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弱无败的龙族公主_存稿二(未修改)(緈綒)

霸道总裁 2020年07月08日

艾瑞萌希背着一把装着破烂长剑的剑套,以及一个装有珍宝的灰色包裹。

看着萧辉,就好像在看着什么卑微肮脏的东西一样,艾瑞萌希本来想在极短的时间内将其击毙,但无奈对方就像是小强一样顽强耐打,让艾瑞萌希不禁头疼不堪。

手持雷电长枪,艾瑞萌希冷眼看着萧辉,厌恶的说道。

“所以说你这种不伦不类的生物才是最恶心的类型,无论我怎么破坏你的身体,你都能像蜥蜴一样快速回复过来,唔唔,好恶心,我都快吐了。”

萧辉对于艾瑞萌希的冷嘲热讽,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整个人依旧是一副冷静的状态,只是一双眼睛里已经满溢着凶戾阴狠的神色。

他手持沾有血液的骑士长剑,摆出骑士的攻击动作,萧辉深吸了一口气,为接下来的战斗做准备。

“真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呢,你们人族不是有一句话吗,是什么来着,哦,对了,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呵呵,和你搭配简直不要太契合。”

“龙族的小姑娘,希望等一下你的嘴还能这么硬。”

艾瑞萌希用手捂着樱唇看着眼前的萧辉,好像在看什么滑稽好笑的老将军一样。

“嚯,是吗,上一个对我发起挑战的人族,现在好像已经变成一团肉泥了哦~”

“龙族的小姑娘,你知道吗,上一个这么自负的龙族,已经被我肢解拍卖了。”

萧辉毒舌的程度自然不弱于艾瑞萌希,不如说如果他想,他甚至可以成为一只人人害怕的路边老鼠,毕竟一般人都打不过,骂不过这位骑士长,这种人行自走炮谁也不会想去招惹。

“老鼠,看起来你很能嘛。”

“呵呵,鄙人不及你万分之一。”

秋风吹刮,一袭银发往后飞扬,艾瑞萌希手握雷枪,站在干涸的土地上,一双金红色的眸子里有着浓浓厌恶的神色。

耀眼华丽的金色纹路从艾瑞萌希的头部往下延伸,浮现在她那白皙的玉肌上,宛如一位身着华丽轻甲的战场公主。

一天只能使用三次的禁咒龙脉现在已经只剩下最后一次,保险起见,艾瑞萌希必须在这极短的时间内将萧辉击杀。

挥舞手中有着她半身长的雷电长枪,每一秒都是力道的累积,都是咒术的不断加持,任由她继续她累积下去,只要她的身体承受能力够强,那么一击灭城便不是空口奇谈。

耀金夹带着灿蓝色的电弧萦绕密布在艾瑞萌希的身上,空气弥漫着一股被烧焦的气息,连她脚下干涸的地面也开始逐渐被分解成粒子,狂暴的如同一匹性格暴躁的野马,放荡不羁到令人仰望,在这一刻,艾瑞萌希仿若天神下凡。

“尘归尘,土归土,老鼠就该回到你的下水道里,不要出来丢人现眼。”

“怎么,是谁给你说这种话的勇气?是你那头被我肢(解的同胞吗?”

就算看到此时艾瑞萌希的状态,萧辉依旧是一副冷静沉稳的样子,好像在他的眼里,此时的艾瑞萌希还不能够被称之为威胁,只是一位孩童拿出了树枝而已。

把手里的骑士长剑丢到一旁,萧辉隔空抽出一把黑灰泛着血红光芒的长剑,在这把长剑上,刻有人族古代的文字,剑把亦然是一只龙头,栩栩如生,仿佛就是按照巨龙来雕刻的一样。

“斩龙诀(破釜沉舟)”

“斩龙诀(破军)”

萧辉将身体里所有的魔力压缩在一团,然后将其注入到手里黑灰长剑,一股汹涌澎湃的气息猛的炸开,不断外面吹出由魔力构成的风浪。

当艾瑞萌希看到萧辉手里握着的长剑时,就算她在自信,也不敢保证自己一定能取胜。

毕竟屠龙武器‘破晓’的威名,可不是浪得虚名的,更有事实说明,持剑者可以以脆弱之躯,比肩巨龙,这些情报都令艾瑞萌希不得不认真对待接下来的战斗。

萧辉像颗星辰猛然冲向艾瑞萌希那边,速度快到别人只能看到他的残影,带着一股凶猛的烈风,朝艾瑞萌希率先发起了攻击。

“斩龙诀(斩羽)”

刀背附上一层类似荒火的炎苗,带起一股浪炎的飓风朝艾瑞萌希俯冲过去,所过之处,无不是土地分离,空气像是汽油被烈火点燃般燃起熊熊烈火,剑尖处是一片空间被撕裂的虚浮空无,显得幽邃又可怕。

