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虚陵 第9章 别样洞中天_君sola

霸道总裁 2020年03月16日

第九章别样洞中天

击毙那巨蛇后,我们一路在水道中并未再遇到什么险阻,隔段距离我便会看见一盏盏夜叉古灯狰狞着面容,在葱葱枝叶中显出古朴神秘的苍凉。这些灯在石壁上停留了太久的岁月,谁也料想不到拨开历史的灰尘,竟然还能有被点燃的一天。

只是令我费解的是在灯里面为何要添上那引蛇香,心中隐隐感觉里面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胡思乱想间,眼前的黑暗被外界的光线一点一点填补,这一霎,漫长黑夜似乎已经过去,黎明的到来令人倍感欣喜。

船缓缓地靠近地洞出口,谢龙先跳上岸将船只拴好,接着一众人陆续上岸,空气中弥漫着大雨过后的清新与山岭中特有的静谧,我环顾四周,发觉里面还参杂着一丝令人不自在的诡异。

“东面山坡上以前大量种植着卯然茶,只是许久没有人去打理采摘,如今已然荒废了。卯然茶可是上等的贡品茶,只是这里的人都不知道为何在这片地方才长得如此青翠。”青松子拔下背上负的长剑,冷冷地盯着四周环绕的山岭道。

我被他的话激得好奇,定睛仔细去瞧那茶园,但见附近云雾袅袅,久滞不散,飘渺如烟,只是隐隐混合着几分凄凉的感觉。

这茶园杂草丛生,偏生又在洼地,四周四座突起的小山,呈现四方拱瑞的祥气,可是洼地湿气不能外泄,被困在这里面,倒把一处好风水给毁了,若在旁边有条小河引出湿气,那便是妙绝了。

青松子借着长剑砍开有些茂盛的草丛,一路边走边接着道:“师姑娘,卯然茶性喜阴,你可知道?”

“道长,清漪不知。”我摇摇头道,这茶道我确实是很少涉猎。

“卯然茶性喜阴,所以喜爱尸气。”身旁一个冰冷的声音接口道。

青松子闻言大笑:“洛大人好见识,如今知道这其中道理的人,可是不多。”随即纵身一跃,跳到一块巨石跟前,向后面的谢龙,萧戬和成云招呼道:“三位弟弟,过来把它搬开。”

萧戬见那石头块头极大,眼一翻,撇撇嘴道:“道长,这石头的个头,估计要把我们哥几个给累死。”

“废话怎么那么多?萧子你给我过来。”成云瞪他一眼,三步上前,随即稳下腰盘使出他的阳性外功去推那巨石,谢龙与他一样以外功见长,身形魁梧,也俯身去挪,两人瞬间聚力爆发,萧戬急忙跳过去帮把手,只听“嘿呦嘿呦”的纳气声回响,不一会儿,石头慢慢地挪动起来,往外一滚,竟然滚出了老远,轰隆的声音不绝于耳,许久才听到一声巨响,却是落水的哗啦声。

我大吃一惊,急忙走上前去细瞧,见刚才大石所在的地方着生了一层厚厚的青苔,一片湿润,想必以前定然有水流经过,随即探下身去一瞧,下面竟然是一个巨大的水潭,而大石所在的地方原先竟然是一处疏水的小型瀑布,只是被大石堵塞,久而久之便出现干涸,这茶园洼地的引水也就断绝了。

“这……”我讶异地瞧着青松子。

看这附近的风水,原先应是极好,竟然是被外界的突变给强行改变了风水的路数,只是这石头,怎么就如此碰巧地堵在这个地方,断了这处好地方?

青松子看出了我的心思,捻须笑道:“师姑娘,贫道也不知其中道理,估计这诀窍,都在这下面的水潭中。”

洛神瞥眼看着这沧桑的老者,冷道:“道长既然不知其中道理,又如何知晓这石头的秘密?”

青松子笑道:“贫道在泥巴里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这眼睛,还是有些敏锐的,这石头生的突兀,一看便知。”随即也不多做解释,叫萧戬把工具分发给众人,干粮也用防水的皮革包裹住一一分配,看这架势,估计是要做真正踏入古墓的准备了。

可我光看这四周走势,却无法判断附近是不是真有古墓,更何谈那古墓的入口,难道这书上所学的,放在实战中便不能起作用了么?

青松子见我有些出神,温言道:“师姑娘你虽然是昆仑的高徒,在这倒斗里面却是个刚出茅庐的,这古墓四周的险阻,可怕得紧,你要好生保护自己。”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锐利的双眸有意无意地瞧了眼洛神,此时洛神正在往身上绑着探钩索,没有留意到青松子的举动,我却是把这一切收入眼底,任由心中纳闷,也不敢多问。

我们各自将探钩索的挂钩绑在附近的大树上,将末端系于腰间,便要从这高处下到下面的水潭里。

这探钩索极为坚韧,伸缩力强,是民间采药人必备的装备。那些采药人常年要攀爬于悬崖峭壁之上,随时有掉下去的危险,久而久之为了适应艰苦的环境,便发明出了这种探钩索。

我有些恐高,只能双手紧紧抓着绳索,双脚抵住峭壁,慢慢地将自己的身体往下放。

这峭壁的土质开始松软,落脚处常常有泥土屑落下,越到后面越坚硬,周围长着些不知名的杂草,不远处的杂草中间突兀地开出了一支猩红色的花朵,迎风傲立,花朵的形状有些像人的手伸开,颇有些诡异。

我紧紧地盯着那朵猩红色的花,仿佛魂都被吸走了,身体冷汗直流,气息都有些不顺,急忙强行挪开目光往下一瞧,见萧戬他们早已经下到很远的地方了,第一次心里虚得厉害,莫大的寒冷瞬间包裹了我,身体颤颤巍巍地几乎要松开绳索掉下去了。

“你在想些什么?”耳畔忽然绕来一抹温软清新的气息,我吓了一跳,手眼看就要松了,一只冰凉的手却从旁边紧紧揽住了我的腰,令我不至跌落。眼前便是那常年冰冷的白玉面具,洛神揽着我,两人悬在峭壁上一动不动,我此时惊魂甫定,好半天才缓过神来。

“你再这样,就要掉下去了。”那抹清新的气息依然紧紧地贴着我的耳畔,宛若梦呓般地接着说道:“记住,别看,别看那花。”

我仿佛被那声音蛊惑般,不由自主地转脸紧紧盯着洛神,她那白玉面具上繁复奇异的花纹,那眸中深潭的不可捉摸,那唇角的冰冷弧度,一一落在我的眼里,仿佛一只手紧紧地揪住了我的五脏,我恐慌地急忙撇开目光。

“小心了,我和你一起下去,你闭着眼睛,跟着我慢慢向下。”

我心里发怵,想起方才猩红的花便不寒而栗,听话地闭上眼睛,在洛神的牵引下一步步向下,我眼前一片漆黑,只能感觉到脚底的气息越来越冷,湿气越来越重,不知过了多久,我的脚探入了一片柔软冰冷的水泽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