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祸世 第1146章:譬如朝露_斩华浓

霸道总裁 2020年05月09日

颌天睁大眼睛,望着眼前。

她的眼前果然不一样,但是这疯狂的雷声,还有那些恐怖的美景,让她们的逃脱,变得难上加难。

而且,施炎是不是要渡劫?

她要渡多少道雷劫,颌天也不知道。

但是,她看得出来,施炎早已是举步维艰。

而且,她即将被死神笼罩。

落入深渊之中,逐渐化成最终的死亡。

这或许是死神的威慑力……

但是今天,她却只发现如此。

她的心,也很是无助。

的确,她的眼神飘虚不定。

而且,施炎的嘴唇边却早已渗出一道血丝,仿佛是她已经被打击得不能再呼吸了。

但是,这样子可怜的感觉,就让她觉得很难受。

因为她已经吐血了。

这雷劫,居然还源源不断?

就像是死神的羽翼,在天空中飞舞。

一道一道,让她的身体在此时只能左避右闪。

但是,她又不知道该如何去防备。

以至于最终,她几乎是陷入了死神的幻影之中。

而她的身上,也接连受创。

虽说只有几道伤口,但是其中,却还饱含着一些艰辛的血迹,或许她早已受了重伤,只不过是颌天没有看出来而已。

但是,她的动作也越来越缓慢,身体很迟缓地在雷电之间闪避着,一直一直。

她应该是凭着自己这一种毅力,去躲避的。

但是,她每次只有一次机会啊……

一时间,颌天也更加焦急。

但是,她却发现,她在躲闪的时候,却突然间高高扬起手,像是在数什么东西。

一个数字。

而那个数字,从9到了8,又到了7,越来越小。

这是什么意思?

她的手势,让少女很是不解。

“嗯?”

但是最终,她却已经明白施炎的意思是什么。

因为天雷的力量在逐渐加大,而她的手上,数字也开始逐渐减少。

从9到8,从8到7。

最终从7到6,让她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什么机会了。

“对了,我可能……可以和他一起出去。”

她也发现了这一点。

当天雷滚滚,逼近这一片结界的时候,它已经将这结界劈碎了的时刻,然后,裂痕迅开始愈合。

但是自己的剑,可以寻觅到它们中的缺口。

然后借雷电之力,将它直接劈碎。

甚至于这一个防护罩,都可以为她们打开一个暂时的空间,只不过是为了传送而已。

但是,颌天却看得出来,她,的确可以这样试一试。

暂时……

这空间,固然很珍贵,但是,颌天又不知道该怎么去控制。

或许,她会被反噬其身。

或许,她只能做一些很小的动作。

但是,她在这里面可以活下去。

对啊……

她,还可以出去呢。

但是,她的信标是不是有用?

她的身体,是不是还能撑下去。

就这样子,她想着这些方法,考虑这些问题,并且将这一把剑,直接扔到天空上去。

它和自己,有一些共识。

而这个老者和那男子,却在此时面面相觑。

他们有的是尴尬,有的是疑惑。

但是,那老者的眼神却依旧是……

是不屑一顾。

他望着他的眼前,那一片如水的波澜。

那些雷电的声音,撼人心魄。

然后,就露出一个失笑表情。

“真是的。当我没介绍这些事情是吧?”

他冷笑了一声后,反而是越发让少女愤慨。

言左卿轻微地笑了笑,但是又白了他的眼。

并且往他的眼前。

因为这儿对防护罩的攻击,是被反射的,但是这一把剑,却直接飞到天空上去。

和这远去的刀片,相映成趣。

但是,刀片早已上了天空,然后去那一座山上去了。

颌天望着这一片世界,有些微微忐忑。

但是现在,她确实觉得,施炎的身体,在越发地脆弱抖动着,而她,也冒着这一片剧烈的雷鸣声,近身去扶施炎起来。

“哦……施炎,你还好吗?还可以活下去吗?”

一时间,她的心中顿时是感慨万分。

禁不住直接湿了眼眶。

“没关系吧……”

她隐约地想着,但是却觉得,自己的身上,也很无力。

现在,她只有叹息一声,去证明自己的无力和难受。

她在这一片如水的世界里。

“不过……你的方法,是什么意思?”

一时间,颌天居然打碎了很多的伤害,为施炎提供了她独特帮助。

施炎的手上,那些数字,却从3变成2,然后又成为了1。

“小家伙,你怎么跟我来……”

施炎的眼神却有些呆滞,而且,她的眼前,又多出一种不偏不倚的难受。

没什么呀。

含糊其辞,颌天回应了一声,表情很匆忙。

“我是去帮你的。”

她的心很真诚,反倒是这样,这事情,让施炎都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其实,那个,我不需要。我只是想……”

她的身上,那些血渍,都没有看得出来。

因为她穿的都是红衣。

红衣服,怎么能看出来红色呢?

但是,她的身上,还有些血色。

血色和大红色相映成趣。

就像是成为了渐变的颜色,在她的身上,直接扩散开来,显得格外悲催。

这是一个逆天的世界。

而颌天也看得出来,其中有什么奥秘。

“没关系,反正,反正……”

但是,她再度无语了。

但是,她又忍不住想哭泣。

她的眼前,那女子却在温婉地笑着,眼神中,仿佛带有无限的悲哀。

“没关系呀……”

她的身上,她的嘴边,还有她的脸色,都是那么可怜。

让颌天看着看着,也不禁视线迷糊。

她还有些难受呢。

这……

这样子的痕迹,还有施炎的声音,仿佛是一个哀求,但是又多出一种显而易见的难受。

她的头发,不是化作尘烟飞去。

但是,却散开来了。

现在,这个人是如此的可怜。

但颌天也暂时不顾一切了。

“没关系,我带你走!”

如今这一道巨雷,像是劈裂空气。

而这一把剑,却瞬间和她,一起到来。

剑光在此时闪烁,而颌天的眼前,已经突然间多出了一个全新的空间。

“这是……”

是一道纤长罅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