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杀死了自己 第五十五章 藤手蜗人_酒池醉

霸道总裁 2020年03月16日

“解决了?”

“解决了。”

马爱国不知道说什么,只是默默的注视着任武,如果说之前是因为任武的背景让他敬畏,那现在就是任武个人的实力。

“太年轻了。”

这么年轻展露出的实力就已经超过了现在的他。

这让他感觉自己这么多年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难道家族传承的方式真的是错的?

马爱国以前也偶尔思考过这个问题。

但这是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规矩,他不能破坏,也不敢破坏。

“紫萱,我们回去吧。”马爱国强颜欢笑,然后对任武说道:“这一次任务我和我女儿都没有出什么力,我们会禀明工会,到时候赏金我们一分不拿。”

“不用,就按照一开始说好的三人平分。”任武摇头,既然一开始就答应了别人的东西他不屑于中途更改。

“不过这个妖魔的我要拿走一只。”任武说道。

这种妖魔的愈合能力不错,这让任武想要尝试着将它融合到蜗人体内。

“妖魔是你解决的,你怎么处理都可以。”马爱国笑着说道。

上到二楼,任武将仅剩的一只被打得半死不活的妖魔捡起来,抖了抖上面的灰尘。

马爱国见任武提着一条碗口粗的大藤蔓不方便走路,干脆提议开车帮忙送到家。

等到任武下车提着藤蔓走远,马爱国踩下油门继续往前开。

车里。

马紫萱望着窗外不说话。

马爱国瞟了一眼后视镜,调侃道:“怎么了,被打击了。”

“哪有。”马紫萱嘟嘴。

话是这么说,但马紫萱心底还是有些失落。

往前老爹总是说她是马家千年一遇的天才,什么年轻一辈里的佼佼者。

虽然她并未膨胀,但终归还是对她有一定影响的。

“他说他才十七岁......比我还小两岁。”马紫萱自言自语。

“他这么厉害。”

马紫萱怀疑的看了老爸一眼,“我总觉得你以前是在骗我。”

“咳咳,他这种是少数。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缝合会的大名,缝合会是大组织,我们整个上谷区能和它比拟的也就秘法协会。”马爱国说道。

马紫萱闷声嗯了一声,沉默不语。

马爱国嘴唇蠕动,但话却是一直没说出口。

过了好一会儿,马爱国继续说道:“现在一点差距不代表以后,现在他是跑在了你的前面,但也许以后你就赶上他了呢。”

当然,说这句话的时候马爱国自己心底都是很虚的。

不过作为一个父亲,他除了这么宽慰女儿还能怎么办,总不能说:女儿你放心吧,你和他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的喔~

这是当爹的能做的事嘛......

回到家里,任武先是去卧室取出缝合材料。

这些缝合材料在缝合会里有很多,这不是白幽说谎,她曾带任武去过仓库,里面的布、线、针可谓是堆积如山,就算是给一栋大厦做外在包装都够了。

所以任武就从会里带了不少材料拿回家中。

这只藤蔓妖魔在恶灵缝合空间中占据3格,算是B级妖魔里比较中等的那种了。

任武现在有了经验,越是强力的妖魔占据的格子范围就越大。

而且越到后面每一格体积的增加所代表的差距就越大。

这段时间任武捕捉的一些妖魔,只要是能活捉的都用来和蜗人强化。

不过或许是因为那些妖魔都比较弱的原因,暂时并未给蜗人带来什么明显的变化。

当藤蔓妖魔与蜗人融合之后,绿色的藤蔓缠绕在双臂上。

蜗人的手臂越来越长。

逐渐变得像是两条绿色的巨蟒。

像是垂下来的橡皮,两条修长的绿色双臂顶端变成了蛇首。

总之——越发不像人了。

蜗人的格数也由五格一跃变成了六格。

实力也从B级提升到了A级。

作为蜗人的进化体,形态还有实力都有了很大的变化,算是另外一个物种。

所以任武决定给它取一个新的名字——藤手蜗人。

生动形象,极为贴切。

任武下令让藤手蜗人抱住自己。

藤手蜗人的两只手臂就像两条藤蔓死死缠绕住任武的身躯。

任武用力,藤手蜗人的双臂逐渐向外。

啪嗒一声。

藤手蜗人后退好几步撞在墙壁上。

“力量很强,我用了全力才挣脱。”任武若有所思,这力气不错。

如果换成一般的A级想要挣脱也比较困难。

......

缝合会。

带着浓浓的疲惫还有血腥味的裴屠坐在沙发上。

柔软的沙发将裴屠的身躯包裹陷进去。

裴屠闭上眼睛,沉重的呼吸趋于平稳。

“你提前回来了。”白幽放下手中的事,好奇问道。

“嗯......暂时解决了。”裴屠睁开眼睛。

“收获还行吧?”

“还不错,进入摘星塔的把握更大了。”裴屠语气有些轻松。

“那就提前祝贺你成为我们缝合会第四个加入摘星塔的牌面了。”白幽调侃道。

“言之尚早,等我进去后再说。”

“对了,之前我答应了你的事,他就跟我两个月吧。”裴屠说道。

“好,麻烦你了。”白幽说道。

任武被传唤到缝合会来,看见了坐在大厅沙发上的裴屠。

和上一次见面时相比,现在的裴屠给任武的感觉更不像一个人了。

给任武的感受就像一座......大理石雕塑。

明明有血有弱,和白幽有说有笑。

但是他坐在那里,就是给任武一种雕塑的感觉。

这就是一座雕塑。

一座冰冷的雕塑。

“我答应了你老师,教你两个月,这两个月我会对你进行特训,能够脱变多少就看你自己了。”裴屠对任武说道。

任武有些兴奋,这种变强的机会让他血脉喷张。

给爸妈打电话大致说明一下情况,自己接下来需要两个月的学习时间,可能无法和他们联系了,还望他们不要担心。

虽然对儿子刚回来没两天就要继续离家感到不舍。

但任爸任妈还是支持任武的决定。

简单的装好行囊,裴屠当晚就直接出发,带着任武徒步走向郊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