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带着奇迹暖暖上分 第237章 天剑慕容_苏郢

霸道总裁 2020年04月26日

月下旷野,慕容胜雪说出那句意义不明的话,那神态和语气,像极了竹月记忆中的一个人。

而且,“你姓慕容,性子又这般傲慢,真是和那个人年轻时一模一样,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未曾婚配,许是生不出你这么大的儿子。”

慕容胜雪吸了一口烟,心中百转千回。又听这女子道:“不过他兄弟姐妹众多,你若是他侄子也不意外。”

从小就有人说他的性子最像宁叔,慕容府上一辈的人哪个没有在江湖闯出过名声?这个人认识宁叔也不奇怪。这女子看着比他年长一点,同样是用剑的,他早该想到对方是宁叔的朋友。

“不知你可认识……”

“嘘。”慕容胜雪的眼神因她的话而变得危险起来,“千万不要说出那个名字。”

思量过后,竹月也猜到了慕容胜雪的身份,见他似乎非常反感的模样,奇道:“你与对方有仇?”

慕容胜雪干脆道:“没有。”

“那就是有怨?”

“也没有。”

竹月莞尔:“无仇也无怨,那就是他们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犯了众怒?”

慕容胜雪淡淡道:“姑娘,病从口入,祸从口出,行走江湖,还是言行谨慎些好,是吗?”

轻薄的剑气随风划向竹月的颈间,被她轻描淡写地弹开,“小孩,跟我玩剑气,你还早了些。”

慕容胜雪全身紧绷,却见眼前女子似分出数道化身,剑影缭绕,一招一式干净利落,以最简单的最快速的手法出剑,行动间自带一种闲情写意般的自在。

看着她的剑式,慕容胜雪立刻反应过来,这是针对潇湘十三剑的招式所出的破解之式!这套剑法是慕容府十三兄妹一人一招创出来的,起名为潇湘十三剑,他练得最纯熟的剑法,就这么被人轻易破解了。

他一眨眼,女子依旧站在原地,问他:

“看清楚了吗?”

眼前人的实力远比他估算的要强得多,只是他不明白,若是想杀他,为何只是给他演示一遍剑法?

“姑娘……”

竹月看他始终不愿放下世家的矜持和骄傲,只觉得挺可爱的。想想慕容宁年轻时候也是如此狂傲不羁,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对方也确实天赋异禀,悟性极佳,可以说慕容府的任何人都不差。在第一次去慕容府做客时,慕容宁说了些冒犯她的话,还要向她挑战,败于她剑下后便对她心服口服。

她的眼里盛满笑意,重新倒了杯酒,走近递给他。

慕容胜雪迟疑了下才接过。

“你可以叫我竹月姐姐。”

差点一口酒喷出来的慕容胜雪:“……”

慕容胜雪淡定地将酒杯还给她,道:“竹月姑娘,恕吾直言。”

“请说。”

“告辞。”

说完,慕容胜雪真的转身就走。

走了一半,他又突然停下,侧头,说了句:“多谢。”又步履如风一般离开了。

旷野无人,竹月拿出金轿,乘月而去。

……

一家客栈门前,朗月高悬,街道上冷冷清清,店小二打了好几个哈欠,拍了拍柜台,准备关门,一道人影从天而降,吓得他一个激灵,彻底清醒了。

他望了望夜空,又看着门前的女子,颤抖道:“姑……姑娘?”

竹月笑着道:“不过是轻功而已,小二哥莫要大惊小怪。”

江湖中人飞檐走壁都是常备功能,听她这么一说,小二哥才暗暗松了口气,道:“姑娘是要打尖还是住店?我们客栈要关门了。”

“住店吧,可还有面食?”竹月边说边走了进去。

“小的可以给您弄一碗,可要加葱加蒜?牛肉还是咸肉?”

“不加葱蒜,咸肉的。”她丢了一锭银子给小二哥,走上楼道:“不用找了。”

小二哥立刻眉开眼笑道:“哎,谢谢姑娘,房间在二楼西侧第一间。马上就给您送上来。”

竹月脚步一顿,看了眼地图才推开右边第一间的房门。

她计划着下一步去哪里玩,阎王鬼途不考虑,她甚至想插一脚,让这个组织尽快暴露,这种非常时期,就算她直接对俏如来说清楚阎王鬼途的一切秘密,人家也会相信,但效果嘛就差了很多。

之前就说了要满足一下换装的乐趣,所以她决定换个身份,然后就是找个能让人相信她说出口的消息值得信任的地方将她的身份传扬出去。之后她再说阎王鬼途的事,也不怕没人信,而且可以防止对方组织内部有人混入正道这边。

小二上东西速度挺快,在他刚走一会,就有另一个声音响起,脚步声上楼,直接到她的房间门口,推门而入。

竹月与他对视,对方是个青年,眉头习惯性皱得很深,不苟言笑的模样非常冷酷,身上沾着杀气与腥气,两人僵持良久,青年歪了下头,开口道:

“这不是我的房间吗?小二哥!”

冷酷杀手的形象瞬间破功,竹月翻看了下对方的资料,就被逗笑了。

随风起,还珠楼前任杀手,因楼内多年不做杀手生意,穷困潦倒,如今已经辞职。

顺便一说,是他辞了老板。

“哎哎哎,客官,你的房间在那一边,这是这位姑娘的,您走错了!”

