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踏天涯 第一三零章 最是孤独_午夜狂响曲

霸道总裁 2020年03月16日

莫老板冷笑,扫一眼邹泽洋问:“有没有觉得张老板是好人。”

邹泽洋懵逼道:“难道老大不是好人?”

“年轻。”莫老板笑容消失,一本正经道:“张老板这样的人不会做无用的事,也不会给自己惹上麻烦,一旦他主动招惹麻烦其中必有猫腻,那八名女子不论怎么看都是累赘,但是换一个角度来讲,世上有单纯的累赘吗?万事皆可变,在张老板身上更是体现得淋漓尽致,他冒着被宗天府搜到的危险带着八女来到雾山,是料定坠机点附近的城镇有异人驻留,他在卖可怜,让别人通过八女知道他是一个好人,另外,不排除他利用这些女子笼络这个世界的势力,杜家就是最好证明,已经上了他的贼船,你也快了。”

“你吃错药了?一下把一年的话都说完了,这可不像你啊莫老板。”张天流调侃几句,又道:“说的跟真的似的,真叫人心碎啊,咱毕竟是共患难过来的,当初遇鬼王我可是拼死想救你的。”

“当我天真?”莫老板笑容更冷道:“你只是想逼我用异能。”

“过分啦!”张天流脸色阴沉。

邹泽洋感觉到气氛不对,忙道:“大家各退一步怎么样?”

“没你的事。”莫老板喝斥一句,直视张天流道:“扪心自问,你帮我们当朋友,还是棋子。如果是朋友,你做任何事情跟我们提过吗?真需要我们帮忙你会用什么理由?说有危险见机行事?哼,你眼里不论是什么世界没有纯粹的好与坏,有的只是利益,自以为天地为局,众生为棋,你才是中二,你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

“没看出来,你喷起人来比我都牛逼。”张天流忽然变得嬉皮笑脸。

莫老板还是面无表情道:“我在阐述事实,不否认你这样的人能活下去,活的最好,也最孤独。”

“你说这多,就是不把我当朋友了,行,咱们割袍断义。”

张天流还真的用乌羽斩下一块布拍在桌面上。

“好,如此就不用将情面。”莫老板回身将一本账本也拍着桌面上:“你欠我一年又三个月饭钱,四百六十七顿,总共二百一十二两黄金,杂银免除,再给你优惠,亲付二百一十金谢谢。”

“what?”

张天流反应过来道:“我说你为啥这么多话,原来就是为了这个!行啊你莫老板!”

“吃了一年多不给钱,你还吃出理直气壮了,谁给你惯的?”

“当我吃不起啊!”张天流气愤的往身摸。

“吃得起你赊什么账?”莫老板一脸讽刺。

“赊账不是方便吗。”张天流双袖腰带与衣襟里的内兜都摸完了,似乎没钱在身!

莫老板坐了下来,翘着二郎腿回怼:“这是有钱人的方便?你要真有钱,预存啊。”

“别跟我提这茬,老子当年非法集资玩的就是预存……好像真没带钱,你等着。”

莫老板一点面子也不给道:“你跑了咋办?”

好在,红玗来了。

“小本经营,以后概不赊账懂吗。”莫老板得意道。

张天流气乐了,行,这莫老板可真心!一环套一环就是为了让自己没法厚脸皮的赊账!

“好走不送。”人都没走,莫老板已经出声了。

“等着倒闭把你!”张天流诅咒一句,气冲冲的走了,红玗苦笑一声,对莫老板鞠鞠躬,转身忙跟上公子。

“老板,老大他人真的很好,不像你说的这样不堪吧。”邹泽洋终于能为张天流说说好话了。

“我知道。”莫老板的回答让邹泽洋很懵逼,知道你还这样喷他,莫非是大人间的友情?损友?

莫老板道:“他这人很简单,他如果要利用你,不会什么都不说,反而会喋喋不休的把其中利弊都告诉你,当然利大于弊,引诱你去卖命,你死了,他的良心就能告诉他,贪图利益死了也活该。”

“那老板你还……”邹泽洋实在搞不懂为什么要闹僵?

“抱团也有很多种,弱者相互舔舐伤口,强者攀比**同进步。”

“我们是那种?”邹泽洋很好奇。

莫老板看着他问:“你不是经常玩游戏的?”

“玩啊,我各种游戏都玩,虽然没小商厉害,不会去研究游戏这么玩才能更厉害,我是天赋型。”

“你的天赋就是瞎几把操作。”莫老板讽刺一句,才解释道:“我们的关系就是游戏里的抱团,还是组野队,随时都会散,想你这种天赋型,如果被垃圾缠着一直组队你是不是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没这么夸张啦,开始还是很有意思的,但时间长了真不会在乎,如果对方还纠缠,也就厌恶吧。”

“这就是我不让你跟他的原因,跟谁都能自然熟,两三句称兄道弟,还是让你主动称兄道弟,而不是他提出来,他要提出来你反而戒备。你跟我说过与他的相遇,你没觉得一切都很巧合?千钧一发他出来了,一出手就是让你感到心动的千本樱,虽然不是,却神似,其实他有更多更方便的手段救下你,而他性格喜欢将简易化,一旦违背了这一点说明他在谋划什么,目前不对你下手,是因他无法确定你这棋子是马是炮还是车,等你跟他一段时间,你才会发现自己被卷入了无穷的麻烦里。”

莫老板已经把张天流看得一清二楚。

同样张天流也完全了解了莫老板为人。

属于没饭吃他养你,两三年都没关系,但绝对不会借你一分钱的主。

无比现实,但他的现实往往都是对的。

邹泽洋这个中二病,张天流是利用不上了,此行去诸国只能他独自前往。

诸国一行不是原计划,而是临时改变。

他在大叔的情报记录中,看到公叔怜阳安排了异人在诸国游说,还要去西丘国找宫姀调查他。

芮吉娜这个女人有多恐怖,作为她前上司的张天流很清楚。

论做事,张天流自认不如,论手段,他甩这个女人几条街。

问题是他的手段这个女人都很清楚!

以前明明很机械的一个女孩,硬是让自己教成了人精,张天流真是后悔。

“红玗,有没有兴趣出国游玩?”

听到公子的话,红玗愣了愣,随后摇头道:“对不起啊公子,最近正在筹备门派的事宜,实在是抽不开身。”

张天流苦笑:“真被他说对了,我果然最是孤独!”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