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挂傍身的杂草 第302章 有朝一日剑在手,斩遍天下一切敌。_低调青年

霸道总裁 2020年03月16日

观看了全程的周叶感觉这杀伐术简直逆天。

学,必须学!

回过神来,周叶发现还有两个卷轴,他犹豫了一下。

若是现在就选择‘散浮华’的话,那自己就没有机会选择另外两个卷轴了。

万一另外两个卷轴也有适合自己呢?

周叶暂时不着急,准备先看看最后两个卷轴,综合来评判自己到底要学哪一门杀伐术。

抬起手掌,触摸那用黑色丝线系着的黑皮卷轴。

卷轴有些粗糙,给周叶一种粗制滥造的感觉。

周叶知道,这黑皮卷轴经历了岁月的洗礼,渡过了无数的时光才能给他这样的感觉。

“嗤!”

突然间,一缕剑气自卷轴之上传递下来,周叶连忙收回手掌,暗道一声好险。

那一缕剑气给他极为危险的感觉,就好像自己的手掌不赶快收回的话就无法再收回了一般。

想砍断自己的手。

这黑皮卷轴脾气很大。

周叶不服,再一次伸手触碰在了黑皮卷轴之上。

熟悉的感觉来临。

“残剑式,一柄残剑,斩天地道理,诛九幽邪魔……”

犹如寒冰一样冰冷的声音响起,周叶面前的场景再一次变化。

他现在已经很有经验了。

这是意识被拉取到了卷轴当中。

可以将这视作为一种传承,而那些存在于卷轴当中的人物,就是创造这些卷轴的大能。

只有对杀伐术无比了解的他们才能详细地将杀伐术的一切都书写在卷轴之上。

……

周叶发现自己身处在了丛林当中,而前方不远处则是交战的双方。

一方身着黑衣,装备精良,就好像是人间的那些刺客,杀手。

而另外一方则只有一个身穿破旧衣衫,手执残剑的青年。

“杀!”

黑衣人们大喊着,纷纷扬起兵器朝着青年杀去。

青年缓缓抬起残剑,面色冷漠,双眼当中不含一丝感情。

他仿佛对此早有预料,同时也有着绝对的把握,所以他看着那些黑衣人就仿佛是在看着死人。

“灭。”

青年淡然开口,随意地挥出残剑。

“轰!”

明亮的剑光闪烁而出,只不过瞬息时间,那些黑衣人便成为了一具具尸体。

画面一转,场景变换。

周叶发现自己此刻身处于山巅,身侧依旧是那个青年。

青年背着残剑,盘膝而坐。

地面上杂草丛生,而青年的身体周围环绕着缕缕剑气。

剑气锋利,切割着地面上的杂草,在地上留下了一条条不深不浅的沟壑。

周叶面无表情。

“咻!”

远方,三道白光袭来。

青年缓缓睁开双眼,抬起手取下了那柄残剑。

力量注入残剑当中,在剑身当中翻滚着,那锋利的气息越来越重,空间都被切出丝丝白痕。

“嗖!”

青年斩下残剑,一缕剑光从残缺的剑刃之上迸发而出,直接朝着那三道白光斩去。

周叶看着远方。

剑光很强大,直接将那三道白光给击落了下来。

周叶知道,青年赢了,毫不费吹灰之力地赢了。

看到这里,画面又是一转。

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之上,青年背着残剑缓缓行走着。

他的头顶之上阴云汇聚,雷鸣电闪,狂风吹在平原上,平原上顿时升起了如同海浪一样的绿色浪潮。

青年不闻不问,毫不在乎,风不能触他衣角,雷不能动他心灵。

周叶跟在青年的身侧,时不时抬头看了一眼劫云。

周叶不知道这到底是几阶的天劫,但是他知道这天劫肯定会非常的强大。

看着身侧面色如常的青年,周叶很想开口和对方说两句,让对方别那么装,这毕竟是天劫,得尊重一点。

但是周叶心里很清楚,不管自己怎么说话,亦或者是对着青年大吼也没有用,对方压根儿就不会鸟自己。

周叶也不知道对方到底能不能听见。

对方实在有点高冷,从一开始到现在,除了说了一段关于这门杀伐术的信息和一个‘灭’字之外,就没有说过其他的什么话。

这种无时无刻在透露的高手气质,逼得周叶都快窒息了。

这让他总感觉这个青年很吊。

事实也是这样,不管是谁来,都陨落在了这青年的残剑之下。

说实话,周叶是有点茫然的。

这门剑招叫做残剑式,自己手里面也没有残剑啊。

那么问题来了,这门剑招这门牛逼,自己是不是要把大宝剑给弄成残剑来修炼?

想了想,不可能。

好端端的魔道帝兵不使用,还特么弄成残剑?

