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王的我成为了血族女王的女人_一、退隐的英雄(千羽寻颜)

霸道总裁 2020年06月15日

蕾安娜坐在木桌前,专注地看着手中的书本。阳光透过窗户洒落到她的身上,使她那金色的长发显得更为耀眼。

她的眉目显得娴雅。

她的衣着显得高贵。

她的瞳孔显得高雅。

她无声的坐在那,很安静,只有着之间划过纸张时的微微嗦嗦声。

“光之圣女”。

这是蕾安娜的称号,是人类世界之中的“英雄”。

同时也是英雄协会之中唯一一个能够与那位“英雄王”有着丝丝竞争性的存在。

倾城绝美的外貌,高尚的品德,赤子之心成就英雄之位,位于SS级别英雄第一位的存在。

是无数人梦中情人般的存在,但她对外显得有些冰冷,追求过圣女的人有很多很多,但无一都被拒绝,甚至有些不给予理睬。

英雄协会在她之上只有一位,便是那位唯一一个SSS级的“英雄王”。

咔哒——

轻微的推门的声音打破这一份宁静,蕾安娜合上书本,侧过身看着站在门口的管家。

“小姐,这是今天的新闻。”身穿黑西装的管家手中拿着一份报纸。

“嗯。”

蕾安娜微微点头,管家稍微犹豫了一下,走上前将报纸递给了她,然后退到一边。

蕾安娜将其接过,认真的阅读起来。她一向不喜欢使用电子设备,因为她觉得和冰冷的机器比起来,带着油墨味的纸张更加让她觉得舒适。

“百战百胜!英雄王独自前往‘黑域界’打败血族中布鲁赫族亲王包括其余近百的SS级别的恶势力!”

报纸的第一页正大肆报道着英雄王的又一次胜迹,蕾安娜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在阅读这篇报道时,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一个温柔的弧度。

而在她身后的管家看着微笑着的她,他感觉到自己背后的冷汗快要打湿衬衫,他不断地乞求这蕾安娜阅读的速度再慢一点,再慢一点,但是当翻页声响起时,他的心已经猛地沉到了谷底。

“英雄王选择隐退,这背后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蕾安娜修长的柳叶眉徒然皱起,快速地浏览着这一篇报道,又是“哗啦”一声,她再翻开一页,标题是——

“英雄协会:对于此事我们深表遗憾。”

蕾安娜一目十行地看着报纸上的内容,又快速地翻着后面的报道,最终确定了一件自己根本不敢相信的一件事。

英雄王……退出了英雄协会?

报纸被她捏的发皱了,数千道裂痕缓缓出现,她将报纸扔到了桌子上。

蕾安娜的目光很淡漠,望着桌面上的报纸,凝视着里面那抹耀眼的身影,她的目光越来越冷。

淡金色的瞳孔之中伴随着层层恐怖的压迫感,一旁的管家脊背已经无法挺直了。

过了许久,蕾安娜仿佛注意到了什么,这股压迫感缓缓消失了。

她平淡的回过头,目光淡漠的看着管家,问道:“怎么回事?”

“小姐……一切如你所见……英雄王已经选择了隐退……”

管家的声音越来越小,他不敢看蕾安娜,因为他担心这一眼可能就会引火烧身。

气氛突然间越来越压抑,越来越凝固,甚至比刚才还要更加的充满压迫感了。

管家低下头,不敢言语。

叩叩叩——

敲门声不适时地响起,一小会的安静后。

门外传来声音。

“圣女大人,请问您在吗?我是元烜,英雄王在离开之前曾经拜托过我将一样东西交给你。”

少年的声音略微有些胆怯,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应该知道的事情。

“元烜?‘三尖骑’之一的元烜?”

蕾安娜回忆着这个名字,想起来这个人是和英雄王一起征战四方的“三尖骑”中的一人。

蕾安娜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姿态,抬眼示意管家开门后坐到椅子上对门外的人说:“进来吧。”

咔哒——

管家将门打卡,元烜小心翼翼地走进来,看着里面有着不食人间烟火般气息的蕾安娜,似乎他之前隔着门外都感受到的压迫感是错觉那般。

“英雄王托你交给我的东西是什么?”

蕾安娜目光直直的看向他。

“这个。”

元烜走上前想把手中的盒子交给蕾安娜,但是管家拦住了他,让他将盒子先交给他,再又他交给圣女。

管家接过元烜手中的盒子,开始仔细地检查,等不及的蕾安娜敲了敲桌子,管家立刻将盒子交给她。

蕾安娜冷静地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Q版的粘土人,这个粘土人是以她为原型,表情有点……凶巴巴的。

蕾安娜将粘土人取出来,在盒子里面还有一封信,她将信打开,仔细地看着信的内容:

蕾安娜·艾丝特:

很抱歉就这样不辞而别,对于此事我深表抱歉。

我为我之前在英雄协会中可能做出来过的会使你厌恶的事情致以最真诚的歉意,虽然不知道为何你为何会在协会中如此的讨厌我,甚至不愿意和我见面,在任务中也不愿意与我交谈。

但是这些并不是我选择隐退的理由。

实际上是我患上了无法医治的疾病,即使我现在看起来很健康,但是我的生命力以及实力会不断地衰弱,那时的我恐怕已经无法对得起“英雄王”这个称号,甚至在某一天可能就会突然死去。

或许你对我的厌恶已经达到期待我死去,或许你会连这个盒子都不会打开,但是我还是想对我自己也不知道的何种让你恼怒的举动而致歉。

对不起。

以后,拜托你成为“英雄”的象征了。

“无聊……”

蕾安娜在读完这封信后,小声的说了一句话。

她将信折好,又重新放回盒子里,看着桌子上放着的有点凶巴巴的Q版的自己……

她突然有些忍俊不禁的笑了,笑的很美,不再拥有之前的淡漠感,但也只有这一瞬间而已。

——喂,我要不要走?

元烜用眼神问管家道。

——走,我们都得走。

管家用眼神回答道。

管家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口,和元烜快速走出门外,再轻轻地将门关上,尽量不发出任何声响。

蕾安娜走到桌子后的窗户前,将窗户推开,微风吹拂着她的脸庞,她闭上眼沐浴着阳光,这份温暖让她想起他。

“傻瓜。”蕾安娜自言自语道。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不愿意与英雄王见面,仅仅是因为害羞,她不愿意和英雄王说话,仅仅是因为紧张。

而她瞒着他为他做的事情,也许只有一小部分人知道。

但是她没想到那个钢铁直男居然以为自己讨厌他,还捏了个凶巴巴的自己来表达他的不解。

可笑。

“熊娃娃是布偶,你说布偶很可爱。”

“我也觉得很可爱,因为它们不会动,很乖巧。”

“所以……”

蕾安娜睁开眼,淡金色的眼眸中浮现出一抹温柔的笑意,樱色的唇角,温馨的上扬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