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轮 第四百一十八章镇压三千佛子_血流染沙

霸道总裁 2020年06月11日

第三天,战神殿弟子早早等候,战神殿外面各族天才早已等待多时,不朽殿开,昊天与两兽走出。

“昊天师兄必胜。”有弟子喊道,为昊天助威,一时间,所有人为昊天加油。

昊天师兄,我们战神殿也该扬眉吐气了,让那些佛子知道,我们道域,也有人杰,他们逞不了凶。

“此战,不为名利,只为意气之争,堂堂佛家圣地,竟如此阴险,诅咒于我,昊天就是要讨一个公道,告诉天下人,我辈武者,宁折不弯。”

“我辈武者,宁折不弯。”

“我辈武者,宁折不弯。”

“这小子,还挺会说,想用人家垫脚,还说得如此高雅。”莫青山说道,随后,一众阁老秘密出动,西行而去,这是在防止有人以大欺小。

昊天出征,各族天才跟随,要随昊天去观此战,昊天并没有阻止,带着他们踏上了西行之路。

佛之西皇,那里佛岳无数,胜景似仙境,进入那片佛土,浑身被佛光包拢,耳边,有真佛禅唱,有诸天佛经隐闻,连一草一木都充斥着无尽的佛性。

在这里,有一种宁静,要让人皈依,渡过佛学的海洋,昊天坐着小三,飞渡而来,身后万千豪杰跟随,一行人涌来,足有上万,都是要目这一战。

在巨大的佛山上,三千佛子,正俯视着昊天,诺大的佛山,万光佛光,天地充斥着无边佛音。

云烟缭绕,高岳刻佛,连每一寸佛土,都有前人遗迹,踏,踏,小三缓步向前,昊天睁开眼,那瞬间,仿佛天地都在眸中呈现。

“战神,你狂言要挑战我佛域,今天,三千佛国传人皆在此,你可敢一战?”有少年走出,英气勃发,修为佛纶,口出佛音,向昊天传荡而来。

“佛之西皇,是佛之重地,这是凝聚了万古佛力,世人信仰,当年,西皇禅佛便在此立道,让这片天地也染上了佛性,如此佛地,尔等确定要在此一战?”

“战神,此地虽是佛家圣地,可也有万世佛力加持,若在此交锋,天地山川都为佛力,你胜算不大。”

“敢直言此意,你比那三圣子,强得多了,那三个家伙,本事不大,阴险的事做得多,比不上尔等坦荡,今天一战,无论胜负,我决不伤尔等性命。”

“既然如此,多说无益,一战吧。”有人领头,轰隆,万千佛山变为金山,佛光敝日,形成万千异象。

昊天纵身而起,呼,无边龙鲲呈现,血海翻滚,万千狂澜涌去,昊天一击而上,轰,生生拍灭佛光,撕下万千念力。

“战”

