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的探险者_不为人知的战斗6(无头骑士的上古老中医)

霸道总裁 2020年06月14日

“………”

“不是吧?他真的要去独自一人干掉这些牛头人?”

沃尔曼看着那道传奇的身影向着前方那35只牛头人的方向飞速掠去的时候,顿时惊呆了!

他没有想到,克里特居然会在这样的紧要关头赶来支援他们,仅仅只凭一人就激起了所有人再度战斗的希望………然而让他更加吃惊的是,他似乎,完全顾不上了自己的安危……一门门法阵炮所汇聚成的狂风暴雨向他袭来,他都完全不闪躲,只是一个劲地往前冲锋………冲锋………仿佛自己拥有雷霆万钧之势一样,只需要自己一人,就足以主宰整个战场………

这样的人………如果不是疯子,或是做好了必死觉悟的理智之人,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直接冲入敌阵中这种自杀性的行为………一旦出击,将是带着无畏的信念,与绝对的把握………

虽然在他的心目中,克里特的确算得上是一名铁驭中的传奇,但是这样单枪匹马冲进敌阵,而且还是在友方火力眼中不足的情况下,简直无疑就是在送死………况且他也不是不知道牛头人的皮肤与铠甲究竟有多么地厚,就算是用40MM机炮这样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也只能对牛头人的皮肤造成轻微的外皮灼伤,对于铠甲的伤害就更微不足道了………除非………

沃尔曼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定睛仔细看向克里特手里拿着的武器………

ASD-6激光剑………

这种铁驭专属的激光剑刃所释放出来的30000000℃可以有效地切割一切物质,任何坚硬的物体只要被激光剑刃触碰到,就会被瞬间切成两半,且断口处会带有灼烧的痕迹………作为轻松切割的代价,激光剑内部的电容量只能支撑10分钟,一旦在战斗中耗尽,后果会不堪设想。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铁驭是不会轻易拔出这最后的利器,除非有绝对的把握能在战斗中取胜………

那这绝对的把握………又是源于何处?

这场战斗………不会有任何胜利的结果………我们最终的结局,还是会………

等一下………

………胜利?

沃尔曼恍然间明白了。

“越是最危险的地方………越是最安全的通道………”

他不由自主地高兴地说出了这句话,让一旁的士兵感到莫名其妙,以为他还沉浸在刚才的铁驭克里特前来支援他们的喜悦之中………

“哈哈哈哈哈………”

“他想帮我们从牛头人的封锁中打开一条逃生的通道!”沃尔曼开始大声地喊了起来,命令周围的所有士兵,“我们得要抓紧这个时机!在他解决完第10只牛头人以后,我们再全体跟随克里特撤出战场!在此之前,我们必须要集中火力,帮助克里特干掉那些狗杂种!!”

是的………没错………克里特,你真的很会善于判断啊,要是我的话,估计到死都想不出这条道路………

如果往南边撤的话,之前的那些龙骑兵早就被克里特利用先前设下的跳雷陷阱与游击战术消灭了一大半,魔族肯定不会对此坐视不管。相反,他们会再度派遣大量的龙骑兵在南边阻塞他们撤退的道路,并让牛头人军团一步一步地将沃尔曼他们逼到魔族的绞杀阵当中………这样一来,别说是跑了,就是后悔都来不及………魔族的战术,无疑就是靠着欺骗敌人的眼睛为主,只要对方上钩,自己即可坐收渔翁之利………

但是他们恐怕没有想到,克里特早就明白了这一点,并反其道而行之。表面上牛头人在所有普通人族士兵的眼里是他们心中挥之不去的梦魔,35只牛头人足以可以让他们在场的所有人都葬身于此………因为之前牛头人军团在战场上出现曾造成了人族军队大规模崩溃的情况,魔族方面应该会对牛头人的实力深信不疑,所以在长期以往的战斗中往往会将牛头人军团作为他们的主力,根本不会担心牛头人军团崩溃的风险………

如果在这个时候集中火力突破牛头人这一侧,说不定会有点把握。因为在魔族的惯性思维里,没有人会傻到用以卵击石这种看似不可能的战略来进行突围,所以自然会对牛头人这边放松警惕。趁着现在这个难得的时机,在突围的情况下,顺带击垮整个牛头人军团,估计谁都不会想到这种局面的发生……….

虽然这个方案很具有风险,搞不好自己连带所有人都会葬身于牛头人的腹中……但是………不试试的话,怎么知道它行不行?

“听我命令!将所有的火力集中到离克里特前方最近的一名牛头人,为他指引目标!在第十名牛头人倒下以后,将藏在坑道下方的剩下的战马全都放出来,发动冲锋!我们跟他一起冲出去!离开这个该死的鬼地方!”

