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酒原来才是最大的卧底? 第56章 病症琴番外——快琴_魔or墨

霸道总裁 2020年05月24日

(社交恐惧症琴)

脑洞来源:群内脑洞源泉殇笙°~

高中黑羽X高中琴酒

黑羽快斗转学到这个学校已经两周了,他扭头看着后面悄悄看着他小声嘀咕的“友好”同学。

“新来的倒霉蛋也太惨了吧,竟然跟那个疯子坐一起。”语气里全是幸灾乐祸,“该感谢他的到来让我们不用跟疯子坐了。”

“我说啊——这么对待新同学也太不友善了吧。”黑羽快斗斜眼看了几人一眼,拖长了音,似是无意的说。

几人突然噤了声,嘀咕了两声,就离开了,背影有些心虚。

黑羽快斗轻叹了一口气,扭头看了眼自己旁边的位置。

那套书桌上堆了些积灰,薄薄的一层,位置上没有人。

那是他同桌的位置,也是这个学校年级第一的位置。

更是他们口中的疯子的位置。

他的同桌叫做黑泽阵,颜值好武力高脑袋聪明。

但是与年级第二的赤井秀一和年级第三安室透不用的是,这两人是全校女生的梦中情人,而这位年级第一的倒霉蛋,是个全校皆嫌惧的人物。

能混的这么惨你也是辛苦了兄der

“哎,我也是真的倒霉。”但这家伙自己也有原因吧……黑羽快斗其实转学来的那天,他本来想找报道处,好不容易看到一堆人,发现一堆人围着一个银□□亮的男孩子,然后下一秒男孩子就残暴的把周围的男生揍得鼻青脸肿。

……

可怕啊,他差点以为遇上了不良少年。

后来听说年级第一是个银发的疯子。就是他的同桌,可他没见过那人来上课。

很好,就是他没跑了。

他也去问过班主任为什么自己的同桌除了那天以外都没来,老师只是神情尴尬:“那个人……有点特殊。”

这也太奇怪了吧。

他听过黑泽阵的传闻,暴躁、恶劣、没有理由的伤人,听起来就像个疯狗。

黑羽快斗向来是个好奇心重的,对于这个神奇的同桌他更加感兴趣了。

第二天,他一如既往的早早到了学校,却觉得气氛怪怪的。

直到进了班级,那个气氛已经变成了黑压压的一片。

他才发现自己的同桌已经来了。

所有人都对着他惧而远之,更似嫌恶。

黑羽快斗反而轻松了不少,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对黑泽阵伸出了手,“哟!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同桌咯,我是黑羽快斗。话说上次你好狠啊,那么多人一下就被你打趴下了。”

不出所料,周围的嘀咕声渐渐变大,聚焦在他们身上的视线越来越多。

他看到黑泽阵身体僵硬的往内侧缩了一下,但又马上克制住了,对方穿着校服,却自己带了个帽子,他把帽子向下压,看了黑羽快斗一眼,什么话都没说,快步走开。

班里的人嘲笑声越来越大,在黑泽阵走后彻底爆发。

黑羽快斗犹豫了一下,追了上去,他人生第一次的逃课,就此开始。

他追着黑泽阵走到后面的小树林里,在这过程中,他发现黑泽阵越走越快,似乎在逃避什么。

有什么在追他吗?

黑羽快斗这么想着,加快了脚步。

但黑泽阵却一闪身消失了。

黑羽快斗十分失落,在这附近兜兜转转,终于看到了一丝银发。

头发太显眼了啦。

轻手轻脚地靠近,发现对方蹲坐在树上。

“呼……”黑泽阵吐出一口浊气,“应该不会来了。”

“啊?谁不会来了?”

