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妻太甜:偏执老公宠上瘾 第574章一根无形的刺_宫宛白

霸道总裁 2020年05月08日

这难免激起了林巧心里面的嫉妒作祟,所以,回来以后便大肆跟八卦的女同事宣扬苏牧的不好,才引发了后面的这些事情。

可是,林巧出来以后等了好一会儿,见了来人,才感觉到不对。

可不就是上次在火锅店里面碰见和高然一起的那个女人?

苏牧今天穿着一件宽松的米色毛衣和驼色长裙,脸上不施粉黛,这一眼看过去,仍然是那样不怎么起眼的样子。

林巧微抬了抬下巴,看向苏牧,眼神中有不屑的神色。

苏牧走到林巧面前站定,与此同时,高然也走了过来,他站在苏牧旁边,不发一言。

苏牧看一眼高然,意思很明显,是她不需要他站在这里陪她,可是高然看了一眼苏牧之后,就垂下眼睛,也没有要打算走的意思。

“为什么要把那天见到我和高然的事情弄得全公司都知道?”苏牧没有称呼林巧,第一句话便是直接问出困惑了她许久的疑惑。

林巧看一眼苏牧,此时高然还在旁边,苏牧这样不留情面的质问,让林巧有些猝不及防,一时间神色中显得有些狼狈。

“什么意思?”但是,林巧自然不会承认这件事情是她做的,所以她装作不知道,跟苏牧打哑谜。

苏牧冷笑一声,这个时候的她一点也不似平日里的温和,周身散发着冷凝的气场,苏牧冷起来的时候,倒是和秦少凌有几分相像。

“装有意思吗,我就不再问你这样做的目的了,反正就是对我的敌意。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就是因为你这一时的口头之快,严重地影响到了我的生活,希望你在做出一件事情的时候能够想想会给别人带来什么样的后果。”苏牧看着林巧,后者像是打定了一副咬死不承认的样子。

苏牧的这番话说得有些狠厉,高然也看向了林巧,似是在打量她脸上的表情。

林巧因为的确是自己心中有不安,所以这下被苏牧直击要害,只觉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又有什么资格断定是我对你做出的这件事情!”林巧一时之间也想不出别的什么话来反驳苏牧。

只觉得苏牧和高然都在淡淡地看着自己,他们没有逼她,可是却无形中将她逼到了一个死角,难以自救。

这个时候,林巧只觉得在这个狭窄的空间,让她难堪异常,也管不上什么三七二十一了,转身就瞪着高跟鞋回了办公室。

高然看着林巧,刚想要将她叫住,苏牧却摇了摇头,“她好像比我想象得,要难以沟通一些,我觉得没有必要再跟她进行无意义的交流了。”

高然皱了皱眉头,说:“那怎么办,这样下去,很影响你的工作和生活。”

虽然高然以前是完全懒得理会这些毫无意义的别人口中的话,但是,直到今天看着苏牧无辜遭受这些莫须有的不公对待。

他才觉得,原来流言是可以带给别人如此大的伤害。他看得出来,苏牧不是一个可以轻易被别人的三言两语就影响到的人,如果不是确实给她的生活造成了影响的话,也许她根本就不会在乎。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要数最无奈的还是苏牧,尽管话题的中心是她和高然两个人。

但是,大多数关注这些话题的都是一些女性同事,自然话锋也是直指苏牧的。

没有人会在私底下讨论说高然如何如何,只会嘲讽苏牧配不上高然,讽刺她没有自知之明。

总之,就是运用她们的脑袋中能够想象出来的最尖锐和刻薄的话来形容苏牧。

事到如今,苏牧也想不出什么其他的办法,毕竟这种事情并不是一张嘴在说,是也许你根本都不知道有谁。

她们没有明面上指着你的鼻子讽刺你嘲讽你,但是,这件事情就像一根无形的刺。

苏牧不知道,下一秒会有谁将她的其他什么东西给丢掉,会有谁在背后偷偷给她使绊子。

这种迷茫无知的感觉让苏牧很挫败,她甚至已经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要做些什么,原本让她干劲十足的工作此时像被突然打断。

