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落在外的龙崽该如何是好_19.糟糕的处境(不改名字)

霸道总裁 2020年07月08日

“醒醒,醒醒。我的大小姐,别睡了!”

玛佩尔奇的耳边传来佑的声音。

“唔,别骗我,还没到早上呢!”

玛佩尔奇翻了个身,却是一股恶臭直冲鼻腔。

“恶,搞什么。”

玛佩尔奇伸出手捂住口鼻的同时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具泡在酸液里的白骨。

“好恶心!”

玛佩尔奇连忙从睡袋中爬了出来,借着身后的火光打量起周围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周围全变成了怪异的景象。她似乎在一个巨大的,且有些椭圆的房间里。周围的墙壁与天花板布满了细小的褶皱,其中却丝毫没有她所熟悉的土元素存在。而身旁则是深不见底的浑浊酸液。

玛佩尔奇站起身,脚却踩在了一摊湿糊糊粘滑滑的东西上,发出了噗叽的声音。

“真恶心,这是哪啊?”

玛佩尔奇的身后传来佑的声音。

“不知道,不过我们是从上面掉下来的。这应该是位于地下的某个地方。”

玛佩尔奇转过身,看到了正捏着鼻子,站在一块凸起物之上的佑。

蝶与两只狐人则站在佑的身侧,同样的被恶臭熏得一脸扭曲,正捂着鼻子忍受着周围的恶臭。

“上面?”

玛佩尔奇抬起头,看到了在房间上方的一侧,有一个巨大的缝隙,按佑的说法,那是通往上层的通道,他们正是从那掉下来的。

“唔……”

玛佩尔奇皱起眉头,在脑海中搜索有关她现在所处环境的线索。

在玛佩尔奇苦苦思索却得不到一点靠谱的线索时,佑已经有些眉目了。

得益于前世互联网时代带给他的庞大信息。佑已经隐约猜到了这是哪了。

佑一边用手捂着鼻子,一边抬头看向房间一侧已经封闭的通道。

【如果没猜错,这应该是某个大家伙的肚子里。】

想到这里,佑第一个联想到的就是魔兽图鉴中,那传说中的沙漠巨蛇伽蒙莱耶了。

虽然佑还不能保证吞下他们的究竟是什么,不过绝对是个大家伙就对了。

佑看向四周,这满是粘液与酸液的巨大“房间”。

【如果我们被吞下去,那么这个地方应该就是胃了。】

想着,佑抬头看向上方的那个缝隙。刚刚落下的时候,那个缝隙就像一道阀门,在佑一行掉下来的时候是打开的,而现在,却关上了。

佑眯了眯眼睛,看着那道缝隙心道:【将食物困在胃里的器官吗……】

没等佑一行搞清楚他们现在究竟是什么处境,一旁的汉妮却是大喊道:“看下面!”

佑低头看向下方,只见脚下的酸液突然开始蔓延了过来,更确切的说是整个胃都开始倾斜了起来,导致那些酸液漫了过来。

不管这究竟是在谁的肚子里,这只巨兽似乎动起来了。

“糟糕!”

佑看着下方那深不见底的酸液正缓缓蔓延过来的样子,向后退了一步。

【现在不是想那些的时候,如何离开这里才是最重要的。】

佑看向那光滑且布满粘液的胃壁,喃喃道:“不知道火魔法能不能奏效……”

佑将手中的火球移至身前,双手控制着魔力汇聚。很快,一颗散发着炙热高温的金黄色火球出现在佑的身前,且还在不断的成长。

“灼热之炎!”

火球在空中留下一道尾焰,轰在了这头巨兽的胃壁之上。

火星四散,但效果却并不怎么好。除了缕缕的黑烟弥漫之外,佑的火球在那块胃壁之上只勉强留下了一道焦黑的痕迹。

“这可不太妙啊,也太厚实了一点吧。”

“哼哼。”

玛佩尔奇此时得意的怪笑着向前迈出一步,站到佑的身前。在用一个充满莫名意味的眼神看了一眼佑之后,她对着身前那深不见底的酸池缓缓抬起右手。

在右手垂直的伸在身前时,她闭上了眼睛,轻启红唇道:“大地的元素精灵们,响应我的号召,帮助我,服从我!”

佑的嘴角抽了抽,被玛佩尔奇的气势给震慑住了。

【我还以为晨星教的咒语已经够中二了,没想到还有更中二的……】

不管佑到底怎么想,至少玛佩尔奇的魔法水平要比他高上一个层次。

只见玛佩尔奇身前的酸池开始涌动,一颗颗的沙硕在玛佩尔奇魔力的控制下升上空中。

佑能猜到这些沙硕是哪来的,八成是这只巨兽吞他们的时候连带着他们身下的沙土一块吞进来的。

大量的沙土在玛佩尔奇身前的空中汇聚,在魔力的作用下逐渐形成一把狰狞长矛的模样。虽然空气中带着酸臭味也更加强烈了,不过现在大家其实也不在乎这些了。

玛佩尔奇猛的睁开双眼,用力一挥手,大声道:“撕碎我的敌人吧!”

