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你而声:只许老婆撒撒娇 第二章 登门自取其辱_千骨头

穿越重生 2020年04月12日

“让她进来吧。”他倒要看看,文家的人是怎么欺负她的,付颐丞深色冷然。

其实让文茜代替她来不是文父的主意,而是文馨予的,她比文父更想巴上付颐丞。

“你知道付颐丞是什么人吗?你这样的人本来根本没资格和他在一起的,便宜你了,等事成了以后我们会给你一笔钱,你拿着滚得远远儿的。”

彼时,文馨予用居高临下的态度看着文茜说了这么一席话,要利用文茜李代桃僵不说,还要羞辱她。

“你要是不听话,那你就想想你妈妈的下场,你妈没有娘家,她死了也不会有人发现的。”

文茜记得文馨予提起自己母亲时候鄙夷的态度。

她周身气质骤然凝结起来,付颐丞注意到她的情绪变化,眉心动了动,心里已经有了计较。

很快,文馨予就被带过来了。

她显然是精心打扮过的,艳丽的面容妆容精致,身上的紧身裙高级又性感,脚踩的高跟鞋更衬得她身材挺拔修长,一双长腿尤为引人注目。

进来的瞬间,文馨予脸上灿烂的笑就凝住了,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文茜四平八稳坐在沙发上,用冰冷的眼神看着她。

这个贱人她怎么没走?!

“文家大小姐?”付颐丞打断了她对文茜恼恨的凝视,淡淡说道:“你说有东西拉在我这儿了,是什么。”

文馨予这个时候还能说什么?她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说,昨晚陪我的是你。”

付颐丞从沙发上起身,像个优雅的猎豹一样踱步,远远看着文馨予,“你觉得我是傻,还是瞎。”

说到最后一个字,付颐丞声音已经像是冰桶里灌出来的,刺骨的生疼,文馨予脸色苍白,仓皇不知所以。

狠狠瞪了一眼文茜,文馨予在心里暗骂:这个贱人!说好得她趁着付颐丞睡觉的时候离开,不能让付颐丞看到她的脸,她居然敢不听话!

看到文馨予威胁恼恨的目光,文茜回以无声的一笑。

她从来不是好欺负的,更不会做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哪怕被威胁着,她也会找到绝地反生的机会,就比如现在。

被她的笑刺激到,文馨予脑子里“腾”的一声炸开了,不管不顾的吼叫起来。

“她是个贱人!付爷你被她给骗了,她是故意顶替我来的,为的就是巴结上你!她就是个私生女,她妈妈就是个不要脸的贱人!”

付颐丞眼神骤冷,刚要张嘴叫人,旁边却极快的掠过一条人影,是文茜!

只见她快步迈到文馨予跟前,冷着脸扬手正反面给了她文馨予两巴掌。

“啪啪!”

这两巴掌打的又快又狠,文馨予整张脸都偏了过去,脸上很快就浮现出一个巴掌印,一她被打的晕头转向,又惊又怒。

她没想到文茜居然敢动手打她!

“贱人你敢打我!”她哆嗦着唇瓣,本能的想还手,却被文茜在半空中抓住了手腕,狠狠甩到了地上。

“文馨予,这话我只说一遍,你最好记住。”

冷冷看着蹲坐在地上的文馨予,文茜眼神冷冽,声音清脆,“你可以不喜欢我和我妈,但是如果再从你嘴里听到一句侮辱性的词,我一定让你再也没办法出口成脏。”

文馨予不想承认自己面对文茜居然哆嗦了,更不想承认自己没有怀疑她话的真实性。

偏头一看付颐丞,文馨予眼底一亮,她七手八脚的爬起来想去拉他,付颐丞后退几步躲开,助理毫不客气把她推走。

“付爷,付爷,我才是文家大小姐,你要的人是我啊付爷,她……我爸爸根本不喜欢她,从来没把她当女儿!”

付颐丞想起那个雨夜,他心里蔓延上心疼,眼神如刀看着文馨予,“所以呢。”

没等文馨予说话,文茜已经踱步挡在了他们两人之间。

她已经做出了决定。

“回去告诉爸爸,让他准备我和付颐丞的婚礼。”

一言落地,屋内寂静无声。

乍然听到她说和自己的婚礼,付颐丞的心好像被什么给撞了一下,刚才的文茜凌厉又霸道,让他欣赏又心疼。

阔别十几年,他终于又找到她了,从此他会护着她,再也不让她委屈。

文馨予不可置信,表情宛若在听天书。

“不可能……不可能……付爷怎么,怎么可能看得上文茜……”

付颐丞走到文茜身边,伸手攥住她的手腕,无视她微微的抗拒把她扯进怀里,眼睛看着文茜,话却是对文馨予说的。

“我付颐丞的妻子,所有人都要捧着她,包括你们文家所有人,如果我再从你们家任何人嘴里听到一句,哪怕半个词对她的侮辱。”

顿了顿,他眼神如刀警告的看向文馨予:“我会让你们再不敢提自己姓文,懂了吗?”

助理知道付颐丞的脾气,这句“懂了吗”类似于逐客令,他板着脸半拖半拽把文馨予拉起来,“文小姐,请吧。”

文馨予不甘心的回头看文茜,心里恨不得冲上去把她的脸抓花,但她不敢造次,因为付颐丞一定不是开玩笑的。

但是让她就这么把付颐丞让出来,怎么可能?!明明应该她嫁给他的!她绝对不能把付颐丞让出来!

“妹妹,我在家里等着你。”

深吸一口气,文馨予威胁的看了文茜一眼,随后被助理推了出去。

文茜知道文馨予的意思,她在暗示她回家去看看她母亲。

不管怎样,她必须回家一趟。

刚起身,付颐丞就把她扯了回去。

“你要回去?”他担心她,也不愿意让她回去。

疑惑的看了一眼付颐丞抓着自己的手,文茜想挣开,他反而握的更紧,迎着他明显反对的目光,文茜不得不找个借口。

“我必须回去一趟,还有很多东西要拿。”

她在文家有东西吗?这一点付颐丞很怀疑,但是不想违背她的意愿,她要回去一定有自己的想法,想了想,他说道:

“我陪你一起回去。”

也不是不行,文茜有些犹豫,不过有些话恐怕他不方便听,“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不用麻烦你了。”

麻烦这两个字成功让付颐丞心情郁闷起来,颇有些不满的睨了她一眼,“明天我们就去领证,晚上八点前必须回来。”

文茜讶异,这么着急的吗。不过人家是大爷人家说了算,她又能说什么?只能答应了。

“好。”来的时候就一个人来的,走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反倒是付颐丞叫来了自己的专属司机,让他亲自送文茜回去。

前脚文茜才刚走,后脚付颐丞就让自己的助理开车追了上去,助理无语了。

“付爷,既然要去,怎么不跟着文茜小姐一起?”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透过后视镜扔给助理一个“要你管”的眼神,他闲来无事的翻看文件,“你该改口叫夫人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