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乔木以栖 第33章 有人愿意为你祝福_蜜汁章鱼烧

霸道总裁 2020年05月29日

竞技场里的玩家,胜率再高也基本只是网游里的高玩,距离职业圈总归是有那么一条分界线的。

乔栖连着几天除了研究王杰希的视频就是拿君莫笑泡在竞技场里,可等她摸清了键位技能后,竞技场pk对她能造成的影响也就少了,之前稍显凌乱的节奏也重新归于平静。

乔栖自己有所感觉,但这东西就是很难改过来,一旦专注比赛,就会忘记这茬,让她有点苦恼。

叶修摸了摸下巴:“你等会儿啊,我给你找个合适的对手来。”

乔栖点点头,两手就放在腿上,任凭叶修安排。

叶修那边联系了个名叫一寸灰的阵鬼过来,还带着耳机跟对面的人说:“哎,小乔,你可要小心点啊,这姑娘训练营的”

乔栖眨了眨眼:“他也姓乔呀。”

“是啊,这是乔一帆,微草的”叶修随口介绍了一句。

“我记得他,”乔栖点点头,回忆着那个刺客突然冲出来的样子还心有余悸道,“他好厉害呀,切入的时机把我都吓了一跳呢。”

“你怎么看谁都好厉害啊”

“是呀,比我好的都厉害啊。”

男人不置可否,手底把鼠标一推,把耳机递过去:“行了,和他打吧。”

那边乔一帆却是吓得不轻,怎么前几天来微草打练习赛的人,今天就出现在叶秋前辈那边了?

他觉得自己单体pk蓝雨的准继承人多半是拼不过的,但叶秋前辈这样安排,也就试了试,态度一贯是认真的。

这下好了。

乔栖总算是忙活到了只能丢技能的程度,倒不是乔一帆手速有多快,关键是对方是真正的职业选手,节奏稳,打法有条理,她这边又不适应其他职业技能,只能慌不择路了,比完赛后还要为对方包容自己表现低劣的操作道歉。

屏幕另一头的乔一帆肯定不会是介意这些的,他只是隐约从这场训练中察觉出叶秋的意图。

恐怕叶秋前辈是想要帮她改变什么吧,就像他不吝赐教地帮助自己一样。

但这个女孩她……

乔一帆至今想起乔栖时,都是初见时她给自己加油时的样子,每个字都饱含鼓励的笑意,话语里满满都是活力,让任何人都能从声音里得到些力量,他打从心底羡慕这样能对一切都积极向上的人。

可他们相遇时她带给他的明媚澄澈,却反而使队长那句话变得异常残酷。

——这是场没有意义的比赛。

屏幕前的少年倏然握紧了手,指节被攥到发白。

在练习赛结束后,他看到账号卡就回想起来那个剑客少年是由于自己那杯水才忘记拿账号卡的,这让乔一帆感到有些抱歉,也让他几乎立刻就追出去了。

而后来……他也经历了人生第一次后悔。

他后悔自己曾给人递过一杯水。

追出去时,他刚好听到了王杰希和喻文州最后的那几句对话,同时,他也看到了站在拐角的乔栖他们。

乔一帆不知道队长为什么会那样说那个女孩,也没觉得队长会无缘无故欺压新人,只是兀然想到这个女孩在赛前对自己的鼓励,让他觉得胸口有点发闷。

其实他自己的处境根本没有游刃有余到还能去关心别人,但说是同情也好,共鸣也罢,乔一帆那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要是她没听见,该多好。】

那只是种希冀。

这就像老天爷开了个恶劣的玩笑,一场练习赛,一张账号卡,一个人,就让三个新人都听进了职业圈的残酷。

乔一帆是三人里最懂得甚至是在切身体会这件事的,但那个时候,他除了想要捂住乔栖的耳朵外,再无他想。

他看着那个始终不曾抬过头的女孩逐渐黯淡下来,就如同见到赛前被挤到角落的自己,在这个竞争严苛的地方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但他和她,明明是不一样的啊……

她是年仅十四岁就被认可的天才,理应像英杰那样站在赛场上绽放光芒,接受前辈的重点培育,而不是像此时这样,蒙了层厚重的灰尘般消沉低落。

乔一帆想自己应该鼓励她一句,至少他想要做些什么来回报她赛前对他的善意。

就像她对他做的那样就行,一两句话就好,应该不难的。

比如说……

谢谢你。

你很好。

要加油!

要振作起来!

要相信自己啊!

你看,仅仅一个念头就有无数司空见惯的声援话语浮现在脑海里,每个发音都已经准备在了喉咙里,只要说出来就行了。

那时的乔一帆这样想着,张开了嘴——

“……”

荣耀二字弹出,一寸灰手中的长刀也随之垂落到地上。

刀尖指着地面久久抬不起头来,就像当时的自己。

他曾对着女孩一步步离开微草的背影,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而等他再次遇到她时,却恍然发现女孩已经振作起来了。

【她不需要他的鼓励,就会重回赛场。】

这个认知在不断重复的枯燥练习中逐渐清晰,因为无论被打败多少次,她都会提着伞重新攻上来,不知疲倦,不顾一切,也不会为此伤心。

女孩会为每次进步感到开心,也会在前辈的批评中情绪低落,只是单纯地在进行一次练习而已,甚至无关对面的人是谁。

她或许还记得他,但此时此刻也只是视作为一名练习的对手,再不会有更多了。

而乔一帆的遗憾也只会变成一个无人知晓的秘密,悄无声息地被时间埋没而已。

等她和她身边那位剑客少年一同与英杰争夺冠军时,自己又会在哪里呢?替补席?观众席?还是电视机前?

无论在哪里,他们之间都不会再有任何交集了吧。

想到那样的场景,说不难受是假的。可他望着屏幕里重新攻上来的君莫笑,最终也只是笑了笑,让一寸灰重新举起了剑。

他不遗余力甚至是罔顾立场地为她当陪练,只因为他自己愿意罢了。

乔一帆愿意为乔栖祝福。

即使……

那份祝福里没有他自己。

Top