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兰斯·波特 第121章 信任_烟猫

穿越重生 2020年04月08日

兰斯才刚刚打开斯莱特林休息室的石门,热烈的欢呼声和尖叫声便从门缝中争先恐后的拥挤出来,巨大的声音震得兰斯脚下的地面都在震动。斯莱特林所有的学生都在休息室中庆祝着,是的,所有学生。从一年级到七年级,学生们挤得整个休息室水泄不通。

兰斯面对着一张张兴奋又开心的笑脸,他们迫不及待地将他拽了进来,无数个手掌拍在他的背后和肩膀上。

“太棒了!兰斯!做得真不错!”有人开心地大吼着。

“你是怎么做到的?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其实,”兰斯清了清嗓子,他的声音在所有人的喧哗声当中简直微不可闻,“我没有——”

“这还用问吗?如果是别人还值得疑惑,可他是兰斯啊,他带给我们的惊喜还少吗?”另一个哈哈大笑着。

“至少有一个斯莱特林进了比赛——”

“我觉得拉文克劳们都躲在被窝里哭了——”

“让他们见识见识斯莱特林的厉害!!”

所有人都喧杂着,大吼着,喊叫着,兴奋着。没有人在意真相是什么,也没有人在意兰斯真实的想法。他们只是单纯地为三强争霸赛里有一个斯莱特林而高兴。斯莱特林们欢呼着,似乎他们已经捧回了奖杯。兰斯被挤在兴奋的斯莱特林们之中,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与兰斯握手,拍着他的肩膀。兰斯想要离开休息室,却寸步难行。

有一段时间他被夹在几个高年级的身边,那几个人各个长得都像克鲁姆和高尔,即使在同年龄之中兰斯还算高,可是在这几个人之间他还是难以喘过来气。挤在兰斯身边的人总是在换,他不得不面对无数张兴奋的笑脸。

“告诉我吧,兰斯,你是怎么做到的?”一个斯莱特林兴致勃勃地问,周围离他比较近的几个人都安静又期待地看着兰斯。

“那不是我干的。”兰斯说,他甚至因为自己有短暂的发言机会而感觉松了一口气,“我不知道——我和哈利都没有扔过名字。”

兰斯周边的斯莱特林们发出嘘声,不过是比较善意和玩笑的那种。

“好吧,我猜你也不会说的。”那个斯莱特林耸了耸肩膀。

“我没有——”兰斯又好气又好笑地说。话音未落,已经有新的斯莱特林从费力地从远处挤了过来。

“兰斯,”他兴奋地说道,“你怎么将名字投进杯子里面去的?”

兰斯停顿了一下,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微笑地说道,“我没有。”

就这样,不断都有人抓住他问他关于纸条的事情,兰斯从刚开始的解释最后变成了无话微笑。他发现现在实在不是解释的好时机,因为他的同学们每一个人都兴高采烈地听不进人话,兰斯的衣服都被拥挤的小蛇而弄得皱皱巴巴的,他觉得自己的后背一定出了很多汗,都湿透了。然而他却无法从这里脱身,人真是太多了,多到兰斯都无法将自己的魔杖抽来。

就这样,被挤在兴奋庆祝的斯莱特林之间整整半个小时之后,他终于看见格雷厄姆与马尔科姆正费力地朝他的方向挤过来——他怀疑他们从半个小时之前就被堵在另一侧水泄不通的学生之间,因为两个少年十分地狼狈,他们的头发和衣服都乱糟糟的。

“让一让!劳驾!”

过了足足有五六分钟,两人才终于从边缘到了兰斯的身边——在平时,这只是走几步路的距离而已。两个人一边拽住他的胳膊,一边满头大汗地分开其他人。

“好了,伙计们,别再烦他了!”格雷厄姆大喊道,“为什么我们不等到胜利之后再庆祝呢?让我们的勇士休息一下吧!”

