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兰斯·波特 第100章 怄气_烟猫

霸道总裁 2020年05月23日

当兰斯讲述完他的梦境之后,斯内普的脸已经黑得不能看了——他完全没有了刚刚的悠闲自得的样子。

“这……这不可能!你能梦见他,说明你与他之间有什么联系。”斯内普说话的时候,几乎每个字都像是狠狠地咬着牙根,这让他的面容变得更加可怕起来:“你从来都没有直面过神秘人,他怎么可能有机会与你关联在一起?!”

“我觉得与其说是我与伏地魔联系在一起,倒不如说我与哈利联系在一起。”相比于斯内普,兰斯倒是十分平静,他在用手摞起十个金加隆,这是斯内普刚刚给他的,“我与哈利之间的共通性不是一次两次了,从上个学期开始,每次我受伤或者昏迷的时候,都会梦见与哈利相同的东西。”

“你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斯内普严厉地望着他,“这种事情你怎么可以一点都不对我说?!”

“对不起,我还以为这是双胞胎之间的心灵感应之类的……”

兰斯的话还没有说完,斯内普就已经摇起头来。

“你没有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兰斯。没有双胞胎会互相梦境对方的梦境。”他说,“这只能说明你与波特之间有某种联系,所以当你的头脑最放松、最脆弱时,你们能够相互感应。更要命的是,这说明哈利·波特与黑魔头之间也有些关系,如果有一天,他意识到了这件事……”

兰斯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他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变凉。

“……他可能会反向利用我们做些什么。”

“是的。”斯内普说,他靠在椅背上,表情忽然变得平静了起来,“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你想听哪一个?”

“呃……坏消息?”

“黑魔头本身就是一个摄神取念的大师。”斯内普说,“他能够看透人心,能够随意地进入别人的大脑中,并且知道他们是否在撒谎。”

“这消息真够坏的……”兰斯嘟囔道,“那好消息是什么?”

“好消息是,现在神秘人仍然十分虚弱,我认为他短时间内无法回到自己的巅峰期,这让我们有了更多的时间准备。而更巧的是……”斯内普悠然地说,“你的面前正坐着一个极有成就的大脑封闭师。”

兰斯忍不住笑了。

“还有什么是你不擅长的吗,西弗勒斯?”

“所以我希望有事情发生的时候你能多与我商量。”斯内普说,“有的时候,我比你想象的更加能够帮得上你。”

“我知道了。”兰斯大大地叹了口气,“我真的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不然上个学期我一定从昏迷中一跃而起去找你。”

斯内普短暂地勾起了嘴角,然后那笑容迅速地消失了,看起来男人比他表现出来的还要焦虑。

“这件事我要与邓布利多好好商量商量,你与波特下个学期必须要开始进行大脑封闭术的练习课程。”斯内普说,他站起了起来,“宜早不宜迟,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这两天就要开始。”

兰斯看着他,随着他的起身而抬起头。

“学习大脑封闭术的方法,就是一直被摄魂取念攻击,直到我能够抵抗它,对吗?”

“是的。”斯内普沉声说。

他这样了解兰斯,兰斯只问了这一句话,他便已经知道兰斯在想什么了。兰斯仍然抬着头,他的面容变得有些疑虑。

“你知道我不想回忆起以前的事情。”他轻声说。

斯内普望着兰斯那碧绿色的眼眸,他俯下身,伸出手,抚上了兰斯额前的碎发。

“那就控制好自己的大脑,不要让我得逞。”男人缓缓地说,他的声音残忍又温柔。

兰斯愣愣地看着他,似乎不敢相信斯内普真的忍心这样说。与此同时,门铃声响起。兰斯仍然望着斯内普,当门铃响了五六声之后兰斯才恍然清醒,他推开椅子站起身,向着大门走过去,斯内普仍然站在桌子的旁边看着他。

兰斯打开门。

“对不起,我不需要任何纪念物品——”

他的话戛然而止,因为站在门外的不是刚刚的爱尔兰队球迷们,而是小天狼星。

小天狼星的气色和身体有了明显的好转,他现在就像一个普通人一样,看不出曾经在阿兹卡班所受的折磨。他穿着一身简单又干净的深色老款西服,脸部的胡须也被打理过,比上个学期时年轻了许多,这让兰斯隐约能够看见那个在爸妈婚礼照片中的那个年轻人。

“你好,小天狼星。”兰斯上下打量着布莱克,他为男人的改变既吃惊又高兴,忍不住又问了一遍,“你好吗?”

“哦,你好,兰斯。”小天狼星伸出手挥了挥,不知道怎么的,他的动作有一些局促,“我……呃,我很好,你呢?我的意思是……事情真相大白后,我没有给你添麻烦吧?”

“当然没有,霍格沃茨里的人都把你当英雄。”看见小天狼星的样子,兰斯总是忍不住想要更加柔和的跟他说话,“你呢?生活得怎么样?”

