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来喝大师兄的茶 第46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_澄渊

霸道总裁 2020年06月30日

有了曹雪阳的解围,他们总算是安安生生的游了整个天策府。

看着天色已经接近傍晚,曹雪阳干脆吩咐下去,在她的屋子里面安排下了饭菜,邀请他们一起去她房中用膳。

万年吊丝命的叶正阳表示女神请他吃饭,这件事情能够让他美的多吃下三碗饭。

更别提还要去女神曹姐姐的屋子里面去吃了。

叶正阳当下欣然答应,三个人回了房间,饭菜已经备好,饭菜虽然做的并不如叶正阳在山庄里面吃的精致,但别有一番风味,当下吃得开心。

吃的过程中,叶正阳还不忘打量一下曹雪阳的房间,虽然是女子闺房,但却依旧挂着盔甲兵刃,乍一看和男子房间并无差异,只是偶尔能看到一些琐碎小玩意和屋内的一面铜镜才能让人知晓,这房子的主人是一位女子。

曹雪阳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叶正阳,也不动筷子,间或取过桌上酒坛,倒满杯子,突地问道,“你们这次回来当真是要打算成亲的?”

叶正阳一口菜差点没呛死自己。

曹雪阳笑哈哈的拍了拍叶正阳的肩膀,“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曹将军!”徐傲血一拍桌子,终于按耐不住,面上露出愠怒之色,“莫要胡说!”

曹雪阳斜睨徐傲血一眼,笑意盈盈,“我没胡说,到不知道是哪个小家伙,小时候从藏剑山庄回来就嚷着将来要娶叶庄主的小徒弟呢。”

叶正阳狐疑的看了徐傲血一眼。

徐傲血被那一眼看得脸都红了,话语居然有些结巴,“那,那都是儿时戏言……”

“难道小时候说的话就可以不算数了么?”曹雪阳狡黠的眨了眨眼睛,随后露出一副认真模样,“阿血,移情别恋可是要让人唾弃的。”

徐傲血比不过曹雪阳的口齿,只能坐在一旁生着闷气,曹雪阳这是又火上浇油,接着说道,“你若当真不喜欢人家了,就当面说个明白,莫要让人家误了时光。”

曹雪阳这话算是将徐傲血所有的话头悉数堵死,徐傲血看了一眼笑的狡猾的曹雪阳,又看了一眼茫然往他的叶正阳,猛地站起身来,硬邦邦的甩下一句告辞就转身离去。

看到徐傲血离去的身影,曹雪阳噗嗤一声笑了出去。

叶正阳还没有从自己的女神是个腐女,这样深重的打击里面回复过来。

待到听到曹雪阳那清脆笑声,叶正阳才反应过来,忍不住苦笑道,“曹将军何必拿我和阿血开玩笑呢。”

曹雪阳端起桌子上面的酒杯一饮而尽,笑眯眯的舔舔嘴唇,对着叶正阳说到,“我怎么是开玩笑呢,阿血小时候当时吵着要娶你小子回来当新娘子,就因为这事,李将军还夸他有出息。”

……被那个老流氓说有出息有什么好高兴的。

叶正阳结结巴巴的说道,“可是,我们两个都是男子啊。”

曹雪阳听了这话沉默良久,眸子中的光亮黯淡几分,半响之后才幽幽叹气,“是男是女又有什么重要呢。”

“我天策府,都是为了守卫大唐而生的战士,我曹雪阳能够贡献一己之力,守我大唐江山社稷,让天下人知我大唐女子半点不输男儿,我曹雪阳一生无憾。”

“只是,阿血,他还年轻。”

曹雪阳握起手中的酒杯,却又慢慢的松开了力道,缓缓说道。

“若是能有一人,成了阿血牵挂,能够让他知晓情爱,让他能够在战场之上,会为了那人保全性命,不再舍命而行,能让他还能记起有人在等他,那么无论那人是男是女,又有什么分别。”

看到叶正阳那愣住的模样,曹雪阳笑起来。

那孩子当真有趣的紧,又生得这般漂亮,如同一道日光,仿佛能将所有的黑暗系数照亮,又能够让所有的阴霾弥散一光,怪不得阿血会喜欢他。

对于他们这样挣扎在杀戮和血泪之中的人,的确是无法错过的光芒。

“你可曾见过阿血在战场的模样。”

叶正阳怔怔摇头,他怎么可能见过,他只见过徐傲血脱下外衣时候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疤,但就算只是如此,也能让他知道徐傲血经历了多么惨烈的战斗。

“他就如同一个疯子模样,仿佛什么都不能牵挂,愿意将所有的伤害全部挡下,身为一个将军,我愿意为有这样的战友为荣。”

“但是,身为曹雪阳,身为一个从小看他长大的女子,阿血在我心中如同亲弟,我倒宁愿,他舍了这官职,离开这天策。”

曹雪阳轻声说道,叶正阳只觉得突然之间接受的信息量实在是有点大,一时之间如同一团乱麻,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

曹雪阳叹息一声,伸出手去摸了摸叶正阳的头顶,“正阳,我说这些并不是逼迫你硬是要和阿血在一起,你若真是喜欢女子,我这样倒像是有些不厚道了。”

“只是,你当真对阿血半点感情都没有?”

“他别看他闷得跟个什么似得,他是当真喜欢着你,当年光明寺一战,他身受重伤,意识模糊,居然唤了你的名字,我当时还不知道正阳是个什么人物,还是李将军知道,只是他又害羞,不敢去见你。之前去藏剑山庄还是李将军下的死命令,他才去的。”

叶正阳听到曹雪阳这么说,觉得面上都快要烧起来了。

不对不对,他明明是个男人,听到别的男人对他情根深种,他还面红耳赤的,这算是个什么事啊。

看到叶正阳那模样,曹雪阳也觉得不应该再说下去,只是对叶正阳笑道,“莫要觉得为难,你大可将今日我说的话埋在心里,只当我的胡言乱语。”

曹雪阳说罢,将杯中水酒一饮而尽,眼底染上几分落寞之色,“只是,若真的喜欢了,莫要错过就好。”

叶正阳听到这话,沉默不语,只是取过桌上茶壶,为曹雪阳倒上一杯茶,“曹姐姐,喝酒伤身。”

曹雪阳听到这话,似有触动,接过叶正阳的递过来的茶杯,缓缓咽下苦涩茶水。

熟悉的任务完成音效在叶正阳的耳边想起来,只是这一次,他却没有忙着去察看到底获得了几许奖励。

那冰冷而又熟悉的声音正在残酷的提醒他,他到底不是这世上之人,就算是面前的人如此真实,他们都只不过是虚拟世界的一组数据而已。

那么,徐傲血也是么。

凌烟阁下,夕阳余晖缓缓洒落,徐傲血执枪而立,望着曹雪阳的住所,良久,所有言语,都只化作一声叹息。

青骓牧场,芳草连天,花烛吹奏虫笛,无数碧蝶翩然起舞,让他的身影翩然若仙,看着那漫天彩蝶,花烛笑意温柔,“紫苏,你可莫要让我等得太久。”

天策客房,灯影摇曳,青灯双膝跪地,双手合十于胸前,轻闭双目,“佛祖,看来青灯这一生,当真罪孽深重,无法超生。”

秦王殿顶,式微抱膝而坐,极目远眺,北祁山尽收眼底,他望着南方,轻叹,“世间情爱当真如此好,让你放弃一切远去苗疆,我可不想如你,爱上个眼中永远无我之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