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总裁的专属特工 第三百零八章 送温暖_权心权意

霸道总裁 2020年07月08日

刘剑锋瞬间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立刻认真起来,并且一脚踩住了李经理折断的手臂,疼的对方顿时杀猪一般嚎叫起来。

刘剑锋一脸的冷漠,直接用他的枪,塞进了他的嘴里,惨叫声戛然而止,只听刘剑锋冷冷的质问:“回答我的话,不然我现在就说你私藏枪械,杀人败露之后意图袭警灭口!”

李经理瞬间感到了无边的恐惧,刚才这一下就撞掉了他好几颗牙齿,此时满嘴是血,枪口散发着生铁与硝烟的味道,混合着血腥味在口腔中弥漫,咽喉更是难受至极,给予作呕。

巨大的痛苦与恐惧让他不断的对刘剑锋眨眼,呜咽有声,表示自己愿意配合。

刘剑锋粗暴的拔出手枪,李经理顿时剧烈干呕起来,血水口水夹杂着牙齿一起吐了出来,半晌才缓过气来,看着刘剑锋满脸的惊恐。

梁梦竹也被突然暴起的刘剑锋吓着了,这种问询的方式更是让她震惊,特别是刘剑锋身上散发出的暴戾的气息,更让她一阵心惊胆战。

他还是第一次见刘剑锋如此狂暴,不说是穿越客吗,不是来追求自己的嘛,怎么看到这把枪就突然爆发了?

李经理连续几次深呼吸之后,吞掉了口中的鲜血,因为断齿说话有些漏风,但还是迫不及待的交代道:“我说,我说,我是监守自盗,我在外面认识了一些江湖人,他们想搞点火器,我就偷偷的用他们的仿制货,换了我们靶场的真家伙,但不多,我发誓,一共就四只手枪,两白发子弹,仅此而已。

只是没想到这件事儿被小赵发现了,他借此来威胁勒索我,想要一大笔钱,我不从,他就像趁着今天公司高层和金公子来访的时候,直接对老板举报我。

我一时情急就用烟灰缸打了他,但我真没想到他会死呀,我当时很害怕,就想出了伪造现场这一招,没想到却是漏洞百出……”

李经理心灰意冷,满心悔恨和郁闷,没想到刘剑锋居然会去大门的保安岗,那两个该死的保安也真是龌蹉,居然播放监控只为了看金公子身边女人的丝袜美腿。

如果没有监控,刘剑锋恐怕也不会这么快锁定他,毕竟踩油滑倒,向前向后摔倒都有可能……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刘剑锋的审问仍然在继续,李经理感觉手臂已经彻底不属于自己了,已经麻木了。

“监守自盗,以旧换新,真就这么简单吗?”刘剑锋问。

“我们靶场有一些枪只是库存备用,基本上是不动用的,我拿到仿制枪,会再进行改装模仿,而且那库存又是我亲自负责的,所以没有被人发现过。”李经理如实交代。

“跟你以家换真的江湖人是谁?”刘剑锋问。

“贾春雷,毕竟事关重大,每次都是他亲自出面和我交易。”李经理毫不犹豫的说。

刘剑锋死死的盯着他的脸,在如此巨大的痛苦与恐惧中,他应该不会说谎,看来他只是一个监守自盗的家贼。

而刘剑锋的

思维却是散发性的,金公子是这里的投资人,他之前接受了眼睛手术,盗取眼球的医生被黄泉组织杀了。

这其中是否有必然的联系呢,金公子是否与黄泉组织有关,是否也像这李经理一样,再向黄泉组织提供枪支弹药呢?

既然这李经理都能用仿制枪以假乱真,那作为老板的金公子不更是轻松愉快了嘛。

无论如何,这金公子都有巨大的嫌疑,必须咬死了。

刘剑锋放开了李经理,剧痛和极度紧张后突然放松,让人瞬间就晕了过去。

刘剑锋这才抬眼看看吃惊的梁梦竹,并把手枪递给她,道:“恭喜你梁警官,又要立大功了,不但在这里生擒了杀人凶手,还将破获一起隐藏在本市的持枪的黑恶势力,这一次不用考核也能在刑警队站稳脚跟了吧。

不过,对方有枪,具有极大的危险性,我不建议你自己去抓贼。

你不是说那赵凯平要针对你嘛,而他只不过是副队长,所以这一次我建议你直接通知正队长,让他带队去抓捕那个贾春雷,你的重要情报足以让正队长加官进爵,而你将成为他的嫡系心腹,到时候赵凯平也奈何不得你了,功劳吗,总是要先紧着领导的。”

这是政治套路,梁梦竹不太懂,也不屑一顾,但也知道人在体制内,没有靠山是不行的,总是需要站队的。

而且,他们的刑警大队长是市局副局长兼任的,比赵凯平父亲的官还大,这确实是个明智的选择。

不过现在更重要的问题是:“你到底是什么人?”

