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神选之子非要变成女孩子啊_10 未婚妻(奇爱博士)

霸道总裁 2020年05月18日

白发少女秦卿,被何生离的子弹击中小腹之后,经过了几天的修养,总算是从痛苦中稍稍缓解。

此时她在自家的卫生间里,掀起衣服,解开裤带,对着镜子确认小腹上的弹痕。

那里没有留下伤疤,而是出现了一道浅浅的符文,符文呈倒三角型,末端一直延伸到了两股之间,符文看起来图形很复杂,她并不能阅读。

但是符文的纹路之间,偶尔会有隐隐的白色光芒一闪而过,看起来就像是蕴含着生命一般。

“这符文到底是什么...”秦卿无奈地闭上眼,“我实在是太大意了,竟然会被圣契击中,要不是那家伙的神格刚刚觉醒,还不能自如地操控力量,我可能已经被击毙了...”

她现在小腹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疼痛,反倒是有一种躁动在席卷,让她感到有些惶惶不安。

“已经检查过身体了,子弹进入身体之后就自行溶解,没有留下弹片,但是...但是总感觉肚子里面有东西...难道是...”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美丽的面颊微微泛红,赶紧摇摇头说:“我在犯什么傻,根本就不可能的...”

“叮铃~”

就在她看着小腹陷入沉思的时候,门铃突然被按响,她立刻就放下衣服,走到玄关将门打开。

而门口的人正是那个摇篮公司的神选之子少年。

秦卿看到来人,恭敬地垂下头说:“少主,你来了...”

少年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说:“秦卿,我跟你说过很多次,私下里不要叫我少主,直呼我的名字兰德里就行了。”

秦卿依旧是十分恭敬地说:“我不敢直呼少主的名字,我只是少主的使徒,没有资格这么称呼。”

“呼...”兰德里无奈地长叹一声,微笑着说,“不让我进屋吗?”

秦卿立刻就将道路让开:“请进。”

兰德里也没有客气,也不脱鞋,直接就迈步走进了秦卿的房间。

他一边打量屋中,一边关切地问道:“身体好一点了吗?”

秦卿:“已经没有大碍了...”

兰德里那俊秀的面庞稍稍变得有些扭曲:“那个该死的何生离,竟然敢来伤害你,我一定要在神选之战开始之前,把他给干掉!”

秦卿:“但是少主,老板跟我们说的是,把他拉拢到我们这一边,毕竟再次提取神格的话,不确定性太...”

“老板算是什么东西!”兰德里皱起眉头打断她的话,“等我赢得了神选之战,我就是这个世界唯一的真神,他只能对我俯首帖耳,不敢再说三道四的!”

秦卿不再回话,恭敬地站在一旁,双手叠放于小腹笔直站立。

兰德里收敛怒意,再次露出温柔的微笑,招呼秦卿说:“秦卿,来我这边~”

秦卿快步走到兰德里的面前,毕恭毕敬地站好,等待着他下一步的指令。

兰德里上下打量着秦卿的全身,眼神当中渐渐流露出了爱慕的神色:“秦卿,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秦卿的眉头轻轻一颤:“少主,我的容貌并不重要,能够帮助你的,只有我的力量。”

兰德里轻笑道:“你的容貌当然重要,因为你是我的未婚妻啊~我真的好想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兰德里·希尔顿有一个像女神一样漂亮的娇妻~”

秦卿:“少主,我觉得现在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在神选之战上,至于我们的婚约,只不过是两个家族缔结的誓约,并不是必须要执行的事情...”

“哦?”兰德里饶有兴致地挑挑眉毛,“秦家世代侍奉希尔顿家,你的母亲身上就流淌着希尔顿家族的血脉,而你还没出生就和我订下了婚约,难道这不是已经注定好的事情吗?”

秦卿没有作答,垂着头一言不发。

这让兰德里有些生气,皱起眉头说:“秦卿,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每次跟你谈婚约的事情,你总是这么不情愿的样子,如果你不想和我结婚,你大可以说出来,没必要摆出一副哭丧脸给我看!”

秦卿俯下头恭敬地说:“秦家世受希尔顿家恩泽,我即便是以身相许,以只是在报答希尔顿家,我不敢不从。”

“不敢不从?”兰德里变得更加生气,“这么说是我逼着你喽?”

“我不是这个意思...”

“秦卿,”兰德里的态度渐渐变得有些生冷,“我告诉你,我之所以到现在都没对你下手,就是想让你知道我是个值得托福终生的绅士。但是我的忍耐是有限的,你再对我这个态度,别怪我不怜香惜玉!”

秦卿沉吟了一会儿,最后还是鞠躬说:“对不起,少主,我会端正态度的...”

“这才像话,”兰德里严峻的表情渐渐收敛,拍着自己的腿说,“坐到我的腿上来~”

“什...”秦卿微微一怔,有些惊讶地看向兰德里。

而兰德里丝毫没有让步的打算,拍着自己的腿说,“坐到我的腿上来!”