又过了大概十分钟,三个才终于从人池之间挤上来,踉踉跄跄地登上了楼梯。斯莱特林们依依不舍地看着兰斯,有的人还大喊着示意他回来继续庆祝。兰斯回头看了一眼他刚刚呆的地方——真的是人多得水泄不通,太可怕了,兰斯扭头就朝着宿舍走去。

看见兰斯离开了,斯莱特林们才重新回归到欢呼之中。

三人进到兰斯的宿舍之中,每个人都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暴/乱一样狼狈又气喘吁吁,马尔科姆关上了宿舍门,终于将那人山人海般的庆祝声音挡在了外面,他们贪婪的呼吸着宽阔清爽的空气。

“我对你们报以无上的感激之情。”兰斯一边气喘地说,一边拉松了自己的领带。他坐在床上,整个人身上的袍子被热情的人群拽得全是褶皱,原本还算服帖顺滑的头发也变得毛毛躁躁的。

“不值一提。只不过——看在我们解救了你的份儿上,兰斯,能告诉我们你是怎么将名字投进火焰杯里的吗?”马尔科姆的气还没有喘匀,便开口问道,看起来已经憋了很久。格雷厄姆没有出声,但他也兴致勃勃地看向了兰斯。

“我的梅林啊……”兰斯叹气道,“你们放过我吧,我根本就没有将名字投进去——”

兰斯的话音未落,两人的神情就已经变了,他们根本就不相信兰斯的话。

“哦,得了,兰斯,告诉我们吧。”马尔科姆靠在门上,他一边用手扇风,一边坚持不懈地说,“我们什么都不会说的——我就是好奇你是如何欺骗了邓布利多的年龄圈——”

“马尔科姆!”兰斯坐正了身体,他以自己最认真、最严肃地态度说道,“我向你发誓,我没有这样做,我不知道是谁将名字投了进去,但我保证不是我做的!”

屋内的空气凝结了,马尔科姆短暂地与格雷厄姆交流了一下目光,格雷轻微地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再问下去了。

“哦,兰斯,你没有必要因为这点小事生气。“马尔科姆扭过头,他不自在地动了动,有些不甘心地说,“如果你实在不愿意告诉我们的话直说就可以,没有必要欺骗我们……”

兰斯差点被气笑了,他挠了挠自己本来就够乱了的头发,沉吟了几秒钟,似乎在考虑如何说才好。

“首先,你要知道,我不笑的时候不代表我生气了,”他这回用最温和最令人信服的态度——虽然他觉得刚刚已经这样做无数遍了,“其次,我希望你们能够相信我,这件事真的不是我做的。”

“我们相信你。”马尔科姆说。尽管他的声音更像是不希望惹怒兰斯而勉强说的,带着些不情愿,他的表情也代表着他不相信兰斯的话。

兰斯一眼就看出来马尔科姆的勉强,更加无奈的是,他知道自己说的是真的,可是他竟然无法做到让马尔科姆相信自己。

“格雷,你那时在我的身边,你知道我当时有多震惊吧?”兰斯看向格雷厄姆,“你知道我没有将自己的名字放进杯子里,对吗?”

格雷轻轻地点了点头,他的面色略带迟疑,兰斯便知道他也不是百分百相信这件事。

忽然间,兰斯觉得意兴阑珊。既然他们已经认定了一个结果,那他还有什么可解释的呢?

兰斯抬头望着天花板,深深地叹了口气,带着些厌倦。

“谢谢你们救我出来,现在你们可以回去休息了。”

“你在赶我们走吗?”马尔科姆质问道。

“我没有这个意思,可是你们根本不相信我,我们还有什么可聊的?”兰斯淡淡地说。

“说真的,兰斯……我希望你能够多信任我们一些,而不是欺骗我们。”马尔科姆似乎也有些恼火了,“至少这会让我觉得我们算是你的朋友,而不是那些被你呼来喝去的低年级小子。”

“因为我根本就没有骗你。”兰斯觉得自己的头都大了,他烦躁地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还要压着火气,尽可能的温和说道,“我没有这样做过,你又怎么能让我告诉你不存在的事情?”