锋利的沙质狰狞长矛在瞬间化作一道黑影飞向胃壁。

长矛狠狠的刺在了那粉红色的胃壁之上,只不过并未能如佑所想的那样直接贯穿胃壁,而是将胃壁顶得变了形状。胃壁被拉伸,变形,但并没有破开。

玛佩尔奇露出微微讶异的神色,轻叹道:“啊,比想象中的还结实呢。”

虽然玛佩尔奇的攻击并没有造成可观的伤害,不过对于胃的主人而言绝对不是一次舒服的体验。

只见周围的胃壁猛的收缩,大量的酸液一股脑的全涌了过来。

“我了个……”

佑赶忙发动魔法屏障勉强算是抵挡住了席卷而来的大量酸液。

佑扭头对着玛佩尔奇说道:“你行不行啊?”

听到佑的话,玛佩尔奇微微一撅嘴唇显得有些不满,但紧接着,她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那就试试这个!”

玛佩尔奇伸出五指遥遥对着长矛,然后手臂猛的一转,将本朝向上的手掌转向了下方。

只见那根沙质长矛在玛佩尔奇魔力的影响下瞬间旋转了起来,速度之快只能见到模糊的残影。

那布满褶皱的粉色胃壁肉眼可见的扭曲起来,但玛佩尔奇的攻击还远没有结束,随着时间的流逝,沙质长矛的速度反而隐隐快了几分。

很快,一些碎肉与血沫开始出现在佑的视线中。同时,胃的主人也开始挣扎起来,而胃也随着主人的动作开始晃动。其中的胃液也随着胃的晃动翻腾不止。

佑不得不使用魔法保护并固定自己与同伴们。

正当佑想要询问玛佩尔奇究竟行不行的时候,只听噗的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被穿破了。

“吼——”

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一声震耳欲聋的吼叫声从四面八方传了进来。

很明显,它痛得不轻。

感受着脚下胃壁不断的痉挛抽搐,佑看向玛佩尔奇的长矛位置。

能明显看到长矛的一半已经没入胃壁之中,鲜红的血液也顺着露在外面的一半长矛流淌而出。

这巨大的胃,被穿破了。

整个胃开始翻腾起来,跟刚刚完全不一样的翻腾,整个胃开始扭动与颤抖。身在其中的佑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

而其中的酸液更是翻江倒海一般奔腾翻涌。

与狐人那一脸的凝重相比,玛佩尔奇却是一副兴致盎然的模样。

“哼哼。”

玛佩尔奇嘴角的笑意更浓,已经完全是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了。在攻击得到显著的成效之后,她当然不准备就此停下。她将右手的五指猛的合拢,接着仿佛抓住了那根长矛一样向后一拽。

在强大魔力的作用下,胃壁之中的长矛被拔出。鲜血大量的从长矛所贯穿出来的孔洞中涌出,几乎片刻就染红了胃中的一片酸液。

在长矛拔出之后,玛佩尔奇的五指再次张开。而随着玛佩尔奇手指的动作,那染血的沙质长矛分化开来,化作五个钻头一样的东西,且快速的旋转起来。

“本小姐是你能吃的消的吗?”

玛佩尔奇大声咆哮着,狠狠向前一挥手,控制着那五只高速旋转的钻头袭向那血流不止的胃壁。

嗤嗤嗤……

已经被破开一个孔的胃壁当然承受不了这样的攻击,被撕开了数道血流不止的口子。

“吼吼吼!”

整个胃壁开始翻滚,是的,上下颠倒的翻滚。那感觉就像是待在滚筒洗衣机里面一样。佑可以想象得出,这只巨兽已经是痛得满地打滚了。只不过,打滚只会更加糟糕,酸液顺着被撕开的口子流了出去,腐蚀着外面的其他脏器。

“哈哈哈哈哈!本小姐是无敌的!”

感受着敌人的痛苦挣扎,玛佩尔奇得意的放声大笑。而佑却是灵敏的察觉到,胃壁上那本来闭合成缝隙的通道突然打开了。

佑的瞳孔猛的放大,他大叫道:“抱紧我!”

巨大的胃几乎不给佑一行多余的反应时间,几乎只是一瞬间,仅仅是一瞬间。周围的胃壁猛的收缩,翻腾着的酸液参杂着血水席卷着胃中的一切涌向那同往上方的通道。

“呕……”

经过一阵天旋地转,佑一行连带着大量的酸液被吐到了地上。好在有佑的魔法护罩保护,他们并没有沾染上那恶心的酸液。

只不过,他们并未能为逃出那个恶臭的鬼地方而感到高兴。

只见一只巨大的,巨大的……佑无法形容他在见到眼前所见只物时的震撼。

那个存在占据了佑视野的全部,它那巨大脑袋投下的阴影甚至遮挡了星月的光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