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药啊[系统] 第8章 病症_衣落成火

霸道总裁 2020年06月29日

大概是早就被交代过,门外守着的丫鬟直接给顾佐带路,把他领进一间很古朴的房间里,让他自己进去。

顾佐进门后,不用怎么细看,就能发觉这屋中的陈设装饰没一处不妥当,在大气中又不失精细……齐家跟这里比起来,显得就跟暴发户一样。

而公仪天珩,现在正穿着一身家居长衫,靠坐在书桌后面,不知道在批阅什么文件。在他的身侧则安安静静站着个严肃的青年,那副规规矩矩的样子,只差没在脑门儿刻上“忠犬”二字了。

当顾佐进来后,公仪天珩放下笔,抬头一笑,声音很温和:“阿佐醒了?请坐。”

简直璨然生辉啊这张脸……没了月光的加成,也一样帅得爆表。

顾佐没敢多看,坐到公仪天珩的对面:“公仪公子。”

公仪天珩笑道:“我都叫你阿佐了,不如你也直呼我的名字?”

顾佐想了想,觉得请金主包养就要有被包养的觉悟,不能拿人家的客气当真实,于是他就改了称呼:“天珩公子。”

公仪天珩没勉强,只是轻声问他:“你说,你能治好我,可是真的?”

顾佐本来是想先坦白系统的,但金主显然更关心自己的身体健康……好像也挺正常。但到底能不能治,这可说不好。

然后,顾佐看了看那位沉默的青年。

公仪天珩一笑:“这是他麾下天龙卫的头领,是可信之人。”

顾佐干笑两声,眼神比较坚定。

这不是信不信的问题,而是生命安全问题。

金主是聪明人,但金主还不知道他拥有的东西多诡异,还是让金主了解到足够的信息之后,再让金主做决定好了。

公仪天珩了然,示意道:“龙一,你出去罢,闭耳。”

严肃的青年打量了顾佐一眼,觉得这弱鸡就算公子自己也可以应付,就很干脆地出门了,顺便,他还把房门关紧。

公仪天珩再看顾佐:“你放心,这房门为特制之物,一旦掩上,外面便听不到里面的声音。龙一虽然耳聪目明,但有房门阻隔,又有我下了命令,自然会离开十丈之外,是不可能听到你我说话的。”

顾佐放心下来,但想起这位的病,又有点怂,就试探道:“我先给你把个脉?”

公仪天珩就将袖口挽起,露出有些苍白的手臂来,搁在桌上。

顾佐也没多犹豫,就把手指搭了上去。

虽然没有真正治过病,但把脉他还是学过的,一些脉象他也能把清楚……

把完之后,他有点惊悚。

这脉象就是……没有脉象。

但没脉象难道不该是死人?

总不至于是诈尸了吧!

顾佐仔细看一看公仪天珩,他除了帅和皮肤苍白以外,也看不出什么啊?要真按照这脉象,他的身体应该已经有很多征兆了。

可现在都看不出来,又是怎么回事?这脉象可真把得人糊涂死了。

所以,顾佐直接开口:“天珩公子把以前那些炼药师的说法也给我说一说,顺便这些年来你有什么不舒服的,身体的感觉,也都说一说。”

不搞清楚有什么病征,他没法查资料啊!

公仪天珩很配合。

也许是这么多年来他已经不知道说过多少遍了,现在讲起来也很详细。

其实说来这病是很怪异的,在他出生的时候看起来是个很正常的婴孩,除了出生就开慧了之外,也没有其他异样。可是等他周岁前摸骨的时候,家里人才发现,这个嫡系的长孙,他的经脉居然天生细弱。

要知道,要想成为一名武者,资质上最看重的就是经脉。因为在修炼的过程中,最初是要将天地之气纳入身体,通过经脉流转,才能有后续。自然而然的,经脉越宽阔,越柔韧,能流动的天地之气越多,修炼就越快。

偏偏公仪天珩的经脉就细弱到——别说吸纳天地之气了,就连平时吃药,都不敢用药性太大的,否则经脉妥妥儿的断裂。

这样的资质,那就是完全不能习武,不然以他们公仪世家偌大的家业,只要找到足够珍贵的丹药,再差劲的经脉,也能慢慢提高,哪里会是这样子呢?

