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有你令我痴狂 第394章 你想多了_闻香可人

穿越重生 2020年04月16日

看着一家人的心都飞到了秦牧依依那儿,吴芳琳大为不满,思思目前离不开秦牧依依,她只能默认,但必须要阻止家里三个男人和她的亲近,不然以后的日子还真不好过,必须要借机好好给她提个醒,她本事再大,他们秦家人也是她高攀不起的。

秦牧依依可不想和吴芳琳独处,她很清楚她定会对自己好一番指责,虽然现在她的身份不同,但怎么她都是晚辈,总不好跟她一直叫板。

“看看,又胡言乱语了,人家还能把你孙女吃了不成,不放心,你就自己带思思,只要她认你的话,孩子刚有好转,能不能安生点儿?”见吴芳琳说出这样一番话,秦玺城没好气的说,他是看出来了,就算秦牧依依把心挖出来给她,她都会说人家是黑的。

“你还别用这话堵我,我是她奶奶这是怎么都改变不了的,我不放心有错吗?孩子可是我从小带到大的。”吴芳琳瞪了秦玺城一眼,他们越是偏着秦牧依依,她便越对她恼火。

“爷爷,奶奶,你们能不能别吵,这是医院,妹妹和姨姨是病人,能不能照顾一下病人的感受,唉,还要让我来教吗?”一旁的念念一脸严肃的看着两个人。

“念念说的对,爷爷错了,爷爷改,瞧瞧,活着活着还不如一个孩子,这些年的饭真是白吃了。”秦玺城无奈的摇摇头,连孩子都懂的理,他们到是整不明白了。

“饭白吃了的是你。”吴芳琳没好气的说,若不是你非要跟我杠,念念也不会说这样的话,在你眼里我永远都是可有可无的那个。

“妈,您也少说两句。”秦炎离道,他看的出吴芳琳不喜欢秦牧依依,因此他也不放心她留下,本来就是病人,回头目前再说点不中听的,影响心情,而且秦牧依依现在就眼巴巴的看着听着,他已经觉得很尴尬了,不得不得人家是很有涵养的人。

“知道了,我在你们眼里才是那个外人,不管了,爱谁守着谁守着吧,免得好心还被你误解,行,你们先下去,我上个卫生间。”吴芳琳虽有不悦,却也不好再说什么,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就会默认事态的发展,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就不会让这个女人成为他们秦家的人,别人眼里的好于她没有任何的意义。

对于吴芳琳的那番话秦牧依依只能充耳不闻,她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小丫头,只要小丫头能恢复正常,她受再大的委曲也无妨,主要还是因为吴芳琳不喜欢自己,倘若自己是她喜欢的人,自然会是不同的态度。

秦玺城就这事也跟她解释过,同为女人秦牧依依可以理解吴芳琳的心情,但怪罪于她,且一起揪着不放,现在就算是容颜相同也成了她的结,那真的是可以说用病态来形容了。

吴芳琳如此,尹伊秀又何尝不是,原本有高旻浩那么爱她的人,可以余生幸福,但她偏偏为了所谓的仇恨毁了自己的一生,吴芳琳也是,本来儿孙绕膝,可以颐养千年,现在却一直因为无法放下的事不舒坦着,当真值得吗?

把时间都浪费在没有意义的事上,而无法体会已拥有的幸福,秦牧依依替吴芳琳不值,但吴芳琳却觉得就是为了自己的能幸福才要这么做,她无法面对一张让自己生厌的脸。

秦玺城也很无奈,他一直在努力,原以为经过这次解救的事,吴芳琳的心会豁然开朗,心底的结能彻底解开,然后因着感恩接纳秦牧依依,事实呢,不仅没有一丝的改变,秦牧依依的存在反而让她恼意大增,秦牧依依所做的一切对吴芳琳就像是理所当然一样。

想要一家团圆的事又该怎么进行?

秦炎离自然不知道三个人的想法,现在他心心念念的都是孩子身世的问题,血型有异,那孩子会是谁的?他真有点担心结果不是他想要的,毕竟生养了这么多年,但就是因为养了这么多年,尤其是念念这孩子的习气秉性,当真很像他,还有那五官是最好的说明。

