀罕他?”

高琳也是气急了,脸色都扭曲起来,“我今天就好好治治你的脾气!”

高琳一米七五的个子,而且还经常健身,浑身都有肌肉,不然公司里的新人也不会那么听她的话,都很怕她,顾惜惜倒是不怕她,但哪里抵得过她的力气,被她把推倒之后整个人都砸到了后面的墙壁上。

“小鸥,你过来帮我把她的衣服脱了。”

顾惜惜一愣,她转过头一看,刚才那个说她抢自己压轴位置的女孩儿林晓鸥过来了。

“琳姐,这是怎么了?”

“你不是觉得她抢了你的衣服吗?那你现在就把她衣服脱了,一会儿表演的压轴位置还是你的。”高琳拿出手机,显然想把这一幕拍下来。

林晓鸥犹豫了一下,但是看了一眼被顾惜惜脱在一边的礼服,想起刚才的耻辱,眼底又闪过愤怒,弯身就要脱顾惜惜的衣服。

“别碰我!”

顾惜惜一手握住她的胳膊,冷冷道:“刚才跟你说的话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你信不信你今天真的这样做了,就把自己也毁了?”

“是你先抢我的衣服的!”

十八九岁的小姑娘尖叫的声音差点让顾惜惜捂住耳朵,但是高琳她打不过,一个瘦弱的小姑娘还是能反抗的,趁着她奋力扒开自己衣服的时候。顾惜惜就把她狠狠推开,然后撞开高琳想要跑出去。

但高琳反应也不慢,她一把拉住顾惜惜,“顾惜惜,你信不信我能先把你毁了?敢不听我话,我今天就让你明白明白……”

忽然有人重重敲门,“高琳,把门打开!”

是高宽!

顾惜惜心里一凉。

那个女孩儿和高琳倒是幸灾乐祸了,因为高宽的手段只会比她们更狠,而他也绝不会让顾惜惜好过。

今天这一关过不去了吗?

有那么一瞬间,顾惜惜甚至觉得绝望。

高琳含笑指着顾惜惜说:“你给我等着,看我哥怎么收拾你。”

她推开门,笑着要跟高宽说话,却没想到对上了高宽惊慌的脸。

“你们在里面干什么呢?”

高琳正纳闷她哥怎么了,就看到了不远处的原森。

高琳登时呆住。

高宽一把拉开她,“顾惜惜,不是在后台工作吗?你怎么……”

他一看顾惜惜的样子,声音顿时卡住了。

顾惜惜的模样有多惨?她自己也不知道。

她只知道被高琳推倒的时候,自己撞到墙上又倒在地上,头发被那个叫小鸥的女孩儿抓下来了,衣服也被脱了一半,乱糟糟的堆在腰上,露出来的腰部有一个地方火辣辣的疼痛,显然是被林晓鸥的指甲抓出了血痕。

就像在老家的时候从赵然手底下逃出来,狼、狈、不、堪。

林晓鸥没看见原森,只看到了高宽,所以在他们都没说话的时候,她就开口了:“高总,这个姓顾的抢了我的衣服和位置,我可以给她一点颜色看看吧?琳姐刚才让我脱她衣服的。”

高宽和新人有什么不明不白的关系顾惜惜是不清楚,但包括林晓鸥在内的新人都清楚,所以林晓鸥说话的时候,喊高总都透着一股委屈的暧昧。

高宽脸色黑了,高琳脸色也变了,“不是,小鸥你先闭嘴!原总怎么在这里?后台不是在这边,我这就领您过去。”

高琳的第一反应虽然是原森还是来找顾惜惜的,但她很快就反应过来,原森失忆了!他根本不记得顾惜惜是谁!所以这个时候不让他注意到顾惜惜是最重要的!

原森的目光终于从顾惜惜移到高琳脸上,“高宽,这就是你口中的工作?”

“不是的原总,你听我解释!”

顾惜惜低下头,慢慢把衣服整理好,然后抬起头对小鸥说:“你让开。”

小鸥瞪大眼,“凭什么?刚才我已经让了一次,这次我绝对不——”

话还没说完,她的肩膀就被顾惜惜一巴掌重重推到墙壁上。

“刚才是请你让开。”顾惜惜温声细语的,看着她不可思议的眼睛一字一句道:“这一次是让你滚开,听不懂?那我就换一种语气说好了。”

顾惜惜深吸一口气,冷冷道:“滚!”

“你——”

没等小鸥反击,顾惜惜踩着高跟鞋的脚一脚踩在她的脚背上,然后在小鸥的尖叫声里从高琳身边走过。

走到原森面前的时候,她抬起头,“这位先生,请你让一让好吗”

原森眼眸黑得让人惊慌,但他什么都没说,缓缓给她让了路。

顾惜惜从他身边走过,她的高跟鞋踩的很不稳,跌跌撞撞的,每一步都像是走在刀尖上,仿佛下一秒就会因为疼痛摔倒在地。

她的手里紧紧捏着手机,手指颤抖的关闭了录音功能。

好在没有让他们看见,大概走了不到十步,后面有个脚步声快步跟了过来,紧接着她的眼前就被阴影笼罩住。

带着男人气息的西装劈头盖脸的裹在了她的身上,把她的上半身乃至大腿都裹的严严实实。

顾惜惜还没反应过来,原森拉起她自己衣服上的帽子,盖在她凌乱的头发上,一言不发的搂住她的肩膀往前走。

顾惜惜抬起头,视线被帽子遮住,看不到他的脸。

可他的体温,呼吸,甚至重而急促的心跳声,却占据了她所有的感官。

忽然间他脚步一顿,顾惜惜莫名的也跟着停下脚步。

原森转过身,沙哑的嗓音透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冷意,“自己的人都管不好,从今天开始,你也不用再管理公司了,高宽。”

说到最后两个字,空气都好像降了好几个温度。

高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完了,全完了。”

高琳惊慌失措的扶住他,“哥,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原森不会再管她的事情了吗?”

“我今天下午刚收到的消息,原森把公司从艺星集团老总那里买下来了。”高宽哆哆嗦嗦的说完,一巴掌甩在高琳脸上,“我给你打电话为什么不接?你除了欺负她们没别的事干了吗?!”

高琳被打懵了:“不是你说的,顾惜惜跟原森早就完了吗?”

高宽拿出嗡嗡响的手机,来电显示的是傅雅。

他脸色扭曲了一下,把手机挂断了。

要不是傅雅再三找他,他也不会以为顾惜惜和原森彻底完了。

归根究底,要不是傅雅他也不敢对顾惜惜耍手段,傅雅这个蠢女人到现在还以为胜券在握,迟早会跟他一样完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