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酷的猫猫_二十七 血乎乎(清音同学)

霸道总裁 2020年07月08日

失去无双模式的加持后,一切都变得困难了。

一片不能视物的黑暗里,我双手抓着水一先生的头发拖行一步一步往光亮处走去,谁想他看着瘦瘦的一个人,这分量也那么沉。

原本看着很近的一段距离,也因为有他的存在,使得我的前进过程益发困难。

但还好,再艰难的路也总有走完的时候。也不多时,我也拎着水一先生也拖到了光亮处边缘。

“谁!”勇者率先注意黑暗边缘处的异动,大吼。

众人回头看向我的方向,因为边缘都是黑雾的关系,他们也看不清我的样子。

我走出黑雾,有气无力道“是我。”

“卧槽…”勇者团队又发出一阵叹声。

红发少女看着我秀眉微皱、掩嘴,好像也被吓到。

怎么都这个反应?

我低头看了一眼,才知道他们反应是怎么回事。

原来我现在身上灰白色的衣裙破烂,身上又已经全是血斑,手上居然许多血液还没有干涸,还在滴滴落下,更别说我胸前有一小块都被血液浸透,前胸染做一片血红。

身上都这样,相必我脸上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模样乍一看真好像受了重伤一样,估计把他们给吓倒了。

少年看见我跑过来,一把就拥住了我。

“艾允!”他捧着我脸蛋道,大有泪崩的势头“你哪里受伤了,现在痛不痛啊!”

“维嘉,你不是会治愈术么,来帮帮我啊!”少年回头大叫,声音破音,情绪已经有点崩溃。

这一晚上对他这个平凡人来说已经过于惊心动魄了。

“哦哦!”红发少女闻言,这才反应上来,急急跑过来。

“我没事,这些血不是我的。”我撇开少年手,轻声宽慰道。

我的声音不太,但所有人应该都听见了。

哈?

他们脸上都露出这种表情,就是那种不解、困惑、转不过弯的表情。

“那这些血哪来的?”少年有点诧异,表情还转不过来。

我抓着水一先生头发把生死不知的他拖了出来。

众人看见水一先生的身体都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的浑身是血的样子是非常恐怖,但此时水一先生的样子那就是惊悚恶心了。

他上半身都是红乎乎一片,原本俊秀清爽脸蛋现在哪是鼻子哪是眼睛都看不出来,面相被都已经完全扭曲,眼珠子好像都爆了一颗。

这一张脸上,现在也就认的出嘴了,当然就是嘴上的牙齿现在也都掉的差不多了,现在都能很清楚的看见光秃秃的肉槽。

这面前可不就那惊悚片里的受害者么!

从嘴上偶尔冒出的热气来看,这人应该还是留有一口气,不过估计也只有一口气了。

“这就是施术者了。”见无人说话,我说道。

几人露出骇然神情。

“咳咳~”水一先生突然咳出两声,又吐出好几颗沾着血水的牙齿。

众人还又一惊,但水一先生只是咳了两下便又陷入晕厥了。

“这怎么可能?”这持剑贵族晃晃脑袋不可置信道。

我今天所做的太多东西已经超越了常识。

“可这个领域确实已经在崩溃了。”红发少女环顾四周。

“在敌人领域中打败敌人,我可从没有听说过这种事。”小隐形人边后退边摇头叹道。

“你没听过是正常的,因为这确实是从没发生过的事。”勇者看着我道“一个领域的形成需要万中无一的卓越天资,耗费巨量为生命代价,只维持短暂几个小时的强大。”

“这是千年前的百族战争中创造出的魔法,现在已经几百年没人用过了。”红发少女话锋一转道“但这可能这也不是领域法术呢,毕竟已经几百年没人用过这种法术了。”

“话说刚才的傀儡呢?”我看不见刚才的警员小姐姐,有点疑惑,照理说施术者都一口气了,控制也该解开了吧。

“你跳出去后,傀儡就停止行动了”红发少女回道“她居然没死,我已经解了控制,不过现在还醒不过来,可能要修养几个月了。”

我探头看了一眼,发现警员小姐姐已经被他们扶在了墙边,还活着,血量还很稳定。

啊,我喘了一口气,那事件总算结束了吧。

“等等等等!”少年打断了他们的探讨“我对这种一点都不关心,我只想知道我们时候能出去!”

“领域已经在崩溃了,估计还有三五分钟吧。”红发少女整了整了衣裙。

少年知道马上领域就能破除,也就不管他们了,转而又围着我乱摸,问我有没有哪里受伤。

我摇摇头,到没哪里受伤,可我饿死了。

一场剧烈运动之后,对我的体能消耗巨大,我站着都晃晃悠悠。

说话里,天光突然一片大亮,照的我有点睁不开眼。

领域解除了。

我们又到了之前的街市之上,现在已经到早上了,街市上人到也不多,很多的店铺还没开门,不过路上车流已经不少。

不过很巧的是我居然还看见红橙蓝紫这几个杀马特一字排开正蹲在街边吃手抓饼。

不对啊,我们不就在领域里呆了十分钟么,午夜进去的,怎么现在现在就白天了啊?

“领域内的时间流速和正常空间不一样的。”红发少女看穿了众人的疑惑解释道,说着她拿出手机联网刷新了一下时间。

少年也赶忙拿出手机刷新了一下,随着数据的更新,他惊了一声“卧槽,我们在里面呆了两天。”

居然在里面呆了两天啊~

我想到这看了一眼躺在地上脸上血肉模糊的水一先生,拜他的术士所赐我们在这个世界消失了两天。

警员小姐姐

街边的小吃摊传来香气,让我感觉更饿了。

我拉拉少年衣角小声道“我饿了。”

“你们的失踪已经成大新闻了。”勇者拿出手机展示给我们看,手机上居然还有我和少年的照片。

“上面写的什么?”我不认识字,只能问少年。

“哈,我俩人的失踪居然上了热搜头条!”少年惊诧“我们成名人了啊!”

“哼。”小隐形人笑了一下“官方现在还不敢公开勇者失踪的信息,只能用这种方式找我们,因为最后时间里我们在一起,找到你俩多半也找到了我们。”

“哦,新闻评论里很多夸你家猫娘漂亮呢。”持剑贵族吹了个口哨。

“我饿了。”我又拉了拉少年衣角。

少年这次反应过来摸了摸钱包,就要带我买吃的。

“哎,你们先别走啊,我刚报警了。”红发少女招呼我俩。

“知道,我就在这买两个手抓饼,不去哪里。”少年回。

买手抓饼时,那四个杀马特混混才注意到我。

一开始见我这血乎乎的样还要跑路,可他们突然发现我是前天的猫娘后,个个居然抢着要帮我付钱,只说要为前天的事道歉。

我和少年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好好的享用了两个手抓饼,然后大概十几分钟的样子,警车也呼啦呼啦的赶到。

哎,又要去警局了。

我刚从长椅站起来,突然的眼前就是发黑生雾,我脑袋一阵的发晕。

我晃了晃,一头就昏了过去。

晕过去的一瞬,一行烫金大字又在我眼前划过。

(任务完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