“好好养病,不要在意她的话。”秦玺城握了握秦牧依依的手轻声的说,他知道秦牧依依心善不会和吴芳琳计较,但他却不忍。

此时的小丫头已经缩在秦牧依依怀里睡着了,脸上挂着满意的笑。

“好呢,您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您也是保重身体,不用惦记我。”秦牧依依点点头,她知道秦玺城是爱自己的,怕吴芳琳的话伤了她的心,事实连生死都经历了的人,这又能算的了什么,吴芳琳要怎么想,就怎么想,爱怎么说就怎么说,丝毫也不会影响她对连个孩子的爱,倘若结果如她想的,她跟吴芳琳怕是有的纠葛了,最终能不能被接纳不重要,只要能让她守护在孩子的身边就好,她是怎么都不会放弃的孩子的,即便只是姨姨的身份。

“姨姨好好休息,我会再来看你的,希望姨姨早点康复哦。”念念很是认真的说。

“好,姨姨答应念念,一定会很快好起来,到时候带你和妹妹去动物园看海豚表演。”秦牧依依笑着说。

吴芳琳去了卫生间,秦玺城和秦炎离带着念念先行下楼。

吴芳琳上卫生间是假,只是为了拖延时间来关照秦牧依依几句,免得她有什么异想天开的想法,她必须要让秦牧依依清楚,只要有她吴芳琳在,她就休想打她儿子和孙子的主意。

“如此是不是很开心?”秦牧依依刚想闭眼休息会儿,吴芳琳却已行至她的跟前。

“思思在慢慢的恢复我确实挺开心的,我想您也是开心的。”秦牧依依答非所问,她就知道吴芳琳不会轻易的放过自己的,无妨,她想要做什么就做好了,自己再不是之前的秦牧依依,由她像柿饼一样的捏着,一点自己的想法都没有,现在只要她觉得是正确的就会做下去。

“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个。”吴芳琳睇了秦牧依依一眼,这个女人可不是一般的狡猾。

“我不是装糊涂,我是真糊涂,我真不知道您说的是什么意思,所以您不妨明说,也省的我去猜。”秦牧依依故意一脸无辜的看着吴芳琳。

“还请你收起你的心机,不要利用孩子来满足自己的私欲,我是不会放任你这么做的。”吴芳琳斜眼看着她,阴险的女人,明明在做,却能装出一副无辜的表情。

“若您说的是思思的事,那您大可以放心,怎么说您都是最疼爱她的奶奶,这是改变不了的,至于我呢也只是暂时的陪伴,您也看到了她刚刚恢复还离不开我,我也只是迫于无奈而已,毕竟她还只是孩子,所以您说的所谓心机的话就有点过了,我从来也没有想过利用孩子来做点什么,毕竟我也不缺钱不是。”秦牧依依不紧不慢的说。

“是,你不缺钱,我说的一不是钱,行,既然你故意装不懂,那我就明白告诉你,离轩儿远点儿,别试图和他有什么发展,我没有接受你的可能,所以还是不要浪费时间的好,詹总也算是人中之龙,想嫁还是很容易的,但一定不是秦家。”吴芳琳丝毫也不掩饰自己的想法,媳妇选谁都可以,只要不是这个女人就行,怪就怪她长了一张让她讨厌的脸。

“既然您知道我想嫁很容易,那您凭什么就以为我一定要选秦家呢?”秦牧依依看向吴芳琳,看来这才是吴芳琳最在意的。

因着对牧秋锦的嫉妒便牵连到秦牧依依的身上,不惜将有孕的她流放到国外,最终生死不明,现在即便是她换了身份,但容颜的相似还是成了阻碍,倘若她换了一张完全不同的脸,以她现在的身份地位,吴芳琳怕是求之不得吧?

“凭我对你的观察。”吴芳琳果断的说,她不止一次的注意到两个人的相视的眼神,那是和看普通人不一样的,有些情是自然的流露,自己不自知,但别人看的清楚。

“我想您是想多了,我只是想让思思快点好起来,对您儿子没有任何的想法,如果你担心,我觉得你该是去提醒您儿子才对,让他不要接近我才是,而非是来找我的麻烦,还是说你没自信说服您的儿子,或是你另有隐情?”秦牧依依不卑不亢的说,秦炎离不是那种随便对谁都情定三生的人,倘若他对哪个人无情,任别人使出浑身解数也没用。

看着吴芳琳,秦牧依依真的很想问,这些年你有没有对你的所为内疚过,秦牧依依的孩子你是怎么处理的?思思和念念的生母又是谁,您瞒了所有人,难道就没有一点点的不安吗?秦炎离可是您的儿子啊,您这样对得起他吗?

“说的到像自己有多光明磊落是的,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多了,自诩是白莲花,实则骨子里轻浮的很,该说的我已经说明白,倘若你能听得懂中国话的话,就记住,只要我在,就不会接受你进秦家。”扔下这几句话吴芳琳转身离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