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主文豪野犬做个好人 第84章 细川_我这次一定填坑

霸道总裁 2020年05月01日

穿着蓝白条纹囚服的加贺美双手铐着手铐,在狱警的领导下,坐在了玻璃的一面。

而在为了防止囚犯□□造成危害而特意加厚加固的钢化玻璃的另一边,坐着一位加贺美无比熟悉的黑发少女。

比起被强行剃成了板寸明显憔悴了许多的自己,玻璃对面的细川还是一个月前的样子。穿着长而宽大的米色外套,黑而柔顺的头发披散在肩,清秀脸庞上的表情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就连那双犹如夕烧般的酒红色眼眸也和四年前别无二致。

时间在她身上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命运的转动也没有改变她分毫。

如果不进则退的话。比起走在截然不同道路上的人们,细川是不是一直在后退呢。

“绵贯死了。”

就连声线也是和四年前一模一样清冷。细川说道,“是被即你之后的二十面相——幸子的父亲杀害的。”

“……我知道的。因为在牢房里看到了大增根幸子的父亲。”

那个冒着被抓捕处刑的风险,就算是触犯法律也要为自己女儿报仇的父亲。在入狱后的每一天都做着唯一事情,那就是对着自己女儿的照片崩溃的哭着。

如果不是有狱警看着的话,那个男人估计早就自杀了吧。

“这之后二十面相的案件也越来越多了。”

“明智也因为这件事情被宫内禁足。要求他全心全意解决引发二十面相这个恶性循环的‘暗黑星’。”

细川的声音低沉没有起伏,仿佛对这件事情完全没有兴趣也无所谓,只是冷漠的叙述着这个事实一般。

“加贺美。”

酒红色的眼睛注视着始终低着头,紧抿着嘴角不言一语的加贺美。细川问道,“出狱后你有什么打算吗。”

依然没看向细川的加贺美只是暗哑的回道。

“我已经……没有幻想这些的资格了。”

无论杀害的是一个善良的普通人,还是一个罪孽深重的恶人,那都是同等的名为“生命”的罪孽。

那不是能轻易赎清的东西。那不是能被轻易原谅的东西。

那是如果没有与之相对的,强到足以背负这份罪孽一生的觉悟,细川永远不愿打破的东西。

但是——

“有一个人用亲身行动证明了——并不是杀了人,就无法赎罪,无法为善了。”

对着身体猛地一僵的加贺美,细川轻声说道。

“我其实……一直不敢来见你。”

“因为如果我能早点注意到的话。事情也许不会发展成这样。”

放于膝盖处的双手猛的握紧,依旧低垂着头的加贺美声音是声嘶力竭后的暗哑苦涩,“……没用的。我这种人的结局——”

“最令人悔恨的。不就是错过和无能为力了吗。”

清冷低沉的声音打断了加贺美未说完的话。他颤抖着抬起头,看见玻璃对面的细川扬着无奈的笑意,仿佛是在嘲讽自己明知是无用功却还是要拼尽全力的天真。她紧抿着唇,看着自己什么都没有抓住的手。

“也许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既定的命运吧。”

细川嘴角扬着自嘲的笑容。她感慨般的长呼了一口气,酒红色的眼睛里承载着在黄昏与黑夜的交际,苦苦挣扎不愿落去的残阳。

“但是连改变的‘决心’都放弃的话。那么一切的悲剧都与命运无关。真正失败的……不就是我们本身吗。”

“所以,拜托了加贺美。”

微扬的嘴角仿佛在说着“一起加油吧”。对着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的加贺美,细川轻声拜托道。

“继续。做个无可救药的笨蛋吧。”

……

从新宿回到横滨的时候,天已经完全沉下去了。

和昨天的一样的残阳挣扎在海平面上不断跳动着,犹如在永无止境的轮回中不断受苦,却始终不愿放弃的殉难者。那永不磨灭的斗志犹如炙热的烈火,将整片辽阔的天空都烧的通红。

而细川则坐在港口边的长椅上,正对着着犹如余火般的夕阳无声的沉睡着。手里紧紧的拽着从知道太宰治失踪的那一刻起,就从来未关机过的手机。

细川很明白,除非太宰治自己蹦出来。否则既不是心灵感应能力者又不自配太宰雷达的自己永远找不到他。

所以她能做到的也只有等待而已。

这片位置处于横滨沿海的正中心。无论赶往哪一个方向都十分合适,凭借细川的机动性,只要太宰治开口,在十分钟之内赶到根本没有问题。

不过因为等待的时间太过于漫长——

“kufufufu……”