店小二哄走了随风起,赶忙向竹月道歉。

“不要紧,你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宋陶用竹月的形象盘腿坐在床上,点开衣柜开始看衣服。

这个世界种族繁多,因此服装都不怎么受限制。

她翻了一会就看中一套华丽丽的云端风衣裙,比较特别的是,她并不是人类,而是机关木偶,还有九条末端部分是白色其余部分呈绿色的尾巴!

衣裙整体配色为白色和绿色,白色长发上挂了个有些夸张的头饰,两股头发被金质花蔓缠绕,额间一弯蓝月,眼眸是金色的。她睁开眼看着镜子,脸是好看,却一点都没有人气,瞳孔冷寂无光,加上胳膊和手指上的充当环节的机械,谁也不会把她当成真人。

这套『沧溟尘域』花了她四千五百钻,贵是贵,但有一说一,真的美貌!

许久不买衣服的宋陶这下买上瘾了,衣服挑得她眼花缭乱,又花了两万钻才停下来。

隔壁躺在床上的随风起胳膊枕着头,突然朝墙壁看了眼,那人气息原本就微弱,是绝顶高手,现在可以说气息已经完全消失。盯了半晌后他就睡了过去,她又不是任务目标,还是别招惹麻烦的好。

虽说是机关木偶,但她行动起来丝毫没有凝滞感,若非那些显而易见的特征,跟真人没什么区别。

从客栈离开,将尾巴收起,她循着记忆来到一处河边。幽暗的河流忽而出现一名摆渡人,竹筏上一盏灯,只照得见摆渡人戴着兜帽而露出来的下巴。

“夜冥缘市,天明即散。”

竹月将一物扔给他。

是一枚黄琥刀币,这在鬼市是贵客的象征。

“请跟我来。”

摆渡人沉默寡言,对她的异状视而不见。

她的裙摆很长,还是白色镂花的,随着她的走动拖曳在地,却没有染上一丝尘埃。

入了通道,眼前豁然开朗,银槐鬼市的布局让她恍若进入了科幻大片现场。

她对带路的九冥道:“我要见鬼尊。”

机关木偶本不会说话,是竹月利用自己的灵力使她能够开口说话,毕竟她表面是人类的样子,内里都是机关器械。为了区分,她的嗓音非常柔美,第一次听她说话的九冥都愣了下,随后才道:“鬼尊不见客。”

“如果此事三姑娘能做主,我便不会提出这个要求。”

九冥沙哑的声音道:“落花随缘庄只接杀手生意。”

她给九冥一颗宝珠,这是她从赫尔辛的库存里拿出来的,“我需要一个位子。”

九冥接过,问:“做什么生意?”

“算命。”

这下九冥着实愣住了,他沉默了会,道:“老爷掌商贾,这点小事可去巧木宫。”

然后她就去了巧木宫,没人敢拦她,因为她的样子实在特别,等他们反应过来,人已经走里面去了。

手下人小心翼翼道:“老爷……”

老爷戴着副黑墨镜,一副八字胡,抽着烟斗,朗笑道:“来者是客,喝茶结缘。”

侍从退下,竹月坐在老爷对面,没有碰茶,她道:“我要一个位子,方便我做生意,听说你掌鬼市商贾,可有办法?”

“姑娘说笑,这么一件小事还需要派偃甲人来。姑娘是贵客,这种事只要传个消息,都简单。”老爷的目光穿透墨镜,直勾勾盯着她,“就凭姑娘这一手,偃师可要砸了饭碗哈哈哈。”

“既然简单,那就行了。先告辞了。”竹月留下一颗宝珠就要离开。

老爷出声道:“姑娘既然要在这做生意,可否请教姑娘芳名?”

“沧溟尘域。”

“忘了问,姑娘要做什么生意?”

“算命。”

老爷抽烟的动作一顿,听她继续说道:“所以,只要一张桌子,一张凳子,一支笔和纸就够了。”

鬼市的街道上,所有人都直愣愣的看着同一个方向,手里的生意都忘记了。在一棵树下,一名有着白发金眸的女子身前一张桌子,上面备有纸笔,旁边挂着一面旗,上书:算命。

真是简单明了。

路人好奇,便问摊主:“这姑娘是个机关偶人,怎么算命?会写字吗?”

“你忘了鬼市的偃师?他制作的偃甲人可厉害着呢!”

路人感慨:“这木偶人做的这么好看,真是暴殄天物。”

一人坐在桌前,看了眼,道:“你算的准吗?”

金眸看向他,道:“你想算什么?”

“算算我能不能转正。”

“不用算。”

随风起一惊:“啊,这你都知道?我才成为正式员工,看来你有一点功底。好,那算一下我能活到什么时候。”

“写下你的名字。”

随风起写完后就见女子看了他一会,随后在纸上写下了八个字。

随风起挑起纸张,上下翻转了一遍,念道:“命绝飞霜,死里逃生。”

“所以我果然是天选之子,能够死里逃生,这么说怎么都可以活到结局了。”

路人不解:“你在说什么?”

随风起一脸严肃道:“不懂就不要问,我怕说出来你会吓到吃手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