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亡法 七十七章 菲尔普斯_墓涂

霸道总裁 2020年07月08日

“老板!”飞利浦腼腆的叫了声,瞧着眼前茫茫不见边际的海岸线兴奋异常,未来这里将会修建起一座由他设计的港口.

看着凯伦,心底满是激动,这个让他鄙视的荒原强盗现在却让他感受到久违的亲和感,对方完全是将自己的当成称号强者看待的,这份尊重他从没享受过。

他没多说,确实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感激,宣言,这些都是多余的,现在只能拿起号角,完成他在家族最后一项使命。

从下一刻开始,他就要为闪金镇服务了,不,确切的说是为自己服务。

呜!呜....

号角声并不响亮,像美人鱼的歌声,透着一股别样的韵味。

等飞利浦连吹动三下后,在海面的尽头出现了一个水蓝色的圆点,圆点越来越大,化成独木舟般大小,但转眼过后已由普通草屋一般,最后,当正式靠近黄金港的时候,已完全成了一艘五层楼高的巨型货轮。

还未靠近,货轮席卷的海浪已溅了三米之高。

魔力货轮,以魔晶为核心,以魔力为主导的巨型运输型船只,承载着海洋货物的运转重任。

钢铁外壳,冲天的魔力烟囱,轰隆隆的震动声,无不显示着这个巨无霸的非凡。

现在凯伦终于知道为什么飞利浦说黄金港小了,这艘货轮一靠岸,十分之一的港口就没了。

这个巨无霸的长度,竟和闪金镇有的一拼。

对于人族的魔力货轮,凯伦心底暗暗佩服,能够制造出这种巨无霸,该需要何等的炼金水平。

砰!

货轮前方一截钢铁楼梯高空降下,正好落在凯伦身前不远的礁石上,在楼梯尽头,一个穿着金法袍的中年男人笑呵呵的走下来。

身材壮硕,一张国字脸,一脸的红色腮帮胡,显得有点粗豪,加上那独特笑容,像个微服私访的将军一样。

“西南之狼!”未靠近已笑出声来,“鲸斑之主菲尔普斯有礼了。”

不得不说,这个人的笑声很亲近,丝毫感觉不到一点威严,可在笑容中又能隐隐感觉到一丝军人独有的严谨。

他应该就是神圣暴风帝国军方的人,尽管极力隐藏,但骨子里的东西仍旧改变不了。

随和,大度,偶尔散发着威严,由这样的人来主导生意绝对要比飞利浦这个愣头青要强的多。

这种鲜活的外表至少能够将生意的升功率提升上两成,当然凯伦可不会觉得对方有多么平易近人,能够在大洋上行走的,只有一种人。

狠人。

“欢迎来到闪金镇。”凯伦笑呵呵的迎上去,“没想到你们这么准时,比我预计的还早一些。”

“这两天海洋气候不错,所以早早就过来了。”菲尔普斯打量了一圈海滩,看了看在海底作业的巨型蠕虫,并没发表一点看法,不过当看向飞利浦时,脸上的笑容立时消失的一干二净,像个大家长般瞪了一眼,才微笑的看着凯伦,“飞利浦没给你惹麻烦吧,这小子在人族野惯了,总是没大没小的。。”

“没。”凯伦笑着回答道。

“不会吧,西南之狼,可别想着包庇他,他就是一个普通小兵。”菲尔普斯淡淡笑着。

普通小兵,有必要这么强调吗。

“二叔,我可是你的亲侄子啊,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飞利浦凑过来倔强的辩解道,“我根本没惹祸,还有,我现在宣布要退出鲸斑号货轮了。”

“反了你了,谁给你的权利。”菲尔普斯抬起手习惯性的就想给一巴掌。

飞利浦赶忙躲到凯伦身后,“我长大了,未来的路我做主,二叔,我已经决定了,从现在开始要留在荒原上。”

“你说什么?”菲尔普斯惊愕的问道,随之笑了起来,“飞利浦,荒原可是强盗窝,以前我可听说你最看不起强盗的,怎么,现在难道自己也要变成强盗玩玩吗?”

“我错了,可那也不能怪我,我又没来过荒原上,怎么能知道这里的情况,都是那些报刊报道的,那些东西害死我了,如果早知道这里这么美,我早过来了。”

菲尔普斯的脸色一点也不好看,那和善的脸庞动起怒来更加可怕,丝毫不顾及凯伦的面子直接厉声喝道,“飞利浦,我是带你出来是历练的,没有我的允许你哪也不许去,现在,到货轮上去。”

“不,我不去,就是父亲也不能限制我的自由。”飞利浦辩解道。

“你说什么,飞利浦,你信不信我停了你所有的花销,在荒原上没一个便士就得活活饿死,你还没见过这里的残酷。”菲尔普斯威胁道。

飞利浦一点不害怕,相反得意的笑道,“你停吧,家族不用给我一分钱,我照样能过的好好的,而且我已经找到新工作了,要在这里扎下根,和我父亲一样创造自己的事业。”

