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丧尸有点萌_第二百一十七章 突然的造访者(包子豆浆)

霸道总裁 2020年06月20日

“原来你也察觉到了吗?”

“那当然,我那些暗哨可不是白布置的。”

羽来到和我并排的位置,原来属于她观察的位置已经转让给贪狼,现在的她开始和我统一战线,不过,我不想让别人打扰我啊!万一一不小心把你给吃了怎么办,组织还得找我赔偿。

“你那是什么眼神,干嘛这么看着我,怕我吃了你吗?”

不是啊大姐,我是怕我把你给吃了!

当然这句话是不能说出去的,说出来我岂不是死路一条,所以还是老实憋回去忍住吧,这人来的真不是时候,偏偏非要在这个时候过来捣乱,真是不懂事,我这好不容易才压制住身体的冲动重新夺回那即将失手的控制权。

真是时运不济!

没有回答羽的话,只是单纯把头扭了回去不再看她自己则面对着掩体强行面壁思过,目前只能这样了。

我是没办法中的办法,羽当然不知道我这是在干什么,她还以为我我真是怕她把我给吃了呢,于是黛眉微蹙,略带杀气的啥眼神已经落到了我的身上,顿时让‘面壁思过’的我打了一个冷战。

女人啊,真是可怕,我这可是为了你好啊,怎么不知道感恩呢!

就在羽那吃人般的目光落到我身上没一会功夫,突然一连串的声响从我耳边响起,心中一惊连忙将视线从面壁中转移出来。

此时羽也没有再耍脾气,警惕的目光已经落到了那边的土路上。

我有预感,那个发出声响的物体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近了,从他的声音传潘判断已经离我们不到两百米的距离,这个距离已经非常近了,要不是有这么多建筑的阻挡估计我们早就看见了这个家伙的长相了。

情不自禁屏住呼吸,目不转睛盯着传来声响的那个方向。

就在我准备一探究竟时,一个意想不到的变化突然降临。

嗯?周围温度是不是升高了?

“不对!有情况!”

显然,羽也察觉到了这一温度变化,只见她一声连忙抽出一根白羽,可是白羽刚刚出现在视线中便开始迅速变黑,烧焦的味道瞬间散发出来,而白羽也在羽的手中由白变黑然后化作一律灰烬被风带向了远方。

只是瞬间,一根就连刀剑都无法斩断的羽毛却在这诡异的温度下化作了灰烬。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我根本来不及反应是怎么回事,但是白羽的变化却被我清楚地看在眼里,心中顿时骇然,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羽那只已经空空如也的手。

这太不可思议了,按照白羽的韧度,如果连它都被瞬间燃烧成灰烬的话我们这些人估计早就变成了一堆灰烬了,可是为什么我们只是感觉到温度变高了一点而白羽却先化作灰烬。

贪狼同样也注意到这个变故,他果断放弃了自己监视的目标转而来到我们这边,“羽,狐狸,情况有点不对劲。”

我点了点头。

虽然我们现在都察觉到这件事,也都隐隐感觉会有变故发生,但是就算现在车回去也不是一个好办法。

那个声音是在离我们太近了,近到就算我们全速撤离在这里也会被声音抓个正着,而且就算我们躲过了声音那同样会被那群军方的守卫给抓个正着,到时候同样是被动,所以继续在这里才是目前最好的办法。

但是也只是目前最好的办法,那个发出声响的东西还不知道会是什么。

呼~真是艰难的一天,一下子就从主动变成了被动。

只见羽眉头紧蹙,也不说话,微低着头好像在想什么问题,我们也没有去打扰她,就任凭她在那边‘愣神’。

声音越来越近,近到就连贪狼都听得到的程度,温度也在逐渐升高,我们三人的额头已经渐渐泛起了汗水,滑落的汗珠还没落到地上便被蒸干。

突然羽从愣神中回来连忙对着我们做了禁声的手势,接着在羽的指挥下我们三人快速撤退下去回到了教室中央,羽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取出了一个小瓶子,这个小瓶子和之前我们随身携带的是同一款。

不过这次这个瓶子里却是有点微微泛蓝的气体,显然不是跟我们是每人都有的那个是一个东西。

只见羽打开了瓶盖,蓝色气体顿时挣脱出来一发不可收拾,原本只有口服液大的瓶子却存着远超过这个容量的蓝色气体。

只是瞬间蓝色气体便将整间教室都包裹了起来,我们的视线都被这股蓝色雾霾阻碍。

其实在这蓝色气体刚释放出来的那一刻我下意识的堵住了口鼻,因为我对这个东西很陌生,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虽然我对这个东西很陌生但是不代表其他人也陌生,比如贪狼就没有任何表情任由这蓝色气体飘进他的身体。

相信自己的队员!

