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边上种百草 267章 金纹铁衫_叶善司

霸道总裁 2020年05月24日

被黑色业障之毒损耗的魂力,恢复起来颇用了一些时间。

平日半个时辰就能缓解的魂力,今天足足花了两个时辰念魂打坐,修炼阴阳诀,才堪堪恢复。

杜若睁开双眼,刚要撑出金华印的护罩出去,却发现伸出来被烫坏的衣服下,手臂方才灼烧的地方,出现了一块奇怪的花纹。

虽然是与肤色很接近的颜色,但却是是一块花斑纹没错。

“这又是什么鬼?”她可一点都不喜欢被纹身什么的,还是块这么丑的!

杜若使劲儿蹭了蹭,手下却仿佛摸到了厚厚一块铁板,按不下去不说,花纹所在的皮肤,手感居然变得前所未有的硬。

“难道这玩意儿算好东西?”想起四虎金光闪闪不畏刀剑的样子,杜若舔了舔嘴巴。

魂魄最脆弱的地方,就是魂体本身,虽然磕碰没那么容易出血,可一旦被磕坏了,就没那么容易修复。

平常不修炼的阴魂,一旦受伤,必定要去吃些对应的丹药帮助治疗,而开了魂根的阴魂,也从不会轻易让自己处于危险之中。

若她全身都有这种花纹,那岂不是再也不用怕等闲的刀剑了?

杜若松掉掐诀的手,取出一把小刀在那花纹上比划一下位置,最后轻轻落了下去。

“嗒。”是硬物触碰的声音!

杜若加大了力度。花纹所在的地方,经小刀摩擦几次,居然依旧无法留下痕迹!

若有了这花纹保护自己,岂不是再也不用怕随意被磕碰或者打伤导致出血的危险了?

杜若美滋滋的掐起法阵,再次出现在黑色的雾瘴之中。

“哈哈哈哈,来吧!让黑雾更猛烈些吧!”

又是一场熟悉的对决,当魂力法阵再次快被消耗一空的时候,杜若抿着唇,猛地撤掉双手双脚所在的法阵,在烫伤的剧痛袭来前,再次闪身回到了空无一物的百草鉴中。

“疼疼疼疼!”一落地就开始打滚的杜若,甚至忘了先用回春诀才是最快的解痛办法。

很快,痊愈的双手双脚上,也出现了熟悉的花纹,拥有了熟悉的硬度,杜若咚咚跺了几次脚,在地上留下几个明显的痕迹以后,那丝对丑陋花纹的最后不悦也一消而散。

“哈哈哈哈,这黑雾,虽然疼,确实是磨练人的好东西。”再次打坐两个时辰后,杜若尝试着裸露着拥有花纹的皮肤,直接站在了黑雾之中。

汹涌翻腾的黑雾,接触到双手双脚,只传来一阵热感,就再无痕迹,杜若干脆省下了回百草鉴打坐的功夫,站在原地一边裸露着新皮肤,一边运转阴阳诀补充魂力,一边凝出回春诀治疗露出来的地方,久违的一心多用,让杜若整个人仿佛雕像一样,立在当场。

阴阳诀在黑雾之中的速度,因为时间的紧迫,变得越发快速,第四层功法每每流转过花纹所在的区域,就似带着新的感悟,涌到了其他路线之中。

这感觉太过玄妙,也太过诱人,原本打算将脸留下的杜若,竟不知不觉的撤掉了所有的阵法,彻底将自己埋入黑雾之中!

疼痛远没有那感悟来的舒畅,杜若陶醉的让魂力流转过最后一块布满花纹的区域,整个人瞬间有了一种,仿佛穿上盔甲的感觉。

外面的黑雾,仍然能够通过盔甲渗入皮肤里,可那感觉,不过似清风拂面。

拂面?遭了,脸!

杜若猛然想到什么,睁开双眼,一瞬间再次进到百草鉴中。

她急吼吼的幻出一面水镜,当看到镜中的女子,从头到脚,甚至连业小花身上都布满那花纹以后,张大了嘴巴。

完了,一时失神居然毁容了……这要怎么遮掩,难道以后只能和江白一样戴那面具了吗?

不对,既然是修炼出来的,没道理不能控制啊。魂力还能外放收回,这花纹怎么可能留在皮肤表层不受控制了呢?

杜若盘膝坐下,将魂力单独顺着身体上的花纹,开始游走。

方才第四层的阴阳诀,虽然将原本一人通行的魂力马路,扩到三个人的宽度,但花纹所在地方,却离那马路很远。

可以说,就只是浮在皮肤表层的一层纹路。

杜若半外放着魂力,让魂力跟着花纹的印记方向一同游走,再次陷入到了方才那股奇妙的感悟之中。

有风从一处花纹外臂上旋出,随着杜若陷入感悟的时间越来越久,那旋风也出现的越来越多,慢慢将杜若整个人都包围在了一股透明的风旋之中。

而感悟之中的杜若,则发现自己魂力旁边那团从未有过动静的金色水球,第一次出现了颤动。

仿佛有风将水球内的水吹动,在杜若不知第几次运转阴阳诀的时候,金色水球中涌出一滴金色水滴,随着杜若的阴阳诀流转到了她的皮肤上。

从外面风旋之中看过去,杜若全身的肉色纹路,仿佛被金色液体一点点蔓延覆盖一般,虽然缓慢,但每一片变色的皮肤,都变得极其耀眼。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五个时辰,陷入感悟之中的杜若,不知不觉的坐了一天一夜,而那金色也不负众望的布满了她的全身。

业小花虽然陷入沉睡,可杜若的功法同样将她带动,属于她体内的那团水滴,也终于从她的肉叶之中浮现,开始让她原本的红金色,慢慢渡上一层全金。

当业小花和杜若全身的纹路,都被金色完美覆盖以后,风旋终于有所感觉的慢慢消散,而杜若体表的金色纹路,也在那一瞬间,成功隐入她的身体之中。

“成了!”杜若若有所思的呢喃一声,睁开了双眼。

就在刚刚那一瞬间,阴阳诀的功法,居然不受控制的再次突破,到了第四层顶阶巅峰!

如今的她,已经可以勉强算一个紫阶大能了!

感受着身体不同于常的硬度,杜若试着运行花纹的路线,发现自己和四虎一样,瞬间变成了一个镀金小人。

“很有几分霸气啊!”杜若从一身破破烂烂衣衫的洞口,刚好看到了露出来的皮肤。

她自我感觉良好的走了几步,后知后觉的幻出一大面水镜,刚看了第一眼,就收回喜色,撤掉水镜,默默的给自己换了一套新衣裳。

功法虽然用着厉害,但外貌还有待改进,还需努力,这功法,就叫金纹铁衫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