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千年之前_第十六章(家里有很多吃闲饭的)

霸道总裁 2020年05月23日

“我们圣骑士军团总共分为五个分军团,我所在的是第五军送葬者军团,在这之上还有四个军团分别是祈福者军团,制裁者军团,歼灭者军团,以及审判者军团;当然你现在跟着我就相当于是我找的零时工,严格上来讲也算是我们军团的一员,但凡遇到其他军团的人一定要表现的硬气一点,否则就是在气势上先输了一筹。”

“怎么?我们还能遇到其他人?”江月瑶问。

“这可说不好,毕竟谁知道那些混蛋有没有背地里偷着跑到这座城市里来呢?”

江月瑶一脸沮丧的跟在这个大摇大摆走在自己面前大放厥词的家伙身后,这家伙在走到车站的一路上是各种的炫耀自己曾经做过的那些所谓的丰功伟绩,而她则跟在他的身后手上抱着他那又脏又沉的破箱子。

这箱子里的东西江月瑶并没有打开来看过,在离开青云阁之前伊影把原先摆在门厅的那几个箱子里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在选了一些自己需要的之后将其统统装进了现在江月瑶手上抱着的这个箱子里,虽然不知道具体那些东西是做什么的,但是看那样子似乎是一些十分精密的仪器。

这里是天谴之城的一处车站,或许是因为天谴之城本身人就少的缘故,此刻月台上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在等候,一旁的候车板在一阵电流的刺啦声后发出了叮叮当当的敲打声像是在欢迎着什么东西的到来似的。

这片刻的休息时间真的可谓是来之不易,江月瑶将东西放了下来擦了擦额头的汗斜着身子就靠在了一旁的电子指示栏上。

她依然还是那身衣服,廉价的体恤衫,以及穿了很久的短裤,只是不同以往的是她并没有再披上自己那用来掩人耳目的披风,此时没了箱子的遮掩她环顾了下四周在确认没有跟踪的人之后松了口气。

“不是给你喷了幻影迷雾了吗?”

“鬼知道你那东西有没有用啊!”

其实在走之前江月瑶的身上确实是被伊影喷上了一种十分呛鼻的气体,不过那东西来的快去的也快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彻底挥发干净了,据伊影所说那玩意是一种炼金术的产物,只要喷上之后便会使携带者的存在感变得极低,就算离的很近都不会有人注意得到你的存在。

伊影走到了江月瑶近前,不过他只是学着她的样子也靠在了电子指示栏上,指尖的缝隙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多出了一根香烟,他伸手从怀中掏出了一块有些磨损的打火机,熟练的将其点燃并叼在嘴上,烟雾袅袅升起,伴随着他那有些落寞的眼神逐渐飘向天空。

江月瑶歪着脑袋看着那家伙的脸,她实在是有些想不明白这个看起来和她差不多大的人为什么脸上会流露出这种表情,那处事不惊的眼神中所隐含着的那股淡淡的哀伤根本就不像是他这个年纪的人能够有的,或许多年之后当她再次回忆起这些前尘往事的时候所记得的也就只有这靠在月台上嘴角里叼着根烟看起来有些落寞的青年了吧。

就在江月瑶发呆的望着伊影的这一会儿功夫,他们对面的铁轨上忽然传来剧烈的震动,不远处传来轰鸣声,随着声音的越来越近,一阵风如同狂风一般席卷了这里,那嘶声越来越大在空荡的月台间回荡着如同巨龙的咆哮一般。

龙,没错,那迎面而来的生物确实可以称之为龙,它有着龙一样的头颅,棕褐色的眼中暗藏着森森威严,不过这生物的身躯却和传说中的龙相差甚远,与其说是龙倒不如说是一只超级大号的犀牛。

是的,这种生物是一种名叫龙犀的亚龙种生物,虽然物种名里依然有龙字但和真正的龙族那差别可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据说亚龙是沾染上了龙族基因的生物,他们虽然有某些地方酷似龙类但其本质还是属于魔物,无论是体态还是实力上都和龙这种传说生物有很大的差别。

那龙犀缓缓停了下来,丝丝浓烟从它口中涌出,那生物不停的用那宽大的脚掌刨着地面发出阵阵的巨响,虽然它并非龙类但似乎只要和龙沾亲带故的生物都多少会带着一点传说中龙才会有的那股阵阵威压。

龙犀的背后用铁链和钢架牢牢固定了四列车厢,此刻车门打开月台上的电铃响成一团,是时候发车了。

...