梁梦竹问刘剑锋,而刘剑锋的脸上突然浮起了笑容,犹如当初的样子,他一脸激动的说:“我是你老公啊,来自三年以后的未来时空,我来这儿的目的就是再次追求你,让你再度成为我的妻子。”

又是这话,梁梦竹一阵无语,心里已经产生了极大的怀疑,本想再问,但外面已经传来了嘹亮的警笛声。

凶手已经被抓了,一切都很简单,不过梁梦竹作为经办人,必须要跟着一起回警局,还把汽车留给了刘剑锋,让他开回去。

靶场的员工们还有些发蒙,怎么半天功夫就天翻地覆了。

刘剑锋开着梁梦竹的车离开,还没驶离乡村路,就见到一辆黑色的卡迪拉克suv从对向车道疾驰而来,飞速的朝靶场方向驶去。

刘剑锋眯起眼睛,这车他认识,是之前护卫金公子的保安车辆,这么快折返回来,恐怕是知道了李经理被抓,靶场出了命案,立刻叫人来接手靶场的。

“反应这么快,看来这靶场确实事关重大呀,一个小小的经理都敢私自买卖军火,更何况开靶场的老板了……”刘剑锋喃喃自语,这个意外收获,很可能是重要的证据。

他把心里立刻传递给了负责情报收集和侦查的老王,让他们立刻展开针对靶场,金睿,以及相关人员的调查,另外还有这个李经理,以及他的江湖客户贾春雷,刘剑锋总觉得李经理把事情说的太简单了,没准背后还有隐情。

时间过得太慢了,早上从林氏大厦出来去三院,经历了这么多事儿,现在才刚刚到中午,说明自己解决事情的效率太高了。

肚子饿了,想想吃什么,最近饮食都不太稳定,早上通常是自己做,晚餐基本是跟着林子柔总裁大鱼大肉,但是午餐太不规律了,其实最好应该吃点家常菜。

想起家常菜,自然而然就想起了何楚娇,她虽然年轻,但家常菜做的确实很地道,这也正常,穷困小山村的人,可能就逢年过节能吃上鱼肉,因为稀罕,所以格外珍惜,当然要烹制成最佳的美味,好好享受了。

他们打下来的沙场也在郊野,只不过和靶场一个在东,一个在西,也就二十几分钟的车程,索性直接过去看看,也不用提前打电话,能遇到何楚娇最好,遇不到,就从沙场凑合一顿饭也不错。

见过了太多尔虞我诈,血腥暴力,和这些淳朴的乡亲们一起吃吃喝喝,玩玩乐乐,也算是一种调剂,没准还能给他们再送个福利。

想做就做一直是刘剑锋的为人标准,立刻开车直奔沙场。

我朝的基础设施已经非常完善了,乡村也处处是坦途,所以没用二十分钟,十几分钟的功夫,沙场就已经遥遥在望了。

这次再来好像和之前有些不一样了,原本简陋的荒凉的沙场,此时炊烟袅袅,门外还有妇人进进出出,一片空地上还晾晒着衣物,那人们三三两两的拿着饭盆朝后院走,乍一看,完全是一派工人新村的景象。

刘剑锋刚一下车,就受到了热烈的欢迎,甚至有女人惊呼道:“哎呀,恩人来了!”

这就是寻常百姓最质朴的情感,他们都知道,这沙场是刘剑锋帮着出谋划策拿下来的,让他们有了安身立命之所,这恩情如同再造。

刘剑锋一瞬间既被乡亲们围了起来,七嘴八舌的问好,刘剑锋笑着打趣道:“你们这是干什么,这知道的是欢迎我,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偷了你们村的白薯,你们要揍我呢。”

种人顿时一片哄笑,刘剑锋道:“别这样,咱又不是下基层,送温暖,我其实是来蹭饭的。”

说话的功夫,何楚娇急匆匆的跑了出来,她也穿着蓝色的工装,不过衣服很干净,一看就是工地监理,车间主任的派头,看她兴匆匆的样子,好像含辛茹苦的小媳妇,听到相公高中状元衣锦还乡了似得。

不过,到了刘剑锋身前,脸上的热情瞬间收敛,淡淡的问:“刘大哥你怎么来了?”

热情爽朗的农家姑娘,突然变得这么扭捏,刘剑锋也只能苦笑:“我在附近办点事儿,一看离这不远,肚子又饿了,就顺道过来蹭顿饭。”

“那你来的可真巧,今天我们正好吃大餐,猪肉炖粉条,小鸡炖蘑菇,都是硬菜,我再去给你加俩菜。”何楚娇说道。

“不用,我跟大家吃一口就……”

刘剑锋的话还没说完,何楚娇以及火急火燎的跑了,又像是外出打工的丈夫赚钱回来了,得赶紧做好菜,烫好酒,可不敢怠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