“够了,走吧——”格雷厄姆拉扯着马尔科姆,然而后者甩开了他。

“所以你的意思是,有另外一个人好心好意地帮你将名字投进去,而且还没有告诉你?!”马尔科姆说,“这样荒唐的理由——”

“你为什么非要钻牛角尖呢?你为什么不换位思考一下,也许就有这样一个人想要害死我和哈利,所以才这样做?”兰斯说,“如果你觉得你是我的朋友,为什么你不仔细地想一下,如果真的是我做的手脚,我为什么要拽上哈利?你难道不知道我有多害怕他出危险吗?”

马尔科姆的嘴动了动却没有出声音。他仍然不相信是别人或者有人想害兰斯,可是他无法辩驳兰斯说的这一点——和兰斯相熟的斯莱特林都知道他有多么地护着哈利·波特,以兰斯的作风,的确不会拽上哈利。

“看起来你没有什么疑问了。”兰斯仰起头,他轻声说,“现在,你们为什么不回去休息一下呢?”

马尔科姆站在原地没动,格雷厄姆上前拽住他。马尔科姆任由格雷厄姆拽着他的手臂,他的身体丝毫不动。

“你从来都没有觉得我和格雷厄姆是你的朋友,对吧?我一直觉得你看起来很友善,可是你谁都瞧不起,你从来——你从来都瞧不起我们。”马尔科姆梗着脖子,“只有我们自己认为和你一起参加魁地奇,也相处了四年——我们会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结果是我们自相情愿而已。”

兰斯的眼眸暗了暗,他的嘴角放平,立刻就显得黑发少年的表情有些发冷。

“看起来你真的累了,马尔科姆。”他有些冷淡地说,“回去睡一觉吧,明天早上你就会发现自己的无理取闹。”

“你只肯信任马尔福!”马尔科姆大声说,“可是我和格雷厄姆也为你做了很多,这一点都不公平——”

“这很公平。”兰斯说。他的声音不高,但是很轻易地打断了马尔科姆,他冷冷地说,“我信任德拉科,是因为他信任我。如果我对他说这一切和我无关,他便会相信我说的是真的,转而担心我的安危——而不是一直一直地在我耳边冲着我嘟囔,埋怨我对他隐瞒了什么。”

马尔科姆站在原地,只不过他现在的脸色变得像是涨红的鹅肝一样,不知道是因为气愤还是内疚。

兰斯坐在床边,他冷淡地看着马尔科姆。

“我从来都不介意被其他人误解和冤枉,所以你知道为什么我要不倦其烦地冲你解释这么多吗?正是因为我将你们当成朋友,所以我才希望你们相信我。”兰斯淡淡地说,“如果你如此不信任我,为什么还要勉强地待在我的身边呢?”

“我不是不信任你……”马尔科姆轻声喃喃道。他的意志已经被动摇了,脸上的怒气少了很多,相反增添出一丝不自信,“我……”

“你说的对,马尔科姆。”兰斯淡淡地说,“其实对我来说,朋友并没有那么重要。对我而言——有没有朋友都没有关系。反正我有德拉科·马尔福就够了。”

他抬起头,碧绿色的眼眸静静地望向两人。

“在斯莱特林,你们两个算是我的朋友,可我需要的是能够互相信任的朋友。”兰斯轻轻地说,“我知道这件事确实很荒唐,但是你们要好好地想一想,到底能不能相信我。如果不能——就不要再勉强自己呆在我的身边了。”

两个人仍站在原地,兰斯开口道,“回去吧,好好想想这件事情。”

马尔科姆的脚向后移了一步,已经有了离开的倾向。

“我很抱歉,兰斯。”就在这时,格雷厄姆低声说道,“其实仔细想一想……当时你得知这件事请的时候的确是非常震惊的,当时你也对我说过不是你干的。我只是觉得你有能力这样做,所以很迟疑……现在,我完全地信任你。”

“谢谢你,格雷。”兰斯的声音终于柔和了一些,“我很高兴你能够相信我。”