脑子有病。

周叶已经决定,无论等会儿青年表现得有多牛逼,自己都绝不心动。

“轰隆隆——”

劫雷开始酝酿。

青年停下脚步,缓缓地抬头看向了头顶的劫云。

他整个人都散发着寒冷的气息,寒冷刺骨。

在此刻,他这个人就犹如一把即将出鞘的利剑一样。

“轰!”

劫雷落下,转瞬即逝。

劫雷到底是怎么消散的周叶根本就没有看清。

“大佬,厉害啊。”周叶服气得很。

青年没有理会周叶,而是继续盯着劫云。

双目当中不含一丝感情,对天劫没有半分的畏惧,就仿佛是在面对普通的敌人一样淡然。

“轰!”

又是一道劫雷落下。

和先前一样,劫雷消失不见。

周叶心里如同猫挠一样好奇得很。

要不是知道青年绝对不会鸟自己的话,周叶都想缠着对方问一问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这简直太装了,就这么盯着劫雷看,大有一种‘你今天能弄死我就算我输’的感觉。

一道道劫雷都只是闪烁了一下便消失。

周叶数了数,一共是八道劫雷。

还没有结束。

最后一道劫雷已经酝酿完毕!

“轰!”

天雷轰顶。

青年终于抬起手握住了自己的残剑。

“唰!”

猛地挥出一剑,玄奥的力量和神秘的道理缠绕在剑光之上,为剑光添加了无比强大的助力。

“轰!”

剑光与劫雷撞击,炸响传遍天地。

大地震动,周叶站立不稳险些摔倒。

劫云散去,一束光芒从天而降,将青年笼罩在其中。

光芒之中发生了何等的变化周叶并不清楚,但是周叶深知,这青年成帝了。

也就是说着青年更加牛逼了。

“呼——”

狂风吹过,草原之上的野草就如同见到了自己的君王一样,纷纷朝着青年跪倒在地。

天地万物,一切生灵心生臣服。

青年又将自己的残剑背了起来,面色平静。

周叶感受着自己身上降下的压力,那压力想要让他跪下,可他死活不跪。

都特么不认识,跪个屁。

青年的目光落在了周叶的身上。

与青年对视,周叶发现了对方眼神的意思:你特么怎么不跪?

周叶心中不屑一笑。

大佬你都不是活的,我跪你个屁。

男儿膝下有黄金。

我周某草虽然不是人了,但是也有作为人的骄傲知不知道?

四目相对。

青年从周叶的眼中看到的现世。

而周叶从青年的眼中看到了远古。

大能飞天遁地,移山倒海,那真的是一个天骄辈出的年代,而这青年则是那个年代的代表性人物之一。

“原来,我早已经烟消云散……”青年低语一声。

周叶没有从他的脸上看到任何表情。

仿佛知道了自己未来确实不在了之后青年真的就没有任何感觉似得,就仿佛一切都是无所谓的。

这难道就是大佬的心境吗?

“咔……”

空间破碎,看着那方世界逐渐远去,周叶的意识回归到了自己的身体当中。

恍惚了一下,周叶沉默不语,走向了最后一个卷轴。

抬手触摸。

这一次,是一个女性修行者的声音。

“诛仙六式……”

周叶再一次被拉入了卷轴内的世界。

女性修行者长相平平,虽然不比外面妖艳的仙子,但总的说来还算是耐看。

女大佬剑起剑落,仙人回首。

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强大。

周叶感觉这位女大佬甚至能够做到一剑分割界域。

“这样的剑招才是我想学的。”周叶看得草汁沸腾,恨不得立马抱住女大佬求带飞。

但是仔细一想,这剑招并不是很适合自己,而且说是诛仙六式,但是这剑招具体能不能撼动仙人还得打一个问号。

意识回归到身体当中。

周叶摸着下巴琢磨了起来。

小圣象从他的身边走过,他开始看最后一个卷轴,看完卷轴之后有些好奇地看向周叶并且问道:“大哥,你准备选哪一门杀伐术?”

“我还没有决定好,你呢?”周叶摇摇头之后问道。

“我啊?”小圣象有些苦恼地扶额。

“都很强大,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去挑选。”

“看你自己的情况呗。”周叶笑了笑。

小圣象思索着。

“这里的每一门杀伐术都是最顶尖的,都非常的强大,不管选哪一门都是不亏的。”周叶说道。

小圣象点头,他自然知道这个道理。

但是众多杀伐术当中,只能选一门。

这让他有些纠结,自己每一门都喜欢,可不可以全选啊?

当然了,小圣象也知道贪多嚼不烂的道理,只能在内心当中选择着。

和小圣象不一样,周叶已经选好了。

不是残剑式,也不是诛仙六式,而是散浮华。

那句‘剑之所指,日月无光,一剑斩下,浮华散尽。’深深地回响在心底。

他周某草从现在开始有了一个梦想。

有朝一日剑在手,斩遍天下一切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