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丧尸有点萌_第一百五十七章 真正的敌人(包子豆浆)

霸道总裁 2020年03月16日

“你到底是什么人?”

“哈?你记忆力不好吗?我只是刚巧路过这里而已,然后就遇到了各种麻烦事,说的话要说上半天,而且现在这里可不太安定,我劝你们去别的地方寻找朱雀的下落。”

“我想知道的不是这些,我想知道为什么你会知道朱雀老大,似乎你和她很熟的样子,这不得不让我怀疑你到底知不知道老大的下落。”

“可是,这两点之间有必然的联系吗?我和朱雀认识就一定知道她的下落吗?可笑,你的脑子是怎么加入暗组的?现在暗组收人门槛已经这么低了吗?真是什么人都能进来。”

“你!”

在这场言语的斗争中,军师的理由显然不够用完全处于了下风,毕竟他刚来到这里什么也不知道,而且他想要靠仅存的一点可怀疑点来诈取炎耀的情报显然也是不可能的。

炎耀可不是他平时审问的小犯人,随便找个借口就能一串到底。

第二个原因就是他掌握的线索实在太少了,这在言语战斗方面是完全不利的,况且炎耀给出的理由也是一下子切断了他所有可询问的方面。

和朱雀故交,故交这个词可是很模糊的,范围很广,完全没办法确定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就算他再怎么怀疑炎耀也没有确切的证据或者理由来让他说出真相,毕竟自己这边理由不充分,这是没办法事。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原因还是战斗方面,炎耀有着足够解决他和红莲的实力,算上炎耀顾及红莲那也不过七三开,完全没有确切的把握获胜。

所以,现在就只能忍耐下去了。

所幸凌飞状态还算良好,只不过受到攻击昏过去了,并不危及生命可是一时半会也没办法醒过来。

本来以为找到了线索却又断掉了。

“就在你们把他弄醒他也不知道朱雀在哪里,这个人根本就是过来打酱油的,他是第一个发现朱雀失踪的人,所以你们不要妄图在他身上找到线索。”

炎耀站在红莲身后静静地看着。

不过让人感到意外的是这家伙在经过我身边时竟然随手给我和小月做了个简单的伪装掩藏,虽然只是短暂的十几秒钟时间可是却做得相当到位,一般人是发现不了躲藏在这里的我的。

还挺够意思的,看来不知不觉下又欠了炎耀一个人情。

“可是如果姐姐不在这里会去哪呢?”

红莲将手中的凌飞交给了一旁负责打工的军师,现在的她也开始迷茫起来。

原本他们过来这里只是为了寻找朱雀的下落,毕竟朱雀就是带着凌飞过来这个地方查看异常情况的,这也是朱雀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可是这里却什么也没有只有凌飞一个人受伤昏迷。

还有这些奇奇怪怪的家伙存在,那些人红莲也是认识的,毕竟是老对手,谁都能看出来是猎人那边的人,只不过那两个人全都重伤倒在地上根本没有必要太在意。

一个戴着面具的长发女人躺在地上应该也是昏过去了,不过并没有外伤,穿着打扮应该是和那个认识自己的家伙一起的,毕竟面具相同。

根据现场发现的情况也就只能知道发生了大规模的战斗,最后结果也摆在眼前,可是这些全都不是红莲想要的,她只想知道朱雀在哪。

“我劝你们离开这里然后赶紧带着你们的人回去好好治疗一下,就算他不知道朱雀在哪不过也肯定记得一些线索,总比在这里问我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要强一些吧。”

炎耀给出了一个看起来很不错的提议,再红莲那边看来绝对是不错的解决方法,在我们这边同样也不错,红莲走了那基本上就不会再出现什么争端,炎耀大概率会带着雪露离开,而我只要带着小月离开就万事大吉了。

至于七杀和贪狼,或许我会最后和猎人通一次话后便会不会提起。

毕竟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挑得那么明了,没有必要再演下去了。

军师自然是不愿意放弃眼前这个大好的机会,毕竟在他眼中这个戴面具的家伙所说的话并不靠谱,也许是他故意这么说的呢,这都是有可能的,怀疑还是有必要继续怀疑下去的,但是问题是怎么解决。

不过红莲的眼神已经发生了变化,她开始赞同炎耀提出来的意见,这的确是最优解,而且就算一直耗在这里也不会有任何的结果。

仔细想一想姐姐的实力还是数一数二的,一般人根本奈何不了姐姐,有这种实力在我们这些人也完全不需要太担心,或许回去冷静一下好好想一想会有更好的办法也说不定。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竟然对这个戴面具的人有种莫名的依赖感,就像自己依赖姐姐那样依赖这个人。