“呜啊!”黑羽快斗的声音突然响起,把琴酒吓了一跳,他下意识就是一个手刀,黑羽快斗从树上突然被打到了地上。

“啊!疼疼疼疼疼!你也不至于下手这么狠吧。”黑羽快斗一下摔了下来,幸好不算高,只是脚有点肿痛。

黑泽阵本来反应过来后往黑羽快斗那边看了一眼,但发现对方这么有元气,眼神有点闪烁,抿了抿嘴唇,“那是因为你自己突然窜出来。”

语气冷冰冰的,声音有些沙哑,仿佛许久没开口说话了,丝毫听不出愧疚。

“还不是因为你突然跑掉!”黑羽快斗猛的盯着黑泽阵,黑泽阵转过了身去,不再看黑羽快斗,“你很烦,别让我再看到你。”

“可我们是同桌啊。”黑羽快斗有些茫然。

“行了,我不会来学校了。”黑泽阵没好气地说,他现在只想把这个一直盯着他的人赶紧打发走。

“那你怎么办?”黑羽快斗一副拒绝的模样。

“你没听他们说吗?我是疯子,不需要。不想被揍就给我滚!”黑泽阵语气有些急切,带了些不耐烦。

“啊啦,阵,你又开始闹脾气了吗?”来的人黑羽快斗也认识,是安室透。

“你少管闲事,安室。”黑泽阵的语气突然变得冰寒。“再叫我名字,我把你往死里揍。”

“真的做得到吗?阵,你应该知道揍了他你会更不舒服吧。”另一道身影也走了过来,是赤井秀一。

“呵。”不屑一笑,他觉得自己可能要给某个年纪第二一个非常惨痛的教训。

但就像他说的,如果揍了,会有更多视线交于黑泽阵身上,这还不如让他忍受这两人的骚话。

“是黑羽君对吧。”安室透一直笑眯眯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跟我来一下好吗?”

“诶,好吧。”黑羽快斗拧了拧脚腕,他到没想到这三个人竟然认识,甚至关系不错的样子。额……他收回前言。黑羽快斗十分同情的看到被刚刚跳下树的琴酒抡了一发的赤井秀一。

“怎么了?”黑羽快斗跟着安室透走了五分钟,不仅开口问道。

“黑羽君,不要多管闲事哦~”语气十分轻快的样子,但如果说没有寒意那是不可能的,“好奇心害死猫,不要做那只猫哦。别去管黑泽阵。”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安室透的语气突然冷了下来。

安室透背着光,也背对着黑羽快斗,只是黑羽快斗不难想象对方对自己绝对没有好感。

“我能问问为什么嘛?”黑羽快斗脸色也沉了下来,语气变得很不友好,但还是维持着微笑。

“你太碍眼了——”

黑羽快斗回想着安室透的话,突然觉得三个人的友谊有些奇怪。

“今天也没来啊……”黑羽快斗看着一旁的桌椅,“还真是说到做到呢。”有些苦笑。

“黑羽同学,老师建议最好还是不要去比较好哦。”老师把黑泽阵的地址告诉他的时候带着明显的劝说。

“老师,我能问问为什么吗?”黑羽快斗神情严肃,他不太理解。

“额,这话你别乱说啊,黑泽他,这里——”老师指了指自己的脑子,“有点问题。”

“可他年级第一。”

“不是智商。是心理思想……”老师犹犹豫豫的说。

黑羽快斗不知道最后自己怎么回答的,但估计不是什么好话,不然老师的脸色不会那么难看。

他跑到了黑泽阵家门口,试着按了门铃,根本没人开。

难道,黑泽阵不在?

但不论怎么说还是要看一下,黑羽快斗爬上了黑泽阵家后院的墙,旁边刚好有棵树,他跳到树上,悄悄观察。

其他的房间空空的,也没有人,除了厨房看不到以外,但是二楼有个房间窗户紧闭,窗帘拉的严严实实。

估计……那是黑泽阵的房间吧。

黑羽快斗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进去看看,他蹑手蹑脚的走到了那个屋子的窗户前,三两下把窗户打开了。

感谢他之前来学了不少小偷会的东西。

他轻手轻脚地进了房间,却发现房间里没有人。

但这个房间更让他感觉心惊。

录音机里不停的在回荡着人声,嘈杂、喧闹,仿佛回到了闹市。

显示屏里是一张张不同的脸不断的在盯着屏幕,黑羽快斗觉得自己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仿佛自己一直在被人看着。

