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边人 第25章_困倚危楼

霸道总裁 2020年06月02日

贺铭只觉得毛骨悚然。

他绝对想不到,齐涵的心机竟然会这么重。

难怪他说自己长得像秦昀天,他根本是一早就摸清了贺铭的喜好!这么说来,当初他们的相遇,也绝非偶然了。

一切都在齐涵的掌握中。

而贺铭深陷其中,到如今才知道真相。

试想一下,有个人明明知道你的所有底细,却假装对你一无所知,处心积虑的接近你,用尽各种手段骗走你的心……怎不叫人觉得害怕?

尤其是齐涵早就知道秦昀天是他从前的恋人,却假装大度的什么也不问,只等着他因为愧疚而坦白感情。光是想到当时对齐涵的种种爱恋,贺铭就恶心得反胃。

他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能敞开胸怀重新爱人。

结果呢?却只换来虚情假意。

与自己同床共枕的人,竟然是这样一副可怕的面目!

贺铭耳边嗡嗡作响,根本出不了声,过了许久才问:“为什么这么做?”

“是啊,为什么呢?”齐涵弯了弯嘴角,自问自答道,“也许是因为,我太想得到你了。”

他的脸色十分苍白,整个人陷在绵软的沙发里,像是再没有力气站起来。

贺铭奇怪自己到了这个时候还会为他心疼,但很快就把那种情绪压了下去,冷然道:“你这样欺骗我,难道还指望我会爱你吗?我喜欢的是齐涵这个人,而不是你一手制造出来的假象。就算我曾经为你动过心,也只是因为上当受骗的关系。”

顿了顿,回想起齐涵从前的种种表现,不由得加一句:“你的演技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齐涵听了这嘲讽的话语,却只是无所谓的笑笑:“呵,这世上的人,又有哪个不是在演戏?”

他这理直气壮的态度彻底激怒了贺铭。

贺铭大步冲到沙发旁,一把扯住他的衣领,真恨不得狠狠揍他一拳。但面对齐涵那双漆黑如夜的眼睛,他的拳头握了又松、松了又握,怎么也下不了手,最后只是咬牙切齿的吐出几个字来:“陆非云,你实在是太可怕了。”

话落,近乎痛苦的揉一揉额角,转身走进了卧房。

他只进去一会儿,收拾了几样随身的物品,很快就走了出来,并不看坐在沙发上的齐涵,径直往门口走去。

当他伸手拉开大门的时候,齐涵才开口问道:“要走了?”

“我没办法跟你一起生活下去。”说完之后,他嫌这句话还不够狠,又冷冷的警告道,“你以后最好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齐涵静了一下,声音还是轻轻软软的,十分温和:“天色很晚了,你路上小心。”

然后便不做声了。

仿佛只是这么简短的一句话,就已经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

贺铭感到心里一阵抽痛,不断告诉自己不能回头,终于抬脚跨出了那扇门。

齐涵一直坐在沙发上注视着他,眼看着那道背影跨出门去,眼看着房门被重重甩上了,“砰”的一声,在空荡荡的房子里留下刺耳的回音。

他伸手去摸香烟,心里茫茫然然的想,不该把房子买得这么大。开打火机的时候,他的手指抖得厉害,不得不用另外一只手死死按住。

结果刚取出来的香烟从指尖滑落,一下就掉到了地上。

他连弯腰去捡的力气也没有,只是想,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是失恋而已。

并不是第一次了……像这样看着贺铭背对着他离去……

从前在学校里,他的目光总是追随着那个人的背影,盼望他能够回一回头。后来他改名换姓,以另外一种身份出现在贺铭面前,想尽了办法爬上他的床。

但是没有用。

即使变成了他喜欢的样子也没有用,那个人还是像过去那么无情,每次欢爱过后,他都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他并不是一个心志坚决的人,只是为了贺铭,才变得不顾一切。不择手段也好,用尽心机也罢,全部都是为了得到那个人。

但终究还是功亏一篑了。

那些光明正大的拥抱,那些温柔缱绻的亲吻,那些耳鬓厮磨的话语,那些缠绵悱恻的爱恋……依然成了泡影。

齐涵的身体痉挛一下,胸口闷得喘不过气来,但还是吃力的俯下身,捡起了先前的那支烟。点燃后,白烟一下子窜上来,熏得他眼前一片模糊。

他抬手摸了摸,才发现脸上湿湿凉凉的,早已流满了泪水。

他怎么料得到呢?

二十八岁的齐涵,竟然会像十八岁时的陆非云一样,为了同一个人肝肠寸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