“你?事业?”菲尔普斯哈哈大笑起来,“我没听错吧,我那没出过远门的侄子竟也能找到工作了,跟我说说,是在哪艘货轮上做船员还是在哪个强盗部落当小弟啊。”

“我...我....”飞利浦气的不行,他从没想到自己的叔叔这么看不起自己,“我是设计师。”

“设计师?设计什么的,我怎么没见过你设计过东西。”菲尔普斯叹了口气,“好了,别说气话了,回家吧,这趟出来看看风景就行,别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你父亲伟大是因为他吃过苦头,而你是在汤勺中长大的。”

“不,我也能做一番事业,谁说在汤勺中长大的就不能做事了,父亲有他的成功,我也有自己的道路,谁说过成功的道路只有一条的。”飞利浦倔强的叫道。

菲尔普斯感觉到不妙,飞利浦的倔强超过了预期,就像个刚刚出笼的狮子一样。

他从没见过这个侄子如此顽固的顶撞自己,在他的印象中,这个侄子除了会花钱外几乎没多大用处,当日这也不是毛病,他的家族足以支撑起飞利浦的足够花销。

一个浪荡公子,如果说幸运,那么只能说他生在了黑桃家族,这已经足够了,在他看来,飞利浦可以安安稳稳的在黑桃家族中度过余生。

一个没有实力的公子哥,不是看不起的,实在是对方没有吃过那份创业的苦头。

尽管对方身份特殊,但他必须像命令普通船员一样命令飞利浦,事实证明他是正确的,飞利浦对他的话言听计从,甚至到了害怕的地步。

可现在,飞利浦身上的畏惧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自信,这股自信来的有点突然。

“谁雇佣了你。”菲尔普斯低沉问道。

“凯伦阁下!”飞利浦骄傲的说道,“年薪五万便士。”

“多少?”菲尔普斯看着凯伦,低声问道,“五万,真的?”他很清楚年薪五万是什么价码,在人族一个称号级别的法师也达不到这个数字,转身直直盯着额凯伦,那脸上的温和早已消失的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一股仇敌般的愤恨。

他终于明白自己侄子如此倔强的罪魁祸首了。

凯伦笑着点了点头,“我觉得飞利浦值这个价。”

“你在蛊惑他,你在盲目的让他自信,对吗?”菲尔普斯冷冷的问道。

凯伦摇了摇头,他还没精力做这种无聊的事,上前拍了怕飞利浦的肩膀,“他用自己的能力征服了我,在我看来他获得称号是迟早的事,在我的估算中,飞利浦的潜力至少在卓越水准。”

“他?”菲尔普斯轻蔑的笑道,“你的眼睛有问题吧。”

这种轻蔑让凯伦反感,尽管菲尔普斯仍旧是笑呵呵的样子,可再也没有第一面见到的亲近劲了。

这个人似乎看不起任何人,甚至他最亲的侄子,现在,他不想和这个人浪费时间,“菲尔普斯阁下,我想接货了。”

“飞利浦的事情还没说清楚呢!”菲尔普斯叫道。

“已经很清楚了,我以年薪五万便士的价格聘用飞利浦成为闪金镇黄金港口的设计师,将主导整个港口的修建和管理工作,双方已经达成了协议,我现在关心的是货物,他们都是珍惜品种,我不想在你的船舱中闷死了。”

菲尔普斯没理会凯伦,看了飞利浦,冷冷的问道,“你现在走还是不走。”

“不走!”飞利浦说的异常坚决。

“好!好!等你父亲收拾你的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说完转过身看着凯伦,“你知道他的身份吗?”

“我想,知道了对我没好处,对吗?”

“呵呵,你倒是有自知之明,他的身份说出来吓死你,凯伦,现在我不方便告知,只能说是你招惹不起的势力,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不要聘用他。”

凯伦摇了摇头,他的态度比飞利浦更坚硬,“对不起,我从来不收回自己的聘令,如果他表现不错的话,我可能还会续约,菲尔普斯阁下,我觉得咱们是时候对接货物了,你已经耽误了我太多的时间,在黑桃皇后的协议中,没有规定服从你的条款,对吗?”

“呵呵。”菲尔普斯怪笑了一声,“好吧,那么,接货吧,狮鹫,独角马,尸体,你是自己搬运还是让我将东西全部扔在你那块灰土地上,是你自己来吗,凯伦?”

“不,我对码头上的事一窍不通,当然得派个专家。”

“专家,谁呢?”菲尔普斯看了一圈,丝毫没见一个对货物交接有经验的主。

凯伦上前拍了怕飞利浦的肩膀,“接货去吧。”

“什么?”飞利浦睁大眼睛看着凯伦,“老板,你是让我去接货?”

“怎么,有问题吗,你要总领整个黄金港口,接货卸货本来就是港口的一部分,五万便士可不是百拿的。”凯伦厉声说道。

“可..这...”飞利浦并不是不想干活,可是他从没干过,接货可不只是将东西搬下来那么简单,货物归纳,财务对接,机械搬运,货轮调度,繁琐的离谱。

他根本没干过,这和书本上的根本不是一回事。

要是办砸了怎么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