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翼的玩具天使与圣母的精灵女王_18.是强到离谱的憨憨哟~~(喵呜Alice酱)

霸道总裁 2020年06月28日

时值正午 树林的荫庇下 透过的是光 一缕缕的 煞是好看。亚当斯睁眼 看向前方 其实早在那一声尖叫响起,他就想过去了,只不过名义上他还生着“病”呢 况且在之后也没什么动静传来 就算有 要是她们都解决不好 自己去了也是送死啊。想着想着 眼睛又阖了上去 闭着目 仔细感受着 不一会 脚步的震动传来 只是 好像不止两个人呢。亚当斯睁开眼 只见一个相貌平平的少年 凑在维娅与艾尔莎跟前 头不断往前凑 嘴里叽里咕噜的是 手还不停比划着 不知怎的 心头一股无名火 就这么冒了出来 制都制不住 蹭的站了起来 风风火火的快步冲了过去 狠狠的想一把抓住那人的手 好好教育他一番!(怎么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骑到我头上了!!) 谁料 在维娅跟艾尔莎差异的目光中 他被狠狠的弹了开来 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屁股好疼”在亚当斯真的晕过去之前脑子里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待到再次醒来 已近黄昏 一睁眼 看到的是三人在他身旁 “激烈”的探讨 虽然只有一个人在说 看的他差点又没昏过去。莱茵哈特发现亚当斯醒了 赶忙凑了过去 摸着脑袋 憨憨的说道

“啊啊啊~真是不好意思啊,emm 那个 是叫亚当斯吧?我不知道啊!没想到你会突然扑上来 我都没反应过来啊!就,不小心给你,额…”

“嗯,无碍。”

虽然很不甘心 但为了衬托出自己的大度 亚当斯就这么摆摆手说着 打算就此揭过 可他不想计较 不代表我们的莱因哈特不想计较啊!

“不不不!怎么能这样!我,我给你打回来?”

“…真没事”

“啊啊!我知道了!你一定还在怪我吧?别呀!我…”

“真没事!!”

亚当斯要疯了 怎么会有这么憨的人!咬牙切齿 可人家不管不顾啊!

“不行啊!我觉得 你肯定有事!你看你 这么闷闷不乐的!感觉就像老婆给人抢了一样!”

“…你…你!你有毒!”

说着 亚当斯强提着一口气没背过去 艰难着起身 途中还一把拍开莱因哈特想来帮扶的手 在他一声声“你…你怎么啦?我…我说错啥啦?”中 迈着灌铅的双腿 留下一句“我去方便下”走进了灌木丛里 看不见身影

“啊啊,这人,这的有毒啊…”

待觉得离的够远了 亚当斯靠着一棵树 慢慢的滑到了地上 叹着气

“哎~怎么会有这么憨的人?哎~造孽呀!”

又是一阵窸窸窣窣 旁边的灌木突然抖擞起来 亚当斯一头一凌“要出事”

赶紧起身 作防御状 一道黑影闪出

“哎!我觉得吧!其实…”

“啊!!!”

亚当斯一阵哀鸣 见莱茵哈特又追了上来。两眼前一抹黑 昏了过去。昏迷前最后的意识听到的是莱因哈特的“亲切问候”

再次醒来倒是没过多久 身旁的维娅跟艾尔莎已经不见了 只留有…莱因哈特,而且正在向自己走过来!忽一下站了起来 指着莱因哈特

“咳咳!你,你别过来!我…我跟你说!我没事!你…别靠近我!!”

“不…”

“你闭嘴!!”

“好好,我不说话,你别激动。”

“呼”亚当斯终是长舒一口气

“能好好说话?”

“嗯,你问,我答?”

“对!她们去哪儿啦?”

“去找水啦。”

“哦哦~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这个啊!我跟你说!”

“停!我不想听了。”

“哎~怎么这样?!好吧…那你好好休息,我去找柴火!”

“嗯。”

亚当斯静了下来 满脑子都是那句“你老婆被抢了…”仰望天空,目光深邃

倒是没过多久 几人便齐刷刷的回来了,莱因哈特手捧一大捆柴火嘴里不停,艾尔莎手提着一桶水眼神幽怨,维娅头插着…几株花…神情平静 好了 绝对是那个男人的手笔。

“我就说吧!肯定好看!是吧!”

