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神秘情人 第89章 到你身边去_苏夏凉生

霸道总裁 2020年07月08日

第89章

阿布拉克萨斯在进入地牢时,中年男子那双优雅的眉眼几乎在那一瞬间蹙了起来,很明显马尔福家主并不喜欢地牢这样的地方。

尤其是在Voldemort庄园的地牢中,这里似乎永远都关着等待死亡的巫师。

地牢里几乎没有任何的光线,但是随处都能听见的惨叫声和癫狂声,即使是一个正常的人被关在这样的环境里也会逐渐变得疯狂。

铂金贵族沉默的向着地牢的深处走去,无视着那些在他靠近后变得躁动的囚犯,当他停在那间位于地牢最深处的房间门外时,阿布拉克萨斯看见了那个背靠着墙壁坐下的青年。

青年对外部环境的反应十分迟钝,阿布拉克萨斯在足足看了他几分钟后,才出声唤了唤。

“尼可。”

对方在他的呼唤下似乎动了动,阿布拉克萨斯有些不忍的放柔的语调,“尼可,是我,阿布。”

黑暗中的青年缓慢的抬起了头,他的视线最终落到了那个牢房外面的人身上。

“阿布……”

阿布拉克萨斯看着青年瘦削的脸颊,铂金贵族怎么也没有想到尼可会被关进地牢里。而他的儿子卢修斯,竟然还对自己隐瞒了这个消息。

尼可被关在这个地牢里多久了?

阿布拉克萨斯最后一次见到尼可已经是半年前了。

铂金贵族沉默的站在通道里。

“尼可,我会去找Lord,我会求他放了你。”

阿布拉克萨斯的声音很镇定,许久之后,他才听见青年的回答。

“没有用的……”

然后阿布拉克萨斯看见青年的身体似乎颤抖了一下,对方沙哑的声音从牢房里传了出来。

“他还好吗。”

尼可的目光很空洞,有那么一个瞬间,阿布拉克萨斯似乎在对方那双黯淡的眸子里看见了一道红光闪过。

阿布拉克萨斯以为那是自己的错觉,也可能是地牢里的火光倒映进了青年的眼中,“尼可,照顾好自己,我会去找Lord。”

阿布拉克萨斯离开了,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奥斯德没有再见到任何人。

除了那些被新抓进来的巫师,和时不时会来地牢里折磨那些囚犯的食死徒,奥斯德一直待在这个地牢中,但是不会有食死徒会来虐待他。

青年似乎被所有人遗忘了。

直到他再一次见到他的那位好友时,奥斯德已经不记得时间过去了多久了。

阿布拉克萨斯的神情似乎很不平静。

他的声音也很不平静。

而他说出来的话却让地牢中这个长时间都不再有情绪波动的青年出现了情感反应。

“尼可,今天傍晚后,我会将地牢的门打开,到时候你就可以逃出去了。”

奥斯德望着那个站在门外的男子,他不知道自己在这个地牢里待了多久,但是阿布的脸上竟然出现了病态。

青年从地上站了起来,阿布拉克萨斯也看着他,对方的身形已经快撑不起那件披在他身上的单衣了。

奥斯德走向了阿布拉克萨斯,直到他们在那一道阻拦的两边,四目相对。

“发生了什么?你生病了,阿布。”

“我没事。”阿布拉克萨斯看着眼前的青年,铂金贵族的语调在停顿了片刻后,“Lord今晚会去袭击波特一家。在那之前……我有把握让你离开这里。”

奥斯德没有说话,但是阿布拉克萨斯却看见对方的手腕动了动,然后青年翻开了手掌,在他掌心上的,是一枚看上去极其普通的银色指环。

“帮我保管它吧,阿布。”

