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想de世界_序章:NO.00000001黑白世界“反抗者”李想(百年李想)

霸道总裁 2020年05月23日

我想要呼喊,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某种黑暗而又熟悉的事物扑面而来,等我反应过来它是谁时,沉默已经笼罩了我。

色彩在快速地消退,取而代之是单调的黑白灰。自由节节败退,被秩序逼到最后的墙角。星星从灰色的天空中消失,人们不再抬头仰望,就像它们从未存在一样。无数由混凝土包裹着的种子从天空落下,砸入土地,汲取尘埃和噪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成长成一栋栋摩天大楼,被堵住道路的行人们面对如此奇特的情景也不过是掏出手机,开始搜索另一条能够通向单位的道路。汽车一边行驶一边从尾气管中排出一个又一个臃肿又丑陋的小精灵,他们互相谩骂,取笑然后厮打。只有当有人经过他们的时候他们才会停止争执然后一脸坏笑地争相跳入经过者的身体中。

我知道自己已经失败了,在这场秘密战争中。失败的代价过于沉重,现在所见识到的不过是其中的一部分。我感到胸口有些闷伸手抓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被换上了西装,过紧的领带让我喘不上气,我想要扯开它但手却不听使唤。一切正在飞速地变化,包括我自己。我明白即便是自己也坚持不了多久,外在的变化只是开始,我开始记不起我曾经喂过的猫的名字,她的笑容也越来越模糊,手腕上刚刚出现的手表对我愈来愈有吸引力,我开始急切地想要知道天气的变化和日程的安排。

“这就是世界本来的样子。”一个傲慢的声音从我耳边响起。“你,应该说是‘你们’,你们妄想着改变她的面目。但你们不会成功。”在这样的一个黑白的世界当中,身着紫色西服的“先生”显得十分突兀,在世界已经失去色彩的现在我竟然认为他那别扭的红色高脚帽有些好看。他兴奋地挥舞着拐杖,宣誓着自己的胜利:“因为你们无法改变世界本来的样子!哈哈!”他再次重复着自己的胜利宣言,接着便捂着肚子狂笑,笑得脸上的面具差一点掉下来。这或许是我一睹“先生”真容的唯一机会,不过很可惜,他马上扶正了面具。

“……”我想要反驳,但沉默实在过于沉重,我刚张开嘴唇它便像决堤的洪水一样迅速冲入口腔,抵消我的声音以及想要反驳的想法。“你的孩子我管不了。”在这一切开始之前的某个下午,在我隔着一道薄薄地墙听到这句话时也曾有过这样的感觉。沉默一直存在,只是我之前无法感知到它。

“本来我是很想直接消灭‘你们’,这也很简单,甚至还没有打个响指费劲,我只是想一想便已经让你们消失一半了!”先生在我面前夸张地走着正步,满意地说道:“但是我没有,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们实在是太有趣了!天哪,尽管所有的事物都称呼我为‘先生’但我却并不像‘先生’那样无聊。简单来说,我喜欢找乐子!”他的帽子因兴奋而抖动:“你们,实在,是,太有趣了!”他手舞足蹈:“而每到这个时刻,你注定失败的时刻,你的反应都很有意思,就像吃掉蛋糕上的樱桃一样,品尝这一刻是我的至高享受。那么这位‘李想’,你现在的感受是什么呢?悲伤,愤怒还是说得知自己即将解脱的喜悦呢?”他将拐杖伸到我的嘴边,假装那是一个话筒,而我则是这位兴奋记者的采访对象。

“……”

“哇偶,对了,沉默!沉默让你说不出话!好了,小家伙们,听话暂时离开他一会。”

“……”

“喂?可以说话了!”

“……”

“傻掉了吗?喂!”面前某人的手在我眼前摇摆。他是谁?这里是那里?我又是谁?我的记忆出现了问题,我开始想不起自己以及这一切。

“李想。”另外的某个声音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是谁?是在叫我吗?我是叫李想吗?”我转身,像四周张望,寻找声音的主人,然而除了我面前的那个诡异的男人和匆匆路过的行人外,我并没有发现。

“哈哈哈哈,怎么了?是疯掉了吗?绝望地出现了幻听?哈哈哈哈哈……”面前的,带着面具的诡异怪人似乎对我的行为感到很开心,他是什么回事?“喂!”我推开他,他的身后也没有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我真的如那个怪人所说?出现了幻觉?