两人沉默以对材料准备完全,维娅开始做菜了,生火煮饭,技艺纯熟 想是当家许久了吧。三人静静的等待,难得 莱茵哈特没说一句话 只是两只眼睛都被锅里的东西给抓住了。艾尔莎倒是宁愿他烦一点…直勾勾的看着维娅,弄得她想要把他的眼睛给挖出来!!亚当斯倒是没怎么觉得 只是想着 维娅变了好多啊。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呢…

美食很快出炉,莱因哈特冲上前去 接过锅子 放到四人地上 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抢先舀了一盆 道了句“我开动啦!”就开始埋头苦吃 什么也不管不顾了。一切发生在瞬间 快到维娅都没反应过来 手还保持着 端着锅子的样子,可 莱因哈特已经快吃完了,“不好!要没饭吃了!”三人心头一颤,也是迅速跻身这场瓜分狂潮里,你一口,我一口,吃的那叫一个嘞!进食是很快结束了,莱因哈特盯着空空如也的锅子,满脸惆怅

“你们怎么这么能吃?!我都没怎么吃 你们就把都给饭吃完了!哎~半饱都没吃到!好饿啊~”

三人心里妈卖批“就你tmd吃的最多 半盆都给你一个人吃完了!要不是我们机灵 神圣的饭都没得吃!你还吃不够?!恰土去吧你!”表现到脸上 就只有眼睛抽几抽。亚当斯也学乖了 不去理会。四人瘫坐在树下的草坪上 看着星星 迎着月光 享受着微风拂面 饭后的悠闲时光。

“差不多了,出发吧。”

维娅说着 莱因哈特跟艾尔莎也很快行动了起来 三人早就达成了共识 只是亚当斯却什么都不知道 他晕过去了嘛!他也不想啊!

“哎?现在就走。”

维娅小声的“嗯”了一下 亚当斯也没多问 既然这么急 那也一定有她自己的理由 既然不想说 那也就没必要说 他相信她。一行四人 在皎月的注视下 迈出了 第一步 踏向那未知深渊的第一步。

星夜下的泥沼 显得那么的诡谲 那么的神秘 四周静的只有几人的脚步声 在一片漆黑无物的黑夜里 那么的突兀 赋予人以无限之遐想 也许在眨眼间 就会有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蹦出来 给人吓个一跳。果不其然,出事了。

“小心。”

莱因哈特沉稳的声音骤然响起 不大 却刚好给每一个人都听清。一行人停了下来四周寂静无声 空无一物,但三人都选择相信莱因哈特 相信一位八阶巅峰强者的过人直感。“咕嘟嘟”周围的泥沼冒起了气泡 有什么东西终于是耐不住性子了。“噗~~”整片整片的泥沼被翻了过来 有什么东西 如抽丝剥茧般从中抽出 明显可以感受到的是泥沼的下陷了许多。“哦哦哦哦!!”怪物发出来怒吼,想借以威慑。漆黑中看不清它的面貌 只有个模糊的概念,很大,很大。兴许 在白天 会更吓人吧。现在嘛,可能都没有之前的无声寂静 来的折磨人。

“那么是我来表现了咯~”

莱因哈特轻快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响起 可这一次却不再是那么粘人了。他一步跨出

“剑圣亲传,帝国剑圣世家世子,“现断”之主,莱因哈特·冯·萨贝曼 望指教。”

“吼吼~~”

回应他的只有怪物压抑发泄的怒吼。声波穿耳而过,刺的脑门儿生疼。只听这四人衣袍是猎猎作响。

“如此白月光影交错,若是无一剑可衬这冠世绝景,倒也煞是可惜,既如此,那诸君,且看我一剑,斩妖邪!”

莱因哈特沉吟片刻 一步跨出,重重一踏,激起的却不是千万滴泥浆,而是那万千道剑气,“刷”一抹银芒闪过,劈开云层,迎着月光,直上九霄皓月处,四周宛若白昼,怪物的嘶吼依在,却是微不足道尔,有古语云“萤火,岂敢于皓月争辉!”三人艰难的撑起手臂护在身前,方才能不被这剑气的余波给刮走,这只是余波。维娅僵硬的抬头,看到的不再是那个滑稽的男孩,而是位意气风发,指点江山,面容姣好的少年郎。

“早闻,莱茵世子,面貌旖丽异常,故使奇术掩其真容,唯有其挥剑斩天地之时,方能一睹真容,且死而无憾,诚不欺我。”

待风波平静,怪物早已没了身影,受剑光的影响,周围还算是敞亮,依稀可见,这地,以是被犁过一遍了,坑坑洼洼,支离破碎。三人出神 这有点猛…见三人呆滞,莱因哈特事眼中掠过一丝不可查的落寞,随即咧嘴一笑,那叫一个开心咯!

“我厉害吧!我没骗人呢!嘿嘿~”

三人这才缓过神,他是莱因哈特啊!那个憨憨傻傻,废话连篇的莱因哈特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