“可是………团长………”

“我们现在………还剩下36个人………而战马,只剩下不到12匹了………”

该死………

这个局面,自己从来没有预料到………

(沃尔曼扶着额头,痛苦地想到。)

原本以为战马还有大概40匹,即便是这段时间已经骨瘦如柴了,也还是能在关键时刻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是现在,只剩下了12匹了,每匹最多只能坐两个人………

也就是说………得要有12个人留守在这里………拖住并吸引来自后方与前方的攻击………

…………

……………

“团长,就让我留下来吧。”

之前被沃尔曼一通教训的尤金·哈特此刻站起身来,走到沃尔曼的面前,向他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沃尔曼转过头来,看向那个莽撞的大个子,心里却是感到五味杂陈………不知是该准许他还是拒绝他………

“我知道我这一次即便是从这里逃脱出去了,也还是会背负上违抗军令的逃兵的罪名……..”尤金双膝跪地,向着沃尔曼郑重地磕了一个响头,“但是,即便是这样,我还是希望我自己能为我的过错做点什么弥补的事情………”

“肯尼因为我的一时过失而死………这一点,是我必须要拿命来还的。但是至于这条命怎么还,我希望还是以一个祖巴战士的方式死在战场上,而不是让自己苟且地活下去………(祖巴语言)我已经是代罪之人,我无法脱身于其中,唯有死亡才能解脱我的罪孽………”

“就让我——这名来自祖巴的战士,来为你们开辟这条通往生门的道路……以我自己的生命作为献祭,换取我的罪孽的解脱………”

说完,他便重新拾起了自己的武器,走向了堑壕的东面,米勒也跟随着他,手里拿拿着从一旁的箱子里搜刮出来的一大堆炸药………在那里,牛头人军团已经踏入了堑壕,正在向着沃尔曼他们所在的方向缓缓地逼近………

沃尔曼想上前把他拽回来,但是一旁还坐在炮位上的古德里安阻止了他,有气无力地说道:

“算了吧………你也知道尤金·哈特的脾气………现在他的同伴都已经死了,整个队伍里就只剩下他这一名来自南方的祖巴战士,他怎么不为自己的战友感到心疼?”

“可是!………”

“没有什么能改变得了祖巴战士的决定。“古德里安摇了摇头,”一旦他决定要做某件事,他一定会以堵上自己的性命为代价拼命地完成它………他这一次是做了必死的觉悟。这既是为了自己死去的同伴,也是为了自己的罪孽的救赎………“

…………

沃尔曼没有办法去反驳古德里安………因为毕竟,古德里安曾经的部下,也有一部分是祖巴战士………

“话说得这么多了,我想………我也应该以一名战士的身份去迎接这场即将袭来的暴风雨。“古德里安一边说着,一边操纵着炮管对准了其中前方的一名牛头人,狠狠地扣下了扳机,“不用来劝说我,我已经快死了………大腿动脉破裂,这样的紧急手术只能延缓几十分钟………我只是………想在死之前,还能帮你们做点什么………至于活着的要求,我就不再奢望了………”

“…………”

沃尔曼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沉默着。

“不说话………就代表你………同意了………?”

“………”

还是一阵沉默………

“好吧………就当你是同意了………”古德里安咬了咬牙,勒紧了自己的止血绷带,然后大声喊道,“………机炮组的士兵们,你们有谁愿意跟我一同留下来,掩护大家的撤退?!”

“他妈的………老子早就想留下来跟这帮狗日的干一场了!”之前的装填手在听到古德里安的号召以后,开始兴奋地骂起了脏话,“今天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们亡!老子这条癞命怎么说也得拉上几个垫背的!艹!………”

“我们也一同留下来!”

“我也留下来!”

“还有我!必须要让这帮畜生知道惹怒我们………是什么样的下场!”

…………

一时间,机炮组的全体14名作战人员,全都响起了留下来作战的号召。每个人的心中,都燃起了对战斗的渴望………与对牛头人无比的憎恨………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炸药桶,只需要一个小小的火星,就可以爆发出无比恐怖的巨大威力………

望着这些已经做好了觉悟的机炮组成员们,沃尔曼忽然感到心里有些酸楚………

机炮组………这个半个月前因为NS狙击型泰坦被毁坏而临时组建起来的一支只有42人的队伍,在这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凭借着对泰坦武器熟练的操作与运用,一次又一次地击退了魔族对村庄的进攻………没有任何的勋章嘉奖,也没有任何的荣誉称号,这些人就这样无怨无悔地为击退魔族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沃尔曼感谢他们都还来不及,特别是这位比自己年长近10岁的炮兵指挥官克莱斯夫·古德里安的优秀指挥………

可是现在,为了掩护这22名包括自己在内的残余部队,他们义无反顾地,又一次决定留下来,阻击对面的牛头人………

而相应的,他们的生命………已经在这里………走到了尽头………

“不………”

“我不能允许你这样做,克莱斯夫·古德里安上尉!我以皇家近卫军第85团团长的身份正式命令你马上从你的岗位上撤下来,跟随大部队一同撤退!”

沃尔曼知道,自己如果不做这件事情,将这位优秀的炮兵指挥官保留下来,今后的一生………将会因此而后悔一辈子………

就算不能救活他,也必须要把他的遗体带回去!让他得到自己应有的荣誉!

…………

“所有人………给我把沃尔曼上校绑了!立刻执行撤退任务!”