马尔科姆的脚步停顿了一下,他垂下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拉开门离开了。格雷厄姆站在原地,有些抱歉地看着兰斯,“我很遗憾,兰斯。”

“这算什么,一切还没有开始呢。”兰斯的坐姿稍稍随意了一些,他拉伸了一下胳膊,“好戏还在后头,等着面对愤怒的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吧。”

……

格雷厄姆离开了。

兰斯向后仰倒在床上,他的手臂搭在额头上,绿色的眼眸望着天花板发呆。

他闻到了危险的气息,却仍然没有一丝头绪。

是谁将他的名字扔进火焰杯的呢?这个人一定要有高深的手艺,能够骗得过邓布利多的咒语。还要够有动机,够恨他和哈利,希望他们能够命丧在争霸赛里面……

兰斯也思考过会不会是自己这这两年风头出得太大,惹了哪个家族。可是没有人敢如此明目张胆地出手,能这样做的只有伏地魔了。

可是伏地魔要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呢?

穆迪的嫌疑最大。兰斯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这一点,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穆迪是食死徒。

忽然间,兰斯的脑子火光一闪,他想起了之前做的那个梦。

梦中,伏地魔苟延残喘着,他的身边跟着两个人,伏地魔说他有一个计划,而那两个人都是计划的重点。

假如——假如穆迪是伏地魔身边其中的一个人呢?兰斯为这个大胆地想法兴奋了起来,他在假设一个知名度极高的傲罗是伏地魔的手下——虽然还有很多说不清楚的地方,但是穆迪的确是最有嫌疑的一个人。

不——不对,还缺点什么。

伏地魔在最后说过,那个青年——那个俊美又阴柔的青年才是这个计划的重点,那个名为艾伯特的青年又是谁?

兰斯沉浸在自己的思维当中,他疯狂地搜罗着脑子里所有的信息来查找这个人的下落,可是一无所得。就在这时门被轻轻打开,中断了兰斯的思路。

“看在梅林的份儿上,别在问是不是我将名字扔进去了。”兰斯甚至没有侧过头看一眼便高声说道,他实在是太熟悉马尔福的声音了,以至于后者一开门的时候,他就知道是他。

马尔福关上了门,他将袍子挂在门口的衣架上,然后冲着兰斯走来。

“所以,到底是不是你扔的?”

兰斯由内往外地翻了一个白眼,他一翻身坐了起来,浑身的衣服皱皱巴巴,头发也是。看起来的确是饱受折磨。

“你为什么不一刀捅死我呢?”兰斯吐槽道。

“快点回答我,是你将自己的名字扔进杯子里的吗?”马尔福皱起眉毛,他忍不住伸出手拨弄着兰斯乱糟糟的头发,然后一屁股坐在了他的身边。

“我发誓我不知道这件事,我和哈利都不知道这件事。”兰斯自暴自弃地说道,“好了,你可以继续问了。”

“你认为,谁最有可能将你和哈利的名字扔进火焰杯里?”马尔福一脸疑虑地皱着眉头问道,“那个人一定想害死你们。”

兰斯意料之中、却也意料之外的一愣,他侧着头去看马尔福,只见珀金色发少年真的是十分认真地思考着这件事,因为过了整整十几秒钟,马尔福才意识到兰斯在看着自己。

“怎么了?”

兰斯反倒深深地长松了一口气。他闭上眼睛,缓缓地将自己的额头抵在马尔福的肩膀上,低声喃喃道,“如果没有你,我该怎么办啊。”

马尔福的喉咙蠕动了一下,他还来不及说些什么,就感到兰斯的手臂轻轻地环住了自己的腰,黑发少年的手慢慢地、慢慢地收紧,就像是溺水人抱住了浮木。

正常的时候,马尔福一定会推开兰斯然后骂他,可是他感觉到兰斯在那看似轻柔的语句之后的背负的压力和重担。

最终,马尔福还是什么都没说,他伸出手,轻轻地抚上了兰斯的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