车厢内十分的平静,虽然刚才龙犀的动作幅度如此之大但谁又能想到在车厢内却丝毫感受不到那种剧烈的震动。

江月瑶歪着脑袋,她的座位在靠窗的那一排所以她可以很容易就看到窗外的景色,说实话她已经在这座城市中生活了一年了,可她的活动范围却仅仅只是局限在青云阁到出城的那条路上而已,这沿路的景象对她而言不可谓是精彩绝伦,她脸贴着车窗仿佛眼睛中都快要有星星跑出来一样。

“我们去哪啊?”江月瑶回头问道。

伊影此时就坐在她的身旁,手中拿着一份天谴之城的地图眼睛正死死的盯着地图的下方。

“那里是下城区,咱们要去那里吗?”

伊影目光所及的地方正是这座城市的下城区,这座天谴之城的构造和帝都耀光之城一样,都是分为上中下三个城区,三个城区聚集了三种不同身份的居民,所以下城区其实就是名副其实的贫民城区,里面聚集的大多数都是和江月瑶一样的无证难民,不过和他们比起来江月瑶好在是有一技之长能够养活自己,这群家伙在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真正的弱者;

他们没有生存的手段所以只能挤在下城区的贫民窟中苟延残喘,不过也正是因为聚集了这么一群人所以下城区的治安其实一直都是最差的,常常会有其他城区的黑恶势力跑到下城区里作威作福,而下城区的水又很深只要他们想躲以天谴之城的城市护卫队的手段根本就没法找到他们,所以自然而然的就不再有什么人愿意去处理下城区的烂摊子了,反正对于他们而言那群家伙其实是死是活都是无所谓的。

“的确下城区似乎是最可疑的地方,如果有虚兽出现在下城区或许都不会有人发现吧。”

江月瑶喃喃自语,以她的经验来看下城区确实是唯一有可能出现还未清剿的虚兽的地方,只是伊影才刚到这座城市没几天,他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就在江月瑶疑惑的时候伊影忽然吞了口口水,随后说了一句让江月瑶一脸黑线的话。

“下城区听说有很多漂亮妹妹。”

无语,真的是无语,江月瑶此刻真的是脸上笑嘻嘻心里mmp,这家伙真的是来查案的吗?此刻她不禁开始怀疑起了自己当初做的决定是否是正确的了。

她捂着脸提醒伊影“你要是想去找妹妹的话为什么不留在青云阁呢?那里可有的是你喜欢的。”可换来的却是对方那嗤之以鼻的不屑目光。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对方忽然伸出手使劲戳了一下江月瑶的脑门。

“青云阁里面的人全都是我们军团的暗线,专门潜伏在各个城市里搜集情报的。”他大声的说着不过或许是因为之前喷的迷雾的缘故并没有其他人注意到他们这边。

此刻江月瑶的脑海里忽然间只感到嗡的一声,她感觉自己此刻脑袋里变得一片的空白,这家伙在说什么?青云阁不是个青楼吗?还有那些和自己一样没有身份的偷猎者,他们又是怎么回事?

“青楼只是个幌子,那些所谓的偷猎者其实都是我们军团暗地里培训的专员,你不会是什么都不知道就进去了吧?”

“那..那我?”

“是的是的,其实那身份证明本来就是你的,因为早在半年前你就已经算是我们送葬者军团的一员了,但是要想成为正式的军团成员就必须要有过一次执行任务的经历,所以上面就派我来了。”

他翻了个身双手抱在脑后抬头望着车厢顶继续说道:“来之前那家伙也就是你口中的那个老板娘说你成天披着个披风可能对自己的长相有些自卑的时候我其实是不想来的,不过既然那家伙那么看好你为了卖她一个面子所以我还是过来了。”说罢他忽然笑了起来伸出左手使劲的拍了拍江月瑶的肩膀:“还好是你,要不然我可和其他男的合作不来。”

那句还好是你如同一把箭头一样深深的扎进了江月瑶的心窝里,不过她此刻已经说不出任何话了,整个人呆坐在那里如同一根木头一样任凭对方不停拍打着自己的肩头。

不知为何她此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一种她好像被人耍了的感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