“李想。”在第二声呼唤发出的瞬间,我惊讶地发现自己身处在了一个另一个不同的金色空间:被枫叶掩埋的车厢,生锈的已经废弃许久的摩天轮还有一个破败的船上小屋,脏兮兮的玻璃透露出这里已经很久没人居住的事实……这里一片荒烟曼草,却没有让我心生失落,相反我感到十分温暖。我蹲下来,扒开树叶,一只破旧的溜冰鞋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本想略过,却有一种强烈的冲动让我端起它,手指触碰的瞬间一段记忆流入我的脑海:一个兴奋的小女孩拆开包装,看到盒子里崭新的鞋子发出兴奋的叫声……而此时端着这只鞋子的我似乎也能感受到这份喜悦。这真是无比奇妙的感觉,空虚暂时离开了我的身体,虽然它一会就会回来。

“这里所放置的,是梦想的残骸。”声音从我的身后传来:“尽管残缺不全但它们仍是梦想。而梦想会带来希望,一向如此。”她缓缓从枫树后走出,靠到一旁地车厢上:“好久不见了,李想。”她冲我微笑道。就像用钥匙打开了门一样,那无比熟悉的笑容让我回想起了一切。

“你是……”

“不用了,我想起来了。“

“是吗,亏我还准备了这么多……”

“谢了。”

“……不客气。”

我放下溜冰鞋,转过身,一道门出现在我的面前。“你不必回去的。”她说道:“留在这里吧,就我们两个人?”如果在这个时候回头,一定会看到她强忍着眼泪的难看表情。“再见。”我忍住了强烈的,想要转身的欲望,握住了门把手。

“你不可能赢的了他的!!”看,还是哭出来了吧。我一咬牙,推开了门。“‘我’的确赢不了他。”我在心中苦笑到。

“喂!喂!怎么又愣住了?”先生还在原地打量我,我毫无反应的行为让他有些恼火。他或戳或喊不停地刺激我希望我能有些反应,在多次尝试无果(其实也就是用拐杖捅我)后,他十分失望:“这次的个体好无聊呀,这么快就被转化了……”他像一个没有在节日得到自己想要的玩具的孩子般沮丧,他看了看挂在腰间的金色怀表,又吹了吹面具上别着的镜片。摘下手套,打个响指,面前随即出现了一道门,这便是先生的能力,尽管是凭空出现得看起来却又那么的合理,我已无法想象这里没有门的样子,先生的力量是如此的强大,他的一举一动所改变的不仅是我的感知、观念,还有存在的本身。这让我再次意识到失败已经无法逆转,先生看上去无懈可击,至少现在的我无能为力。

“唯有寄于无限的可能,才能有一丝的希望。”这正是我回来的理由。正当他把门推开了一个小缝的时候,我抬起头:“我输了。”

“什么?”

“但‘我’会赢的。”

“嗯?”正准备离去的“先生”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哈哈,看来还有点意思,你凭什么认为自己会赢呢?渺小的存在?”

“你们。”

“什么?”

“你说了‘你们’。”

“你们?什……!该死!!”反应过来的先生想要马上关门,但为时已晚,有什么东西飞快地从门缝溜了进去,只留下了一串金色的轨迹。

“该死!该死!该死!”气急败坏的先生胡乱挥舞着拐杖,他的脚到处乱踢,即便他的周围并没有什么能够用来踢的东西:“你们总是要阻碍我!!该死的李想!你们以为能够靠这些小花招取胜?它只会让你死的更惨!!”愤怒的先生朝李想走来,他抓住李想的衣领,轻松将他提起来。同时整个城市的上空开始电闪雷鸣,狂风怒号。厚重的积雨云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而漩涡的中心便是这既是一切的起点也是一切终点的屋顶。即便之前街上那些对异常毫无反应的人们都开始了逃命,疯狂扩张的摩天楼也停止了成长。愤怒的先生是恐怖的象征,他领万物感到恐惧。而招致他于此的人将会承受可怕的后果。

“交给你了,李想。”说完李想便闭上了眼睛。拥有美丽开头的故事不一定拥有美丽的结局。梦想也许会发光,但终会像枫树叶一样凋零然后来到这里。

少女在此伤心地哭泣,哭声在废墟中回荡不断。远处的一颗巨大的枫树干上的最后一片金色叶子缓缓掉落,飘在空中的它慢慢地变成了一张照片,照片中的少年与少女正在开心地笑着。他们为什么笑的如此开心?似乎不愿让人去思考这个问题,一阵微风将它吹向了远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