三千佛子杀出,向昊天涌来,昊天手持雷矛,化为雷遁,向前冲击而去,踏破了佛土,万千雷霆炸开,直扫而去。

佛光蔽日,诸佛显影,向昊天镇杀而来,嗡,佛钟声起,震裂了大地,昊天身上绽放仙光,无边大势向前轰杀而去,一手拍击,撕裂千里天穹。

万千佛法,向昊天涌杀而来,有佛狼显身,有金刚立世,有罗汉不朽,一尊尊神佛,摇动天地,向昊天镇杀而至。

轰,一双巨翅,横斩而过,磅礴无敌,衍化无边阴阳,一出手,万佛崩灭,散作漫天佛光,无边黑羽洞穿而出,衍化无边雷矛,瞬间炸开佛光。

“噗。”许多人被横击出去,大口吐血,龙鲲化鹏翅,一翅,便横截了诸法,扫荡四方。无边劫光,斩击开来,顿时天地被毁灭之力,轰炸开来。

咻,一位佛子冲杀而来,浑元金身,不败之佛,力能降龙伏虎,打得空间扭曲,轰,昊天一拳打出,生生震裂对方的手骨。

“噗,噗。”昊天不断出手,一位佛子被昊天打得吐血,在人群中,佛法横空,但统统被昊天打爆,昊天以无敌之姿,正在横扫当下。

轰,一棍打来,化为混世魔猿,金刚怒吼,巨大的猿影散发着可怕的压迫力,一棍打落,抽起无边音暴,昊天一矛洞穿而上,随后手中凝刀,轰,连带着猿影,都被昊天一分为二。

“噗。”那人撞入了大地,伤重到难以起身,呼,轰,昊天硬扫四方,三千人杀来,杀气滔天,但昊天的杀戳之气,如寒风刺骨,生生冲击出去。

轰,一座佛山,散发金光,对着昊天镇落,六字真言显化,轰炸在昊天身上,昊天一手顶着佛山,一手化为雷霆,轰,许多人被雷霆砸了出去。

昊天的强大,无可匹敌,让三千佛子震惊非常,一手探灭了佛山,炸出无边威光,一把剑,斩击万里山河,直欲腰斩昊天。

佛有剑,斩魔心,渡苍生,禅佛虽强,但也不能单凭慈心渡人,需要护己剑,剑斩诸天,斩灭神魔。

佛剑,是佛家的攻伐手段,一位佛子,手持一剑,点地生莲,无边佛剑合一,纵斩而落,剑气崩裂大地,犁出无边凶壑,剑光斩击到无边远。

轰,昊天一手运转,无数龙鲲环绕,一拳砸了上去,打灭了剑光,一手拍去,生生崩毁万里剑气,轰在那人身上。

“轰,昂。”昊天身上万龙冲击而出,符光惊世,洞穿虚空,许多人涌来,以**之姿,票一举斩灭昊天。

轰,昊天术法齐出,万千雷术,冲击无边雷兽,狻猊一吼,虚空波动,引动万里天罚,灭世神雷轰炸开来,无边凶气,让此地佛性也在减弱。

轰,昊天出手绝快,以无敌之姿,砸碎山岳,崩灭佛土,不断有人被昊天砸击出去,吐血不止。

“隆,隆。”一只佛手,拍击下来,佛光成海,抨击在昊天身上,无边西方,裂出神佛,对昊天倾力一击。

“斩。”昊天一刀斩出,无边杀戳,毁灭,阴阳刀意直卷而去,瞬间,万物枯寂,天地似要朽灭。

佛子们,战意滔滔,终是一国的最强传人,有的连扛昊天几击不败,昊天气血隆隆而鸣,他并没有展开至强手段。

一条条佛链抽在身上,仙体不断变得炽烈,仙气环身,骨血肉也在变得夯实,鲜血沸腾,昊天似在淬血般,血气不断铮鸣。

轰,昊天一拳砸出,无边拳力,砸了千里山岳,吼,昊天仰天长啸,似是凶兽般,吼得许多人惊骇吐血。

“太强了,此子,已站到同代之巅,难以用人数优势战胜于他。”有佛子惊恐,此时的,动若战神,沐雷而战,滔天战意,直欲撕天而上。

“动用佛光涅世。”

有人吼道,许多人站住,浑身化出佛光,一时间,黄金光,横天蔽日,合在一起,如同一口琢,要困住昊天,一时间,天地暴动,昊天体内力量竟要归于天地。

“能让人化道而去,有点意思,不过,对我没用。”昊天说道,一轮神月显现天穹,寒光照世,轰,无边佛光被轰裂开来,昊天一踏地,周围形成独有的域,万千佛光竟被吞噬进地下,汇入昊天体内。

轰,昊天砸崩了佛光,以独有的符光横扫了出去,一念间,万千佛土变为死寂之地,连佛性都被昊天吞噬个干净。

昊天双眸一动,有星光浮动,,一种无敌意,显化种种异象,让人心生恐惧,无法再战,噗,许多人如遭重创,吐血退奔,眼中尽是惊骇。

“为什么,仅看了一眼,便判定了万物的生死,他的眸。”有佛子惊骇,心生魔劫,要生生毁了他的道心,他是无敌的,无法战胜的。

“那是他的一丝无敌意,早就超脱众生之上,亏我们还想与他一战,佛域,再无挡击他的人。”

“横推世间敌,他已无敌。”

所有人吐血不止,心中深知昊天的可怕,对方留手了,要不然,一击之下,便让所有人,道行毁,心劫坠。

昊天站在地上,衣袍无风自动,丰逸俊秀,似是高贵的帝王,那种气质,超凡生灵,他并没有再出手,而是动用了神道藤,一时间,绿光盈世,汇入三千佛子体内。

噗,有人吐出瘀血,随后,伤势竟快迅恢复,惊骇地看着,这种手段,太可怕了,简直难以杀死。

他们再无平视之心,而是敬畏,这样一个少年,绝对会成长到难以想象之地。

“战神胜了,快记下来。”有人欢呼,手持画册,画下了这一战,三千佛子,被一人镇压。

“不负战神之名,诺大佛域,恐怕再无能击他之人。”

“战神,再累盛名,成万古气运,携此盛世,佛域三子,再不可能与他相抗。”

“诸位,得罪了,昊天此行,并没有半点看不起佛域的意思,先前,小西天追杀我,昊天可以不计较,但佛域三子,趁我伤重之时,诅咒于我,要斩我气运,厄难于我。”

“此行此举,太过卑鄙,我辈武者,宁折不屈,岂容小人害我,而无反击之心。”昊天此行,就是要争一口气,告诉天下人,我昊天未尝怯懦。

昊天声音滚滚,响彻天穹地下,他声势滔天,隐隐中,有天龙昂吟,气运显化,一语出,如同法旨,天地颤动。

莫名中,佛域晴天悍雷,白虹冲日,万千山河动荡,整个西皇为之颤抖,所有人惊骇,一个人,一句话,竟要言出法随,整片天地都要动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