“还成。邓布利多先生说服了魔法部赔给我了一大堆金加隆,虽然我觉得我宁可用这些钱去砸那些官员的脸——我差点就那么做了,幸好他拦住了我。”说到这的时候,小天狼星明显高兴了一些,“卢平被我拽到了我的家里去,陪了我一个月……我猜他要烦死我了。”

兰斯也跟着他笑了起来,然后两人都沉默了下来,互相看着对方,小天狼星专注地望着兰斯,那神情证明主人的思绪已经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你来找我是有什么需要我的帮忙吗?”兰斯不得不出声提醒道。

小天狼星疑惑地眨了下眼睛,然后才一脸恍然大悟,像是想起了自己在干什么。他伸出手在自己的兜里掏着什么,然后掏出了两张纸票。

“哦,对……呃,这个……我是想……对不起,”有一张纸从他的指缝之间掉落,小天狼星迅速又手忙脚乱地在空中接住了它,他双手拿着纸票,给兰斯看,“这个是魁地奇世界杯的坐票……一等座。就是那个全是魔法部愚蠢的官员的包厢里!”他忍不住激动了起来,说完这句话后又迅速平静了下来,“是他们给我的。我是想……我本来不想理他们,可是我想起来你或许想去看,所以……所以我接受了。”

说完之后,小天狼星就屏住呼吸看着他,手中还小心翼翼地捧着那两张纸票,等待着兰斯的答复。无需置疑,小天狼星十分地紧张,因为他如此地全神贯注的等待着兰斯的表态,以至于让兰斯产生了一种被大型猛兽盯着看的错觉。

“哦,小天狼星……”兰斯半感动半感慨地说,“这真是太好了,你没有邀请哈利吗?”

“哈利会和着韦斯莱一家去,他也得到了一等座。”小天狼星说,“我猜斯——”小天狼星努力了一下,似乎仍然无法说出斯内普的名字,干脆说道,“他肯定不会对这些感兴趣,也不会带你去看的,所以我才想着来找你……”

说完这些话,小天狼星便又眼巴巴地看着他。

兰斯无奈至极地笑了。

“我真的非常非常开心你来找我,小天狼星,这真的很棒,可是……”

可是事实上,兰斯真的对魁地奇没有什么大兴趣,好不容易有一场魁地奇比赛是他不用上场的,他又怎么可能去人山人海的现场观看呢?马上就要四年级了,他在暑假还准备研究一下自创咒语……而且更早的以前,卢修斯就已经邀请过他,并且被兰斯回绝了。他实在是不想去人那么多的地方,而且是炎热的夏天,要和一群狂热又愚蠢的魁地奇粉丝们挤在一起……

小天狼星似乎没有听到他的‘可是’,以为兰斯真的很高兴,他便也高兴起来,“我就知道你会感兴趣的!你可是找球手啊,和你的父亲一样那么出色——”

“虽然很高兴你对他有着良好的评价,但是说到出色——这恐怕和他父亲没有任何关系。”一个冷冷的声音从兰斯的身后传来,斯内普仿佛是兰斯的影子一般站在他的身后,“他这样出色,都是我教导的结果。”

“你教导的结果?”小天狼星嘴角的笑容一下子就消失了,他的脸上完全不见了刚刚与兰斯时的忐忑和不安,此刻他傲然地看着斯内普,“我说的出色,是兰斯在魁地奇上的出色。你敢说你曾经教导过他如何飞翔吗?笑话,那是因为詹姆的血液在他体内流淌着,他天生便该如此优秀!”

斯内普面无表情地瞪着小天狼星,愤怒和厌恶无声地在他的眼眸中打转着。很少有人能够几句话把斯内普气成这样,小天狼星算一个。

“我最烦的……”斯内普轻声地呢喃着,像是有一条冰凉的蛇在黑暗中吐出信子,“就是你们的这种表情……无礼又傲慢,深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一个无脑的白痴……”

“论无礼和傲慢,你要是说自己第二,没人能够敢说自己是第一。”小天狼星嘲讽道。

兰斯夹在他们的中间,感受着两个大人杀人般的目光在自己的头上流动着,忍不住无奈地说,“先生们。”

两人同时侧开目光,冷哼了一声。

小天狼星半蹲着直视着兰斯,他的神情又变得温柔了起来,伸出手摸了摸兰斯的头,“跟我去看魁地奇世界杯吧,你的朋友们都在那里。”

“小天狼星……”兰斯有些犹豫地撇开目光,下意识地想要看向斯内普。

“跟他去吧。”斯内普冷冷地说。

小天狼星和兰斯都吃了一惊,他们看向斯内普,斯内普只是双手环胸,冷然地望着小天狼星,然后转开了目光。

“正好这两天我要回学校去找邓布利多,下个学期还有一堆事需要布置……可是先说好,”斯内普又看向小天狼星,冷冷地说,“既然兰斯与你出去,那你就要负责好他的安全。不然——”

“不用你威胁我,斯内普。”小天狼星有些厌恶地看着斯内普,并且尽量将自己的情绪隐藏下来,“就算我死了,兰斯也不会被伤到一根汗毛。”

“……最好像你说的那样发展。”斯内普冷哼了一声,他转过身,冲着屋内走去,并且利落地挥了一下手,“兰斯,给你五分钟收拾好行李与他离开这里。……超过五分钟我就觉得门口要有虱子跳来跳去了。”

“你怎么不在自己的头发里抓抓呢?”小天狼星翻了一个巨大地白眼,他转过身蹲在门口台阶上,嘴里嘟嘟囔囔地骂着什么,以兰斯的经验来看,绝对不是什么文明用词。

他只听懂了一句话,大概是:

“——老子变成人的时候才没有虱子呢!”

兰斯忍不住叹了口气,两个‘教父’都如此像小孩子般怄气,让他忍不住怀疑起来,到底他和他们,谁才是那个即将上四年级的学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