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总裁的专属特工 第一百七十六章 闹着玩似得_权心权意

霸道总裁 2020年06月11日

天九黄不是被激怒了,而是发疯了,不过疯得非常有尺度,只听他大吼着让兄弟们冲,而他自己却站在原地没动。

刘剑锋在人群中冷笑一声,一个不能身先士卒,与兄弟们同生死共患难的人,注定成不了大事。

这边何楚娇也是大骂一声道:“早他娘的看你不顺眼了,干!”

说完,何楚娇身后的十几个兄弟同时发出怒吼,声威震天,气势滂沱。

双方各自的人马全都冲了起来,一边如狂风席卷,一边如巨浪拍岸,正在酝酿可怕的大碰撞。

宽敞的沙厂大院足有足球场大小,双方一东一西,快速奔袭,眼看着就要撞在一起的时候,何楚娇忽然大喝一声,身后十几个兄弟竟然齐齐停下了脚步。

对方却依然气势如虹,眨眼间就到了近前,何楚娇能清楚的看到对方的脸,是那么的丑陋而狰狞,举着手里的弓弩正对着自己,何楚娇甚至看到了他在扣动扳机。

可就在这一瞬间,这个男人突然从她眼前消失了,人影一闪就没了。

只听得哗啦一声响,地上突然出现一个大坑,天九黄的人马接二连三的掉进了大坑里。

本来都在气势汹汹的全速奔跑,谁能想到结实的大地会突然塌陷,即便看到前面的同伙掉下去了,后面的人也来不及止步了,一个接一个,一个撞一个的都掉了下去,仿佛在往锅里下饺子一般。

一阵尘土飞扬过后,一个直径七八米,深三四米的大坑彻底出现了,坑的这边站着何楚娇一群人,而坑的另一边只剩下两个人了,其中还有一个是门口的天九黄。

最搞笑的是,大坑边上剩下的那个人,看着何楚娇一群人纷纷拿着酒瓶子要砸他,他自己心里一慌,竟然主动跳进了大坑中,惹得众人一阵狂笑。

何楚娇笑的眼泪都出来了,原本以为会是一场惨烈的血战,谁想到这么轻易就结束了。

她转头向黑暗中看去,那个男人就在那里悠哉的抽着烟,烟头亮起的时候,能看到他脸上从容的笑,这是让亲者快仇者痛的笑容,让同伴觉得庆幸能跟他是一伙真好!

黑道打架居然还能这么玩,何楚娇简直不敢置信,门口的天九黄更是早已傻了眼。

套路,全是套路。

门口的挖掘机,让人以为一直在门口从未动过,院子里啤酒和烤串,让人以为他们毫无防备,突然晃花眼的探照灯,让人无法留意地面上的陷阱,一上来就恶毒的辱骂,还特意让女人出口辱骂,顷刻间就激怒了敌人,而人在愤怒时是没有思考能力的。

可以说他充分利用了天时地利人和优势,天时在这里指的是时间,提早知道了天九黄的行动,早一步来到这里做准备,地利自然是这里的环境,挖掘机等工具,人和,他们是一群苦哈哈,好不容易弄来这个沙厂做活命的营生,那么无论谁要抢占去,都要和他拼到底。

其实就算对方城府够深,没有在骂声中被激怒也没关系,因为还有第二套准备,那就是满地的酒瓶子,那是用来远距离攻击的。

双方一旦开战,对方攻,一定要冲到近前才能伤人,我方守,只要阻止对方前进。

在那之前刘剑锋还特意给大家做了生动形象的描述,边关冷月,大漠黄沙,巍峨的古城在风雨中飘摇,即将面临敌人的冲击,一段破城,城中百姓必将生灵涂炭,守城的将士调整好了弯弓,箭囊里插满了箭矢,为了后方的父老乡亲,用铺天盖地的箭雨,将敌人消灭在前进的路上!

刘剑锋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奇怪的魔力,能轻松的让人身临其境。

明明只是一场小团伙斗殴,但他说完之后何楚娇发现,自己这些杀猪卖肉,搬砖和泥的兄弟们,竟然斗志昂扬,眼中迸发着战斗的火焰,仿佛真的变成了为国而战的将士,士气大振。

结果,没用上。

天九黄显然还处在原始的团伙斗殴的状态下,三两句话就被激怒得忘乎所以,不顾一切了,害得刘剑锋的战前动员都白做了。

此时天九黄的手下在深坑里,已经从刚才的惊吓中回过神,开始挣扎着往外爬,可是将近四米的深坑,加上土质松软,想要徒手爬上来几乎不可能。

看着他们,感觉就像一个个亡灵,想要破土而出,却又爬不出来。

“乌合之众!”刘剑锋叼着烟,宛如冷漠的大将军,要将战俘全部坑杀,眼神冷若寒冰:“他们要是能够克服惊慌与恐惧,结成队伍,相互帮助,一个踩着一个肩膀,很轻易就能逃出来,只可惜逃生时自私的人性让他们根本想不到帮助同伴,悲哀呀!”