奥斯德说着,将指环放到了阿布拉克萨斯的手中。

*

*

*

在阿布拉克萨斯离开后不久,奥斯德有些意外的看见了那个应该不会出现在这里的人。在对方将自己扔到这里后,奥斯德以为他不会再见到这个人了。

阴冷潮湿的地牢里,奥斯德与那个人的视线似乎交织在了一起。

然后,奥斯德感觉自己的手腕被对方抓住了,但是很快的,他又被甩回到了冰冷的地面上。

Voldemort只是沉默的注视着自己,最后他什么也没有说的离开了。

当Voldemort的身影彻底消失后,奥斯德发现自己的眼角居然还会有泪水这种东西,他以为在地牢里的这些年,这些东西早已经消失殆尽了。

*

*

*

奥斯德是在傍晚的时候离开那个地牢的,青年在幻影移形之后几乎失力的跌倒在了地上。

他试着走了两步,但是很快便放弃了。奥斯德目光呆滞的躺在了这片树林中,天还没有黑,青年苍白的面色似乎在残阳下出现了一点血色。

直到奥斯德在转身时被口袋中的硬物给磕住。

当他将口袋里的东西摸出来时,那张长年没有情绪的脸上几乎出现了一个骇然的神色。

奥斯德在那一瞬间突然绷紧了全身,他的精神已经到达了一个极限。

但是青年的眼中还是闪过了一丝茫然。

为什么……斯莱特林的挂坠盒会在他的口袋里。

然后奥斯德忽然就记起了Voldemort出现在地牢后的那些怪异举动。

他……为什么要把挂坠盒给我。

奥斯德的手掌覆盖在了平静的挂坠盒上,一股暖流从挂坠盒中传递到了青年的掌心。

……

“……汤姆?”

*

*

*

奥斯德永远猜不到Voldemort在想什么,在青年到达麻瓜界后,他在伦敦找到了一个旅店,在将自己摔倒在了房间的床上后,奥斯德的脑中一片空白。

挂坠盒平静的躺在青年的胸口,除了那股暖流,它再也不会出现汤姆的影子。

渐渐的,奥斯德感到了一阵困意。

然后青年陷入了沉睡。

*

*

*

夜晚,奥斯德是在一阵强烈的惊恐中醒来的,清醒过来的青年剧烈的喘息着,他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房间里没有灯光,挂坠盒在他的胸口浮现了一层淡淡的光晕。

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我会这么的……难过。

很快……奥斯德就发现他手上的黑魔标记不见了。

青年几乎是从床上跳下去的,在一个魔咒将房间照亮后,奥斯德死死的盯着自己手臂……

不……

它没有消失。

只是淡的令人再也无法感受到它曾经有过的强盛。

在奥斯德披上斗篷幻影移形时,巫师界已经变天了。

*

*

*

奥斯德不是唯一一个去寻找Voldemort的人,事实上当所有的食死徒发现他们手臂上的黑魔标记变淡后,这在一定程度上已经造成了某种恐慌,尤其是那些知道他们的主人会在今晚去结束掉波特一家性命的人。

食死徒们乱成了一团,原本走投无路的凤凰社却乘此机会逆转了局势。连那已经在Voldemort掌控下的魔法部也在这时临阵倒戈了,那些傲罗们在知道Voldemort消失后都加入了战局。

救世主的胜利和伏地魔的倒台几乎在这个火光连天的夜晚被迅速的扩散。

奥斯德到达戈德里克山谷时,那里至少有数十个巫师在打斗。他们的魔杖尖端闪烁着绿光,而奥斯德只是凝滞的望着那片在火光中的房子。

“Lord……?”

青年往前走了几步,几道魔咒差点打在了他的身上。

“你是谁!”

有巫师出声问道,那声音来自一个凤凰社的成员。但是青年没有回答,他似乎已经听不到外界的一切声响。

随着越来越多的傲罗的到来,原本就少数的食死徒在发现他们的主人不在这里后,这些黑巫师们在找到机会后便幻影移形逃走了,剩下的那些巫师迅速的围住了那唯一的青年。

直到其中的一个凤凰社成员发出了一声惊讶的叫声,“是你——?”

