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追99次:段先生宠妻实录 第九百二十九章 你回去吧_扛枪的兔子精

霸道总裁 2020年05月27日

第九百二十九章 你回去吧

兰兰母亲知道苏时木要在这里陪她两天,当然高兴的不得了,感觉这个丫头好有心,是个好孩子,但是她也知道苏时木还有很多别的事情再加上她一个人大老远来到这里,她的朋友和家人肯定也在为她担心,希望她早点回去了,于是兰兰母亲,便告诉苏时木说好孩子,你不用在这里陪我两天了,今天晚上你在这里住一晚上,明天带一天,然后后天你就回去吧,今天晚上我们两个差一辈的人在一起好好说说话,以后不管怎么样都要做个好孩子。

晚上,凌晨了,兰兰母亲也睡下了,而苏时木也一直在想这件事情,好多事情都是王莉指使兰兰做的,其实主要陷害苏时木的人而就是这个叫王莉的坏女人。

“咕咕咕”,第二天天明了,而苏时木还在床上睡懒觉,兰兰的母亲已经起床了,给苏时木做了一桌子的农家菜,苏时木起来熟悉了一下,便和兰兰母亲一起用了早餐,对于兰兰母亲的热心款待。

苏时木也很是感动和感谢,倒是觉得有点离不开这种感觉了,但是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如果以后事情调查清苏了,她倒可以经常过来看看兰兰母亲,然后来感受和享受一下农村的生活,没有汽车的喧哗,乌烟瘴气的天空。这也是很美好的一件事。

用完早餐,兰兰母亲便说让苏时木早些回去吧,等以后有机会了再过来玩,住在这里,给她做好吃的,享受田园的快乐。

两个人呦了半天,苏时木最终没呦的过兰兰母亲,便好好的和她道了个别,然后拿上自己的行李,兰兰母亲把苏时木送到了村口,刚好早上这个时候村口有一趟通往,客车终点站的车,苏时木也不用在徒步走那么远了,两个人互相怕^_^是依依不舍的表情,就像真正的母女分别的情景。

于是车开动了,苏时木一直在回头看兰兰母亲,而兰兰母亲就站在村口一直像苏时木再见,直到车开了好远才回去。

苏时木坐在了车上,心里也是万分的不舍,但是她决定她要振作起来,好好的,早点回去,早点把这件事情调查清苏,然后等空下的时间再过来看望兰兰母亲,享受农村田园的欢乐。

到达了机场,苏时木坐上了开往段闻之所在的城市的飞机。

随着飞机慢慢提速在跑道上开着,慢慢的脱离地心引力,渐渐离云越来越近……

飞机上段闻之身上一种呕吐感慢慢升起,他担心的看了一眼叶时木,看见她就跟个没事人一样,静静的坐在那里。他心里松了口气,有忍不住怀疑,这不是刚刚病情才好了一点么?怎么感觉看错人了。

飞机平稳的飞着,窗外的云朵慢慢的靠近,并肩,离开。叶时木心里好像是再被小猫的爪子轻挠着一样,有点不舒服,有点憋屈,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她一路都很平静,慢慢的她在这种莫名的感觉中睡着了……

不得不说飞机上实在没有什么胃口,由于上飞机之前还吃过点东西,段闻之就没有去动那盘食物。又想起还有叶时木,本来想叫她醒来,然后给她是,但他看到她睡的那么香甜,不忍心叫醒她。

便盯着她看,下巴,嘴巴,鼻子鼻梁,眼睛,睫毛,眉毛,额头。他看的很仔细,不想错过什么,看到她秀眉微皱,伸手帮她抚平,之后她的睫毛微微颤动,一下子缩起来还转过身去,好像小孩子生气一般。

段闻之看她这有些幼稚动作,嘴角勾勒出一个幅度,揉了揉她的脑袋,就转过身去克服自己的晕机了。

段闻之知道飞机快降落了,坐在座位上。

飞机上的段闻之长舒了一口气,这难熬的晕机时间终于要结束了。欢呼完他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叶时木,她似乎一直没有动过呼吸也浅浅的。有些担心,但是担心归担心,他想她的病情已经好很多了,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了,可能是她这段时间太累了,想睡个安稳觉罢了,别自作聪明了。

飞机伴随着金属划过空气的声音,缓缓降落,慢慢的行驶在滑翔道上……

段闻之一阵恶心,捂着自己的胸口,特别是头晕,一直扶着脑袋。他本来就晕机这次更是,坐的是经济舱,没办法没票了,还要照顾身边的那个“小麻烦”。他现在有些烦乱,得顾着自己的症状,还有看好旁边安睡的小女人,醒了没?饿了不?会不会不舒服?算了算了还是先顾着自己吧。

在这飞机下降的共震的打扰下,叶时木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她感觉自己睡了很久,睡了个长觉,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摆脱了上眼皮粘着下眼皮的烦恼,睁开了双眼,微微的伸了个懒腰。

段闻之感觉到旁边的动静,朝她望过来,微信的说:“你个睡神,终于睡醒了?”还宠溺的刮了一下叶时木的鼻子。

叶时木被他说的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他刮过的鼻头,心虚的说:“哪有?我我我不就是谁了一觉而已嘛。”

“好了,随你怎么说,我们要下飞机了,走吧。”段闻之牵起她的手,把她往门口带。

叶时木刚刚睡醒,迷迷糊糊的,也就任由他带她走。走的时候身子还有点轻飘飘的。

他们一路顺利的走到机场大厅,叶时木扯了一下他的手指:“等一下了,我还有点晕晕乎乎的,我们坐会好不好?就休息一会~”叶时木扯着他的手撒娇到。

段闻之又有什么办法,只好顺着她的意,在候机区休息。

叶时木似乎还有些困,她现在有点嗜睡,她就理所当然的考着段闻之的肩膀,小睡一下。

这时候,段母挽着段循缓缓走进大厅,段母一脸的不可一世,好像是世界首富的夫人一般盛气凌人。两人丝毫没有发现两个“不速之客”的来到,叶时木依旧靠着段闻之的肩膀小睡,段闻之则用另一只手看手机,被她考着的手似乎不敢动,好像是害怕会打扰到她。

段母进入大厅后就不断吐槽这个机场,说着自己家有多好,旁边的人对她有厌恶。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