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总想杀死我怎么办 第203章 小傲娇可陇_沁川

霸道总裁 2020年03月16日

“之前可陇说小草莓是他写出来的系统?”绿又回忆着“然后丢了。”

“你觉得这件事情,背后还会有其他人吗?”南祝想了想“又又,我觉得没有。不过可陇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那就说明,这真的不是他干的。”

“那是谁?”绿又皱眉“其实我更好奇的是,你说你被我杀了两次,都是小草莓逆转了时间让你从头再来的。”

南祝点头“逆转时间这种事情,我跟蓝宝一直很在意,不过后来我们已经知道其中的逻辑了。”

时间不好控制,但是别的就不一样了。

所以,本着科学的态度,南祝和蓝宝更加相信,南祝其实是在梦里,或者说,是在小草莓给他制造出来的氛围里,被绿又杀了三次。

小草莓算好了他跟绿又见面的每一步,包括他按时醒来、提醒他去找蓝宝和胖子、最后在胖子家里见到绿又。

可是如果这个人的目的是让绿又见到南祝,那么都已经过去了这么久了,他都没有开始下一步,实在是有些不正常。

想要知道这个问题究竟是怎么回事,那么解开谜底这件事情,还得靠可陇去做。

毕竟小草莓是他写出来的,虽然后来丢了,但是他总是会更了解一些的。

想了想,今天已经累了,干脆就等到了第二天。

可陇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无所事事,就收到了消息,南祝和绿又来了。

他一下子就从座位上蹦了起来,一蹦一跳地从自己办公室角落的冰箱里面拿出了饮料和水果。

等他把东西在茶几上摆好的时候,南祝和绿又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你们来啦!”可陇朝他们俩挥手“快来快来,今天外面有点热,我给你们准备了饮料。”

说完,可陇让出位置,好让南祝和绿又坐过去。

“我还在想你们会不会来找我呢,结果你们这么快就想我啦?”可陇喜滋滋地坐下“不过也没有关系,反正有我给你们的卡,你们进来也不需要买门票,还能走的通道,一路都是畅通无阻的。”

他说完之后刻意停顿了一下,却没有听到预期中,南祝和绿又对他说的“谢谢”。

默默在心底叹口气,可陇的声音低沉了一些“算了算了,你们也不需要谢谢我,这件事对我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哦。”绿又点点头,吃下一颗花生米。

南祝抬头看向可陇“还是要谢谢你的。”

“哎呀,”可陇夸张地挥了挥手“都说了不用了,你看看,你们怎么这么见外。”

“其实我们今天来找你,是有事情的。35xs”绿又开口“不知道你现在方便不方便,有没有时间?”

可陇听了,刻意清了清嗓子,然后走回自己的座位上,拿起电话拨出一个短号“微微啊,帮我查一下我的日程,今天还有什么事情?”

电话那一头的微微赶紧翻看了一下日程表,确认自己确实按照可陇的要求,取消了所有行程“可总。已经按照您的要求,取消了所有行程,所以这周都没有。”

“哦,昨天好明天都有很多事,不过今天正好没事啊。”

微微一愣,回答“其实明天是没有的……”

“哦,本来今天也有的,不过下午要见面的重要客户临时有事,所以改期了?”

微微皱眉,压低了声音“可总,需要帮您挂出‘免打扰’牌子吗?”

“嗯?”可陇回头看了一眼南祝和绿又“嗯,我觉得还是需要的,麻烦你了。”

“不用,”微微回答“这是我应该做的。请问还有什么事情吗?”

“没了。那就先这样吧。”

“好的,可总。”微微捏着电话筒,一直等到可陇挂掉了电话,才将电话筒放回座机上,然后走出办公室,告诉外面的人“通知下去,在可总办公室里的客人出来之前,今天休馆。”

可陇所在的这个地方,一楼其实有一部分算是展览厅,从这里可以看见一些设计原稿,和整个游乐场的缩小模型。

虽然平日里来的人并不多,但是刚才可陇话里的意思,是这里最好不要有别人。

所以就先休馆。

不一会儿,微微的办公室门被人敲响,进来一个女孩子“微微姐,休馆的牌子已经挂好了。”

“嗯。”微微正在处理数据,拿着鼠标和键盘的手停顿了一下“注意可陇的门口,等客人出来的时候记得把牌子撤掉,不要让他们看见。”

“好的。”姑娘点点头,退了出去。

微微等到办公室的门被关上,才继续忙。

可陇挂断了电话,对着南祝和绿又夸张地叹一口气“唉,你说你们俩,运气真是好,我每天日理万机的,正好今天就有空!”

他脸上就差写着“夸我”两个大字了,然而绿又根本没看懂,南祝看懂了却并不像搭理他。

可陇顶着一张跟蓝宝一模一样的脸,却在不断突破南祝对蓝宝认知的下限。

鬼知道南祝需要多努力,才能努力让自己不把可陇跟蓝宝想在一起。

不然的话,光是可陇这些表情,他就想偷拍下来,然后发给胖子,让胖子以为这是蓝宝的黑历史。

想想都刺激。

可陇等了半天,面前两个人一句好话都没有,不免有些沮丧“我说你们俩,除了说正事,就不能多点互动什么的吗?”

“跟你有什么好互动的?”南祝端起饮料喝一口“你要是换张脸,或许我们能把你当朋友。”

“你们竟然还没把我当朋友!!!”可陇深吸一口气“你们这态度让我很生气,我都带你们去看了蓝宝,还告诉你们关于樊凡的事,现在你们有事情来找我,竟然还不是因为把我当朋友?!”

他看着南祝的表情,像极了在看着一个渣男。

南祝若有所思。

绿又直白开口“主要是你这张脸跟蓝宝长得实在是太像了,要不是因为了解你,说不定就把你当做对我们不利的坏人了。”

可陇欲哭无泪“你们不把我当朋友我就忍了,可是你们竟然还想把我当坏人???”

“没有没有!”绿又赶紧摇头“只是像,像!不是!”

“算了,”可陇认清了这个现实“说吧,你们来是为了什么事?”

南祝看了看可陇“小草莓的事。”

说着,他伸手将小草莓的芯片递给可陇“既然你说它是被你写出来的,那你能不能让它重启?”

“你们还玩儿坏了我的小草莓!?”

“不是我们玩儿坏了,是它自动关闭了。”南祝耸肩“谁知道你给它设置了什么指令,让它在某种情况下强行关闭。我们之前不小心触发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