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 第89章_吴*******水

霸道总裁 2020年05月01日

八十九

发出声音的画像夹在成百上千招魂幡一般的画像中,乍看之下与其他的一般无二,上面皆有妙笔生花的女修一名,花容月貌,巧笑嫣然,美目顾盼,此女子画的是独坐香榻,轻摇蒲扇,脚边一个青铜香炉,香烟缭绕,似梦似幻。只是此刻那画中女子合该从容出尘的面容变得狰狞而挣扎,她扑倒在榻前,双手扣住自己的喉咙,嗓音中发出嗬嗬作响的古怪之声,似乎身体内有什么怪物正要破体而出,而她却要竭尽所能,在怪物从咽喉爬出的那一刻掐死自己。

青攰踏空而去,面目冷酷,浑身灵力暴涨,围绕他身边顿时狂风大作、风起云涌,他居高临下,双手一推,一道粗壮的紫色闪电自掌中发出,直取那幅画像。画中女子睁大双目,自喉咙中发出嘶哑的喊声:“陵南救我!”

曲陵南想也不想,手下一连做了好几个法诀,一道透明墙凭空而起,堪堪横在那画像与闪电之中。只听得噼啪一声锐响,防护墙被一劈成两半,青攰冷哼一声,喝道:“曲陵南,你莫要不知好歹,本尊不能杀你,可未见得不能伤你!”

他左手一划,那道闪电喀嚓一声分成两边,一边卷上那幅画像,一边朝曲陵南面首处砸了过来。曲陵南一个后仰,于半空中鲤鱼打挺避过,纵身一跃,张开手臂甩出一根灰色长鞭,在画像被闪电劈中的瞬间,将画像卷入鞭中,手一收,整幅画顿时被拉了回来。

那灰色长鞭,真是孚琛所赠的灰色发带变幻而来。

曲陵南一招得手,立即施展纵云梯连退好几步,单手一举,虚空剑出手刷刷连过数招,劈得青攰左闪右避。青攰大怒,手臂抡圆,一个巨大闪电球于双臂间隐隐出现,夹杂着飓风呼啸,越卷越大,几可有排山倒海之势,他抬起头,面色狰狞,大吼一声将那闪电球掷出,顿时风云飘摇,整座大厅都摧古拉朽,所过之处纷纷倒坍。

“快躲开!他疯了,他要毁了这里,顺道拉你我陪葬!”曲陵南手中的画卷尖声道。

曲陵南心底却浮现一种奇异的熟悉感,仿佛此时此刻,青攰释放出来的气息对她而言异常亲和,那原本毁天灭地的忿恨与怨怒,可到了她跟前,却成为难以言状的熟知。

她对画像之语充耳不闻,不躲不闪,反而飞了过去,迎面而上。

曲陵南甚至也没用到纵云梯,她只是身随心动,平平飘起,双手一摊,五灵之力顿时充盈其中,霎时间,她整个身体都浮上点点金色光芒,那光芒渐渐汇聚,将她全身笼罩起来,仔细一瞧,那光芒外在若火焰闪烁,内里却是一层宛若千年碧潭一般,沉寂而静谧,祥和又冰凉。

曲陵南闭上眼,飓风瞬间将她吞噬其中,霹雳劈到身上,宛若要将皮肉片片卷飞,皮开肉绽。然而在这等剧痛之中,却有一种力量自心底扩展自全身,在她身外结成透明的一层厚厚防护膜,仿佛罩入一个量身定做的四象归土盏一般,又比真正的四象归土盏更坚韧,更伸展自如。

她忽而深吸一口气,那绿色光芒愈来愈强,将紫色闪电通通纳入其内,随后眼睛睁开,直直看向青攰,手一松,所有的紫色光化作漫天遍野的利箭骤然外射。青攰大惊失色,手忙脚乱想要抵挡,却怎生抵挡得了?只听砰的一声巨响,他被利箭当胸穿过,直直往后摔倒,落到地上,脸色惨白,目光怨毒,想说什么,一张嘴,却呕出一大口鲜血。

曲陵南回过神来,浑身的绿色火光偃旗息鼓,荡然无存。她稳稳落到地面上,惊诧地看自己双手,白嫩修长,哪还能瞧出半分异常?

在看那边,青攰哆嗦着爬起来却爬不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

“把画烧了,把画烧了!”那卷轴又在叫嚷不休。

曲陵南唰的一声展开卷轴,却见里面的女子不知何时已换了个面貌,虽仍旧白衣胜雪,然却觉着五官全然不同。她仔细一看,脱口而出道:“云晓梦?你不是死了?你怎的到画里去了?”

那画中女子狼狈不堪地道:“莫问那么多,快将画烧了,趁这会画中阵威力大减,你快快动手!”

曲陵南拎起画道:“我为何要帮你?”

云晓梦飞快道:“我四大门派同气连枝……”

“少扯这些没用的,”曲陵南淡淡地道,“你当我不晓得你乃元神被禁锢?你想我三昧真火烧了此画中阵,可你怎的不想想,三昧真火要灭了你的元神,亦不过轻而易举之事。”

云晓梦呆了呆,咬牙道:“今日你助我,他日必定报答。”

“你不是这种人,”曲陵南道,“还是那句话,少扯这些没用的。”

云晓梦怒道:“你个忘恩负义之徒,才刚若不是我拼着元神受损喊你一声,此刻你早已上了那老怪的当!”