何楚娇侧头看了看刘剑锋,这话看似是在嘲讽坑里的人,却又像是在对自己,和一众兄弟们说的,如果没有刘剑锋,他们又何尝不是乌合之众呢。

好不夸张的说,自己一伙人要是和他起冲突,他一个人就能将自己一伙人团灭,而且还是分分钟的事儿。

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呢?

何楚娇的心里产生了极大的好奇,迫不及待的想对他多一些了解。

而这就是传说中撩妹的最高境界,不用刻意去讨好女人,让你为你所展示出的才华,能力,或者其他方面的优点而着迷,着迷中又带着点神秘,要知道,女人和猫是好奇心最重的生物。

这种情况下,女人就会主动接近你,迫不及待的想要了解你,解开你神秘的面纱,到时候就会像剥洋葱,一层一层,等了解了,女人也在笑容与泪水中沉沦不可自拔了。

坑里的人急了眼的往上爬,还有人开口咒骂他们卑鄙,污言秽语刚出口,这边酒瓶子就砸了下去,瓶子的碎裂声,人的惨叫声在这漆黑的夜晚中交织着,显得有些悲凉,有些滑稽。

大门口的天九黄也从震惊中回过神,但仍然傻缺的跳脚骂道:“卧槽,你们他娘的太不要脸了了,居然挖坑害人……”

他的话还没说完,十几个酒瓶子铺天盖地的朝他砸来,吓得傻货抱头鼠窜,可让他想不到的是,门口堆积的两个大沙子堆中,竟突然窜出两个大汉,堵住乱窜的天九黄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虽然何楚娇早就知道有这样的安排,但看到这一幕还是忍不住拍手叫好,安排的真是太细致了,门口两个沙堆中间被掏空了,里面用木板支撑起来,是中空的,藏两个人,作用却无限大,可以发动突然袭击,可以断后,可

以增员。

这个男人做事真是滴水不漏,细心到了极致,若是对待他喜爱的姑娘,肯定也会关怀备至,体贴入微吧。

刘剑锋可没有她这样散发性的思维,只是单纯的想要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尽可能的最好准备,有效的打击敌人,降低自己的损失。

就像现代化战争,要尽可能的争取到制陆权、制空权、制海权、制天权和制电磁权等制权一样,努力争取一切优势,即便只是两个小团伙的利益斗殴,只要刘剑锋参与了,也会倾尽全力。

在酒瓶子和拳脚的威势下,不管是天九黄,还是大坑里的人,都慢慢平静下来,没有人再骂街了,绝望的情绪成了何楚娇一行人最好的笑料。

真没想到,群架居然还可以这样打,跟闹着玩似得。

天九黄被打得鼻青脸肿,口鼻窜血,躺在地上哼哼唧唧的起不来了,要知道这两个伏兵是何楚娇他们村里的民兵,练家子,刘剑锋故意将最强战力安排成了灵活机动的自由人。

大坑旁边早就挖好了一个小坑,两米深圆柱形,直接将天九黄推了进去,一群人围成一圈俯视着他,也没人说话,却有人不断往坑里填土。

“你们干什么,你们要把我活埋吗,你们疯了,这是故意杀人,救命,救命……”

天九黄的呼救声被一铁锹黄土呛得戛然而止,他立刻挣扎着要爬出来,但看到头顶上兜头而下,连忙墩身缩回坑里,感觉就像在打地鼠。

“你还有脸指责我们害命?哼!”何楚娇冷冷的说:“你这深更半夜的带着二十几号,还带着武器,闯入私人地方,才是重大的违法犯罪行为,我们完全是正当防卫。

当然,江湖规矩,我们也不可能报警,所以准备埋掉你,等你死了再把你挖出来,扔进碎石机里搅碎,然后和沙子混在一起。

离这里不远的北山就是公墓,最近正在扩建新的坟墓,正好要用我们这里的沙石,到时候连同你们的碎肉残骸一起砌成坟茔,连警察都不会去那里调查的。”

何楚娇容颜俏丽,是难得一见的美人,此时这一番话说的也是轻松从容,但在遍体生寒的天九黄眼中,仿佛透过她美丽的容貌看到了一张可怕的女鬼的面孔。

不得不说,何楚娇这招太损了,别说把他们搅碎,就算直接将他的尸体埋进墓地,也不会有人去那里调查的,这还真是一个杀人抛尸的好方法。

不过天九黄也不是易于之辈,能混到这个位置最起码都是狠人,尤其是死到临头的时候更是硬气,他抬头看着何楚娇道:“好,有种就真把老子碎尸万段,你们也别想好受,别以后只有你们会耍这卑鄙的伎俩,老子也有两手准备,既然你们不想让我活了,我也就不讲什么江湖祸不及妻儿的规矩了。

你叫何楚娇,有个侄女在光华里幼儿园上中班,你家在北方小山村,你爹叫何禹良,你妈叫楚丽敏现在都在老家,你旁边的家伙叫何昊,你们是老乡,他家里只有个脑血栓的老娘跟着智力不全的哥哥过活、

怎么了,怎么都愣住了,来吧,埋了老子吧,只要我天亮之前没了消息,我的兄弟们就会去杀你们全家,让你们全村亲友都给我陪葬……”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