羽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投毒,就算是投毒也不可能把自己也装进去,那太蠢了。

慢慢松开挡住口鼻的手,蓝色气体也慢慢飘进了我的身体。

现是略带刺激的味道呛得我差点咳嗽出来,可是随着时间推移,那股刺激性气味慢慢消失了,连带着教室里充满的蓝色气体都一同消失了淡出了我的视线,视野再次变得和之前一样。

更奇怪的是,之前那个不断升高温度却在蓝色气体散尽的一瞬间也一同消失了。

周围的温度好像一瞬间就恢复了正常,凉爽感扑面而来,整个都清爽了不少。

三人同时松了口气。

终于不用变成烤猪了,大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这是什么东西?”忍不住问道。

听到我的话贪狼笑了笑,“没什么,幻给的好东西,作用是......”

就在贪狼还要给我解释时,之前那个声音不请自来,终于是出现在我们的旁边,刚刚才放松神经再紧绷起来,我们三人来到窗边向路边看去。

只见一个身穿白色休闲装的红发女人正站在我们这栋楼层下面,抬头向我们这边的方向看来。

来人年纪不大,大概和羽同岁,一条火红的马尾直垂腰间,俊俏可人的面容尽显女孩可爱活泼一面,可是她却没有这个年纪女孩子该有的活泼,面容可爱可是却面无表情,大大收敛了活泼气息,举头之间眉目间似有杀意凝结可却也是不多,但是却也足以说明女子和正常女孩并不一样。

如果不是她这一身气质我都怀疑她是不是这个学校跑出来的学生。

这时,女孩突然将视线投向我们三人这边,四目相对的一瞬间我下意识躲了下去。

一是怕自己被发现,二则是害怕被认出来。

出起来都奇怪,我分明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子可是我的潜意识一直在告诉我,我见过她,而且就在不久前。

可是我是真的没印象啊。

这时,一声欠揍的笑声从头上传了出来,抬头望去发现笑出声的正是贪狼。

只见于贪狼捂着嘴拍了我一把,“狐狸,忘告诉你了,刚才羽散播出去的是幻送给我们的特殊幻术,这个那个蓝色气体会隐匿我们的行踪同时让被蓝色气体包裹的范围化成一个单独的领域,这也就是温度消失的原因,所以我们现在待得教室并不会被人察觉到,就连里面的我们也变成了幻术的一部分,所以完全不用担心啦,来来来,过来看看。”

什么乱七八糟的解释,你这话唠能不能详细点,我可是普通人啊,怎么会懂幻术师的世界。

听着贪狼给我解释得不知道是什么鬼的东西,我觉得等回去我还要再去向幻亲自请教一遍才行,外行中就是外行,解释不清楚。

呼!还好这次心里话没随着自己的想法就说出来,不然贪狼这话老一定又要开始说个不停了。

知道自己不会被发现后我从地上站了起来重新把视线挪回来路边那个红发女子身上。

果然,那红发女子并没有发现我们这三个脑袋。

虽然没发现但是我却能感受到那女子肯定是产生了一丝怀疑,不然她也不会一直盯着这里不动了。

终于,红发女子放弃继续查看,转身离开继续向化工实验楼走去。

看着红发女子离开的背影,羽和贪狼却是同时露出一丝凝重的表情,不过羽却比贪狼更重一些,看得出来那不光是凝重,还有一丝仇恨夹杂在里面。

羽和这个女子之间有仇恨吗?

我看了一眼嘴唇微动的羽又看了看一脸凝重的贪狼,新人表示一脸懵逼什么都不知道啊,能不能来个明白的给我讲一下这是发生了什么?

“羽,我们这次遇到麻烦了。”贪狼突然道。

嗯?这货在说什么?

“是啊。还是老熟人,呵呵。”羽轻笑两声,不过我从她脸上的表情看可没有一丝友善的味道,反而是有那种杀之而后快的感觉。

“怎么连她都来了?”

羽摇了摇头,“不清楚,不过咱们应该早就想到的,这么大事情还是军警联合行动,那就一定会惊动暗组这个公安部的机构,该死,把这件事给忘得死死的了,现在这件事可不好办了。”

暗组?

虽然这两人一直把我直接忽略进行对话弄得我一脸懵逼但是‘暗组’两个字一出来,我瞬间明白了。

刚刚女人是暗组的人,可是,暗组的人我只认识一个追影啊,那这个女人我是什么时候见过的?

没有印象啊!

望着女子远去的背影,我愣愣的杵在那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