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异世界最强剑豪的麻烦_三十九、火之将熄(六)(斯克兰顿)

霸道总裁 2020年05月23日

男人的小臂靠近手腕的位置鳞片倒竖,到处都是鲜血。

汝是第一个令吾感觉到疼痛的凡人——

萧赫抬高了一下自己的眉毛,他看着那男人还在淌血的小臂。

“看来似乎还是我的剑快一点啊——”

男人并没有被少年的话语所激怒,他金色的眼睛与少年蓝色的眼眸对视着,他想在那蓝色的眸子中寻找着什么。

少年嘴角微扬。

那个男人的小臂看起来鲜血淋漓,实际上却并没有收到太大的伤害。

吾一定要杀了汝——

他随即张口开始用一种音节复杂又发音兀长地语言咏唱着什么。

感到荣幸吧凡人,吾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战斗过了——

随着男人咏唱的结束,他身上的伤口包括刚刚造成的小臂处的损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了。同时他的身上也泛着与他瞳孔相同的金色光芒,那光芒似乎带着灼热的温度,将临近身体的杂草和树叶都付之一炬。

凡人,吾承认你了,吾承认汝是吾所遇见的最强之人,不过真是可惜,汝还是会死在吾之脚下——

男人张开了嘴,空气中有着一种轻微的硫磺气息。

少年向前冲刺,他左手的长剑横向放在身体的右侧,以近乎与声音相当的速度向着男人奔去。

男人的脸上似乎露出了笑容,他在少年刚刚离开自己的位置之时就已经启动,那蕴含着足以将整座城市化为废墟的炽热龙炎,伴随着他标志性的龙吼,向着面前巨大范围中的少年笼罩过去。

那龙炎顷刻间就淹没了他前方的空间,那极高的温度连带着地面巨石也融化殆尽。地面在高温炙烤下出现了深深的裂缝,随后地面更是因为长时间高温的灼烧变成了一种类似于玻璃的状态。

龙炎渐渐消散,男人面前的空间已经被炽热的火焰烧成了一堆灰烬。除了地面和巨石之外别无它物。男人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他对自己的表现非常满意。

凡人啊,真是个可悲的物种——

男人面前巨大锥形范围内,那空气中残留的炽热依然能灼烧普通人的身体。巨石因为超高的温度而依然发着隐隐的光,稍微小些的石块因为剧烈的温度波动而导致内部压力失衡碎裂成更零碎的石块。地面最靠近男人的部分,土地被高温融化成了一整块光滑的盖板,稍远处的地面则是出现了足可容纳五指宽的缝隙。树木基本上连木炭的状态都不存在,它们直接跳过了中间的状态,成为了随风飘逝的白色轻灰。

那么,吾将清理剩下的小虫子了——

男人转过身去,他小臂上的伤口正在一点点的愈合着。

“喂喂,不要左顾右盼啊——”

他金色的瞳孔突然放大,向着右后方微微转身,左臂向前撑出去。

只见刹那间一道剑光于高空坠落,宛如一颗流星一般重重的砍在那男人的手臂上。

少年昂首站在地上,他左手的长剑还在轻轻颤抖着,剑刃上点点的鲜血顺着剑锋向下流淌着。

男人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臂,那深可见骨的伤口向外面滴着血。那血液滴在仍然有着高温的地上,瞬间冒出一阵白烟蒸发了。

汝如何做到的——

男人的声音平静,那双金色的瞳孔不再跳动,取而代之的是如同镜面一般平静湖面的双眸。

少年没有回话,他将长剑放在右边腰侧。

“感谢你的照顾了,我这一次很尽兴。”

萧赫猛地睁开眼睛,他在那男人的感官中彻底消失无影。那在他视觉中那个弯腰蛰伏的身影,与感官中完全消失的身影渐渐重叠。他燃烧着的金色双眼之后,除了不解便是一种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的情绪——

——恐惧。

那不是向下位种族与上位种族那种刻在骨髓里的恐惧,而是生物对于类似于第六感带来的,能震慑到内心深处,震慑到灵魂中的恐惧。

“最后再和你说一句吧。”

少年轻轻张开嘴。

“你的战斗,大多数都是以俯视的姿态而战斗的吧,这样的视角并没有错,甚至完全可以算的上是与相当优秀的你相称的战斗方式。不过可惜的是,俯视的姿态很多时候都会忽视一些东西,而你,忽视了更多的东西——”

少年的长剑——不——是他整个人都一点一点消失在男人的视野里——

“——剑一·超音。”

萧赫站在男人的面前,亦如他先前伫立在那里娓娓道来的姿态。

他左手的长剑被他随意的抓在手里,明亮的剑刃上倒映着男人的脸。

从肩部开始——

三道剑光几乎同时出现在他的身上,一道从左侧身体下方向着右上方蔓延,经过他的肩部和喉咙,另一道从他的喉咙出发,向着右侧下方蔓延,经过他的肩膀,最后一道从他身体右侧平行着他的腹部向着左侧蔓延。

只有一次划破空气的啸叫,男人向着后方倒飞出去。

“——可惜啊,如果你能正视一点自己的对手,可能还不会像现在这样狼狈呢。”

少年微微偏过头去,与在空中翻滚的男人目光交汇。

“——剑二·无间。”

萧赫这次几乎没有任何动作,他左手放松,然后剑尖指向地面轻轻抖了一下。

尚在空中的男人渐渐稳住身形,他用后背着地,重重的砸在几颗树干上。还没等男人起身,他赫然发现自己指尖的黑色鳞片居然一点一点的开始碎成小块——

不可能,汝究竟是谁——

眨眼之间,万千利刃显现。

那无数道剑光汇聚成堪比繁星一般的炫目星芒,将男人完全包裹在其中。

无可躲避,无处躲避,此为无间!

“那么——”

少年慢慢地向着男人前行着,他的脚步轻盈,呼吸平稳,剑尖指地。一时间,只有他脚下的枯叶和干枝发出的清脆断裂声。

汝——

男人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什么来。

温热的液体将他的视野染红,他两只手撑在地面上,剧烈的喘着粗气。浑身上下几乎所有的鳞片都被毁灭殆尽,他两侧的肩膀上有两道深深的、能看见其下惨白的骨头的伤口,腹部的血不断的向外涌着,将近处的地面染成了暗暗的红色。

“——这是最后的一剑了。”

萧赫走到了他的面前,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看着那个跪在地上不住的喘气,鲜血淋漓的他,看着那个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威压,和一个凡人几乎没有区别的他。

汝一定很高兴吧——

男人低着头,他的声音带着一丝杂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