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真 第18章 燕华金明灭 (四)_凌均

霸道总裁 2020年06月30日

玉牌那话怎么听着,都有一股子心虚的意思,萧景没空与它猜谜,他问道:“七墨兄指的孕育一事,到底是怎的个解释?”

“为了探得那洞中玄机,我寻来一多宝喜鹊,那鸟儿最善品鉴天材地宝,据它所言,那里头放的是玄天果,想来那上古修士保留其生机,就此将它炼化。”七墨道,玉牌更是没了个完了,又是惊讶,又是好奇。

原来那玄□□元树万年一结果,每一次不多不少,正好七七四十九枚,这树已是难得,只长在先天道元凝结之处,而那果子更是了得,食一颗可得六千年寿元,但凡是修道之人,没有哪个不希望多留些日子悟道的,有了这玄□□元果,可谓是原了万千修士的念想,可这大造化之物又哪里是好找的,已有好多年没听说这等灵物的消息了。

而得到了玄天果,将其炼制成一道法宝,更是前所未闻,当年的修士该是何等修为,才愿舍弃这数千年的寿元,后人更是不得而知了。只听得七墨道:“他保留的那一段生机,正是这法宝能够继续炼化的关键,也不知那修士用了何等手法,让那果子自行吸取灵气,以此过了万年。”

话以至此,七墨也就直说了:“如今灵隐的脉数枯萎,这法宝已是无法自行炼化下去,却是以吸取自身精气运转,如此一来,不消百年,这东西便会枯萎而亡,力量大失。我需得神通之物才有机会对付那焚天魔头,请萧道长来,正是为了那取上古灵宝。”

“我不过无量境修为,上古修士大能大智,怕是应付不来的。”萧景道,他想到鹤童子一行人可能的境遇,心里也着急了起来,对七墨所言,他也是半信半疑的,但若真有此事,除了与七墨联手,他也没有别的法子了。

七墨已活了百来年,也算得上老妖精了,他自是看出了萧景的顾虑,不急不缓地解释道:“我并无害道长之心,先前所说,一字一句,皆是发自肺腑,无半句虚言。道长若是不信,七墨这就立下心魔誓,以证诚心。”

心魔誓言,乃是修道之人所用的一种担保法子,说它是一语契约也不足为过。这修炼一事,先是修体,然后就到了修心,两者反复,直到修士得证本心,去伪装还真之时。而这心魔一物,则是修心时最大的障碍,为人之七情六欲,若是发下了心魔誓,而不履行者,今生都再难过心念之关。

修道之人,最珍惜的到底还是自身修为,这就好比书生的学问,商人的钱财,都是会动及本根的东西,若不是到了万不得已,没哪个修士肯立下心魔誓。

看来这七墨,当真是到了无可奈何的境地。

见萧景一副愿闻其详的样子,七墨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也不必担心,那位大能留下的禁制,乃是专对我等妖修的,许是这九华洞天鲜少有人修踏至的缘故。”

玉牌在识海里反驳道:“呸!哪个大能做事会这般粗陋,那分明只是第一道禁制,这些妖修进不去就真当它只有一个了,你这点修为,若是碰上了什么上阶阵法,上古符箓,还不得化成灰。”

萧景没反驳它,静静地听了一阵,神色平常地道:“我也不敢保证什么,先到那处看看再说吧。”

七墨笑着说了句无妨,他那眉目也太妖,明明是一男子,举目抬眉间,就好似刻意勾人魂魄一般,也不知是天生如此,还是修炼了什么法术。只见他找出了两件斗篷,一个给了萧景,另一件套在自己身上,盖住了大半张脸,又使出了一道遁束,带着萧景溜出了屋子。

“那几个孩子太敬业了,若是寻常手段,我怕是摆脱不了他们。”七墨道,他沿着街道走了一会,也没有出城,反倒走道一偏僻的房屋里,那屋子残败不堪,只剩下腐朽了一半的大门,勉强地立在外头。然而就这么一道阻隔,竟是加上了防御阵法的,七墨破除了自己设下的东西,带着萧景走了进去。

那里头的屋子也是塌了一半的,这戈壁上只有燥黄的杂草,以及几只毛色黯哑的禽鸟,看上去分外的凄凉,而这院落中央,只有一个石制的井口,也是黄土满壁,像是枯竭了一般。

萧景见着对方一脚踏在那井边,也忍不住向下望去,那下面倒是流水清清,带着一股扑面而来的潮气,看样子,那法宝就在水源的另一端。

“七墨兄且等我片刻。”萧景面色有些发红,他这术法使得一向不好,屠景峰也没有溪水,纵水之法也跟着一道落下了。

七墨点了点头,见着萧景取出了符纸,朱砂一类的东西,又将那黄纸悬在空中,径自画起符来,每一笔都宛如浑然天成,一勾一撇,皆见其骨法,那朱砂一落在纸上,便隐隐流转着金色纹线,顺着萧景的笔法,不断地向外衍生。修道百技,这符法便算是一样,用得巧妙照样可防身避难,七墨心想这少年不愧是玄门正宗,这一手巧妙功法,真不是随便哪个修士都使得出的。