她看着那些数据,却只感觉心烦意乱,再也不能够静下心来好好完成了。

苏牧在心底无声地叹了一声,对高然说:“还是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好好想想。”

说完,她便转身离开了,高然看着心情有些低落的苏牧,不由得也觉得有些无奈,同时,他也感到有些无措,面对这些事情,他好像真的不能够给苏牧什么帮助。

苏牧再回到办公室,只觉得一阵疲惫,根本无心于工作,她看了看墙上的时钟,仿佛定格了似的。

她有些走神地玩了会手机,直透不过气的感觉。过了一会儿,她默默地将电脑关掉,收拾好桌面和包包,离开了办公室。

这是苏牧第一次上班早退。

秦少凌在办公室里看着电脑,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叫了郑秘书过来:“这周要开会用的报表,怎么还没交上来?”

郑秘书顿了顿,说:“这项工作白经理是交给了苏牧小姐去做的。”

听见苏牧的名字,秦少凌的眉头皱了皱,他突然想起来,这几天他忙于工作,也没有再难为苏牧做家务或是什么别的了。

一般他回去地也比较晚,所以除了早上的时候打个照面以外,他好像也没怎么跟苏牧交流。

“把她叫过来。”秦少凌想了想,发号施令。

其实这种事情秦少凌完全可以让郑秘书找到白经理问责施压的。

郑秘书应了声好,过了一会儿,是出去打个电话的功夫,又进来办公室了。

他有些为难地道:“总裁,苏小姐此时刚好不在办公室。”

秦少凌看了看手机,有些不满地说:“现在上班时间,不在办公室在哪,报表也没完成,人还找不到了。”

郑秘书其实在心里有些冷汗,说不定人家只是上个厕所或者是有些急事出去了一会儿呢,就被秦少凌给这么数落了。

秦少凌说着,还是划开通讯录找到了苏牧的号码,拨过去,好一会儿也没人接起来,秦少凌有些不耐地挂掉。

原本,秦少凌只以为苏牧是短暂性地找不到了,可是到了晚上回到家里的时候,他发现屋子里空无一人。

因为平时他回来的时候,总会有一两处光亮处,即使没有跟苏牧打照面,也能够知道她是在的。

而现在,俨然还是一副早上离开时的样子,茶几上还放着今天早上没喝完的咖啡,没有人清理。

往常秦少凌已经习以为常这种生活,也根本没有想什么其他的,可是现在,虽然只是少了一个人,却好像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空空如也的房子里,没有光亮,没有人气。

秦少凌一开始的惊讶和些许落寞的表情此时完全被恼怒取代,他马马虎虎地在玄关将鞋子一脱,随便穿了双拖鞋就走到沙发处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然而,电话那头不再是无止尽的“嘟”声,而是温柔而千篇一律的,“号码百事通提醒您,机主已关机”

秦少凌低骂了一声,一把将手机扔进沙发里,他也没有意识到,为什么自己会如此恼怒,会莫名的烦躁,只是觉得心里有一处很不妥贴的感觉。

在沙发上坐了好一会儿,秦少凌还是拾起沙发角落那尚未熄灭的光亮。

现在已经将近晚上十二点了,但是郑秘书的声音仍然一如既往地清明。

“现在,马上,我要知道苏牧到底怎么回事。”说完,没有等到郑秘书的回答,将电话随手挂了。

然后,他烦躁地将桌面上还没来得及收拾的那瓶咖啡扔进垃圾桶里,走到冰箱前面,打开来看,里面井井有序地陈列着许多食材和饮料,秦少凌却找不到一样合自己胃口的。

他记得,苏牧的厨艺不是很好,做出来的东西卖相也不怎么好看,但是,吃到嘴里倒也还算满足。

她的动作总是懒懒的,像是总有些不情愿一般,会做的就那几样,似乎番茄煮面最拿手。

待到秦少凌洗完澡后擦头发的时候,郑秘书的电话才复了过来,“总裁,我了解到,苏小姐最近似乎跟办公室的同事相处有些问题。”

秦少凌听言,将湿哒哒的毛巾随手搭在椅子上,说:“她这性格,也能跟别人闹矛盾?温温吞吞。”

郑秘书:“是这样的,最近办公室有流言关于苏小姐的,是她和技术部的一名男同事来往过近,被同事所议论,似乎还因此被办公室的同事为难,为此苏小姐还发了一通脾气。”

郑秘书的这段话说来是平铺直叙,可是在秦少凌看来却有好几个重点,跟男同事来往过近?苏牧发了一通脾气?