艾瑞萌希冷眼看着朝着自己俯冲过来的萧辉,她玉臂抬起,金蓝电弧在她的指尖,皮肤,血液,淋巴系统里流窜,跃动,连她身上浮现出的金色纹路都隐隐有变得金蓝的趋向。

像是舞蹈,像是在跳剑舞,不断挥舞起手里的雷电长枪,艾瑞萌希将刚才所有的力量积累都集中到这一枪,脚踏虚空,这位龙族的公主用出了她最强的一击。

“湮灭阶(碧莲(荒天指))”

银白渐变成绯的及腰长发往后飞扬,此刻的艾瑞萌希像是一支箭失,像是一发炮弹,更是像是一颗轰然坠落的陨石,带起一阵阵猛烈的雷阵,朝着萧辉飞冲过去。

“禁(龙脉)”

在两股极致的力量还没有碰撞在一块的时候,艾瑞萌希再次为自己叠加上最后一次龙脉,身上的灿金色纹路的光芒再度迸发出光芒,也在这一刻暂时踏入到七阶初期,身上气息呈几何倍数在不断往上增涨。

“锵!”

当两股极致的力量碰撞在一块的时候,以他们两个为原地,周围百米内的树木石头,都被分解成粒子,就这么凭空消失在原地。

艾瑞萌希身上的衣服也被能量给撕裂成粒子,此时整个人浑身上下都布满银白的龙鳞,把该遮住的都遮住了,不该遮住的也遮住了。

萧辉则是整个人化为一只浑身都是岩浆土块的恶魔,与艾瑞萌希第一次在森林里遇到的那只恶魔有几分相似。

在两股不分上下的力量面前,艾瑞萌希率先把自己手上的压力给卸掉,用七分力气横甩雷枪,把萧辉的破晓给硬生生甩开,在深吸一口气,以极快的速度调整姿势,然后用上全身的力气,一拳打在萧辉的胸口上,萧辉黑灰的胸口被艾瑞萌希硬生生打出了一道拳印。

萧辉忍着胸口处的剧痛,抬起右脚,一击鞭腿抽向艾瑞萌希那纤细的腰肢,一双赤红的眼睛里有着凶戾阴冷的神色。

”给我死!“

艾瑞萌希把剩余的魔力全部加持到腰部的鳞片上,隔空抽出套在剑套里的破烂长剑,在她的脑海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牵引,引导着艾瑞萌希。

腹部在下一刻遭受到沉重的打击,艾瑞萌希直接被萧辉踢翻到地上,就在萧辉想要进一步攻击的时候,艾瑞萌希一口血水喷在破烂长剑的血色宝石上,血色宝石十分诡异的将艾瑞萌希刚才所喷出的血液一滴不剩的全部吸收。

而艾瑞萌希显然没有看到这一幕,因为她那纤细的腰肢好像被重物反复来回碾压了一样,疼的她眯起了一双眸子,在下一刻,艾瑞萌希困难的睁开单眸看着那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灰黑拳头。

艾瑞萌希不甘心,她在心里嘶吼着,她恨自己为什么实力为什么那么弱,她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完成那个丫头剩余的心愿,她也很恨自己的身体为什么会那么赢弱不堪。

所以现在已经不是犹豫的时候了,自己和那丫头的性命遭到威胁,就算是在沉重的代价,为了生存下去,她也必须去付出,因为这是迫不得已,无可奈何的单项选择。

“冠位轮回(启)”

在那一刻艾瑞萌希感觉自己体内有什么东西在流逝,回想一下,这就是所谓的生命力吧,开启一次冠位轮回,其代价是总体五分之一的生命力,这种等价交换,是以龙族悠久浓郁的生命力去换取极强的力量,虽然持续时间短暂,可是足以让艾瑞萌希反败为胜。

萧辉那即将打在艾瑞萌希脸上的拳头在艾瑞萌希的眼里变得十分缓慢,她轻而易举的躲开,然后以毫毛之时,凝聚出两把雷枪,一把接一把的砍入到萧辉的身体上。

一脚猛踢将萧辉踹飞到天上,然后手里不断出现雷枪,一秒五发的不断投出,将还在空中脑子里没有反应过来的萧辉给硬生生射成筛子。

“呐,你能呀,你在给我能呀!”

可是在一轮狂轰烂炸之后,萧辉身上那些大大小小的洞口还在不断糯动着,相信再过不久便可以完好如初。

这股顽强到可怕的生命力让艾瑞萌希不得不停下手上的动作,她凝聚出一柄稍显巨大的雷枪,直接朝着萧辉的头部投掷而去。

“咻!”

雷枪极快的命中在萧辉的脑袋上,把萧辉的脑袋直接捅出一个大洞,就在艾瑞萌希以为就此结束的时候,萧辉脑袋上的伤口居然开始慢慢愈合,这个事实让艾瑞萌希心里不禁有点溃败。

“你们这种不伦不类的生物果然最恶心了。”

艾瑞萌希手持雷电长枪,张开自己背后的银白龙翼,朝着萧辉急射而去。

(我以后有时间在修改...这六千多字大家看个爽就好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