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华妃驾到 第43章 追女人_五十九夜

穿越重生 2020年04月12日

“所以说,你是怕自己可能存在的精神病,选择和包亦凡分手?”华妃抢过安迪刚倒的红酒,轻轻摇晃着就在鼻下轻嗅。

安迪并不介意,又回头拿了一个高脚杯。邱莹莹巴巴的看着,“安迪,我能不能也喝一点?”

“好啊,小关呢?”

“我也要。”

谭宗明自觉的拿了几个高脚杯过来,走到华妃的身边,“这个没什么酒劲。”

“我知道。”

安迪看向两人,“樊小妹要搬过去吗?”

华妃眨巴眼,“去哪?”

“我家啊。”谭宗明心情很好的接道。

华妃回头瞪向了邱莹莹,“我什么时候要搬家了?”

“啊,我是”邱莹莹有点词穷,看向了安迪。安迪捋了她的刘海,“邱莹莹说,看到你们早上在一个房子里,你们刚刚是一起吃早饭过来的?”

谭宗明点头,“然后一起做运动。”

“啊!这个,就不用说了吧。”邱莹莹羞答答的捧着红屁股,激动的不行。

安迪有些吃惊,“其实我没什么事情,你们不用急着跑过来的。”

华妃卷着桌边的杂志在邱莹莹的头上一敲,“女孩子家家的,怎么总想些不正经的。还有你!”

谭宗明不可幸免的被狠狠敲了一下。

“说话有点样子,别总是灌输毒害未来小花朵。”

邱莹莹得瑟的摸着头,“就是,我就是什么都不懂的小花朵。”

“我说的运动是跑步而已,”谭宗明显然被砸的不轻,他一时也不能说硬话,只能开口解释免得再受皮肉之苦。

华妃轻哼一声,“言归正传,我觉得安迪你的做法没有必要。”

“我还是觉得你们不用这样,大家成年人并没有什么。”

“安迪,我说真的。”

安迪拢着披肩,她转身坐在沙发上,“我不可以因为那一点的侥幸,而害了他。”

“那你之后打算怎么办?”

“我以前都是一个人过,没什么问题。”

华妃皱眉,她并不擅长劝说这种耐心又需要技巧的谈话。另一方面,安迪这种所谓的牺牲奉献,照顾他人的心理,也不是她能理解的。虽然乍一听,似乎很了不起。只不过个人观点不同,她实在难以苟同。如果她张嘴刺她,那根本就不能达到预料的结果。

谭宗明叹口气,安迪的想法他一点都不奇怪,“安迪,包亦凡并不这么想。”

安迪抬眼。

“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你不能自己一个人做决定,让对方死的不明不白。”谭宗明对包亦凡大约是了解的,这人看着玩世不恭有点不靠谱,但人行走江湖未免不是一种保护色。

安迪闻言,神情有了松动。华妃见此拉着两个丫头走到了另外一边,这对好朋友才是最应该好好聊天的。

“曲筱绡现在就和包总在一起,听说包总心情特别不好。”关雎尔看着手机短信道。

邱莹莹闻言直叹气,“以前我觉得安迪简直就是完美的化身,人长得漂亮脑子还很聪明,有包总这样优秀的人追求,应该过得很幸福才对。现在发现,有时候还不如平平凡凡的人来的幸福。”

“人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要太羡慕别人。”只不过,曲筱绡怎么和包亦凡这么好了?

华妃只是这么一想,她回到自己房间里。她需要和年羹尧谈一下,关于他本人针对新时代妹夫这种生物的看法和观点。

只不过华妃这么想,年羹尧却在提出这个话题的瞬间,就挂了电话。哼,这皇帝不急太监急。反而是印证了那句,女人家的胳膊往外拐。

“樊姐,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关雎尔见华妃打完电话,倚在门口问道。

“什么?”

“谭总是怎么突然打动你的啊?”

华妃莞尔,“不是突然。”

关雎尔想过很多可能,唯独没想到华妃会这么说,整张脸都写满了惊讶。华妃轻摇头,“你现在不懂,等以后有一天发现身边有一个人就这么陪着你,会做一些生活很日常的事情,对你虽然也嘴多,但是话实在,相处没有多余的要求却能带来一种的安心。你就会明白,年少时的轻狂也不过如此。”

“樊姐。”

华妃忽然想到关雎尔的小女儿心思,慢半拍的才反应过来。只不过,华妃也没有多嘴解释。关雎尔虽然安静,但她不是邱莹莹。

最近对工作太过疏忽,华妃在谭家转了一圈之后,冷静下来有点受刺激了。她习惯的翻出短信,即便余额是刚来时候的几倍,当初想买的奢侈品也不在话下,不过有些话说的好啊。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华妃觉得,自己被对比到了渣渣里。这么一想,她又给年羹尧打去电话。

“我说了,有什么事让那个大老爷们自己来说!”

“二哥,我是和你谈生意的。”

“...你要卖跌打扭伤药啊?”

“颂芝推销的。”

“我想让你帮忙,介绍人脉赚点女人钱。”

年羹尧曾经身为妻妾成群的人,最清楚女人有多花费钱。同等的,女人钱也是最好赚的。年羹尧一身激昂只能靠内部人训练的时候打打架发泄,如今社会不同,他也只有买卖经商以此为生。

华妃提议不错,再有颂芝也曾小心翼翼的提起过这个事情。年羹尧回忆颂芝缩着脖子,偷偷瞅自己的小样,不由得摸了自己的脸,嘿嘿一笑,“好,我看看吧。不过我这都是男人,推销有点难。”

“没事,颂芝有办法。”华妃十分自然的甩手说道。

年羹尧愣着噎了一下,梗着脖子掩饰道,“她一个女人有什么主意!”

华妃嗤笑,“现在法治社会实行一夫一妻制,今时不同往日。二哥你要是还不开窍,这到嘴的鸭子说飞她就飞了!”

华妃并没有身为妹妹,就要瞻前顾后的妥帖。毕竟,上辈子她已经受够了罪给年羹尧擦了不少屁股,这辈子没有皇权当头。她们这些小老百姓,该干嘛干嘛去,没必要再缩手缩脚了。

“咳咳,小妹啊。二哥问你个事?”

“说。”

“这女人该怎么追?”

华妃闻言,忽然大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