埃德加看着他面前的青年,虽然对方的眼神空洞,模样也更加的成熟了,但是他还是认出了这个瘦削的青年就是当初的那个少年。

“奥斯德·卡斯德伊!”埃德加几乎有些惊喜的喊出了这个名字,而他身边的巫师们在看见他们的朋友认识这个人后也逐渐放松了警惕。

然而奥斯德却没有因对方的呼喊而做出反应,潜意识里,青年封闭的大脑已经只能对那一个固定的名字产生回应了。

“你怎么了?”埃德加关心的问道,面前的青年看上去很不对劲。

埃德加旁边的巫师也怀疑的看向了这个青年,“是中了夺魂咒吗?”

就在这时,白巫师的首领来了,也无疑让众人找到了主心骨。

“邓布利多校长!”

凤凰社的成员们因为邓布利多的到来而兴奋不已,要知道,黑魔王终于死了!

“神秘人死了!”

“他消失了!”

“他杀不死那个孩子!”

“我们的救世主赢了——”

邓布利多被年轻人们的喜悦所感染,他的脸上似乎也浮现出了如释重负的微笑,而当他注意到埃德加身边的那个青年时,邓布利多的脚步似乎顿了顿。

埃德加还在试图跟奥斯德交流,可是对方就像是完全听不见他在说话一样。直到邓布利多校长到来后,当他的朋友们说到伏地魔死亡时,他身边的青年才开始有了反应,埃德加看着身体剧烈颤抖着的奥斯德,有些担心的回头看向了校长。

“邓布利多校长,他——”

然而还没有等埃德加说完,一阵狂风席卷而来,离青年最近的埃德加几乎被甩开了好几米远。

邓布利多当即竖起了保护屏障,示意身边的巫师们远离那个青年。

“他魔力暴动了。”似乎有人说了一句。

但是邓布利多的目光却沉了下去,那不是魔力暴动……然而当那个青年转过身时,邓布利多有些诧异的看着青年的容貌。

青年的眼中红光闪烁,这让邓布利多原本因为熟悉而放下的警惕又在那一瞬间提了起来。

“本吉,做好攻击准备。”邓布利多沉声说道。

而那个在他们对面的青年,已经对着所有人发起了攻击。

他的速度极快,并且招招致命。

埃德加几乎不敢相信奥斯德会站在他们的对立面。

可是随着那个青年魔杖尖毫不留情的绿光,埃德加的心脏也渐渐沉了下去。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大个子却突然向着他们走了过来,大个子的手中似乎还抱着一个像毛毯一样的东西。

“邓布利多校长,你终于来了……”

他的声音仿佛完全没有察觉到这边的不对劲,大个子还在自顾自的说道,“哈利他睡着了——”

……

邓布利多早就注意到了那边的海格,而他对面的青年当然也注意到了。邓布利多甚至来不及叫海格离开,青年已经跃身冲向了那个半巨人模样的巫师。

然后那一瞬间,几乎有一打的绿光射向了那个青年。

在巫师界的救世主可能受到伤害时,所有人都不作思考的率先用出了死咒。

奥斯德离那个半巨人已经很近了,青年无视了身后紧追而来的咒语,他红色的眸子里只有那个被毛毯包裹着的婴儿。

奥斯德的嘴角露出了一个笑容,他的眼前似乎又浮现出来汤姆的身影。

汤姆……

是你吗。

我很快……

就会到你身边去。

然后青年手中的魔杖笔直的指向了半巨人手中的婴儿。

“阿瓦达索命——”

……

奥斯德在一片绿光中倒下时,他的嘴角似乎还挂着一个淡淡的笑容,青年的手在虚空中抓了抓,他试图抓住什么,但是什么也没有。

一片白光闪光,青年的身影消失在了戈德里克山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