他的声音似乎有点熟悉,但是确实想不起来了,不过他的声音却在自己的脑海中不断回荡,自己似乎真的是认识他但是却根本想不起来,搜寻自己所有的记忆片段却也是毫无线索。

看向炎耀的眼神变得没有那么敌对起来,可是她却想不起来这个有点熟悉的声音是谁,在哪里见过这个戴着面具的家伙。

“我们先回去再想办法,先把凌飞弄醒再说。”

“可是我觉得不妥,如果咱们错失良机恐怕很难再找到朱雀。”军师小声提醒道,他并不同意红莲的建议,毕竟这个小丫头还太小了一点,容易相信别人。

“就算我们再这里耗下去也不是办法,对方不说我们能怎么办?打赢吗?”

“......”

的确正如红莲所说的那样,就算对方知道可就是不开口他们这边也没有任何的办法,首先实力上就不允许,他们没有足够的实力和对方斗,光是这一点就把九成的计划给腰斩了。

思考片刻后军师不得已还是赞成了红莲的做法,先撤退,剩下的等凌飞醒来之后再说。

确定了自己的选择后,军师也是扛起昏厥的凌飞准备离开,红莲则多看了炎耀一眼,可是仍旧没有任何的印象。

好奇怪,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看着红莲不得已转身离开的背影,炎耀在后面对着红莲摆了摆手,“再加小家伙,如果我有朱雀的线索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

“那还真是感谢了,不过你会吗?”边走着,红莲头也不回的反问道。

“那当然,怎么说你这丫头也是朱......”

炎耀的话没有说完,停顿在那里思考片刻改口道,“怎么说你姐姐也是我的朋友,我当然会帮你一把了。”

“希望如此吧。”

失望的红莲跟在军事身旁想下山的方向走去,没有找到朱雀的踪迹是他们这次任务最大的失败,同时也让他们的线索链就此断掉再也没有了头绪。

现在他们只能寄希望在凌飞的身上,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看着渐渐远去的二人,躲在掩体后面的我和站在那里的炎耀同时暗松了一口气,心中悬着的石头慢慢放了下来。

最麻烦的事情快要过去了,接下来就好办了。

这边我已经开始盘算起如何带着小丫头躲藏起来,炎耀也慢慢转过身去向着雪露走去,估计他也是准备离开了。

那接下来就是很简单的......

“唔......”

就在一切马上就要回归平静时,眼前突然发生的一幕让我整个人都陷入了崩溃的边缘。

完蛋了!

躺在我身边的小月竟然动了!甚至还发出了一声能仿佛刚睡醒般的闷哼声。

那突然的声音瞬间打破了场面的平静,好巧不巧红莲等人刚好走到我们身边不远处,那突如其来的一声在这无比安静的时刻显得那么明显,就像在夜深人静时出发水龙头滴下的一滴水,瞬间在传开。

听到这个动静就连不要远处的炎耀都愣住了,手上的动作跟着停了下来。

他完全没有料到会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过于复杂的过程让他已经忽略掉了那个第一个倒下去的人。

准备离开的红莲和军师自然也是发现了小月的声音,纷纷将视线投向了不远处的那对废墟中。

“这里有其他人?”红莲盯着那块废墟质问道。

军师也放下了肩上的凌飞慢慢转过身去看向了不远处的炎耀,眼神渐渐被怒意占据,手中再次浮现出那把银色长剑对准了不远处的炎耀。

望着已经将武器对准自己的军师,炎耀没办法只能再次让火焰在身后绽放。

只不过他想要对付的敌人并不是握住剑的军师。

“你到底还隐瞒了什么对我们,你是不是知道朱雀在哪里?!”军事大声质问道。

可惜,炎耀里都没有理会军师的话,目光也转向了声音来源,“如果我是你,我就会带着红莲赶紧离开这里!”

“你说什么。”

“所以我才说暗组招收人员的门槛变低了,我说这么明白你还听不懂吗?看来你也就这样了。”

“你这家伙......”

“军师,你看!”

就在军师被炎耀的话气得想要动手时,红莲的声音打断了他接下里的动作。

顺着红莲指着得方向看去,一道小小的身影从废墟中渐渐探出头来。

一袭绯红色的长发如同瀑布一般披在小丫头的悲伤,尽管有些凌乱但完全不失大体。

身上那件破损不堪的衣物仿佛被大火烧过一般,几乎失去了遮蔽的作用,可是对方丝毫没有在意边缘那三道不同的视线。

就这验证该人群中站了起来就像退掉外壳展翅迎新的蝴蝶。

余光瞥向了不远处的三个人,还没有彻底睁开的眼睛中却已经闪烁出令人窒息的寒光。

一模让人恐惧的猩红色在女孩瞳孔中绽放开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