“所以,是真的来往过近吗?”电话的这头秦少凌顿了顿,问。

这问题有些猝不及防,郑秘书一时不知道作何回答,这好像不是最重点啊?

“这个,这个还有待考证。”郑秘书只好斟酌着中肯地回答了。

郑秘书说完,秦少凌又莫名其妙地将电话给挂断了,这让郑秘书感到一脸懵逼。

秦少凌冷哼一声,他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跟办公室里面的同事起了争执,原来是因为跟男同事来往过密。

郑秘书不回电话还好,回的这样一通电话,只让秦少凌觉得更莫名地烦躁起来了。

他试着又打了一次苏牧的电话,原以为还是那让人心烦的移动声音,可是却意外地被接通了。

苏牧下午离开办公室以后就去苏母家附近的超市买了些蔬果和菜,准备去苏母家里做饭吃,她觉得最近这段时间的心情都不怎么好,这个时候最让她能够安心和有安全感的,就是苏母。

可以算是翘班回家休息了,苏牧隐隐感到有些不安,因为今天她已经不打算回去了,只想在母亲家里好好地休息休息。

等到她想起来要跟秦少凌说一声的时候,手机已经没电了,而刚好苏牧跟苏母一同在客厅里看着电视剧,所以一时间也有些惰性,便暂时先搁在一旁了。

跟苏母这样谈谈心,看看电视剧,再去洗澡?意列┯械拿坏模??靡惨丫???愣嗔耍?畔肫鹄匆??只?涞纭

原本苏牧想着这么晚了,也没必要再跟秦少凌说了,明天要是碰上了他没问起,也没什么,要是问起了,解释一两句就好了。

所以,当苏牧重启手机的时候看到秦少凌的未接来电以后,很是有些惊讶。

她思量了一下,刚决定回一条短信给秦少凌,秦少凌的电话又打了过来,苏牧一时间有些不可思议,顿了顿,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忙接了起来。

“你怎么回事啊?”还没说话,电话那边劈头盖脸地传来秦少凌语气不是很好的问话。

“啊?”苏牧有些心虚,以为秦少凌是生气自己没有回去给他搞卫生和准备晚饭,“那个,我今天来我妈家里住了,手机没电,本想发个信息告诉你一声的。”

“呵,你做事情就这么没有交代的吗?你不知道这样给人家带来什么不方便?”秦少凌听了苏牧说在她妈妈家里住,语气松了些,但是还是带着些责备。

苏牧心想,能带来什么不方便啊,她没做晚餐,他一个电话助理马上就可以将山珍海味捧到他面前。

不过,这件事情倒的确是苏牧理亏在先,所以她也只好态度诚恳些:“对不起啊,我下次会注意的。”

说完,秦少凌像是还是不解气一样,但是又不知道说苏牧些什么好,一烦躁,又将电话给挂断了。

第二天一早,苏牧刚到办公室没多久,白经理便走到她的位置前面说:“小苏啊,之前交给你的那份报表做好了没有?上头催着要了。”

苏牧愣了愣,忙说:“不好意思啊白经理,还有个收尾,我尽快搞定。”

白经理点点头,摆了摆手说:“事急则缓,不要太着急出错了。”

这下子,苏牧一时间也没有别的心思想什么别的事情了,便一门心思地投入工作当中。

秦少凌到了办公室后,还是将郑秘书叫了过来。

郑秘书进来的时候,秦少凌正在用手指有节奏地敲着桌面,他看了一眼郑秘书,说:“你昨天说的那件事情,谁是始作俑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