就在沃尔曼上前要把古德里安从炮位上抱下来的时候,古德里安瞥了一眼周围的机炮组成员,冷酷无情地下达了自己最后的强制性指令。

“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啊?………(一阵扭扯声)古德里安!!!你给我放开!!!你们不能违抗我的命令!!!我的军衔高于你们之上!!放开我!!!………”

还没等沃尔曼反应过来,5名机炮组成员直接一拥而上,将沃尔曼压倒在地上。随后将他交给了等候在坑道口牵着战马的士兵,将他绑到了战马上。

“古德里安!!!我艹你祖宗的!!!你放开我!!!你不能死在这里啊啊啊啊啊!!!”

沃尔曼怒骂着,眼泪………却不争气地从眼角处流了下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个紧张的关头,古德里安却突然笑了起来………笑得是那么地猖狂放肆………却又是那么地无奈………

“老团长………以往都是你命令我………这回到我快死的时候了,我也想要疯狂一回了………该轮到我命令你了!”

“不!你给我停下!快………!”

嘭!

“这下算是安静了………妈的,真是燥腾死了………”装填手嘴里叼着烟,甩了甩自己刚才发麻的拳头,目送着昏迷的沃尔曼随着战马队跃上了堑壕,不由得开始苦笑起来,“一发休克拳够他喝一壶了,怎么样?老古?打长官这件事,会不会上军事法庭啊?”

“上倒是不会上喽………”古德里安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没事,就算是咱们几个都撂在军事法庭上了,老哥我也不会让你们几个受苦的,我一个人都担了!”

“这话说的………可不像是一个学识渊博的炮兵指挥官所说的话啊!简直就是在学我们这帮大老粗,难不成还是暴露了本性吧哈哈哈………”

一旁的校炮手在听到古德里安这样土气的话语,忍不住笑了起来。在他的印象里,古德里安从来没有这样讲话过,都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与刻板的话语………

“去你的吧!”古德里安按动了炮闩按钮,一旁等候多时的弹链迅速地填装入了炮膛中,“老子这辈子就是这样豪放不羁………只不过是你们没有机会体会到………现在,有没有决心,干死这帮狗娘养的?!”

“有!!!”

“好!不愧是我古德里安带出来的兵!有种!今天就带你们一起到地狱,吃他娘的魔王的头,喝他娘的魔王的血!”

“开火!!!”

突!突!突!突!突!突!………

伴随着古德里安最后一声咆哮式的怒吼,40MM自动追踪机炮又一次地瞄准了前方200米处的牛头人,开始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怒吼声………十几枚炮弹带着呼啸的轨迹,直直地飞向了牛头人的头部,撞击在坚硬的皮肤上,只留下了几个灼烧状的斑点痕迹与几个嵌在肉里的钢针………看上去这种打击对于牛头人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但是很快,这种微不足道的打击,很快就吸引到了那个牛头人的注意。

他缓缓地将提在手中的便携式法阵炮举了起来,对准了远处正在死命阻碍他们前进的那些蝼蚁们………紫色的波纹充斥着整个炮身,一点一点地,向着炮管前端逐渐蔓延………很快,炮膛的内部,开始闪硕起一道强烈的、如同太阳一般耀眼的紫色光芒,且开始越来越强烈………

轰!

一道光芒从炮膛当中射出,顷刻间,将整个世界划分成了两半………

世界………在转瞬之间,化为了白色………

什么都看不见.......只有那来自死亡前最后一丝的温暖......笼罩着自己.......

.......

.......

【爸爸,我们去看花儿......好吗?】

他看见了......自己心中所憧憬的.....那个渺小的模糊身影.......正拿着一朵洁白的月兰花,在阳光明媚的草地上,向着自己珊珊跑来......

【是啊......朵朵......】

【该去看花了......】

【现在可是.......春天的来临啊......】

耳边不再是那恐怖的爆炸声与啸叫声,而是鸟儿惬意的鸣叫声与风儿吹动着草儿的声音.......温润的花香,让人再度回想起了春天来临时,那种特有的味道.......

春天.......来了......

寒冬.......已经故去了.......

......

当他再度睁开自己的眼睛时,一只温暖且稚嫩的小手,紧紧地牵住了他的粗糙而又冰冷的大手......

【爸爸.......你的手......怎么这么冷啊......】

【爸爸.....你是不是感到有些冷啊.....】

冷?

他下意识地一愣,然后开心地笑了起来,张开了自己的双臂,紧紧地抱住了那个模糊的瘦小身影......幸福的泪水,从他的眼角处,悄然落下......

【爸爸......完全感觉不到冷啊.....爸爸现在,可是浑身感到很温暖呢......】

他这样说着,摸了摸她那柔顺的褐色长发......还是那么地温柔清香,就像是她还活着一样......

【为什么呀?】

孩童般的天真......让自己再度回到了......那心中的本源之处......

【因为爸爸......】

【马上就要来陪你了......】

..........

..........

克莱斯夫·古德里安连同他的那些仅剩的14名机炮组成员,从此在这个世界上………永远地消失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