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祸世 第723章:望极春愁_斩华浓

霸道总裁 2020年05月23日

“那诡异的小球!”

颌天的身上,是那个东西。

“你怎么搞的?居然能这样子做,要不,你就成为一粒种子,我把你种了。”

她也不知道怎么去将这东西拿走。

这鬼东西居然是训蛇人的的毕生心血所作。

它就像一颗雷震子一样,但也不是雷震子。

确实没有那么惊天动地的气息,也不是一炸就完了,一切都成为了乌有。

它是细水长流的。

现在,颌天想去躲避,但是,那小球也是很奇怪的东西,却死都不让颌天摘下它。

她用了无数种方法,想撵走这东西,却没有用处。

因为这东西的吸附力很强大,颌天用手抓,甚至逼急了,用自己的感知驱赶,也没有任何用处。

“我总不能这样子吧?”

那小球,就像一个人的拳头大小,仿佛是一颗心脏,但是却一直没有跳动。

像一个人的厚脸皮一样,确实无法去打碎的。

她想着,心中又多出了阴霾。

“你可以先停一停。”

“我怎么停……”

洛烟波句句有理,她也很信服。

现在,他建议自己停下来?

是什么意思?

“它会将我操控的,我好怕……”

一时间,颌天已经想到了自己的过去,那些辛酸的历史。

她只能采纳洛烟波的建议。

“以静制动。它是一个动态的东西,但是我有一个方法……”

那小球会趋利避害,但是它,现在却已咬紧了颌天自己不放。

这是真的,一辈子都不会放掉一样。

它的力量很大,若是在一个点上拉扯的话,就会被反拽得趔趄,这就不好。

“这小球,也是金口难开的。”

颌天不得不这样子说,这球应该是成了精吧?

它的身上,有那么鲜明的刺激信号。

“用剑?”

“没想到,你又猜对了。”

剑……

一把剑,可以做些什么东西?

颌天知道,它可以用来砍瓜切菜,还可以用来秀气地疯狂杀人。

现在?

是用它,去将一个毒瘤割舍。

是那个神经的球。

她就要看看,自己和它拼刺刀,会怎么样?

一时间,她的心情一抖,天地之气也就直接涌现出来。

“借我一用。”

他的意思是在于--

“你去操控?”

这把剑,看上去很显然桀骜不驯。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洛烟波居然可以这样子宣告自己的实力所在,他好像不是在吹牛。

“你会这样做……”

她轻微地表达出自己的惊叹。

“对我来说,因为我是一个灵体,还有那一滴血的滋补,两者相加,这样做可能成功。”

“它会不会听你的话?”

颌天都不敢说,自己可以将它制服。

她略略感觉到不太正常。

“相信我,我可以这样做。”

真的吗?还是一个幌子。

“这样子,试一试吧。”

瞬间,颌天只觉得自己在下坠。

一把剑,已经从她的脚下脱落了,她立在地上,顷刻间,身后却传来一阵像是什么东西在摩擦的声音……

“我的身上?”

那声音就像是哀鸣,但是这种不知不觉产生的恐怖,就已经出现了。

“一刀切了,足矣。”

她的耳畔,只有这一个声音。

声音轻轻柔柔,但也是格外无情的。

她将自己的耳朵扯了扯,还以为身后的动乱,会很快平息。

但是,她却错了。

她的衣服被扯动,她构想的,是一片刀光剑影。

但此刻,那一把剑却已经以最轻柔的方式,去缓解颌天受到的打压。

颌天的身后,就是那个可恶痴缠黏着的一个小球。

小球是黑色的,通身都是一种污秽不堪的气息。

虚其心,那一把剑也开始袭击。

仿佛那个球,也是不值一提的。

但是它身上的奥秘,却和绝密有着一拼。

是一种凶狠的感觉传来,剑气,在颌天的眼后飞舞,狂乱不休。

她想了想,还是在这里静观其变,因为她不知道这里的形势如何,洛烟波是不是对这些事情所羁绊,他要控制这一把剑的走向,自然也是无心顾及她。

那只小球不知道怎么搞的,全身都是黑色。

会将自己污染?

她有些委屈,最终却已经无言以对。

颌天身后,却突然间传出了一道犀利剑光。

在她的心,被震撼住的同时,颌天已经用感知发现,那一束剑光,在眼前闪烁不定。

洛烟波咬牙切齿的声音传出。

“你可知道,它就是一条蚯蚓,穷追猛打也没有用处,它自然会在这土壤之中潜游,并且庇护自己的平安。”

“那么,你想干什……”

突然间,从颌天的耳畔传来的,是惊天动地的声音。

剑气?

“你,你轻薄我?”

她的后背一凉,也不知是什么原因。

但是在此时,她的心却已经感觉到了什么信息,所剩无几的,是颌天的理智。

“唔,你……”

“等下,不过是一个小裂缝罢了,也没什么。但是小球跑了,亏有问题了。”

“这倒也是。”

将她的衣服也刺破了一小块,那一把剑爆发了自己的神威。

那一个还在被洛烟波操控小剑穷追不舍猛打的小球身上,已经是屡次被打击了。

虽然还是这样严峻的场面,但是洛烟波好像是黔驴技穷,这小球在洛烟波安排的攻击中,上下流转。

它像游鱼一样欢快,但是却为此而放弃了自己的利益。

譬如说,这鬼东西,风风火火。

它,本来是留在颌天的身上,万古不变的。

但现在,它已经被这剑气消了不少的黑气,为了报仇,为了将自己的权威挽回,它就只能这样子做了。

迫不得已?

它和洛烟波操控的小剑间,自然会产生一些战争。

但此刻……

却几乎是尘埃落定?

“应该是快完成了埋入土中的任务……”

什么?

埋入……土中?

没有什么可以改变的机会了呢,它的身上,如今也是一片的黑色宛转,但终究会化成过眼云烟。

因为它的眼前,是沾染了纯净气息的剑。

这把剑,却比一般的剑,有头脑些。

至少洛烟波也不是一个傻子,他的麾下,也是如此。

但是,将它种下去的话……&#x767E&#x9540&#x4E00&#x4E0B&#x201C浮光祸世&#x722A&#x4E66&#x5C4B&#x201D&#x6700&#x65B0&#x7AE0&#x8282&#x7B2C&#x4E00&#x65F6&#x95F4&#x514D&#x8D39&#x9605&#x8BFB&#x3002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