萧景吹了口气,待那符纸干透,将它夹在了衣襟之间,道:“七墨兄带路吧。”

“你可会泅水之术?”七墨问,见萧景一副紧张的神色,他也没说话,直接拽着少年跳入井中。

萧景猛的一下坠入水里,那地下河流冰冷,他浑身都为之一怔,四肢更是绷紧了,在水里笨拙得不行。他先前所画的,正是一道枭水符,可保他在水中两个时辰呼吸自若,但并不能保证他行动自如就是了,萧景想,他还真没学过泅水法子,这水又极深,连就着水底奔走的可能也没有。

就在这时,七墨将一截布条塞在萧景手里,原来是直接连在他袍子上的,这妖修倒是精通水性,即使拖着萧景,也是如鱼得水,顺着水流,两个人倒也不难前行。

萧景得空,施了个聚光之术,这才将前路照亮。此处的水道,早已从那狭窄的井口,延展到了宽约五丈的河流,那水是极清的,甚至可以看见底下一道道的沟壑,有深有浅,时圆时直,却是后天打造而成,因着形制太大的缘故,反倒看不出这道阵法的形状了。

“这是道聚灵阵。”玉牌说,它亦是飘在水中,边缘还泛着月白的微光。“那个上古修士也真是大手笔,竟然生生凿出了一条水道,供他这大阵运转。”

要设聚灵阵,首先要找到汇聚八方灵脉之处,不论远近,却是要这些灵脉的气息通通交汇,若是气息弱的,就得要后天的手法来引气,比如此处,就是将那水源头的灵脉由着水流冲刷而下。此阵之所以难成,还有一个最为关键的因素,那就是它的阵眼,须得是一只地阶上品的灵兽,将其驯服后,放在这阵中引导灵气,阵在其生,阵毁其亡。

灵兽共分成天,地,人三阶,地阶上品,几乎得是青鸾那般的纯粹血脉,与四大灵兽有着直系关联的族类,这品阶越高,出生时能力也就越强,修炼起来更是比一般灵兽要快上好几分,加之地阶以上的灵兽,大多是开了神智的,一旦狡猾起来,跟人比也是不遑多让的。

“我看啊,这灵兽也悬,指不定早死了。”玉牌推测道:“灵隐山脉的灵气被焚道切断,失了最大的依仗,这阵也就停下了大半。这几万年过去了,就是朱雀的寿元也该熬得一干二净了,何况是一地阶的灵兽,离了那灵气,它就是个空壳,不需数月,即会消亡。”

跟玉牌相处久了,萧景也听出了另一层意思:“你是想让我进去看看?”

“那是自然,天大的便宜呢,不占白不占,若是灵气枯竭,法宝自噬其精气,也算是它最为虚弱的时候,你若能抢在这时进去,不定能逼它认主。”玉牌兴奋地说道,它似乎全然忘记萧景还是一无量境修士这茬了。

“只除了一点,筑基之前,我是没法让灵宝认主的。”萧景提醒道:“你这不还是自由身吗?”

玉牌很是可惜地叹了口气,“我还没习惯跟你一道出门,唉……若是跟着离天,他准把这事儿给办成了,无需我多操这份心。”

萧景没有反驳,他自知修为浅薄,跟玄宗历代内门弟子比起来,悟性更是差上了一截,更别提一身经脉难以存留灵气了。他虽入了内门,修为却是诸多弟子中最慢的,但即使是这样,他也没停下修炼。青云子待他却是不薄,为了调养萧景的经脉,几年里耗去的灵草药材就清空了内库。对此,萧景很是不安,他怕自己一事无成,最终只能停留在无量境,既空费了青云子的付出,还辱没了屠景峰的名声。

“胡思乱想!”玉牌哼了一声:“青云子一个初结丹的修士,哪有什么招牌,你真要是百无一用,砸的也是灵盈真人的脸面,那家伙我看着就讨厌,你修为不济,倒不全是坏事。”

萧景苦笑,七墨已经向上游了好一会,那水面波光粼粼,泛着银光,倒不像在地底了,萧景跟在七墨身后,总算是离开了水中。

他脚踩着水边的鹅卵石,小心地探查起四周,这处倒不全是黑暗的,几束光从洞穴上方的裂缝透进来,变成一层又一层的透明屏障,只有些微尘漂浮其中,寂静非常,倒有了七八分隐世秘境的样子。

七墨擦去面上的水珠,对着萧景问道:“你看见什么了?”

萧景打量着前方的相连的通道,七尺见方,入口摆着两只看不出形状的石兽,半倒在水里,颜色也成了青的,许是守门像一类的东西。

“那是条小路。”萧景说。

“你可知,我所见的是一道断崖,就在几步之外,携着水一涌直下,就像有三千尺那般高,深不见底。”七墨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