连续看了同一副海景将近半个月的六道骸发出低沉意味不明的笑声。挑着眉看着几乎天天看还没腻味的细川,语气嘲讽的说道,“细川小姐。能用你匮乏的想象力。想象一下其他的景象吗。”

“嗯?”一如既往坐在花园长椅上的细川呆愣的眨了眨眼,在思考了良久后,认真的说道,“我觉得。这场景我能看一辈子。”

因为细川过于强大的精神力,就连六道骸也不能完全随心所欲的控制细川的梦境。这就导致整个耐不住细川低声下气恳求的男人不得不陪着她一遍遍的看着这个他已经乏味到不行了的场景。

“但是我已经受够了。”

六道骸伸出一只手,在细川不解的目光下打了个响指。原本应该只是不大的声音却响亮的仿佛能传遍天地之间。因为巨大的声音而不适的细川微微皱了眉,不解的看着随着声音的传播由近及远连结着破碎开来的空间。

“好好享用吧。这是答应给你的礼物。”

空间犹如破碎的镜面般,在嘈杂的声响中剥落。而不知何时消失不见的六道骸的声音,却在细川的耳边清晰的低语着。

“撒……这是我给予你的最后的梦境。”

随着最后一个音节的消失,一道刺眼的白光射进了剥落完全的空间。

细川因为那过强的光线而闭起了眼睛。等再次睁开眼睛时,却发现自己正站在水面之上。

不。应该说是海面之上。

如镜般的海面倒映着无边无际的晴朗天空。站在天与海交接之际的细川看到了那个她这辈子都无法释怀的身影。

棕色的衣摆随风在空中回转。有着一头红棕色中分头的男人单手插兜站在细川不远处。用平静的目光注视着她。

下巴处布着隐约的胡渣,称得上英俊的脸上,是和细川如出一辙的平静表情。

“……织田作。”

细川不可置信喃喃。

……

那个活得像人间善意集合体的家伙,其本质也是个无可救药的笨蛋。

这个笨蛋至今仍然活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之中,犹如中毒般的一遍遍做着一家团聚的梦。每一分每一秒,都在自虐般的提醒着自己“大家都死了”。却又抑制不住的,沉醉在“大家还活着的梦”中。

毕竟那是她人生中最美好的东西。

她所有的对未来美好的梦想都是从那里开始的。

因为害怕沉沦,不敢真正投身梦中。

所以她至始至终也是看着而已。

真是无可救药的笨蛋啊。对待这种笨蛋不狠一点的话,她是不会明白的。

一瞬间想明白了六道骸的险恶用心(?)。细川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随即对着面前平静注视着自己的织田作摆了摆手。

“好久不见了。织田作。”

……原来自己的声音居然那么沙哑吗。

在简单的一瞥后细川就低着头没有去看织田作的脸。但就算这样,也还是能感受到那无比熟悉的平静又温暖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抑制不住的,细川说道。

“我最后悔的事。就是没能见你最后一面。”

“虽然几秒钟的时间没有意义。但是我真的,很想在那时候见你一面。”

细川平静的看着透明的泪珠从空中落下融入脚下的海中。终于说出的话语,却因为颤抖的唇而变的破碎。

“虽然想说的很多。但是你啊,还是放心的去吧。我和太宰……都不会有问题的。”

“我会一直在他身边。”

“……直至他找到归宿。”

原以为自己应该不会再哭出来了的细川发现自己还是太嫩了。果然有些事自己永远渡不过去啊。

然而对待如此懦弱的自己,有谁将手掌覆上了头顶。

带着温暖的温度,轻柔的揉了揉。

这一次。细川没有打飞织田作的手。

只是哭的更凶了一点而已。

……

当夕阳完全沉于深海之时,细川睁开了眼。

随意的用袖子擦干满脸的水渍。细川拿出手机看了眼。

没有短消息也没有电话,太宰治没有联系自己,还要再等等。

细川单手划了几下,找到国木田独步的电话,告诉他今天晚上自己可能要很晚回去,不用等自己了。

然后将手机放入口袋中,继续坐在椅子里对着铺面了月光的海面开始发呆。但没发呆多久,就站起来随便去找些吃的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