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尼克斯家的小小厨娘_第三章 瑞莎上(芒果粽子)

霸道总裁 2020年06月04日

多丽丝看着那马车上的王室支系家徽,那双眸子中满是仇恨的怒火,指节因为用力过猛而泛着白。

“兰德尔亲王。”佩伦看着那辆拦路的马车,这是进入王庭的吊桥,只够一辆马车通过,两辆马车现在都堵在桥上,多丽丝要进去,兰德尔亲王的马车要出来,但多丽丝不想做这个让步。

佩伦低声说道:“我们暂时先退让一步吧。”

佩伦只是泽梅尔身边的军官并没有直接面对兰德尔的地位,也怕自己的冲动为泽梅尔大公带来麻烦。

泰勒眉头紧皱低声说道:“大小姐,那辆马车里感受不到活人的气息。”

佩伦惊愕的看着泰勒,完全不知道她是如何判断出来的。

多丽丝微微眯着双眼,毫不掩饰其中的恨意,兰德尔马车旁的管家丝毫不在意多丽丝的目光,礼仪上只是做做样子,打口吻中听不出任何的尊敬:“伯爵大人安好。”

多丽丝看着那管家甚至连最基本的帽子都没有取下,也知道对方是有意刁难自己,冷漠的说道:“兰德尔亲王怎么说也是王室成员,礼仪应该是刻在骨子里的东西,怎么会调教出这么没有教养的狗。”

管家脸色阴沉,却又不能发作,只是冷声警告着:“兰德尔亲王有要紧的事情,还请菲尼克斯伯爵能够让一让。”

多丽丝十分相信泰勒,泰勒对于陌生气息的敏感程度比魔兽还要灵敏,看着毫无声音的马车冷哼着说道:“兰德尔亲王?在哪里?这里哪里有什么兰德尔亲王,有的只有无礼狂吠的野狗罢了,安娜,把拦路的垃圾清理一下。”

安娜站在多丽丝面前高举着双手一脸的虔诚:“潜伏于现实的反逆魔光,现身于我面前的禁忌,时机已到,现在苏醒,以我的狂傲进行戒备,贯穿吧,魔法光炮2.0!”

话音刚落一道如同之前释放的魔法一模一样的红色炙热光炮直接将兰德尔的马车直接烧成飞灰,一旁的侍卫都慌乱的躲避着火星,管家一脸惊恐愤怒的看着安娜。

“你、你们、你们等着兰德尔大人的制裁吧。”

多丽丝清冷的声音从车厢里传来:“你们再不走就别怪我替兰德尔亲王教训一下不懂规矩的狗。”

安娜作势在手上燃起炙热的火焰,带着危险的笑容盯着这群卫兵。

管家带着一众兰德尔的卫兵灰溜溜的离开了吊桥,安娜钻进车厢才笑着的问道:“你还说我总是冲动?这次的事情不算冲动吗?”

多丽丝看着燃烧着的马车残骸脸上露出了解气般的笑容,麻烦?的确会有,但是多丽丝就是不想在兰德尔亲王面前退让,他安排一辆空车在自己面前无非就是想警告自己。

无非就是让多丽丝拜个山头,多丽丝心理清楚的很,自己即使退让了,对方不也不会放过自己,兰德尔亲王都杀了多丽丝全家,绝对不可能因为多丽丝的态度就认为多丽丝是无害的。

而且多丽丝已经唤醒了不死鸟,这才是兰德尔急切将多丽丝拉回王都的目的,他不能再给多丽丝时间成长。

哪怕他最后熬死了国王成为了新的王,面对着成长起来的不死鸟与黑龙他也只能求和,但他与多丽丝之间,与菲尼克斯家族决无和平。

马车驶进王庭,王庭的卫兵也将刚刚的争端看在眼里,更加不敢阻拦多丽丝,将马车停在外庭,佩伦也告退返回泽梅尔大公身边报告去了。

女仆将三人引到内廷王室成员居住的地方,暂时这里只有年迈的老国王与公主瑞莎。

女仆轻轻敲响了公主寝殿的房门,房内传来温柔的女声:“进来。”

“泰勒,守在门口不要让人靠近。”多丽丝小声的吩咐着,眼含深意的瞥了一眼带路的女仆。

多丽丝推开门带着安娜走进了这间不算大的寝殿,寝殿装饰很简约,并没有任何的奢饰的装饰品,只有墙上一副巨大的魔法油画,那是一家四口的全家福,一对夫妻一对年幼的兄妹。

安娜顺着床边看到一个坐在床边椅子上看着书的少女,看上去十七八岁,与多丽丝差不多大,一头青靛色的海蓝长发盘起,高贵而优雅。

恬静而美丽,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百合花,纯净而高雅,听到多丽丝与安娜的声音后才缓缓抬起头。

“多丽丝,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瑞莎公主轻柔的声音并没有因为多丽丝的到来而感到任何意外。

瑞莎与多丽丝从小相处,自然很清楚多丽丝的性格,虽然有时候莽撞了些,但多丽丝从不畏惧危险。

多丽丝并没有和往常一样与瑞莎亲近,在距离瑞莎不远处恭敬的半跪在瑞莎面前,安娜本以为二人就是简单的姐妹关系,看多丽丝跪下才跟着跪下。

“公主殿下,很庆幸还能见到您。”

瑞莎看着半跪在面前的多丽丝,眼神有那么一丝责怪:“好啦,也没有外人,这些年还好吗?听说菲尼克斯领最近动作挺大的。”

多丽丝并没有任何放松,礼仪上恭敬而谦卑:“是的,我不能荒废祖上的基业。”

瑞莎公主深深的看着多丽丝,感受着多丽丝刻意与自己拉开的距离感,心中泛起酸楚:“多丽丝,我们之间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

多丽丝微微皱眉,沉默稍许,在安娜惊诧的目光中缓缓说道:“请原谅我,瑞莎殿下,我这次回来的目的就是将你送上王座。”

瑞莎手中的书本掉落在地上,安娜惊诧不知该说些什么,多丽丝在路上的确提及过这次王都的事情,但从未提及过这件事,安娜走到多丽丝身侧,低声问道:“认真的?”

多丽丝拉住安娜的手,眼神颇有深意,安娜知道多丽丝应该有着自己的想法,但显然此时不是谈这个的时候。

多丽丝知道,王国只有两个继承人,大王子迪伦以及眼前的公主殿下瑞莎,现在迪伦下落不明很有可能已经遇害,那么只有眼前的瑞莎公主可以顺理成章的成为女王。

只要瑞莎有争夺王位的想法,那么瑞莎就是兰德尔亲王不得不排除的威胁,而多丽丝此时的冷漠的态度就是逼迫瑞莎做出一个选择,成为王或者放弃一切和多丽丝离开。

因为多丽丝知道,老国王这个时候叫自己回来肯定是已经感觉到自己时间不多了。

只要老国王一死,那么对于王室对于王都的掌控以及对于贵族和兰德尔亲王的压制将不在,到那时只有多丽丝能够将瑞莎公主带离王都。

“我、我不行的。”

瑞莎看着墙上的油画,画卷里那一脸笑容的少年瑞莎已经三年多没有他的消息,大家都在传他已经在外遇难,但只有瑞莎知道,那象征着他生命的油灯还在父亲的密室里燃烧着。

那油灯是菲尼克斯家在瑞莎与各个迪伦出生时用不死鸟的灰烬制作的生命灯,只要人还活着,油灯就不会熄灭,也就是说迪伦只是失踪了而已,他还在某个地方。

而关于这件事只有当初的菲尼克斯家长辈以及老国王与现在的瑞莎公主知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