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国家修文物 第二百八十七章 多正常的事啊_十三闲客

霸道总裁 2020年05月03日

一个人待在修复室里,向南感觉内心里无比安静,做事的效率都提高了不少。

此刻,他已经用复合材料重新模塑出了一条蟠龙。

这条蟠龙,和之前那条并没有太大的差别,只是脑后多出了几根长长的龙须龙发,这些龙须龙发向后飘荡,相互缠绕,显得飘逸至极。

在制作手法上,这蟠龙,相比较之前,则又多出一个镂空雕刻,使得整条龙显得更加立体。

向南细细地观察这条蟠龙,直到此刻,他才真正地有些满意——

“跟真器上的,几乎完全一样了。”

他也知道,不可能做到百分百一致的,能够做到目前的程度,已经是极限。

如果换一个人来,也不可能做到比他做的更像真器上的那条蟠龙了。

就算是江易鸿亲自上手来修复,也不见得能够做得更好。

蟠龙模塑完毕,等到复合材料干燥之后,向南将它和南宋龙泉窑蟠龙瓶上的残缺之处进行了比对,做好了记号,再将龙身沿着记号小心翼翼地切割下来。

之后,他又将切割下来的那段龙身,镶嵌到了蟠龙瓶残缺的部位。

做完这一切以后,向南又上上下下仔细观察了一遍。

镶嵌上去的龙身,和龙头龙尾之间,除了还留有两道似有若无的小缝隙,以及颜色不一样之外,几乎严丝合缝。

就连龙头上的龙须和龙发,向后飘逸的那几根,也都跟向南制作出来的龙身处的龙须和龙发,吻合在了一起。

当然,这一切如今看来,还是有些瑕疵存在,还需要后期继续修复,才能够让人看不出破绽来。

向南看着一切,自己也显得颇为满意。

他将镶嵌上去的龙身又小心翼翼地取了下来,然后才在向里的那一面涂上一层薄薄的粘合剂,再次镶嵌了上去。

之前那一次,是为了看一看效果,如今涂上粘合剂再镶嵌上去,除非是将粘合剂化掉,否则的话,这龙身是取不下来了。

做完这一步,这件南宋龙泉窑蟠龙瓶,才算是完成了第三道工序,配补。

配补完成之后,向南要做的就是加固了。

实际上,这件南宋龙泉窑蟠龙瓶,最大的难点就是残缺龙身的修复,完成了这一步,后面的工序,对于向南来说,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难度了。

三下五除二,向南就完成了整件器物的加固处理,紧接着,又开始了打磨。

……

“向南没下来吃饭?”

老戴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先是一愣,紧接着便若无其事地笑道,

“多正常的事啊,他以前在魔都的时候,干活干得兴起时,忘了去吃午饭那都是正常的。”

“忘了吃午饭是正常的?”

尤金鸣听了这话,嘴角忍不住抽了抽,那什么才是不正常的?

他也是因为搞不清向南不下来吃饭是因为什么,所以看到老戴坐在隔壁的座位上吃饭,这才凑上去问了一句,心想,不会是自己这些人没等他下来,他生气了吧?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从老戴的嘴里,居然听到了这样的答案。

“这有什么?你知道他在我们那儿的外号,叫什么吗?”

老戴一看尤金鸣有点被震住的意思,忍不住“嘿嘿”一笑,又透露了一个小“秘密”。

尤金鸣没有说话,一旁的石强却是没忍住,下意识地问道:

“什么外号?”

“加班狂魔!”

老戴见吊足了众人的胃口,这才洋洋得意地说道,

“他曾经有一段时间,连续加班一个多月,每天晚上都加班到夜里十点多!”

尤金鸣和石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有这么疯的人?

混个饭吃而已,用不着这么拼吧?

覃小天听到这里,有些忍不住了,一脸怀疑的样子,问道:

“戴老师,您也加班到夜里十点多了?”

“那怎么可能?我都这把年纪了,哪里吃得消?”

老戴瞥了覃小天一眼,理直气壮地回了一句。

覃小天眨了眨眼,又问道:

“那您怎么知道向老师加班到夜里十点多了?而且一加班还是一个多月。”

“我用得着骗你?我虽然没看见,可保安是24小时巡夜的呀!”

老戴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抬起眼皮又瞥了一眼覃小天,嗤笑一声,

“算了,信不信随你们,我回修复室去了。”

说着,他朝尤金鸣等人摆了摆手,站起身来,嘴里哼着小曲儿,将两只手往身后一背,慢悠悠地出了食堂。

尤金鸣和石强等人对视一眼,颇有些无奈。

加班狂魔?

这向南还真是这样的人?

这段时间里,因为“南海一号”南宋古沉船的考古发掘队进度加快,出水了不少残损古陶瓷,所以,他们也一直都在加班。

可他们加班,一般到晚上六七点钟就差不多走人了。

毕竟谁都不是拿博物馆,拿修复室当家的,自己家里还有一堆事要忙呢。

回家做做家务啊,带带小孩啊,回去得晚了,说不定还要跪跪搓衣板了啥的。

都忙着呢!

谁会一加班就加到十点多钟,而且还是连续一个月!

那自己家里不得闹翻天!

可现在来了个向南,还是魔都博物馆过来援助修复文物的……

人家一个帮忙的都这么拼命了,那他们这些“南海一号”博物馆的员工,好意思比人家走得还早?

你好意思吗?好意思吗?

石强略有些不满地小声嘀咕了一句:

“你喜欢加班,回魔都去加班啊,跑我们这儿来加班,你加给谁看?”

“你说什么呢?”

一听这话,尤金鸣连忙拽了石强一下,瞪了他一眼,低声道,

“不要乱说话,人家是来帮忙的,你还抱怨?这要是被人家听到了,一生气全都走了,杨馆长能把你皮都被扒了!”

杨馆长好不容易才将这些人请来,这一天都还没结束,人就被你给气跑了,他不气疯了才怪呢。

覃小天这时候也精心打包了一份饭菜,拿着一个塑料袋提着,一路小跑着赶了过来。

尤金鸣看了看,这才说道:

“行了,咱们也别在这儿闲着了,赶紧回去吧,向南说不定饿了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