顾佐觉得有点奇怪了。

经脉细弱但不影响普通生活的话,也不至于就说是个病秧子啊……

公仪天珩接下来的一番话,就打破了他的疑问。

的确,他金主的问题,并不仅仅是经脉细弱,而是真正的怪病。

在公仪家发现公仪天珩的经脉的确无救之后,也看到了他另外的出众之处,并没有太在意。直到在他十岁那年突然双腿麻痹,不能动了,请炼药师诊治后,才发现了问题。

他的经脉除了细弱外,居然每一年都会有一条堵塞。

最初是奇经八脉,倒还不很明显,毕竟它们各自为政,很奇异地没怎么影响到他的生活,但是当他的十二正经也堵塞了两条之后,所有的反应全部涌出,几乎就让他瘫痪在床上了。

经脉除了练武时让天地之气流动外,更大的作用是运行气血,滋养人的生机。如果它们全部堵塞了,那结局可想而知。

而公仪天珩今年,已经十八岁。

他还有两条经脉没有堵塞,但等他及冠的时候,全身上下再没有气血可以运行,他的生命也就到了终点了。

顾佐听到这里,立刻就垮下了脸。

敢情不仅是他在这一个月里要挣命,他这金主也只能活两年了啊!而且就算他活下来了,要是金主翘辫子了,他还得再找金主,这也太坑爹了。

不过,顾佐郁闷是郁闷,看着公仪天珩的时候,那眼神却跟看上帝似的。

现在金主能够走动,不知是用过了多少药物,慢慢滋养,他自己又不知付出了多少努力,才能看起来跟正常人一样地自如地行动。

事实上,他现在每走一步路,都会全身疼痛。

——可真是够能忍的。

但很快顾佐心里也生出一股豪情来。

想想金主都这么苦逼了还能活出个人样儿来,没理由他先打退堂鼓啊?这样的金主要是能给治好了,以后他抱大腿就好混了。

所以,他这时候就该把那三本书找出来,认真翻几遍,找找哪些药方子针对的症状,是跟金主的情况相似的,也要看一看,那后面记载的疑难杂症里,有没有对症的……

想明白了,顾佐也不掩饰,手掌上直接出现了三本古籍,其中《人级药膳大全》和《人级药方》留下来,《人级丹谱》递过去:“天珩公子也看一看,这本后面有很多病症介绍,咱们一齐找找看,有没有相符合的。”

他说着,自己先把《人级药膳大全》翻开,从后面朝前翻看。

公仪天珩见到那凭空冒出的三本古籍,瞳孔蓦地收缩。

储物武具?

这东西极其珍贵,就连苍云国皇室,总共也只有三件储物武具而已,他们五大世家更是每家只有一件,掌管在历代家主手中。

没想到,这个小家伙手里,居然也有。

可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公仪天珩的注意力,集中在手里的古籍上。

这应该就是顾佐奇遇中得到的,也是他敢来挟持他的原因……希望这里真的有他需要的东西。

很快,公仪天珩翻开了古籍。

每一页纸张,在他修长手指的拨弄下,轻盈地飞速翻过。

上面所记载的每一个字,都牢牢地被他记住。

相较公仪天珩的神速,哪怕是之前看过部分的顾佐,也相对慢了不少。

这事情关乎他的命运和金主的性命,他一点也不敢怠慢,看得异常仔细,而凡是能跟经脉挂上点边儿的,都会被他挑出来。

同时,他一边看,一边还顺手拿过纸张来,用毛笔在上头一一记录,神态专注,心无旁骛。

公仪天珩很快看完,他微微阖眼,古籍里的消息都在他脑海里闪过。

这奇遇的确不凡,至少这本《人级丹谱》中记载的丹药种类非常多——按照武者的不同实力划分,适合后天武者的有一万三千二百种,适合先天武者的也有一万零八百三十一种,适合脱凡境武者的,有八千六百九十一种。

虽然里面常用的丹药每一个等级都只有上千种而已,可据他所知,目前苍云国所有炼药师掌握的丹方综合起来,也只有五百多种——而且,是所有等级的丹方,而不是每一个等级的丹方。

这一本《人级丹谱》,哪怕是任何一个炼药师穷极一生,都炼不完里面的丹方,后面记录的疑难杂症,更是让他叹为观止,就算他自认曾遍览无数古籍,却还是在看过之后,深深感觉到自己的见识浅薄。

忽然间,公仪天珩心绪有些不宁,又被他强行压制了下去。

如果——

如果他可以习武……

他就能走遍这个世界,不必自囚于苍云城这方寸之地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