秦卿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迈步都到兰德里的面前,轻轻地坐与他的怀中。

而兰德里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用鼻子轻轻嗅着秦卿的发丝,一脸销魂地说:“好香啊,你刚刚洗过澡了吧?”

“呃...”秦卿的身体有些僵硬,一动都不敢动,只是紧紧地捏起双拳,肩头由于紧张都在颤抖。

“秦卿,我无时无刻不想占据你的一切,你是那么美丽,连漫天的星斗在你的面前都黯然失色,你就是我的女神...啊...”

兰德里用鼻尖在秦卿的耳廓上不停磨蹭,狠狠地嗅着那淡淡的香味。

“你和我结婚之后,我要让你成为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给你住皇宫一样的房子,穿最名贵的衣服,开顶级的跑车!”

他说着话,就将手请轻轻地放在了秦卿的腰间,将她温柔地搂进怀里。

“我可以给你身为女人能拥有的一切,而你只许是我的东西,没有任何人可以染指!”

接着,兰德里就将手伸进秦卿的衣摆中,想要去抚摸少女的曼妙曲线。

秦卿一把抓住他的手拉了出来:“少主,你该去和老板开会了...”

这一下拉扯让兰德里从迷醉中醒来,再次皱起眉头说:“你是敬酒不吃罚酒吗?”

他蓦地从座位上站起身来,抬起手就给秦卿来了一记耳光,气愤地大叫道:“跪下!”

秦卿被耳光扇得差点跌倒,虽然很无奈,但是还是照做,双膝并拢,跪在了兰德里的面前,而脸正好朝着兰德里的两腿之间。

兰德里:“我不想对你这样,但是是你逼我这么做的!”

他说着话就解开裤带,激动地大叫道:“身为妻子,就该好好地服侍丈夫,今天你必须把我伺候爽了!”

但是兰德里解开裤带的一瞬间,一股刺眼的白光骤起,他立刻就变成了一个女孩子,而从裤子里掉出了一把暗红色的直剑。

“啊!!!”兰德里气愤地大叫一声,“怎么搞的!我怎么就是控制不好!为什么一到关键的时候就会变身!真是该死!!!”

他一边狂叫,一边将裤带系上,拎起赫格尼之剑,气冲冲地闯出了秦卿的家。

秦卿默不作声地重新坐回到沙发上,目送那个暴怒的女孩离开之后,这才长舒一口气:“幸好他还不能自如地操控神力,只要那里一兴奋,就会不受控制的变身...”

秦卿将家中整理了一下之后,就披上衣服,走出了家门。

她径直走进了一家药店,而这家药店没有其他顾客,店中两个中年妇女在漫不经心地闲聊。

“你知道吗?富贵花酒店发生了枪击案,死了好几个人哎!”

“真的假的啊?我怎么没听新闻说啊?”

“听说是黑社会搞交易,没谈成就开始火拼,政府为了控制舆论,把这件事情压了下来!”

“那你怎么知道的?”

“我当时就在那家酒店里,眼睁睁看着两帮人枪战哦!他们后来都开始扔手雷了!”

“少胡说了!就你也去得起富贵花大酒店?”

“哎?这不是重点啊!重点是死了好多人!”

“哪有那么夸张,估计就是房客和酒店打起来了,那里经常来一些难伺候的洋大人,屁事可多了。”

“真的真的!那血都喷到天花板上去了,老吓人了!”

......

两个妇女正谈得起劲的时候,秦卿迈步走进了药店,两人立刻就收敛情绪,笑眯眯地说:“欢迎,小妹妹需要买什么药?”

秦卿揉了揉被扇得有些发红的脸颊,沉吟片刻才说:“请给我一瓶红花油...还有一个...”

“还有什么?”妇女没听见秦卿的话,因为后半句的声音十分小。

秦卿稳定了一下情绪,这才提高音量说:“请给我一根验孕棒...”

两个妇女都是微微一怔,立刻就开始上下打量起来,显然她们都觉得验孕棒这种东西,对于秦卿这样年纪的女孩稍微有些早了。

秦卿迎接着两人的目光,将东西塞进衣服当中,转身就离开了药店。

而她前脚刚走,两个妇女就开始了交头接耳。

“哎,那女孩是不是被坏人做了坏事啊?你看她的脸被人打肿了一块哎!”

“可别乱说,现在的孩子都很开放的,这个年纪怀孕也很正常。”

“那为什么会被打啊?”

“嗯...也许是和别的混小子乱来,被她的小男朋友捉奸在床,然后就打了她呢!”

“哇,这剧情也太狗血了吧!你怎么不去写小说啊,写NTR绝对能火!”

“这女孩真是太不自重了,她爸妈要是知道了,还不把她的腿打断!”

“就是就是!真是太刺...过分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