就连墙壁两边,都贴满了眼睛,每一个都栩栩如生。

他突然明白了什么。

【不是智商。是心理思想……】老师的话。

【发现一堆人围着一个银□□亮的男孩子,然后下一秒男孩子就残暴的把周围的男生揍得鼻青脸肿。】黑泽阵的行为。

【 他听过黑泽阵的传闻,暴躁、恶劣、没有理由的伤人,听起来就像个疯狗。】同学的反应。

还有琴酒的反应过激。

他觉得自己很混蛋。

社交恐惧症(Social anxiety disorder(SAD)

),其他名称社交焦虑障碍、social phobia,是恐惧症的一种亚型,恐惧症原称恐怖性神经症,是神经症的一种。以过分和不合理地惧怕外界某种客观事物或情境为主要表现,患者明知这种恐惧反应是过分的或不合理的,但仍反复出现,难以控制。恐惧发作时常常伴有明显的焦虑和自主神经症状,患者极力回避导致恐惧的客观事物或情境,或是带着畏惧去忍受,因而影响其正常活动。常见的恐惧症亚型包括广场恐惧、社交恐惧和特殊恐惧症三种。主要症状为焦虑,抑郁,恐惧,强迫。

琴酒不是暴怒无常,也不是无理由伤人,他在害怕,他想逃避。

可他没法逃避的时候,只能这样保护自己。

他拼命想克服,但却没有效果。

他觉得心里一阵疼,看着这间不透光的房间,心里一阵凄悲。

这时门被打开了。

是黑泽阵。

手里有瓶酒。

Gin.

黑泽阵惊讶的看着他,但下一秒转身就跑!

黑羽快斗动作比他更快,死死的抓着黑泽阵的手腕。

黑泽阵死命想甩开,但怎的都脱不开。

手腕被掐着,他整个人被拖了回来。

他刚想把黑羽快斗真个人摞在地上,就发现对方拽着自己的手,把墙上的壁画给撕烂了。

用黑泽阵自己的手。

接着,一个个的壁画、录音机、显示屏,全部被毁掉。

都是由黑泽阵亲手。

也是黑羽快斗帮助。

最后一步,黑羽快斗带着他,狠狠的扯开了窗帘。

把酒瓶扔到了院子里。

噼里啪啦,碎了一地。

就像黑泽阵觉得那种无时无刻盯着他的视线,碎掉了。

“黑泽,你给我听好,我知道你有社交恐惧症,但这种疗法你是想把自己逼死吗?!你是傻子吗?那么聪明的脑袋就用来考试?!以后你的治疗我陪你!你要是再敢自己一个人这么弄,我下次就……把你家的酒全部砸烂!”黑羽快斗抓着黑泽阵的肩膀,恶狠狠的说。

“没了……”黑泽阵喃喃地说。

“什么?”黑羽快斗有些不解。

“啊,”黑泽阵似乎突然清醒了一般,“我是说,那是最后一瓶了,家……家里没有了。”眼神游移不定,但是最后还是坚定了起来。

“诶?话说我这样盯着你,你竟然不怕了?”黑羽快斗突然反应了过来。

“可能……我怕的东西……被我亲手消除了吧。”黑泽阵抿了抿嘴唇,转身看了眼一室狼藉,却勾出了一个浅浅的笑。

黑羽快斗有些呆愣,但心里的欣喜难以抑制。

“真的吗?但是还是要继续!疗程!你还没完全好。”黑羽快斗高兴的差点跳起来,只是欣喜若狂的难以抑制。

“你……”琴酒看对方惊喜的样子,心情有点复杂,有些犹豫,但声音却越来越小,除了第一个字外其他都听不清。

“什么?”黑羽快斗反应过来,回问。

“不,没什么。”琴酒抿嘴浅笑,“说好了的,你要帮我啊。如果你自己先跑我先把你揍到残废。”

“当然啦哈哈哈,我说过会陪你的!”黑羽快斗并没有察觉什么,但是莫名心里很感谢对方能让他帮忙。

安室透站在刚刚黑羽快斗所在的树上,手里拿着一瓶Bourbon,看向了地上的水渍和碎片,又看着狼藉房间内的黑泽阵和黑羽快斗,眼中很是欣慰,笑容有些失望和苦涩。

他悄悄来到了厨房,打开了冰箱。

果然,

还有三瓶。

是他分别三次带来的Bourbon。

一口未动。

他自嘲一笑,

把手里的最后一瓶放了进去。

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