曲陵南摇头道:“他不能杀我,他说的是实话。”

“愚不可及,他这话是不假,然明眼人皆看得出此秘境与你似有千丝万缕的关联,秘境中一切都不得伤你性命,偏偏那老怪恨你甚深,他杀不了你,难不成不能假借他物除掉你么?”

曲陵南抬起头,困惑地问:“你入此处时候也不长,你又怎知这其中缘故?”

云晓梦全无昔日一应矫饰的温柔可人,叉腰骂道:“我怎么不知?老娘自小看人脸色长大,不晓得揣摩人心,早不知死了多少回?你当谁都跟你似的有好运气有个好师傅护着宠着,万事不管只管自家修炼?那老怪憎恶你不在我之下,只是苦于被什么所约束,无法亲自杀你,他会那么好心带你破阵然后大家各自拍屁股走人?做梦吧你!我若是他,早早就琢磨怎么让你死在跟前又不用亲自动手了,他那点心思有什么难猜?!”

曲陵南问:“那你又为何帮我?”

“我若不帮你,难不成元神要在这困到天荒地老?困到我肉身腐烂,化作枯骨?”

曲陵南刹那间只觉这些人一个两个都好生麻烦,她向来快意恩仇,拿得起放得下,从未想过为宰一个人,还能如此拐弯抹角,不干不脆;而利益权衡之下,也有人果断能放下憎恶,反过来助昔日敌人一臂之力。

“你到底帮不帮我?”云晓梦气急败坏,她脸色又开始狰狞,脸上五官又开始扭曲,估计画中阵威力再次显出,她的元神又要被压制下去。

她拼着最后一点力气嘶吼道:“你若不帮,便无人真个助你逃离此处,你指望那个老怪?别傻了,他宁可跟你同归于尽,也不肯放你离开!”

“陵南,咱们也不算有多大仇怨,我伤了你,你不也伤了我?你受伤后因祸得福,我却倒霉得连你那个窝囊废师兄都懒得多瞧我一眼。我倒霉至此,你有多大的恨都该解气,我若就此被困此处,你也未见得好到哪……”

曲陵南对她一连串罗里吧嗦的话充耳不闻,她慢慢闭上眼,只觉青攰身上不断散出肉眼见不着的紫色元气,他被击中的要害似乎真个会要命,如此嚣张跋扈一人,现如今却咳血在地上爬也爬不起来。

不知为何,她忽而心中充满酸楚,就像对一个相处了多少年的老朋友,无论平时积下多少矛盾,有过多少怨怼,可无论如何不愿见到对方狼狈至此。

讨厌他,看不顺眼他是一回事,可眼睁睁看着他送命,却是另一回事。

她想也不想,运起天心功法,伸出手,隔空将青攰整个人从地上提起,青攰大惊失色,嘶声道:“你个毒妇,竟要本尊元神寂灭么?”

曲陵南懒得搭理他,右掌摊开,五灵之力运出,稳稳贴到他胸前,缓缓输入他内里。说来也怪,两人似乎渊源颇深,青攰胸口那么大的血洞,不出片刻,竟被五灵之力修补得妥妥当当,再无鲜血滴出。

曲陵南脸色苍白,松了手,青攰结结实实摔到地上,他这回有力气爬起,啐了口道:“呸,你莫以为救了我,便能哄我又回来替你卖命!”

“为何你会被我所伤?”曲陵南皱眉问,“你不是在此间本事通天么?”

青攰道:“本尊哪是被你所伤,若不是那束魂断神咒……”

“什么叫束魂断神咒?”

青攰脸上现出怨恨,却又慢慢归于疲倦,他叹了口气,颓丧地道:“我若想杀你,必有十倍百倍的反噬之力作用我身。我杀不了你,我一直不信,没想到真个杀不了你。”

曲陵南点点头,她又问:“所以你想借阵眼之力取我性命?”

青攰索性道:“正是。”

“若我真个以五灵之力注入阵眼,会发生何事?”

青攰露出冷笑,不无得意地道:“秘境崩坍,你会触动秘境禁制,元神俱灭。”

他话音刚落,忽而脸上啪的一声挨了一记清脆的耳光。

青攰愕然,随即大怒,扑上来想拼命,啪的一下,又挨了一记耳光。

曲陵南这一手尽得左律的真传,使得干脆利落又漂亮。她冷冷地道:“知道不知道你为什么挨揍?”

青攰气得两眼发红,想张开手掌劈出一个闪电,却只发出一点微弱紫光,便呕出一口血。

“我不管我跟这个秘境有什么关联,我只知道,若这个地方乃我所创,我的本意绝不是想把这么多人的元神禁锢在这些画里。”

她冷冷瞥了眼青攰,竟令他莫名有些心中发寒,宛若又见到千年以前令自己惧怕怨恨却偏偏无能为力的那人。

“若是我将你囚在此地,那么我这么做,也肯定有说得过去的缘由。”曲陵南双手合拢,将一个巨大的三昧真火火球燃起,随手一抛,那一片画像顿时烧了起来,一幅皆一幅地烧过去,此间顿时烈焰熊熊,灰烬翻飞。

“清河画画,你抓人元神,你们俩,倒是将这一派仙境胜景搅合得乌七八糟。”曲陵南一面烧,一面道,“幸亏我不记得自己曾经是谁,倘若想起,岂不非得让你们俩个气死不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